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上一章:第85章 下一章:第8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地的祠堂是近代修的, 后来“家族”里但凡有挣到钱的,稍微有本事的人,都会捐钱再次维修, 修祠堂当然不会用差的木料, 云青岑刚走进祠堂, 就能闻到木头的清香,并不陈腐, 顶梁的柱子上有写祥云花纹,梁上还有镂空的蝙蝠花样。

无论是谁进了这间祠堂, 都得说建得很完美,祠堂有个露天的前庭, 正中间是一口井,两边则有几口缸,缸里有泥土和枯萎的花茎, 再往两边就是有屋檐的走廊,这里是不许游客进来的, 一般是镇里商量大事的时候和祭祖的时候才开。

从前庭走进去,就是正厅了, 正厅里有一个木制高台, 最下面一层摆着烛台,上面的就是牌位了。

有些是旧的, 有些是新的,最顶上,最高的那个牌位一看就是这几十年新做的,刻着两个字——滕璟。

就在云青岑要在往前一步的时候, 一阵阴风忽然刮过, 头顶的月亮被云遮蔽, 他脚下的影子都模糊了许多。

周旭尧站在祠堂的门口,从云青岑踏进这座祠堂开始,这座祠堂就像是被无形的罩子给罩住了,他无论怎么叫云青岑的名字,里面的云青岑似乎都听不见,而他也走不进去,他出来的时候没有带符,手里也没有黄纸和朱砂,就算以血为砂,没有可以承载的“纸”也不行。

那阵阴风还没有消散,云青岑发现这风像是有自我意识,它从他身边穿过,又似乎忽然察觉了他的存在,然后又转头回来,把他围绕在中间,云青岑有些好奇,他一向是个好奇心旺盛的人,他伸出手指,果然又一缕风缠住了他的指尖。

云青岑笑了笑,他收回了手,转头看向通往后院的门,那股风似乎簇拥着他,轻柔的推搡他走过去。

这是第一次云青岑不抗拒被“引导”,他跟着这股风穿过祠堂旁边的小门,跨过门槛,脚踩在石板上,入目是一颗桂花树,现在还枯着,只等季节到了就能再次飘出桂香。

祠堂的后院有两排厢房,不过里面放的都是祭祀用的杂物。

云青岑不用开门进去就知道,他站在桂花树旁边,那阵围绕他的阴风就散了,明明旁边是颗枯树,但云青岑总觉得自己闻到了一股桂花香。

很淡,但就是因为淡,所以才让人忍不住轻嗅。

云青岑微笑着提高了音量:“装神弄鬼这么久,不出来吗?”

云青岑瞬间收敛了笑容:“不出来我就走了。”

他的话落音,院子里却依旧寂静无声,没人也没鬼,更没有精怪。

云青岑等了一会儿,他利落的转身往外走,刚刚敞开的那道门却在他眼前关上。

云青岑冷笑了一声:“藏手藏脚的,以为我出不去?”

云青岑目光阴狠,从齿间挤出一句:“小心一点,别被我抓到。”

云青岑一脚踹开这扇木门,当门朝两边敞开,男人就站在门口。

刚刚坐在轿子上的男人现在出现在这儿,他依旧是一身黑袍,上面是黑线绣的虎纹,在月光下浑然一体,只有行动时,那虎纹才随着被风吹起的猎猎衣袍泛出流光,他脸上的面具依旧狰狞粗犷。

云青岑看着男人,男人也看着他。

“滕璟?”云青岑微笑着问。

滕璟的声音沙哑,他没有摘下脸上的面具,而是说“客人既然来了,不多留一会儿?”

云青岑挑眉问:“我留下可以,你用什么招待我?”

云青岑的话刚说完,滕璟一挥衣袖,刚刚还空荡荡的祠堂里,现在摆满了案几长桌,有来往的宾客,高台上的牌位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歌姬舞姬的歌舞,旁边还有人弹奏助兴,这些鬼似乎还活着,行为举止跟活人没有区别。

他们甚至还会互相问好,拱手作揖,穿着华服,佩戴玉饰。

滕璟忽然说:“这里当年不过是宴请宾客之地罢了。”

滕璟再一挥手,这幻象就瞬间如海市蜃楼般消散。

云青岑打量着滕璟,他饶有趣味的说:“我听说你死的时候才二十五。”

滕璟微微点头。

滕璟的声音里有笑意:“我的家将死在你手上。”

云青岑转年一想就知道滕璟说的是谁了,他表情温柔,眉目含情:“不该说是死吧?”

滕璟:“你能吃他,是你的本事。”

云青岑忽然问:“我问一下,你吃小孩吗?”

滕璟冷淡道:“吸食孩童魂魄,下贱勾当。”

云青岑:“……”

还是古人说话有意思,像他就一定不能把下贱两个字说的这么有韵味。

不过云青岑更好奇地说:“我既然吃了你的属官,你就不怕我连你一起吃了?”

滕璟忽然笑起来,似乎是在笑云青岑的不自量力,但云青岑却并不觉得被冒犯,也不觉得滕璟讨厌——实在是因为滕璟的声音和仪态,实在是太好了。

就算是将军,滕璟应该也是儒将,他的声音虽然沙哑,但不会让人觉得难听,哪怕只听声音不看脸,也会让人觉得他是个心有丘壑,清风朗月般的人。

云青岑对长得好看,声音好听的人,总是会多一点耐心,尤其是这个人还让人他觉得新鲜。

“你死了一千多年,一直待在这个镇子上?”云青岑问。

滕璟:“当年杀降,去到地府论罪,滕某被关入无间地狱,近年才得以重见天日。”

云青岑叹了口气:“能说白话吗?”

滕璟转头,那琥珀色的眼眸穿过面具看向云青岑,他笑道:“还不够白?”

云青岑撇了撇嘴:“大将军,这个古镇有精怪吸食小孩的魂魄,你知不知道?”

滕璟:“正是为此事前来。”

云青岑:“哦,那你准备怎么解决?”

滕璟奇怪的看了云青岑一眼:“卑劣之鬼或精怪,自然要烟消云散才符合天道。”

云青岑眨眨眼:“你自己逃出无间地狱,还符合天道?”

滕璟:“此二者并无相关。”

云青岑做了个请的姿势:“那大将军就请吧,我跟着大将军,看看你要怎么让鬼魂精怪烟消云散。”

“至于大将军你为什么把我困在这儿,给个解释怎么样?”

云青岑摸摸自己的下巴,很不要脸地说:“是不是看中了我的美色,要强抢民男?”

滕璟:“……”

云青岑笑起来:“大将军,给个理由,你才能走。”

云青岑舒展了一下身体,他毫不避讳的当着滕璟的面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说:“我会来这儿,应该也不是意外吧?”

原本云青岑以为滕璟不会接话,但滕璟却光明磊落地说:“机缘巧合。”

云青岑笑了笑:“你把我困在这儿是机缘巧合?”

云青岑身后黑雾聚集,像乌云一样翻涌,戾气丛生。

然而滕璟就像是没有看到,他冷静地说:“逃离无间地狱时,我分出一缕神魂探路,这缕神魂之后再无踪迹,此番之举是为无心,也是有心,你身上有我那缕神魂的气息,不过你来此地,确与我无关。”

滕璟:“至于我的家将……他虽丧于你手,但既非战场,两人互斗,有输有赢,并不怪你。”

云青岑:“你还挺通情达理,我接触的人不少,也不知道哪个是你的神魂。”

滕璟说道:“那我只能自己去找了。”

云青岑:“怎么找?”

滕璟看着云青岑,云青岑会意,似笑非笑地指着自己说:“将军想跟着我?”

滕璟:“若你相助,我必献厚礼。”

云青岑挑眉:“什么礼物?先说好,没用的我不要,便宜的我也不要。”

滕璟笑了笑:“我有一鞭,乃上古之神所造,此鞭一鞭能救人活命,两鞭能夺人性命,三鞭能逆转阴阳。”

云青岑的眼睛亮了:“将军不会是骗我的吧?鞭子呢?”

周旭尧送的那把刀对他来说没有太大用,跟恶鬼对上只能用二十分钟。

滕璟抬起手,广袖被风吹得猎猎作响,他摊开手掌,一条长鞭出现在滕璟的手中。

云青岑的眼睛能亮了,这条鞭子在滕璟的手里看起来柔软无比,但是却泛着寒光,像是精铁打造,鞭子上有蛇鳞一样的层叠的铁甲,云青岑没忍住,朝前走了一步。

但滕璟已经把长鞭收了回去。

他对云青岑说:“事成之后,自有答谢。”

云青岑身后的黑雾翻涌的更厉害了,滕璟却不急不缓地说:“我劝你无论现在在想什么,都不要付诸行动,我不想伤你。”

云青岑也冷静了下来,滕璟的一个家将他打起来都那么废力,更别提滕璟本人了。

别到时候他东西没抢到,好处没拿,自己先损失一大堆。

于是云青岑收敛了雾气,一脸温柔的微笑道:“能帮将军是我的荣幸。”

等到时候他拿到鞭子,再降低滕璟的防备心。

说不定东西和人,他能一起到手,到时候……

云青岑十分能屈能伸地说:“将军现在准备去哪儿?”

滕璟看向西北方向:“当然是去解决吸食孩童魂魄的妖精鬼怪,此地之人都为我后人,我当庇护他们。”

云青岑伸出手:“将军请。”

他跟在滕璟的后面,和他一起离开宗祠。

不过他们两没有走正门,而是同时化为一缕飞烟。

还等在门口的周旭尧若有所觉,他抬头看去,心里知道自己不用等了。

等云青岑的双脚再次落地,他已经跟着滕璟来到了树林里。

古镇环山靠水,三面都是山,这些山有些被开发了,有些还没有,他们现在在的山就是还没开发的山,脚下也没有修出来的路,而是以前周围的人和山上的动物踩出来的土路,高低不平,还有水洼,一脚踩下去飞泥四溅。

云青岑问:“将军觉得是什么在吸食小孩的魂魄?”

滕璟:“无需问,一查即知。”

滕璟的话音刚落,云青岑就看见他一招手,数万阴兵几乎是凭空出现,滕璟一挥手,阴兵倾巢而出,如虎啸山林。

云青岑心头的热血都被鼓动了,他的眼睛微微睁大,嘴角的笑容有些抑制不住。

山林里鬼怪多,这山里有不少槐树,槐树养鬼,也养精怪。

有些鬼不愿意去城市,在这种地方能更好的修炼——云青岑都不知道它们在修炼什么,毕竟真的按照古法吸收月之精华,那要吸收多久才有用?

真的那么干,死了两百年的鬼说不定都打不过一个刚入门的道士。

云青岑感叹道:“将军不愧是将军,有这么多阴兵。”

周旭尧他师傅传了几代,也只传五万阴兵。

云青岑之前都觉得这挺多的了。

滕璟看了眼云青岑,他声音很平静,甚至有点温柔:“自从我离开无间地狱,已聚集四十万阴兵。”

云青岑:“将军是准备跟地府硬扛到底?”

滕璟双手负在身后:“难不成束手就擒?”

云青岑叹了口气:“将军有胆量。”

他都有些羡慕了,滕璟确实有光明磊落的资本,人家强,不仅强,还有这么多阴兵。

地府都不一定能在短时间内调出四十万鬼差——毕竟地府是地府,掌管地府的却不只是一个阎罗王,十殿阎王,人一多,效率就没那么高了。

更何况地府还没有高科技。

阴兵扫荡山林去了,云青岑就找了个块石头,弄干净了以后就坐上去,抬头看了眼依旧被云遮住的月亮,他拍了拍手,看滕璟寻声望过来才问:“将军以后准备怎么办?找到那缕神魂之后。”

滕璟摇了摇头:“走一步是一步。”

云青岑:“不投胎转世,总有一天会烟消云散。”

滕璟笑了笑:“你又为何不去投胎转世,反而吸食我的家将?”

云青岑摊开手,很无赖地说:“因为我无聊,而且也不愿意被人操控,不希望每天都担心地府派鬼差来抓我,不过我跟将军你不一样,我不会聚集这么多阴兵,目标太大,你现在能掩藏天机,但不代表你以后也能。”

滕璟:“不劳费心。”

云青岑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软硬不吃的人——或者鬼,他盘着腿,托着下巴,像个幼稚的少年:“将军,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挺不识趣的。”

滕璟:“你是第一个。”

云青岑一跃而起,他站直了身体,走到滕璟的面前。

滕璟比他高,高出大半个头,云青岑仰着头看滕璟,他已经很久没有仰着头看人了。

但这并不让云青岑生气——等他把滕璟摸透了,想到了办法,他连滕璟都能吃。

如果吃了滕璟……

他该变得多强大啊。

就连地府都能硬刚。

所以云青岑不介意低头——他以前在郑少巍面前低头的时候也不觉得自尊心受辱。

人想要得到什么,总得付出代价。

没要多久,阴兵就来回报了,十多个阴兵押着一只精怪过来。

这只精怪长着一颗人头,身体却还是鸟的身体,长出了双手,腿却还是鸟的腿,它的嘴也比普通人更凸,它一边被押着往这边走,一边伸着脑袋叫个不停。

只是它的叫声在林间回荡,却没有引来任何回应。

“这是只什么精?”云青岑很少见到妖怪——妖怪比鬼少得多,多数都藏在这样的深山里,不修炼个几百上千年都不敢进入人类世界。

多数妖怪修成人身就耗尽了全部力气,更别提害人了,能害人的,至少都有千年道行。

滕璟:“鸟精。”

云青岑:“……”

他知道是鸟精,但不知道是什么品种。

不过似乎是什么品种也不重要。

那只鸟精被强行押跪在了泥地上,它抬头看着云青岑和滕璟,绿色的眼睛满是愤恨,张嘴说话的时候,它的声音粗粝难听,像是有人掐住了它的脖子,它恶狠狠地说:“都是鬼怪,你们抓我?”

滕璟:“你吸食孩童魂魄,认不认?”

鸟精呸了一声:“什么时候鬼不害人,还不让妖精害?装的人模狗样,你们早就不是人了。”

鸟精胆子很大,很莽,它抬了头,让云青岑和滕璟看到了自己的颈部:“要杀就杀。”

滕璟问:“你不为自己辩驳?”

鸟精歪头看着滕璟:“辩驳啥?你能不能好好说话?!神经病!”

云青岑微笑着说:“你不替自己解释解释?”

鸟精一脸严肃:“我吃人,就像人吃猪,有什么好解释的,人还打鸟吃呢!怎么不抓个人问他怎么解释?我活到这么大,不吃人我吃什么?吃草啊?你们把我抓了,要杀就杀,我赶着去投胎,反正下辈子也是畜生道,早点送我去,我早点修炼。”

鸟精还恨恨地说:“你们这些鬼也是莫名其妙,没事干了,你们鬼也害人啊,鬼还比我们妖怪多,闲得没事干。”

云青岑:“你说的也有道理。”

鸟精翻了个白眼。

云青岑:“但是道理都是跟着立场变的,下辈子你要是投胎当了人,你的立场就跟现在不同了。”

鸟精大笑了几声:“当人?我肯定当不成。”

投胎成人不容易,尤其是畜生道的,要十世没做过坏事才行,但一般畜生也做不了什么坏事,只有变成妖怪才有可能。

但已经修炼成妖的,都是奔着长生不老去的,根本不考虑投胎转世的事。

所以这些修炼出来的妖怪,一旦死后进入地府,就等于从头开始。

云青岑看向滕璟,他问:“将军想怎么做?杀了它?”

滕璟点点头:“自然。”

滕璟看了眼阴兵,阴兵们马上把鸟精团团围住,然后分而食之,他们扯下鸟精的四肢和透露,挖出它的内脏,很快就吃得一干二净,连一滴血都没有剩下。

滕璟对云青岑说:“我的兵不太懂礼仪,还要训,现在有碍观瞻,还请见谅。”

云青岑摆摆手:“没什么,也算是让我开眼界了,你的兵都是自己找的吗?”

那得多闲啊。

滕璟:“多数都是我的族人,游荡在镇子周围,几十年前回来过一次,看他们无处可去就带在身边,如今人是变多了不少。”

云青岑揉了揉肩膀:“我得回去休息了。”

云青岑自觉已经跟滕璟告了别,刚准备走路下山,没走几步,就发现滕璟跟在他身后。

并且滕璟还不是悄悄在跟,人家特别光明正大,云青岑停下,他的目光中还透露着些许疑惑,似乎在问:“你怎么不走了?”

云青岑停下来跟滕璟讲道理:“将军,你跟着我干嘛?我回去睡觉。”

滕璟:“那我跟你一起睡。”

云青岑嘴角抽了抽。

滕璟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的有异议,但还是用很正常的语气说:“你睡你的,我睡我的。”

云青岑笑了笑,他走到滕璟面前,抬头看着滕璟的眼睛,他自己眼睛微眯,柔情似水,他轻声说:“将军前一句才是你想说的吧?”

比厚脸皮,云青岑没怕过谁,他耸耸肩:“睡也可以,将军让我看看你的脸?丑可不行。”

他眼波流转:“丑人活着都是一种罪。”

滕璟似乎不太赞同:“人生百态,丑为何是罪?”

云青岑直直地盯着滕璟的眼睛:“面具摘不摘?”

滕璟对面具倒是没什么眷恋,也不是离了面具不能活,他伸出手,取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具。

那一瞬间,日月无光。

云青岑都愣住了。

他知道滕璟为什么要戴面具了。

滕璟的脸太俊美了,他的目光温柔,五官精致,他的嘴唇,眉毛眼睛,都像是造物主亲自刻画捏就,是女娲用心血造的人,月光如银辉一样洒落在滕璟的脸上,身上,看着他的人甚至不敢呼吸,似乎一呼吸,这个人就没了。

但云青岑只愣了两秒——再好看也没有他好看。

除了他以外,滕璟应该是他见过的人里最好看的。

这让云青岑更有兴趣了。

他喜欢好看的人,但不喜欢可以控制他的人。

滕璟无论是脸和身材,都正中云青岑的喜好。

在云青岑看来,长得跟他自己差太多的,都配不上他。

但滕璟显然不是他可以随便掌控的鬼。

可如果人群中有一个人控制一切,那这个人必须是他。

而云青岑又确实喜欢滕璟的脸。

他看着这张脸,露出了一个微笑。

他从来都是个很自信的人,自信到自大。

哪怕面前这位将军比他强,他也要让对方甘心俯首。

嗯,他就馋这个人的身子。

尝过之后,再把对方吃了,一举两得。

上一章:第85章 下一章:第87章
热门: 我的大小魔女 庶女高嫁 个性大概是见一个萌一个[综] 我被三日抛男友包围了 一目余生 妻乃殿上之皇 仙界大佬含泪做受 队友太会撒娇了怎么办 后备干部 叩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