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上一章:第92章 下一章:第9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想要什么奖励?”滕璟看着云青岑问, 云青岑要的坦荡,滕璟问得也很坦荡。

云青岑狡黠地笑道:“开玩笑的,等将军找到那一缕神魂之后再说吧。”

滕璟笑了笑:“到时另有重谢。”

云青岑摆摆手:“不用什么重谢, 我向将军要的, 对将军来说肯定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对了, 我待会儿有事,要出门一趟,是私事。”云青岑站起来,到玄关去穿外套,然后转头对滕璟说, “你有手机,待会儿要是想吃什么东西就给我打电话, 我给你带回来。”

黑猫在云青岑脚下绕了一圈,多数时候黑猫都待在房间里, 不愿意跟滕璟共处一室, 自从云青岑给黑猫喂了一点恶鬼残存的魂魄之后,它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动弹而是躺着消化了。

云青岑摸了黑猫一把,黑猫跳到云青岑的肩膀上, 蹭了蹭云青岑的脸颊, 云青岑又冲滕璟笑了笑,然后带着黑猫走进了电梯。

站在电梯里,黑猫舔了舔云青岑的侧脸, 然后“喵”叫了几声。

云青岑:“我知道。”

下楼之后,云青岑走了很长一截路,确定没“人”跟着他之后, 他才打车报了一个地址, 他坐在车上, 黑猫趴在他的膝盖上,云青岑挠了挠黑猫的下巴,目光平静的看着前方。

云青岑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别墅区灯火通明,亮如白昼,但并没有人进出,就好像这里根本没有活人,云青岑按响了任家的门铃。

那边接的很快,不过传来的是保姆的声音。

“我找任韫,你告诉他我叫云青岑。”云青岑没有跟保姆寒暄,他第一次对陌生人这么不讲礼貌。

保姆:“好的,我去叫他。”

门是任韫亲自给云青岑开的,任韫穿着一件黑色的睡袍,似乎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的,身上散发出热气,云青岑能从他身上闻到香皂或是沐浴露的味道,任韫也没想到云青岑会来,但他只愣了一秒,就让云青岑进去。

“去你房间?”云青岑转头问任韫。

任韫也没多问,领着云青岑去自己房间。

一进房间,黑猫往地上一跳,云青岑就转身抓住任韫的衣领,把任韫按在了门上。

不过由于任韫穿的是浴袍,云青岑这么一拉一按,任韫的睡袍就只能松松的斜在身上,露出大片胸膛和腹肌。

云青岑退开了一步,他伸手整理好任韫的睡袍,顺便摸了一把任韫的腹肌。

“如果不是我遇到了滕璟,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我你的身份?”云青岑看着任韫的眼睛,脸上没什么表情,“我差点把你睡了,结果我连我睡的是谁都不知道?”

云青岑的手指在任韫的腹肌上点了点。

任韫脸上终于有了表情,他抓住云青岑的手腕,笑着说:“我还以为你真的生气了。”

云青岑看了他一眼:“你为什么不回去?”

任韫摊开手:“我为什么要回去?回去了我就是他的一部分,没有独立的思想,不再是我。”

任韫脸色变了变:“他现在在这里?”

云青岑点点头,他双手环胸,看起来毫不在乎:“所以你准备怎么办?逃?”

任韫看着云青岑,云青岑笑了笑:“你可以逃到其它国家去,逃得越远你越安全。”

云青岑伸出手,他的拇指摩擦着任韫的下嘴唇,他轻声说:“有时候逃避不算可耻。”

任韫:“……我觉得你想说的肯定不是这个。”

他注视着云青岑的双眼,他能在云青岑的双眼中找到兴奋、激动、那种无法掩饰的趣味盎然,却唯独找不到担心,他甚至都看不出云青岑对他有没有感情。

自从上次之后,他跟云青岑已经两个多月没见面了,云青岑还是会回他的消息,甚至偶尔会打一通电话,如果他强烈要求的话,他们也可能会开几分钟的视频。

任韫忽然产生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他靠在墙上问:“如果滕璟找到了我,你会帮我吗?”

云青岑眨眨眼:“我不确定。”

“滕璟挺不错的。”云青岑耸耸肩,他露出一个恶劣的笑容,“长得帅,身材好,气质也好。”

云青岑:“跟你是两种人,我都想象不到他会是你的本体。”

任韫的眼睛霎时变得通红,目光近乎凶狠:“他不是我的本体,从我脱离他开始,我就不再跟他有关系。”

“你说了不算。”云青岑抬起头,手放在他的胸膛上,原本模拟出来的心跳现在已经完全停止了,“这具身体是怎么来的?”

任韫抓住云青岑的手,放在唇边落下一吻,然后嘴角带笑地说:“放心,这是我的身体。”

云青岑:“你改了任博的记忆?”

任韫:“让他以为自己有个亲弟弟不难。”

云青岑笑了笑:“你想要什么?”

任韫:“我从一开始就在等你。”

云青岑愣了愣。

任韫微笑着说:“在你还不认识我的时候,我就认识你了。”

云青岑点点头,表情很沉稳:“继续说。”

任韫微笑道:“那时候我还没有实体,到处飘荡,你发现不了我,因为我只是一缕神魂,而不是真正的鬼。”

那时候它还不叫任韫,没有自己的名字,只有模糊的意识,它终日游荡在人间各处,因为远离本体,所以忘记了自己探路的任务,也没有再回去,它见过很多人,好人坏人,庸俗的人,自以为是的人,善良的人。

但很快它发现,人跟人之间共通的地方太多,直到它发现了云青岑。

它是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他的,那时候云青岑正在跟一只比他强大的恶鬼对峙。

云青岑被咬断了一只手,扯断了两条腿,它在一旁默默的看着,觉得这只鬼跟其它鬼不一样,他看起来那么柔弱,又那么强悍,甚至凶悍,明明魂魄被撕开,还能忍着剧痛一次次扑上去。

直到他把对方全部吞入腹中。

它为他着迷。

它跟着他,他在哪里,它就在哪里。

他总是独来独往,偶尔会在一个地方歇息,如果遇到打不过的恶鬼,受了伤,他会躲在角落里休养。

它就默默的陪着他,但他不知道它的存在。

很多次,它想跟他说话,想对他说它陪着他。

可它说不出来,它甚至不是属于它自己的,它一无所有,没有真正的魂魄,没有真实的自己。

等到哪天本体找到它,它就再也不是它自己了。

它跟了他一年,直到他再次受伤,那次云青岑受伤受的很惨,他的半边脑袋都被吸走了。

它看着他又回到了那个他用来疗伤的地方,一个人蹲在角落里,四周都很空荡,它相信,只要再给云青岑一些时间,他一定能变得很强大,强大到不再被任何人或鬼威胁。

但它受不了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它趁着他在剧痛中休养的时候,舍弃了自己的大部分,为云青岑疗好了伤。

然后它就失去了意识,似乎他在一片黑暗的海域中生存,直到它再次见到了光。

这一次,它没能找到云青岑,它甚至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了,它到处游荡,跟云青岑不同,它想要变强不能靠进食恶鬼,但它找到了一个让自身强大的办法——夺取精怪的元气。

原本它是想吸食活人的元气,那肯定比精怪的更好。

可是它没能做到,可能是因为它曾经也是“人”。

甚至在挑选精怪的时候,它都选择的是杀过人的精怪。

这是种奇怪的感觉,好像它拥有道德观一样,它发觉自己摆脱不了本体的影响。

但让它惊喜的是,它再次看到了云青岑,那时候的云青岑已经不是它刚见他时那么弱小的鬼了,他变得很强大,再也不会在争斗中受什么伤了,他也变得越来越暴虐。

它以为自己会讨厌他——毕竟它是连吸食精怪元气都要选杀人精怪的神魂。

可奇怪的是并没有,它又开始跟着他了。

它为他的强大而高兴,为他的强大兴奋,也为他的强大感到悲伤,或许它一直注视着的这个人,永远不会知道,曾经有一缕神魂这样爱他。

后来……云青岑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召唤了,他回到了人间,有了身体。

而它还是跟着他,它看着云青岑身边来来往往的人,那些人都爱他,愿意为他付出一切。

妒忌的烈火几乎要把它焚烧殆尽,它在极度的痛苦中想到了办法。

它杀了那些被它圈养的精怪,吸走了它们所有的修为,吃下了它们的妖丹。

接下来,它就成了任韫。

成了他。

他可以出现在云青岑面前,可以呼唤出云青岑的名字。

为了接近云青岑,他想了无数办法,再一个个推翻,最终,他抓了一只恶鬼,寄生在他的身上,想尽办法把云青岑引来,他如偿所愿。

任韫看着云青岑:“如果他要找我回去。”

“我就杀了他。”

云青岑嗤笑一声:“你做不到的,你怎么能反抗自己的本体呢?”

任韫:“做不到,也要做。”

他“活”着的唯一原因,就是眼前这个人。

他愿意为他对抗一切,包括他自己。

上一章:第92章 下一章:第94章
热门: 港黑一枝花 娱乐圈吉祥物 霸道修真民工 修仙之逆徒追妻记/逆徒修仙指南[穿书] 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流氓艳遇记 极品艳医 重生之娱乐风暴 听说我是反派的官配 发个微信去天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