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上一章:第89章 下一章:第9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回公司, 云青岑就直接冲进了休息室,锁了门,不让任何人进。

跟在他身后的苏铭也是一脸愤怒, 他瘪着嘴, 眉毛倒竖, 但也不显得丑,他坐到沙发上, 猛灌了一杯水,也不说话, 就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公司里的人都是一脸关切, 连还不清楚前因后果的滕璟也问苏铭:“发生什么了?”

苏铭现在嘴上已经没有把门了, 他愤愤道:“还不是以前抛弃云哥的那家人, 我看他们这次也吃不了什么教训!之前的钱都赚了,现在就算倒霉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云哥一个人担着。”

滕璟:“云青岑也生气了?”

苏铭气咻咻地说:“你看云哥的样子, 像是没被气到吗?”

“那家人简直就是神经病!”

滕璟沉默了几秒, 然后说:“我进去找他,劝劝他。”

苏铭:“有什么好见的?云哥这会儿肯定不愿意见人,你去找他他也不会开门。”

林苗她们也说:“现在的人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他们只会站在道德制高点, 才不会管到底谁对谁错,要不我们花钱买水军吧?”

“买水军很贵吧?”

“就怕买了水军效果也不好。”

“还是要找专业的公关公司才行……不过公关公司要价也高, 也贵。”

他们公司虽然生意一直都不错, 但盈利算不上多,真的拿出钱来搞公关, 至少有很长有一段时间整个公司都要勒紧裤腰带了。

自己勒紧裤腰带没什么, 但供应商那边的首款和尾款怎么办?都是做生意的, 自己愿意花钱,不代表别人也愿意无条件给你掏钱。

滕璟却已经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走到了云青岑休息室的门口,滕璟伸出手,轻轻敲了敲房门,声音清朗:“青岑,我有话跟你说。”

过了几秒,云青岑的声音的才从里面传来,他的声音沙哑,尤带哽咽声,说到最后的时候甚至几度失声:“没什么,只是点小事,我自己很快就能……”

滕璟却已经推开了门。

门被推开的那一刻,云青岑抬头,循声望去,滕璟就站在门口。

滕璟第一次看到云青岑这个样子,跟他印象里的云青岑截然不同。

云青岑半躺在沙发上,他的眼眶很红,眼底似乎有水光,又似乎只是来人的错觉,他的嘴唇也很红,更显得面白如玉,好像他已经被完全打垮了,他的嘴唇殷红,微抖,但又很快伸手揉了把自己的脸。

揉脸的动作很粗鲁,但不粗俗。

不知不觉,滕璟的脚步轻了,声音也轻了,他问:“父不慈,子当可不孝,既非你之错,你又何必伤心?”

云青岑故作洒脱的笑:“是我太矫情了。”

云青岑在笑,但笑容苦涩,明明在伪装洒脱,却伪装的让人心疼。

滕璟走到云青岑身边,他在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伸手,用手指为云青岑拭泪。

云青岑挥开滕璟的手:“我一个大男人,你这么一弄,搞得我有多柔弱。”

说完之后云青岑自己坐起来,在茶几上扯了一张纸,擦了擦眼睛之后说:“没什么,我今天也算出了口气,就是情绪波动有点大,你别担心我,让他们也别担心我,多大点事啊。”

云青岑还转换话题:“毕竟是他们生的我,就当我上辈子欠了他们,这辈子是回来报恩的吧。”

滕璟轻声说:“亲人之间也讲缘分,你同他们没有缘分,勿再多想。”

云青岑摆摆手,他冲滕璟笑:“我不伤心。”

他明明在笑,但笑中有泪。

滕璟沉默了一会儿以后站起来:“我还有点事,今日先行一步。”

云青岑也没挽留,他点点头:“我知道,我情绪不好,你们也会被我影响,没什么,你出去转转吧,晚上还回去吗?”

云青岑低着头,神情颓丧。

滕璟抿了抿唇:“自然。”

云青岑有气无力的摆摆手:“那你去吧。”

等滕璟走了,云青岑舒展开了身体,他伸长手臂,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然后揉了揉脖子。

滕璟主动提出帮忙的时候他当然要拒绝,他不可能让滕璟那么轻而易举还他的人情。

他要滕璟瞒着他对他好。

云青岑看着刚刚滕璟走时帮他关上的门,露出一个温柔多情的笑容。

孙猴子翻不出佛祖的五指山。

他看中的人,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云青岑靠在沙发上,轻轻哼起了歌。

他有的是办法去对付云青的父母,却不想担这个因果,更不想因为这个因果招来地府鬼差。

有人愿意帮他去做,还不会因此自觉跟他两清,走出单方面付出的第一步,不好吗?

云青岑伸出手,看着自己的手指,然后慢慢把手攥成了拳头。

而滕璟却已经上了顶楼,在顶楼的天台上,滕璟一挥手,就有几道阴风一起吹来,等滕璟转身的时候,他的两个亲兵已经分立两侧。

“拘来当小兵太轻易。”滕璟想起刚刚云青岑的“悲惨”模样,觉得做的太直接不好,于是说,“对如今的凡人来说,穷之一字最苦,就让他们一无所有,若他们确有本事,也依旧能再起,此时让他们失去一切,就当他们给青岑赔罪了吧。”

两名亲兵都也是恶鬼,道行比云青岑高深得多,但都老实拱手,答后化为一缕青烟,去完成任务去了。

外面是冬日的暖阳,屋内却像坠入冰窖一样冷。

逃离摄影棚的张家人坐在客厅,没有一个人说话,过了不知道多久,张志才声音嘶哑地说:“他录了音……他太阴险了!就这么防备家里人!防备他亲爸亲妈!”

冯敏从离开摄影棚开始就一直浑浑噩噩,她像是被撕裂成了两半,云青是她十月怀胎好不容易生下来的,那孩子在她肚子里长出手脚,月份大了以后还会用脚踹她的肚皮,她什么都能感觉到,母子天性,他还没出生她就深深的爱着他。

但她对他的爱,抵不过现实的磋磨,她除了云青以外还有两个儿子,她要为这两个孩子打算。

权衡利弊之下,有钱有地位的云青,没钱没地位的两个儿子一对比,她只能选后者。

做母亲的,总是更偏向弱小的孩子。

更何况……云青也不会认她。

“妈。”张嘉忽然开口说,“你要不然私下去找云青说说?”

冯敏张张嘴,艰难道:“我说?我说有什么用……他也不听我的。”

张嘉:“孩子总是跟妈更亲近嘛!爸去了就是逼他,你去了就是母子情。”

冯敏连连摆手:“我不去,我对不起他。”

张志骂道:“你现在会说这种话了?找他要钱的时候没见你说你对不起他!哦,坏人我做,好人你做?冯敏你是吃多了吧?脑子被你吃撑了?我为了谁?!我为了这个家!现在你说这种话,等于我是个坏人了?”

冯敏小声嘟囔:“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张钟拍了拍大腿:“我们不如想想这期节目播出去之后我们该怎么办吧!”

张浩跟着说:“要不就说这个录音是合成的?”

张钟和张嘉一起看着张浩:“这话你自己信吗?”

张浩哑火了,他摸摸后脑勺:“是有点假哈。”

冯敏忽然说:“我怎么觉得有点冷?”

她的话刚落音,室内的温度似乎又降了几度,但一家人谁也没有动。

“没事。”张志眼睛忽然亮了,“现在不是都讲那个什么话、话什么来着?”

张钟连忙接话:“话题性。”

张志拼命点头:“对对,就是话题性,只要有话题性,咱们就还能上节目,还能挣钱,名声好不好有什么关系?挣够了钱,有了房子,事情过去了,谁还记得我们是谁?”

“只要我们不见人就说我们是云青的父母不就好了?那些天天看八卦的记性又不好,咱们周围的邻居到现在不也没几个知道的吗?”

张志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又举了几个老邻居的例子,得出了结论——网上闹得再大的事,现实里都没什么。

只要有了钱,家里就能换房子,搬到一个更好的小区,就算有人想闹到现实里来,门卫保安就能把他们拦住,多大点事啊。

网上的事闹得再大,没多久就没人在意了。

能像他们一样,事情闹上一个多月的是少数,掰着手指都能数出来。

张志还激动地说:“说不定下次有节目请我们去,能涨到四十万以上呢!”

一家人的心就这么定了,定了之后就都回房间睡觉,脑袋一挨枕头就睡着。

等他们醒过来,天都黑了。

不止是天黑,似乎整个世界都黑了。

张钟是第一个醒的,他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刚接电话的时候他还不太清醒,也没看来电显示,结果刚接起来,里面就传来他熟悉的女声。

他那个已经谈婚论嫁,随时准备去领证的女朋友在电话里说:“张钟,我们分手吧。”

“你真是让我在我公司出了把名,我爸妈下午跟我聊了一下午,这事就这么定了。”

“以后别联系我。”女朋友说完这句就挂了。

张钟这时候才清醒,他连忙打电话过去,但是电话怎么也拨不通,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被拉黑了。

女朋友分手的电话还没让他缓过劲,上司的电话又来了。

上司说话更委婉,但话里话外就是希望张钟能自己辞职。

张钟当然不愿意,上司也没办法,就跟他说:“我也是没办法,这样吧,公司会补给你三个月工资。”

张钟:“不是!李哥!我做错什么了公司辞退我?总有个说法吧?”

上司叹了口气:“社会影响不好,现在公司的官博都被网友攻陷了,现在是互联网时代,行了,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

“你自己递辞职信,虽然公司没有补偿,但你去下个公司应聘的时候,怎么说都是你的事。”

“但公司辞退你,那辞退理由就留在你的履历里了。”

上司挂断电话之后,张钟傻了,他坐在床上,愣了好一会儿之后才连忙打开微博,热搜第一就是“调解进行时”这个节目名。

早上录的节目,他们晚上就播了?剪的那么快?

等张钟点进去才发现,这个节目组一个字都没有剪!一个画面都没剪!

张钟的双手颤抖,他点开评论,下面的评论就像一把又一把刀,插进他的胸膛,把他胸口插得鲜血淋漓。

“这家人什么玩意?为了钱脸都不要了,好意思说那么多?”

“看看前面再看看后面,这家人真的让我大开眼界,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不要脸的人。”

“一家人都不要脸,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他们自己说那些话的时候不会脸红吗?”

“脸红什么?这些人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不想云青,人家光明磊落。”

“我粉上云青了,人家从头到尾没做过戏,说不认就不认。”

“之前云青做得也够了吧?之前一个月都没说话,面子给足了,是这家人自己不要脸,还敢跟云青一起上节目。”

这些评论都算是温和的了,有些评论简直没法看,把张志他们一家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张志也接到了电话,只是跟张钟不一样,张志的手一抖,手机就落到了地上。

他存的钱都买了理财基金和股票,都是市面上公认的安全产品,就算不会挣多少,也不会亏多少,但这个电话一打开,张志就崩溃了——

他的理财,他的基金,他的股票,全亏了!

张志双眼赤红,他的全身都在抖,每一根头发,每一根汗毛,全都在发抖。

这么多年的积蓄,几十万,还有他这段时间带着一家人上节目挣得钱……全没了。

张志颤抖着打电话:“二姨,我之前借给你家的钱……”

张志二姨在那边吵:“你还给我打电话?!我还想问你呢!你不是说那个基金稳得很吗?!我们亏了五万了!”

张志声音很小:“二姨,我们家也亏了,亏的比你多。”

二姨:“哦!你家亏了!你找我干嘛!我还没找你呢!这五万就是因为你亏的!”

张志怒了:“我借了你十万!”

二姨:“那还亏了五万呢!反正我家没钱!要钱就两个字,没有!”

二姨把电话挂了。

张志气得不停喘气,他又连续打了几个电话,他们家之前总上电视,老家的亲戚不少都知道,找他们借过钱。

借的也不多,一家就借个五六万,多的也就十万左右。

张志从来不担心这钱收不回来,他只觉得得意——当年亲戚们都过得比他们家好,现在他们在老家已经是最牛的一波了,所以他们来借钱的时候,张志是带着炫耀的念头把钱借出去的。

只是当债主容易,讨债难。

张志打了一圈电话,有直接挂的,有说没钱的,有说以后肯定还的。

然后这些电话就一起拉黑了他。

张志拿着手机,整个人有些恍惚,理财的事家里人都知道,但买基金和股票的事他是瞒着家里人的。

但那些基金和股票都是安全的!他还没那么贪心,只敢买浮动小的,挣不到就算存钱了,挣到了算运气好。

所有人都睡着的时候,张家人都睡不着了。

张浩和张嘉没受到牵连,最后起来,张钟和张志却都恍惚的坐在客厅里。

“以后在行业内,我可能都找不到工作了。”张钟就像是行尸走肉,双眼无神。

张志也没好到哪儿去,但他不敢说,这些钱他以前跟家里人说过,说花了二十万买理财,其它的钱都存在定期。

但其实不是,自从发现上节目也挣钱之后,他的手就送了,老家来借钱,他借。

听朋友说基金稳赚不赔,买,听网上的金融大佬说那几支股票稳涨,买。

结果到现在,手里能用的现钱,只有十万。

他们已经给张钟看好了房子,这两天就要付定金了,定金正好是十万。

然后还要去跑贷款。

可现在只有十万,首付款都没了。

除非老家的人愿意还钱。

冯敏安慰儿子:“没事,现在家里有钱,等你房子买了,你想找工作就去找,不想找就到家里的店帮忙,咱们一家人只要齐心协力,没什么坎过不去。”

张浩小声问:“妈,那我呢?不是说好了也要给我买房吗?”

冯敏想了想,也拍了拍张浩的手背:“别担心,妈算过了,给你哥买了房以后,咱们家还能剩四五十万,你要是急,咱们就给你买个单身公寓,你不急,咱们就再存存,等你毕业了给你买套两室一厅的。”

张浩总算高兴了,脸上也有了笑容:“我听妈的,等我毕业再买吧,现在买家里压力大。”

张浩发现张志从出来开始就一直愁眉不展,他问:“爸,怎么了?”

张志抹了把额头的汗,他知道自己不能说,但又知道就算不说,到了该拿定金的时候也要说出来,只能低着头说:“钱……都亏了。”

“怎么亏了?”

“什么意思?家里没钱了?钱呢?”

张志脸上已经没有恐惧了,只有恍惚,他看起来非常平静:“家里的钱有一半借给了二姨他们,还有一些买了理财,买理财的亏了,基金也亏了,股票套牢,现在家里能用的只有十万。”

冯敏:“你骗我的吧?十万?十万?!”

冯敏扑过去,她瞪大眼睛,双手在张志身上乱锤:“十万?!张志!!那是个张钟买房的钱!你不是说存了定期吗?!不是存了定期吗?!”

“我们打拼了这么多年挣的钱!!”

冯敏疯了一样去挠张志的脸。

张志刚开始没动,冯敏差点抓到他眼睛的时候,他才一巴掌把冯敏推开。

张钟也是一脸愤怒,他站起来:“爸!你怎么商量都不商量?!”

张浩也说:“就是!爸!哥没钱买房了!结婚的事怎么办?!”

张钟刚刚没好意思说女朋友跟自己分手,现在却有底气了:“买不了房我拿什么结婚?!还不如现在就跟她分手!”

冯敏气得倒在沙发上,不知道为什么就一天的时间,家里就变成了这样。

张志也想不通,他坐在那,觉得所有人都在怨自己,怪自己,可他明明是这个家里最拼命的,他把三个孩子都养大了!冯敏带孩子的时间多,以前店里经常就他一个人,他也只是想给家里挣钱而已!他错了吗?!

张志想不通。

“爸?!”

“爸!”

“快,快打120!爸晕了!”

等云青岑知道的时候,张志就已经在医院了,突发脑溢血,现在在重症监护室,送去的时间晚了,送的时候张家也没人知道要怎么办,张志差点就被自己的舌头和口水呛死了。

“他们家的钱估计都得拿去给他治病。”苏铭幸灾乐祸,“虽然医保能报不少,但几万块还是要花的。”

苏铭现在看张家倒霉就开心。

云青岑看了眼站在不远处的滕璟。

滕璟冲他笑了笑,风度翩翩。

云青岑:“他们以后不要再来找我麻烦就行了。”

苏铭小声说:“肯定不会,张钟,就是张志的大儿子,被辞退了,女朋友好像也分手了,他朋友爆的料。”

比起云青岑,苏铭更高兴。

云青岑却没理苏铭,而是走到了滕璟的身边。

滕璟正在窗边看风景,云青岑走到滕璟身侧,他轻声问:“将军,是你帮的我吗?”

滕璟笑了笑:“不是。”

云青岑:“我还以为是将军为了还我的人情,所以帮的我,不是就太好了。”

云青岑微笑着说:“毕竟是我的父母,我不能对他们动手。”

滕璟竟然很认真地说:“你太善良,这不是你的错,以为你为别人考虑之前,多想想自己。”

滕璟看着云青岑。

云青岑靠在窗上,身后的夜幕就是他的背景,衬托着他。

云青岑摇摇头:“我一点都不善良。”

他咧开嘴:“我坏透了。”

滕璟笑了笑:“你说如何便是如何吧。”

云青岑挑了挑眉。

他确实没说谎。

——他坏透了。

上一章:第89章 下一章:第91章
热门: 天巫 叩仙门 虐文渣攻从良了 [综]人生导师 我靠学习横霸娱乐圈[古穿今] 诱仙欢 中国式秘书2 Gay我能涨粉,真的PUBG 躁动的山野 拒绝惊悚NPC的求婚就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