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上一章:第88章 下一章:第9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次邀请云青岑上节目的是地方卫视的节目组, 虽然是地方卫视,但因为是首都,所以无论录影棚还是设备都是顶尖的,云青岑一路上就听苏铭跟工作人员絮叨, 头疼的一直闭目养神, 他根本不在意苏铭蠢不蠢, 真蠢还是假蠢, 但是出门在外丢他的脸, 这就不能原谅了。

然而看着的人太多,云青岑又不能教训他, 只能任由苏铭说些蠢话。

工作人员也都知道苏铭,有个还是苏铭的粉丝, 倒是跟苏铭聊得挺好, 甚至都互换了手机号。

苏铭自觉自己帮云青岑打通了关节,很是得意——他根本没有巴结人的天赋, 拍马屁都拍不到点上, 笨拙的有些可笑。

云青岑一边嫌弃他一边忧心, 他担心苏铭再这样下去, 会变得越来越蠢, 苏铭明显退化了, 他换了一个工作环境,有了个新老板, 新的环境中又没有勾心斗角职场风云,无论他在公司里说错什么话, 也没人会较他的真, 几个女员工可能还会觉得他可爱。

这就导致苏铭原本积累的人际交往经验和能力一步步退化。

说直白点, 就是自觉自己有人疼有人宠, 有人兜着,有傻逼的资本了。

云青岑终于在下车的时候对苏铭说了一句:“少说话,人家问你什么你再答。”

苏铭一愣,等云青岑抛下他走了,他才反应过来,顿时委屈的不行,他这么努力搭话,讨好别人是为了谁?

云青岑根本不领情!

苏铭生了一会儿闷气,但是等云青岑给他一个眼神,他又好了。

甚至开始给云青岑找借口,云青岑肯定也是为他好,毕竟他以前也是公众人物,云青岑是不想牵连他。

这么自我安慰了一会儿,苏铭好多了。

云青岑则被领到了录影棚里,工作人员还在调试设备,因为是录播,所以正式开拍之前还要试录,有什么问题就等调试好了再继续。

导演是个中年男人,头秃了大半,穿着也很随意,他一边让人调试机器和灯光,一边让人去给云青岑和苏铭买两杯咖啡,云青岑在椅子上坐下后,他还走到云青岑身边客套了几句。

“咱们这次没有台本,他们跟你联系的时候应该说过了,还是要真实为主。”导演笑呵呵地说。

“咱们这个节目也是个调解节目,主要还是希望你们能和好。”

云青岑很客气,也很有礼貌的点点头:“我知道,辛苦您了。”

导演有些吃惊,毕竟云青岑之前在微博上的发言看起来不像一个脾气这么好的人。

云青岑接着说:“我的立场很坚定,待会儿上了节目我会摊开来说明白。”

他无奈地笑了笑:“也感谢你们给了我一个平台,让我不用一直单方面的被泼脏水。”

导演打哈哈:“那就好,那就好。”

导演:“我还要去那边打个招呼,你先坐,先坐。”

云青岑就目送导演走到场地的另一边去,那一边坐着抛弃原身的家人,原身的父母,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这家人穿着很“隆重”,已经上班的那个弟弟穿着西装,另一个则是一身大学生爱穿的羽绒服,妹妹穿的是棉服,父母则是看起来干净朴素的衣服。

他们一家人在那坐着,简直是完美的一家人。

朴实勤劳的父母,已经一脚踏上成功之路的大儿子,还在读大学的是活泼天真的弟弟妹妹。

如果他们上别的节目,说不定还能挣中老年观众一波眼泪,毕竟一对夫妻在大城市立足不说,还供活了三个孩子,让这三个孩子都能完成学业,孩子们又都是人才,虽然不是958211,但也都是一本。

人们都是结果论,无论过程如何,这家人现在的结果是好的,就应该被褒奖,被称赞。

张志发现了云青岑的目光,他连忙打直背,小声对妻子说:“昨晚跟你说的你都记住了吧?”

冯敏不情不愿地“嗯”了一声,但她还是很不安:“张志,要不要咱们还是不录了吧?之前挣的钱也够了……”

张志低声骂道:“放屁!首付是有了,装修钱还没有!”

他们的二儿子,曾经的大儿子张钟说:“妈,你别觉得对不起他,你们把他生了,他就该孝顺你们,妈你可是怀胎十月才生的他,没有你哪儿来的他?他就该孝顺你,他不孝顺,就该骂!”

冯敏还是没什么底气,她看着云青岑的方向,看着看着眼里就盈满了泪,双手绞在一起,艰难道:“我们……也没养过他……”

张志没耐心,低骂:“傻逼娘们,要不干你就早不干啊,现在说什么?合着坏人都是我做,你是被逼的是不是?”

冯敏:“那不是……之前他都不在吗?”

张志恶狠狠地说:“老子跟你说清楚,你敢给老子掉链子,回去我活吃了你!这次人家可给了咱们三十万!别说装修款,前面的钱再凑凑,再上几个节目,给老二的首付也出来了。”

张浩连忙说:“对啊妈,哥是你们亲儿子我就不是了?”

在这个城市,想靠自己买房?做梦吧!原本他以为自己没有买房的希望,现在有了,他凭什么不要?!

不就是诋毁云青吗?

云青就算是他亲哥,也没有从小一起长大,没感情,更何况是云青先不认他们的!

云青那么有钱,却连拿三十万都不愿意,他们家自己可是准备了四十万!又不是让云青拿大头,云青凭什么不愿意?

所以现在是云青的报应,是他不尊重父母,不当人的报应!

冯敏看看丈夫,又看看二儿子。

一直没说话的张嘉忽然小声说:“妈,你就听爸爸的吧。”

她缩着脖子,看起来很可怜。

冯敏点点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张嘉看着地板,她知道父母做的不对,也知道哥哥们做的也不对,但她知道,如果他们不找云青的麻烦,就会找她的了。

之前张志就跟她说过,等她毕业工作,挣得工资先还家里的钱——家里这么多年供她读书养她的钱。

这笔钱就是用来给俩个哥哥买房结婚的钱。

等他们在云青身上把钱挣到了,就不会再找她麻烦了对不对?

在牺牲自己和牺牲云青的选项上,她选择了后者。

试录的时候不需要嘉宾上去,主持人对着镜头念稿,调试了十多分钟,然后才有工作人员请两边的嘉宾上台去。

按照节目的流程,是张志他们一家先上去,主持人跟他们聊上几句,重复一下他们这些年的辛苦,然后主持人才说:“我们节目组在知道你们的事以后,积极的去联系了另一位当事人,做了很久的工作,才终于说服对方上节目,希望这次能解开你们的心结,一家人能坐在一起好好聊聊。”

主持人是个很知性的女性,年纪正好,不显得太大,也不显得太小,她微笑着请云青岑上台。

除了主持人以外,台下还坐着三位嘉宾,以前不是主持人就是演员,现在统称为老艺术家,负责调动情绪,顺便选边站。

嘉宾后面就是观众了,本地的观众,很多是期期都来,有的是员工家属,用的内部名额。

云青岑也没有迟疑和犹豫,走上了舞台,他先冲着主持人微微弯腰,伸手跟对方交握之后才坐下。

这次云青岑跟所有人想象的都不一样,他自信、从容、大方。

坐下之后还微笑着说:“本来是不想回应的,但因为事情闹得越来越大,所以只能澄清了。”

主持人转头看着云青岑,脸上是恰到好处的疑惑:“云先生,我一直有个问题想不通,我看你发的微博,好像从始至终你都不觉得自己有错?但你又从来没有解释过为什么。”

云青岑微笑道:“因为这是我的私事,闹到大庭广众之下挺没意思的。”

云青岑:“并且我记得,法律规定了,如果父母未尽抚养指责,孩子也不用赡养,责任义务都是相互的,我以为他们也知道。”

主持人又转过去看张志他们。

张志这些年到处上节目,最开始还会因为说假话忐忑不安,但这么长时间了,就算支持云青岑的人都没质疑过他话的真假,时间长了,他就真的觉得自己说的都是真的了,有了底气。

张志或许别的演技不好,但装可怜倒是装的很像,他一个大老爷们装出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委屈的不行,嘴里还说:“我们之前就跟他说过了,家里经济确实紧张,当时我们怕养不活他,没钱养他,但一直都有给孤儿院捐钱,他怪我们是应该的。”

“但是哪怕是判死刑呢?都要给一个解释的机会吧?”

“我也知道,我们是农民丢了你的脸。”张志一脸悲哀地说,“可农民怎么了?我们靠自己的双手挣钱吃饭,没偷没抢,没有低人一等……”

等他把一堆话说完了,云青岑才笑着说:“这些话你说得多了是不是自己都信了?”

主持人也不怕起矛盾,这个节目说是调解,但其实吵得越凶越有收视率,主持人要做的就是无论他们吵得多凶,都别让他们离场。

以及在他们要动手或者说脏话的时候拦住他们。

其它时候主持人要做的是煽风点火,没有矛盾也要创造矛盾,不然观众看什么?看你们一家其乐融融吗?

主持人到了后期还得站队,说是劝和,其实就是跟着一方说服另一方。

云青岑之前也看过一个调解的案例,小姑娘从小被亲生父母送出去,跟着养父母过得挺好,养父母家境也就小康,把她当亲闺女,家里凑钱送她去留学,结果留学回来亲生父母找上门,要认,上了节目主持人就一个劲让小姑娘叫亲生父母一声爸妈,小姑娘哭着说不叫。

主持人未必不知道对错,不知道叫了这声爸妈,小姑娘以后都得背着抛弃她的原生家庭往前走。

但只要他觉得观众爱看合家欢,他就得“说服”小姑娘。

云青岑估计这个主持人到时候也得站原身父母那边,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嘛,这类节目的观众多数都是中老年人,他们就爱看无论父母如何作妖,孩子都无条件的爱父母,毕竟生了就是恩,大恩。

既然是大恩,就要粉身相报。

不过云青岑从没这么感觉,他亲爸亲妈把他养大了,他也不爱他们,准确的说正是因为他们,他才知道这个世上所有人都靠不住,唯一能靠的就是自己,指望别人爱他,还不如多花点心思自己好好爱自己吧。

张志一愣,这一刻所有人都以为他要发火了,但他脸上的表情变了几次,又露出一张哭脸:“我知道,我们家里穷,帮不了你什么,但你放心,我们真不是图你们什么,你大弟现在也工作了,那两个也都是大学生,咱们家只会越来越好,我们只是希望你能叫我们一声爸妈。”

云青岑叹了口气:“你们穷还是富都跟我没关系,我穷的时候也没指望过你们,现在日子好了点,我正好把手里的闲钱都捐给了孤儿院。”

“剩下的钱都要维护公司运转。”

主持人连忙唱赞歌:“捐给孤儿院?挺好的。”

云青岑大方自然地笑了笑:“以前也在捐,只是那时候没什么钱,捐的也少,后来工作情况好了不少,捐得就多了一点。”

主持人又问:“你对你爸妈最大的怨言是什么?说出来的话,其实挺好解决的,什么事只要打开天窗说亮话,其实没有想的那么难。”

云青岑思索了两秒,看样子被主持人说服了,于是他点点头,认真道:“我不是不讲道理的人,那我就问了。”

主持人有些惊喜——她还以为云青岑是块硬骨头。

旁边调解的三位嘉宾和观众也都是一脸震惊,并且这震惊的维持时间很长,就等镜头捕捉。

云青岑问张志:“张先生,你说你给孤儿院捐过钱,是真的吗?”

张志理直气壮地说:“当然!”

云青岑没有纠结,反而抛出了第二个问题:“你们想认我,只是单纯的想一家团聚对吧?”

张志也点头:“对。”

云青岑问完之后对主持人说:“我问完了。”

主持人一愣:“这就问完了?”

云青岑微笑道:“原本我还想给他们留脸的。”

“既然你们从他们口里听过故事,那就从我嘴里再听一遍故事吧。”云青岑看向台下的嘉宾和观众,“我保证把时间控制在五分钟以内,你们也可以随时叫停。”

主持人还没说话,张志连忙说:“我刚刚要是说的不对你就反驳我,说什么故事?故事不都是……”

云青岑笑了:“故事不都是什么?”

张志喃喃几句,但声音太小,麦克风都没能捕捉。

云青岑坐在沙发上,动作看起来规矩,但又让人觉得很随性,台下的观众不知不觉间已经被他的气质俘获了,都觉得他看样子不像是真的没良心的人,云青岑也就把原身的故事娓娓道来,没有一点添油加醋。

然后他提到了张志他们:“是院长告诉我的,说我亲生父母找到了,我当时就想,说不定我父母当年不要我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呢?院长跟我说过,我小时候虽然看着身体不好,但检查过了,都是健康的,可能是比普通健康小孩耗点钱,但也只是一点补充营养的钱。”

云青岑说起来轻描淡写,嘴角还挂着笑,冯敏在那边已经哭了。

云青岑继续说:“当时见了面,我也很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们就说他们现在的生活有多好,经济条件有多好。”

“我当时没想通,就问他们,要是想认我随时都能认,是他们选的孤儿院,只要到孤儿院里,即便我在外面读书,院长也能联系上我,但他们没来。”

“我现在也没想通。”云青岑苦笑了一声,“当时他们的回答是穷,因为穷,所以之后可以养三个孩子,却不能认回我,因为穷,所以我不能怨,不能怪。”

云青岑看着张志:“我还是当时的那句话,穷就是一切的遮羞布吗?”

“孤儿院最穷的时候,因为要把钱都用在给有病的孩子治病上,我们三年没有一件新衣服,一个苹果要三个孩子分,我没怨过。”

“我高中暑假打三份工,早上去发传单,中午去餐馆后厨处理菜,下午和晚上去给人看店,我也没怨过。”

“但你们拿穷当借口,我为什么不能怨?”

在所有人都被云青岑带进情绪之后,云青岑又对主持人说:“我说完了。”

主持人回过神来,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看向台下的嘉宾。

其中一个光头嘉宾连忙说:“对啊,张先生,你们最开始经济条件不好也没什么,怎么后来又生了三个孩子?有条件了就该把孩子接回去嘛。”

张志也有自己的说辞,他急切地说:“就是因为我们对老大愧疚!所以之后的孩子我们就不敢这么做了,每次看到老二他们,我和我老婆心里不是滋味,所以勒紧裤腰带,过得再苦,我们也没把孩子送走。”

光头又说:“你们有你们的难处,但对孩子来说,就是兄弟姐妹都在父母身边长大,只有他在孤儿院,心里不平衡,正常。”

另一个嘉宾是个更爱和稀泥的,他说:“双方都各退一步就好了,每个人都有难出,但毕竟是亲生的。”

云青岑:“道理是这个道理,道理人人都会说,我也会说,我也劝过自己,毕竟是亲生的父母,就算他们把我扔了,我长到二十多没见过他们,吃苦的时候想找人抱怨都找不到人,但毕竟是亲生的,血浓于水,打断骨头连着根,我都懂,就是过不了这个坎。”

“凭什么家里穷,但被牺牲的是我呢?”云青岑,“凭什么我是国家的累赘,是我吃着纳税人的钱长大呢?”

云青岑说着说着,眼睛就红了,但他忍住了,只是有些颓丧的笑了笑。

“儿子!”冯敏憋不住了,大声哭嚎起来,“妈对不起你!妈对不起你!妈给你跪下!你原谅爸妈吧!”

说着她就站起来,要去给云青岑跪下,张浩他们连忙拦住,架着她的胳膊不让她过去。

云青岑:“阿姨,你也别叫我儿子,你别给我跪,我给你跪行不行?”

这下又轮到主持人去拦云青岑了。

台上乱成一团,下面的观众也很给面子的露出揪心的表情,似乎恨不得自己也能上台把两边分开,等台上的混乱场面好些了,冯敏被一家人安慰着小声哭着以后,主持人才把话题拉了回来:“云青,你真的不愿意跟父母相认吗?”

云青岑叹了口气:“之前他们来找我,我话说的有点重,事后也后悔了,想跟他们联系,但他们那时候已经开始接受各种采访,上了不少访谈类的节目,采访稿里什么都有,比如我嫌弃他们是农民。”

这话一出口,全场都静了。

嘉宾问:“真的假的?你真的说过吗?”

云青岑:“这次我来,其实就是为了澄清这件事,我们当时说话,基本都是他们在说,我回话。”

“在我动手之前,我们围绕的一直是钱的问题。”

云青岑刚要说话,张志就打断他:“你不能因为我们没有录音就瞎说!”

云青岑:“先等我说完行不行?”

主持人和嘉宾连忙劝张志别插话,云青岑继续说:“他们说他们要给大儿子,先别算我吧,给大儿子买房,存了四十万,首付还差三十,让我给。”

台下哗然。

张志:“你可不能瞎说啊!我们没说过这种话!我们亏欠你的还都还不够!怎么会找你要钱?我们是农民,没读过什么书,但我们知道对错和羞耻!”

云青岑没理他:“他们说我有钱,知道当时我因为之前的争端,有个公司赔了我不少钱,说三十万对我来说就跟打发要饭的一样,让我就当打发要饭的似得打发他们,我没同意。”

云青岑:“我现在想起来也不后悔,我为什么要同意?因为我贱吗?”

“然后张先生说,如果我不同意就曝光我,曝光我有钱了却不管家里人。”云青岑擦了擦眼角,“就算我之前心软了,听见这句话,我也不可能掏钱,你们站在我的角度想一想,这笔钱你们会掏吗?”

“后来看我实在不给,张先生说我是个没爹妈教养的东西。”云青岑苦笑,“这话也没说错,但我当时听不得,就动手了。”

“踹了张先生一脚,别的什么都没做,张先生要是想告我,随时都能去告,我一时冲动犯的错,责任我自己承担。”

张志张大嘴巴,他一个劲地说:“我没做过!他说的我都没说过,没做过!天老爷啊!我是个老实人啊!一辈子没干过什么坏事!”

他拖长了音调,像是在哭丧。

云青岑也不反驳,就让张志一个劲地说,张志不仅自己说,儿女也没闲着。

张钟搂着他爸的肩膀,脸朝着云青岑,眼睛却在找镜头,自认为找到镜头之后就说:“你别太过分了,爸他们没什么心眼,没带录音设备去,你能因为他们拿不出证据就污蔑他们!”

张浩也帮腔:“爸妈要不是因为关心你,才不会在你被全网讨伐的时候去认你,图什么?”

旁边的张嘉一句话都没有说。

云青岑微笑道:“图什么不是很清楚吗?”

张志开始疯狂的咳嗽起来。

台下的观众也是一脸摸不着头脑,两边好像说的都是真的,但他们却分不出到底哪个才是真的。

云青岑:“之前我也说了,本来是想给你们留脸的。”

云青岑从上衣的衣兜里拿出一个u盘,递给了主持人:“本来没准备拿出来的。”

上一章:第88章 下一章:第90章
热门: 总有人为我花钱续命 这个Alpha香爆了[穿书] 资本对决 穿书后我把反派弄哭了[娱乐圈] 我在皇宫养胖帝兽 和邪神结婚后 炮灰总在逃生游戏当万人迷[快穿] 这是病,得治[快穿] 重生之都市仙尊 算命吗?超准哒!/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