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上一章:第87章 下一章:第8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张浩!”女生站在教室的讲桌上, 冲着刚到教室的男生喊,“云青岑真是你哥啊?”

张浩坐在第三排,大学嘛, 座位随便坐,第一排还是最后一排随意选,张浩在一众同学的目光中颇有些得意地说:“我都说了好几次了, 我骗你们干嘛?别说他是我哥, 我没那样的哥,什么玩意!”

同学们就算不追星, 之前苏铭的事闹得那么大,他们也都知道云青是谁,知道云青肯定很有钱。

在他们的印象里,混娱乐圈的人都很有钱, 尤其是给大歌星写歌的, 怎么看都不像没钱的人。

“以前都没听你提过。”班上想听八卦的同学把张浩团团围住, 恨不得自己变成张浩,才能更清楚的了解这场八卦。

而且出去吹牛的时候说自己是云青亲哥哥的同班同学,那也挺有面。

讲台上的女生又问:“你们家把云青丢在孤儿院,你们还有脸说云青是什么玩意?我看你们才不是东西!”

女生气得脸颊通红。

围着张浩的男生散开了一些——质问张浩的女生是公认的美女, 不仅是在他们班, 在整个院都是漂亮的那个, 学校举办的活动, 有一大半都是她当主持人, 还没女朋友的男生,十有七个都是她裙下之臣。

张浩也喜欢女生, 但这个时候他绝不露怯, 反而振振有词地说:“那孤儿院可是我爸妈挑了很久才挑好的, 又不是随便把他扔在大马路上,当时我爸妈手里没钱,养不活他,怪谁?后来我爸妈有钱了,不也给孤儿院捐款了吗?”

“再说,就算他不认爸妈,也不能打人对不对?”

“要是所有人都向他学,那才叫中国遍地是叉烧。”

女生气得嘴唇在颤抖,骂道:“你们现在去认云青图什么,当别人都不知道吗?”

张浩更有话说了:“图什么?能图什么?我哥现在都工作了,都要结婚了,我和张嘉又在上大学,能图他什么?图他名气差?”

女生不擅长跟人争辩,她气的眼睛都红了,狠狠跺了跺脚,然后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也不理人,沉默着想自己该怎么反驳。

等她想到了,她也已经回了宿舍里了。

她还想直接去男生宿舍跟张浩对线,被舍友拦住了。

舍友都劝她:“这么晚了,反正明天也有课,你明天再跟他说吧。”

女生:“我就咽不下这口气!怎么坏事是他们做的,反而他们成了好人?”

舍友也知道,女生手机里的中文歌基本都是云青作词作曲,她在云青没跟苏铭出事前就是云青的铁粉了。

她因云青的才华和歌词里的共鸣“爱”上了云青。

张家兄妹在院系里也很出名,明明学的是同一个专业,但兄妹两几乎没有交集。

哥哥张浩穿的是AJ,出去吃饭也都是下馆子,妹妹张嘉一年到头没有新衣服,每周都要趁没课出去兼职。

有时候张浩还会去女生宿舍楼下,让张嘉给自己送钱下来。

“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女生愤怒不已,“自私自利,自以为是,自……”

自了半天没自出来。

舍友们又劝:“反正也是别人家的事。”

“以后不跟他说话就行,离这种人远点。”

女生无可奈何:“也只能这样了。”

张浩也因为云青的缘故成了学校短暂的风云人物,他自己很享受这种被万众瞩目的感觉,一直把云青挂在嘴边,好像离了云青他就不能独立说话,他还交了不少新朋友,朋友们把从他嘴里挖出来的话加工一番后,就以云青岑亲哥哥同学的名义发到了网上。

他们都享受着被关注的感觉。

云青岑也很快知道了原身还有两个亲弟弟和一个亲妹妹,亲弟弟可恨,亲妹妹可怜。

重男轻女的家庭,可恨和可怜都不用打听,猜都能猜到。

网友多数都站劣势方,即便他们清楚的都知道了原身被抛弃后,张志和冯敏又生了三个孩子,还都好好养大了,但因为云青岑现在有自己的公司,有事业和钱,就不该跟他们计较,反而要报答生恩。

云青岑他们在古镇玩了两天回来,还没出去聚餐,这件事就发酵的越来越大。

还有不少媒体想方设法弄到了云青岑的微信号,用各种话术想要得到云青岑的独家采访。

他们的话术各有千秋,有共情法,让自己站在云青岑的立场上,然后表示我懂你。

还有激将法,站在云青岑的对立面,抛出各种质疑,就等着云青岑反驳上钩。

这两个办法虽然常见,但也很好用。

尤其是激将法,各行各业都有人用,奢侈品专柜更多,看不起顾客,然后等顾客买一堆东西打自己的脸,打完脸,自己的提成也就到手了。

云青岑对这两种方法都不感兴趣,他回来之后把更多的精力都放在孤儿院里。

他需要一个好名声,一个可以立于不败之地的好名声。

只要有钱,名声总是易得的,所以那么多明星富豪,才会总是参加慈善晚会,总是捐钱。

一部分是自己真的善良,有同情心,还有一部分就像云青岑一样,用钱买名声。

但对云青岑来说,这二者没什么区别。

捐钱者的借口可能是假的,但给穷苦可怜人的好处却是实打实的。

“真是比我那时候好太多了。”滕璟怀里抱着个孤儿,一脸感慨的对云青岑说。

云青岑用棒棒糖逗另一个孩子,孩子伸长了胳膊,踮起脚去够云青岑手里的棒棒糖,摔倒了也不哭闹,继续再接再厉,地上垫了海绵垫,摔了也不会疼不会受伤,在这个屋子里,孩子们都是脱了鞋到处乱跑。

陈妈就在旁边看着,她不会说话,所以孤儿院里大点的孩子基本都会些手语,比划的时候还会说话,陈妈现在也会读一些唇语了。

小孩对陈妈比划:“哥哥好看,哥哥的朋友也好看。”

孤儿院的孩子都知道云青岑是他们哥哥,这离不开陈妈和院长的念叨。

陈妈也高兴的比划:“你哥哥有能耐的!以后你们也会有能耐!”

孩子们过得好,对陈妈和院长来说就是最大的好事了。

云青岑这次来也不是空手来的,除了一笔钱以外,还带了不少新衣服和文具过来。

孤儿院里的孩子很多都是有缺陷的,现在被云青岑逗的这个是个兔唇男孩,被滕璟抱着的是个有心脏病的女孩。

他们在医院在检查出疾病之后,父母就直接丢弃了他们,好生下一个。

生孩子对这些父母来说也是投资,回报就是孩子以后能给他们养老送终。

一旦投资可能大于回报,他们就能毫不留恋的丢弃。

身体完好的一般是被丢或者被拐的年纪已经有点大了,那个时候交通和通讯不方便,他们说不出老家的地名,说不出自己父母的全名,但都记得自己是有父母的人,都还念着要回去找自己的爸妈,领养人就不怎么愿意领养了——他们也会担心自己养了那么多年,养出一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原身当年没能被领养是因为胎里没养好,十岁以前都像个病娃娃,脑袋大四肢细,吃再多都补不到自己身上。

看上去就让人不安,以为他生了什么大病。

等后来养好了,也就错过了被领养的黄金年龄。

张志和冯敏当年抛弃原身,更多的也是这方面的原因。

云青岑逗了一会儿,就把棒棒糖凑到了孩子的嘴边,看着孩子咬住之后才松手。

云霄在一边带着孩子们电视,孤儿院的电视可以手机投屏,云霄又有云青岑给他买的手机,最近的动画片都是云霄在放。

外面有多喧闹似乎都跟这个小小的天地没关系。

云青岑也难得的放松了,他躺在软垫上,任由年纪更小的孩子爬到他身上,还有两岁多的孩子想把他的手指塞到自己嘴里——这个不行,被云青岑抽回来了,孩子们吵吵闹闹,电视正放在动画片,云青岑一翻身,睡着了。

滕璟就坐在一边,他的头抚摸着女孩的头发。

女孩有心脏病,说话也细声细气,她小声说:“哥哥漂亮。”

她还拿着自己的芭比娃娃:“比娃娃还漂亮。”

滕璟看着女孩手里奇奇怪怪的金发娃娃,附和道:“是很漂亮。”

女孩高兴了,她从滕璟的怀里挣脱,然后拉着滕璟的手,要带滕璟去看自己的宝贝。

滕璟只能弯着腰被女孩牵着,去看了女孩的收藏。

——一套过家家的玩具,女孩嬉笑着说:“这是新娘!”

然后又拿出一个男性芭比,让两个芭比坐在小椅子上,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滕璟:“这是新娘!他们结婚啦!”

滕璟揉了揉女孩的头发,目光温柔极了。

如果他没有死,他的侄子侄女也应该跟这个小女孩一样无忧无虑。

女孩指了指云青岑的方向,云青岑都快被一群小孩淹没了。

然后高兴道:“新娘!”

她又拿着男芭比对着滕璟,指着滕璟说:“新郎!”

小女孩兴高采烈:“结婚!”

滕璟笑着说:“不对,我跟他都是男人,都是新郎,不能结婚。”

小女孩一脸迷茫,但她很快不纠结,继续说:“结婚。”

滕璟哄了一会儿,实在哄不好,只能顺着她的话:“结婚结婚。”

小女孩高兴极了,还给滕璟倒了一杯自己的儿童奶,奶声奶气地说:“喝奶奶!”

滕璟只能喝了。

小女孩忽然抛下滕璟,小跑着去找自己的小姐妹,不知道她说了些什么,一群五六岁的小女孩都跑了过来。

云青岑带着滕璟在孤儿院待了一整天,这一天院长都没有见他。

或许他可以骗所有人,但骗不了院长,但院长不愿意跟他对峙,所以只能不见他。

她什么都不问,也不怨怪云青岑,反而让云青岑升起了一点“愧疚”。

可能原身的坎坷一生中,也有真心落在他身上,只是这些真心最终还没能救他。

云青岑晚上回去之后就把马哥请来了。

马哥一见云青岑就问:“那些逃走的恶鬼你找到了吗?最近黑白无常都出动了,看来阎王爷他们把这事看得很重。”

他要能是抓一个逃脱的恶鬼回去,那是肯定是升官的,说不定能官复原职。

云青岑在请马哥之前就把滕璟打发走了,给了滕璟钱,让滕璟自己出去逛逛,滕璟大约是猜到云青岑有什么事不能让他知道,但他也不问,倒是很懂事的拿钱走人,云青岑在滕璟走后才觉得——自己给钱给亏了,从来都是别人送钱给他,还是第一次有人能从他手里掏钱。

这让云青岑的情绪很不好。

他并不以当个“无私”的人为荣。

反而认为这样的人很蠢,现在他也成为蠢人中的一员了。

但他很快又冷静下来,他付出的只是钱而已,他要从滕璟身上得到更多。

否则他不姓云。

“已经有眉目了。”云青岑笑着让马哥坐到餐桌旁,先去给马哥倒了杯酒,然后才继续说:“之前我找到了一个,不过当时没忍住,现在只需要确定地址,肯定能找到第二个。”

“第二个我抓住以后就送个你。”云青岑自己坦白,不说自己一个都没找到,有什么就说什么。

果然这话说出口,马哥不仅没生气,还很高兴,他喝了口酒,笑道:“好!”

“能找到一个就能找到第二个,哥哥等你好消息!”马哥问,“说吧,这次找我上来又是什么事?”

云青岑问:“之前忘了问哥哥,云青投胎到哪户人家了?”

马哥:“小富之家,父母恩爱,一生顺遂,没有大起大落。”

按马哥的说法,云青投胎在一个很不错的家庭,父母都是因爱结合,家里在大城市有四套房子,他躺在房租上都能过好一辈子,生下来就是包租公,父亲有一家做进出口的小公司,把国内的廉价商品运到非洲和东南亚去卖,母亲则是个大学老师,以后还会成为教授。

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都很疼爱他,他的人生会很美好。

他的姻缘也很好,跟妻子两小无猜,青梅竹马长大,大学毕业后就走进婚姻的殿堂。

到死也是无病无灾,不受病痛的折磨。

云青岑听完之后对马哥点点头:“幸亏有哥哥,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对他。”

马哥有些得意:“时代不同了,现在有钱人那么多,插个人进去容易得很,不像以前,著名大族都是数得着的,那时候可不好安插人。”

云青岑又端上了几盘卤菜,让马哥下酒。

马哥是真心把云青岑当弟弟,最开始他们只是利益互换,但时间久了,马哥就用了几分真心。

毕竟他只是个鬼卒,当年又犯了大错,亲近的人没有,鬼也没有,没有亲戚,云青岑叫他哥的时间久了,他也真觉得云青岑是他弟了。

当哥的当然要为弟弟打算。

他对云青岑说:“我担心地府早晚会看到你。”

就像有刀悬在头上,只要刀在那,就总要担心什么时候掉下来。

云青岑笑着说:“别担心,我有办法。”

马哥:“你有办法就好,我就怕你没做准备,到时候跑都跑不掉。”

马哥把最近地府里的事都跟云青岑说了,无间地狱的恶鬼逃脱,让十殿阎王震怒,地府也开始治理贪污乱象,马哥算是运气好的,他虽然也从云青岑手里拿了贿赂,但因为做的干净,加上他又没有几个朋友,他做的没鬼差知道,所以逃过了一劫。

但被抓住的那些就倒霉了,先要在小地狱受百年的苦楚,然后再打入畜生道。

云青岑也把滕璟的事告诉了马哥。

马哥吓了一跳:“这种鬼可不是你跟我两个可以吞下的,就算要抓,恐怕也要黑白无常出马。”

云青岑却说:“黑爷白爷来了也不一定能抓到,他手里有四十万阴兵,而且还不一定只有四十万。”

马哥瞪大眼睛,地府里的鬼差加起来也就百万上下,就算活人里有养阴兵的,比如周旭尧那样的,几代十几代传下去,手里有五万以上十万以下的阴兵,都是数一数二了不起的。

四十万,甚至更多……

马哥摸了摸下巴,艰难地说:“恐怕要派判官亲自来抓。”

云青岑:“所以啊马哥,他的利用价值太大了。”

马哥震惊地看着云青岑:“你还想从他身上拿好处?拿什么好处?”

云青岑笑着,半真半假地说:“如果我能把他吃了呢?”

马哥愣了两秒,然后放声大笑:“你想的挺美,你以为他是普通恶鬼?除非他心甘情愿给你吃,否则根本不可能。”

云青岑挑眉说:“我就是要让他心甘情愿。”

马哥看着云青岑的眼睛。

云青岑一脸无辜:“我从来不会逼着别人给我什么,也不会去抢,我想要什么,都要让人心甘情愿送上来。”

这才不至于落入下流。

马哥竖了一个大拇指给云青岑:“那我就等你好消息。”

“要是真能成,你是我哥。”

云青岑走到马哥身后,给马哥捏了捏肩膀:“地府里的事,还需要哥哥帮我打听,我们兄弟俩现在是捆在一条绳上的蚂蚱,哥哥好我才好,我不好,哥哥也不会好,对吧?”

他低下头,在马哥的耳边轻声说:“我可不想被抓到,我要是被抓了,哥哥可能也会被牵连。”

马哥觉得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他知道自己因为云青岑越陷越深,但走到这一步,已经不是他想回头就能回的了。

而他又对付不了云青岑,现在的云青岑也不再是以前那个仰他鼻息的小鬼。

他点点头:“放心,我一定不扯你后腿。”

云青岑微笑道:“哥哥对我好,我也会对哥哥好的,哥哥放心,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官复原职,甚至更进一步。”

送走马哥以后,云青岑就出了门,他要去找滕璟。

他要让滕璟信任他,心甘情愿为他付出。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他用什么才能打动滕璟。

友情?滕璟不缺朋友,他的阴兵里有好几个将军,都是他生前好友,可以性命相托的那种。

亲情?滕璟也不缺亲朋,他的将军里有三个都是他庶出的兄弟,从小跟他一起长大,成年后又是他的左右手。

爱情?大约只有这个了,但滕璟并不是个特别需要爱情的人。

不说滕璟,普通人也都一样。

家庭关系良好的,父母亲爱,朋友友爱的人,他们对爱情的追求没有那么迫切,他们的感情世界是富足的,对爱情也更多抱着“有很好,没有也没什么”的想法,即便谈过很多次恋爱,但大多都是因为对两性之间的关系好奇。

一旦他们勘破这种关系的真谛,爱情对他们来说就无所谓了。

滕璟就是这种人。

他的人生近乎完美,屠城杀降他也有自己的一套道理,当年的皇帝也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云青岑有什么能打动他的呢?

云青岑觉得这种人的存在就是老天看他无聊,送给他的挑战。

他把滕璟这个人当做挑战和闯关游戏。

云青岑找到滕璟的时候,滕璟正在广场上,他被不少人围住了,这些人可能以为他是明星,又觉得他长得帅身材好,争着跟他合影,滕璟来者不拒,还很配合别人,让他弯腰就弯腰。

如果跟他拍照的是小孩,那滕璟还能把人抱起来拍。

只是对女人不行,他保持着跟女生的距离,当了个人形立牌。

“滕……滕先生。”云青岑挤进人群,站到了滕璟身边,滕璟怀里抱着两个孩子,一男一女,他看到云青岑以后把两个孩子放下,然后就顺从的被云青岑拉走了。

身后还有一群人哀叹:“再拍两张吧!”

“帅哥!好友还没加呢!”

滕璟脱离人群之后自己也松了口气,他对云青岑叹道:“民风开放啊。”

然后再叹一句:“这真是太好了。”

云青岑笑他:“民风是挺开放的,将军就不想在这儿成个家?”

滕璟能幻化出人形,只是他不能让女人有孕而已,但想谈几场恋爱绝对没有问题。

滕璟摇了摇头:“已死之人,何必误人。”

云青岑这才理解滕璟的脑回路——他的脑回路实在有点异于常人。

他觉得自己已经是死人了,是鬼,所以人间的欲望就跟他没关系了。

鬼本身是没有欲望,但鬼在是鬼之前是人,所以人的欲望,鬼也会继承下来。

但滕璟把这两者割裂了。

他觉得自己不该有欲望,成家立业什么的都跟他无关了。

子孙后代也不需要有。

他唯一的目标就是希望地府不要找上门捉拿他,他还是很想自由玩耍的。

云青岑那一瞬间福至心灵,知道该怎么打动滕璟了。

只要让滕璟从鬼变成“人”就好了,等滕璟意识到自己虽然是鬼,但也可以像人一样生活,他自然就会捡起生前的欲望。

“对了,将军你最近准备做些什么?”云青岑很体贴地问,“之前的几十年,你都忙于收拢阴兵,现在没那么多事要做了,天天闲着是不是很无聊?”

滕璟点点头,他有些遗憾道:“可惜之前数十年忙于奔波,未曾停下脚步看看人世变化。”

他连互联网是怎么出现的都不知道!

上一章:第87章 下一章:第89章
热门: 据说老师是个高危职业[快穿] 重生之富二代 全星际都知道我渣了皇帝陛下 夜宴 第101次逃婚(下) 天鼓 长大 全宇宙最后一只金丝熊 极品狂少 当美人鱼变成残疾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