第96章

上一章:第95章 下一章:第9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云青岑从不认生, 他天生就是个自来熟,读书的时候,全班同学都跟他关系好, 不管男生还是女生。

班里的女生有不少喜欢他,都被他发展成了“闺蜜”,男生也因此跟他关系更好了,女生爱吃什么,爱玩什么,看什么电视剧, 都要从他嘴里挖出来。

云青岑从不对长期相处的人下手——他不会改变环境,更何况人数太多,他需要的是左右逢源,而不是每个人都对他情根深种。

他固然能做到,但麻烦也就更多, 不确定因素更多。

云青岑向来自信, 却也不会过分高估自己。

他走到陈尧旁边,微笑着说:“我都来了, 不如试一试, 有没有本事, 嘴里说的不算,能不能帮冯先生解决麻烦才算。”

云青岑还补了句:“我以前没听过倚小卖小,但倚老卖老四个字还是挺有意思的。”

他还朝吴大师笑了笑。

吴大师不能当人面翻白眼,冷着脸说:“有本事的才能倚老卖老, 没本事的,不管什么年龄, 都不会被人看在眼里。”

云青岑笑吟吟道:“吴大师说得对, 不看年龄看本事。”

云青岑拍了拍陈尧的肩膀。

陈尧脸上的表情也比刚刚好了很多。

云青岑这次来不是冲着冯家来的, 他自己不缺钱,也不缺冯家能给的好处,他是为了和陈尧建立关系。

要向陈尧展示他的能力,他有面子,陈尧才有,陈尧有了面子,两个人就更亲近了。

当鬼也不是耳听六路眼观八方,能通晓万事万物的只有神仙,不过云青岑只知道有鬼神,没见过也没听过有真的神仙。

像陈尧这种人脉广的,也能算个半仙了。

冯家人口多,不仅几个孙子请了人,结了婚的女儿也请了人,十几个算命的抓鬼的看风水的站在一起,还挺像是要开交流大会。

吴大师和冯惠和到另一边去了,跟其他人打招呼,或者去搞下马威。

等吴大师他们走了以后,陈尧就跟云青岑说:“刚刚跟你说话的吴大师,本事大,脾气跟本事一样大。”

云青岑冲陈尧笑:“陈哥放心吧,我有信心,绝对不给你丢脸。”

陈尧当然放心,现在不放心也没办法。

更何况就算没成也没什么,就是尾款到不了手,钱嘛,这家挣不到还有下家。

“对了。”陈尧对云青岑使了个眼色,“那边最年轻的那个,姓周,叫周旭尧,尧字跟我的一样。”

陈尧有些羡慕,又有些嫉妒:“天生就是干这一行的材料,比其他人都有本事,你要是有把握,千万别让他抢先。”

云青岑笑道:“没什么,我跟他认识,关系也好,我让他退一步,他是不会跟我争的。”

陈尧愣了愣,瞪大了眼睛,好半天才叹出一句:“现在的年轻人,不得了。”

周旭尧会来倒不在云青岑的预料内,不过云青岑只用几秒就想明白了,周旭尧名气摆在那儿,这种需要真本事的事,当然会有人求到他门口,更何况周旭尧在他的公司领的工资一个月就四五千,周旭尧收入本来就不指着这四五千。

虽然周旭尧花钱不像郑少巍他们那样,但周旭尧也从没有为钱烦恼过。

他出来接一单生意,几十万是下限,上限得看难度,越难的钱越多。

按他的消费水平,哪怕是下限,都够他一年过随心生活了。

“走吧陈哥,一起去打个招呼。”云青岑揽住陈尧的肩膀,带着陈尧往那边走。

陈尧也不反抗——他确实嫉妒周旭尧,但是如果能跟周旭尧打好关系,将来从周旭尧身上捞点好处,那这嫉妒就能瞬间灰飞烟灭。

周旭尧是被大房的周惠扬亲自登门八次请来的。

周旭尧本身不想来,青岑让他去做的事他还没有办完,东西也还没拿到手。

让他改主意的原因是冯惠扬最后一次登门的时候说他们家有一柄金如意,通身祥云文,前清时候宫里的东西,请高僧看过了。

只要这件事能解决,好处记在大房的头上,金如意就当报酬的一部分送给他。

周旭尧就来了。

他心里清楚云青岑要去做一件很凶险的事,但他能帮云青岑的并不多。

只能多给云青岑一些东西,反正他家里的法器他都不准备留,全部给云青岑送过去。

外面的,他能给云青岑找到多少,就给多少。

周旭尧正在跟冯惠扬说话。

冯惠扬对周旭尧很尊重,态度里甚至带了点讨好,只求周旭尧能好好出力。

冯老先生太能活了,活到九十多,孙子都给他生了玄孙,他还没死。

更何况冯老先生虽然老,但脑子很精明,集团的生意请了专门的经理人打理,别说孙子的孙子,孙子本人手里的股份都跟虾米一样,在集团里也只能管点小事,货源和钱,冯老先生都握在自己手里,老成精了。

冯惠扬就希望这件事自己这边出力最多最大,等老爷子要死了,他们能多分点遗产。

钱是不嫌多的。

“周先生的名气大,国内就没有不知道的。”冯惠扬很不客气的给周旭尧脸上贴金。

周旭尧全程微笑,也不说话,随便冯惠扬怎么吹他,反正他的能力也经得起吹。

就在一圈人夸奖的时候,有人挤了进来,这个人扬着一张笑脸,灿烂阳光,周旭尧的眼睛亮了。

周围所有人都成了陪衬,这个世界上只有这个人是清晰的。

云青岑朝周旭尧笑,眼睛都眯起来了。

周旭尧只是看着云青岑,脸上的笑容却收敛了——那种装模作样的假笑,他不想让云青岑看到。

“周先生。”云青岑像模像样地跟周旭尧打招呼。

周旭尧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但还是认真又严肃地说:“云先生。”

“没想到二位认识。”陈尧是真的高兴,他甚至都忘了跟冯惠扬打招呼。

周旭尧伸手跟陈尧交握,周围的人也都很识趣的散开了。

周旭尧看了眼云青岑,他不知道云青岑怎么跟陈尧说的,但他话在舌尖转了一圈,笑着说:“我跟青岑也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

因为有冯惠扬在旁边,其它的都不好说。

云青岑在这样的场合从来都是如鱼得水,很快就让冯惠扬丢掉了戒心,甚至让冯惠扬和冯惠国觉得他们兄弟俩凑起来,先把其它两房打下去之后再说别的。

有了共同的敌人,哪怕原本是敌人也能握手言和,同仇敌忾。

云青岑这才能和周旭尧单独说话。

云青岑微笑着说:“没想到我们俩还有共事的一天。”

周旭尧小声说:“冯惠扬那有一柄金如意,前清的东西,我这次来就是冲着那柄金如意,到时候好给你拿过去。”

云青岑点点头:“陈尧有人脉,知道的多,金如意也不错,那我们就给他们演出好戏吧。”

说完云青岑还转头冲周旭眨了眨眼睛。

活泼又狡黠。

周旭尧的笑意挡不住,眼里都是笑。

云青岑走在周旭尧身边:“事情做完了吗?”

“还没有。”周旭尧,“就差收尾,这件事处理了之后再有两三天就能收好尾。”

云青岑瞟了他一眼:“越快越好。”

周旭尧一点都不生气,相反,他喜欢这样,喜欢云青岑指使他。

陈尧跟在后面,觉得云青岑说的没错,他们确实关系好,他笑眯眯的,一点都没有因为自己被冷落生气。

钱能到手就一切好说。

等进了大门,到了一楼客厅,冯惠扬这个大房孙子就站出来说话了。

他先说洋房:“这房子是清末的老房子,外国大使住的,后来易了几次手,我爸买下来的时候,这房子已经重修过五次了。”

也就是说无论如何这房子都换过五次主人,甚至更多。

冯惠扬继续说:“这房子的风水也是请过好几位大师看过的,院子的池塘也都照大师说的挖,房子里的摆设也都一样。”

“几位大师都说好,风水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从两年前开始,家里的怪事不断了。”

“我爷爷就喜欢这套房子,不愿意搬走,前后请了七八位大师,都没能把问题解决,我爷爷现在住在另一套房子里,等这套房子的问题解决了,他再搬回来住。”

陈尧听完眼睛差点没瞪出来。

有钱人这么造钱的吗?

不过一想这房子价值近亿,这几年房价长得凶,可能已经过亿了,相比之下,花个一两千万似乎也正常。

冯惠扬还提醒道:“前几位大师都跟我说,不是家里的风水不好,是有恶鬼作祟。”

云青岑板着脸,很严肃的没有笑出来。

这房子不说有多干净,但确实没有恶鬼。

前面的几位大师处理不了,就推脱到鬼怪上,鬼怪越强越凶,他们的责任就越小。

冯惠扬说完,就让各位大师先生们自己在房子里走走看看,有什么不对的就跟他的人说。

谁能先解决,冯老先生那边还有一笔两百万的谢礼。

周旭尧走在云青岑身后,他轻声问:“什么时候解决最好?”

云青岑挑了挑眉:“半个小时以内吧。”

“对了。”云青岑微笑着说,“那个吴大师,以后就不要干这一行了。”

他轻描淡写,好像在说天气不错。

周旭尧也在微笑:“年纪大了,也该好好休息,享享福。”

两人相视一笑,周旭尧的心再一次像被羽毛搔过一样跳动起来。

他并不是真的没了机会,对不对?

只要他按照青岑说的去做,青岑就不会轻易甩开他。

事实也证明这是对的,当年从没有正眼看过他的郑少巍,眼高于顶的傅明睿,笑里藏刀的赵鹤轩,他们现在都在哪儿呢?

周旭尧微笑着,脸上的表情更温柔了。

上一章:第95章 下一章:第97章
热门: 小夫郎 偏向你撒娇 我家经纪人会读心[娱乐圈] 小受又被弄哭了 我家花瓶靠实力火遍全国 夜夜新郎 刺客意志[快穿] 孽乱:少妇的情与欲 重要男配不干了[快穿] 我哥他超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