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上一章:第80章 下一章:第8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深夜, 月明星稀,冷风在树林里刮过,树叶婆娑, 风声灌耳, 云青岑走在山坡上, 他穿着一件风衣, 手里拿着周旭尧给他的拿把刀, 刀柄上裹着一层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皮毛, 能让云青岑稳稳的拿着。

有游人这个点才下山,跟云青岑擦肩而过,游人是一对小情侣, 等云青岑走出了一些距离, 他们才转头看着云青岑的背影。

女孩笑着说:“刚刚我以为他手里拿的是刀,把我吓了一跳。”

“就是刀啊。”男朋友揽着女孩的肩膀, “玩具刀?做的挺真的, 把我也吓了一跳。”

那把刀被云青岑施了障眼法, 看在普通人眼里, 就是一把塑料做的假刀。

女孩还是忍不住转头:“他长得好帅。”

男朋友翻了个白眼, 吃醋了:“他帅你怎么不找他要电话?”

女孩笑着去搂男朋友的脖子:“帅哥是用来欣赏的。”

“反正你在我心里最帅, 他也就比你差那么一点点。”女孩哄了一句。

男朋友别忍住笑,牵住女孩的手往山下走。

云青岑哼着歌, 一步步往山上走,厉鬼们就飘在他身后, 韩楠抓着杨三娘的头发,杨三娘哀叫连连:“别扯我头发。”

韩楠对杨三娘的哀求充耳不闻, 她撇撇嘴:“我这是怕你跑了, 你以前就跑过。”

之前的事即便云青岑不说, 韩楠也能从杨三娘嘴里问出来,韩楠鄙视道:“老大既然给了你鳞片,你不好好为老大做事,还想从老大手底下逃开,太可耻了。”

杨三娘哭哭啼啼:“妾是一时昏了头。”

韩楠认真道:“所以我得看着你,免得你又跑。”

旁边的厉鬼阴恻恻地说:“她要是想跑,我就一口把她吃了。”

杨三娘快崩溃了,她忍着害怕说:“妾、妾以后绝不再跑,妾若再跑,天打雷劈魂飞魄散!”

大概是因为知道杨三娘是“古人”,古人重誓,发了这样的誓,韩楠就把手松了。

杨三娘环顾一圈,觉得都不安全,这个时候她反而想到了这里最坏的鬼,她飞去了云青岑身旁。

云青岑看到杨三娘,心情很好地冲她笑了笑:“怎么了?”

杨三娘连忙告状:“她们欺负我。”

杨三娘还转头看了一眼韩楠,发现韩楠没有看她,她才继续说:“韩楠扯我头发!”

云青岑看着杨三娘一头海藻般的头发,自从没有身体以后,杨三娘似乎也没想着要把身体涨回来,全部的精力都放在长头发上了,这一头长发是她的手脚和武器,对她的重要性都不需要细说。

“那你就扯回去。”云青岑一点都不溺爱“孩子”,他温声细语道,“她扯你头发,你就扯断她一只手。”

杨三娘的表情瞬间变得阴狠起来,但她很快泄了气:“我打不过她。”

“那就多努力。”云青岑鼓励道,“总有一天你能打过她。”

杨三娘“呜”了一声,跟着云青岑的脚步继续往上飘。

这座山的山顶有一座庙,但因为山顶面积小,通往山顶的路陡峭危险,这里住的僧人又都有练家子,他们要上下山,得徒手攀爬,需要补给就背在身上,听说这里的庙祝会“轻功”,他们上下来去都很轻松。

估计是当地为了把这里打造成一个景点,并没有强行开放,而是保留了这种原始的进出方式。

云青岑来这座城市有一周了,他谁也没有告诉,自己带着刀和手下的两百多厉鬼过来了。

他不需要活人来给他碍手碍脚,到时候出了事,他可不想分心去救他们。

他来了一周,也观察了一周,每天都会来这座山,知道这座庙里的僧人人数不多,二十多人,除了庙祝和三个老僧,其他都是年轻僧人,二十五六。

今天是他选的好日子。

云青岑握紧了手里刀,身上黑气四溢。

越往山上走,厉鬼们就越沉默,韩楠受不了这样的沉默,她抱怨道:“有什么好怕的,有老大在,你们怕什么?”

厉鬼们看着她,一个个都青面獠牙,不复人面,倒也有还维持着活人样子的厉鬼,能维持活人面貌的厉鬼道行都深,其中一个叫周来的说:“主力之前总有炮灰嘛,要去吸引火力,削弱对手的实力。”

妻鬼瞪了周来一眼:“就算有炮灰,也是你。”

周来阴阳怪气地说:“我可不像某些鬼,不成人形。”

前面的云青岑停下脚步。

他停下的那一刻,厉鬼们迅速闭嘴。

云青岑转过头,比了个嘘声的手势,微笑着说:“小声点,不要吵到我。”

厉鬼们不敢说话了。

谁都不知道开战前,云青岑会不会吃了她们补身体。

很快,云青岑就走到了“游客止步”的牌子前。

锁链绕着栏杆,往下看就是万丈深渊。

工作人员看到云青岑,连忙喊道:“晚上不接待游客了!”

云青岑回头看了一眼。

工作人员正朝他走来:“那边的灯坏了!马上有人来修,别站在那!危险!”

但云青岑只是朝他笑了笑,然后张开双手,向后纵身,一跃而下。

工作人员站在原地,懵逼了。

就在他要冲过去的时候,一阵眩晕袭来,他迷迷糊糊抬高手臂揉了揉后脑勺,自言自语道:“我走过来干嘛?”

他的头顶,韩楠笑嘻嘻的玩着他的头发。

黑色雾气在云青岑脚下变成一团翻滚的乌云,托着云青岑飘向山顶的庙。

这座庙历史悠久,修缮也是庙里的僧人自己背着材料上去修,红装绿瓦,建筑风格古朴粗犷。

有僧人在狭小的院子里闲聊,他们也不是每天都要练武,空闲的时间除了念经也能闲聊。

云青岑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些僧人身上,而在庙里。

这庙黑气冲天,只有什么都看不见的活人才能安之若素,云青岑身边的厉鬼都已经露出了凶相。

就连韩楠这样能保持人类外貌的厉鬼都已经露出了原本的狰狞的样子,青面獠牙,眼睛似乎要从眼眶里掉出来,有些道行浅的想跑,但又不敢跑,她们就飘在云青岑身后。

云青岑伸出手,手心里冒出一团黑雾,然后他轻轻一吹,这黑雾就顺着风钻进了庙中,钻进厢房。

然后云青岑双手环胸,等那只鬼被逼出来。

能想到躲在这里,也是一只有想法的鬼。

这虽然是个庙,但现在已经不供佛了,没有香客,与其说是庙,不如说是个苦修的地方。

黑雾没有意识,却可以充当云青岑的眼睛,云青岑现在眼睛漆黑,几乎和黑夜融为一起,让人觉得他的双眼被人挖去。

黑雾在庙里寻找了一圈,终于停在了一出不断冒着黑气的地方。

云青岑笑了笑:“竟然会躲在这儿。”

那是一块雕刻成佛像的石头,虽然这座庙只供一个佛,但其他佛像也是有的,只是都不大——因为摆不下。

就都用石头雕刻成小的。

云青岑让黑雾把那石像弄过来,但黑雾用尽全力,都没能撼动这石像分毫,好像一块小小的石像有千钧之力。

云青岑对韩楠说:“去吧。”

韩楠露出一个凶恶又奸诈地笑容。

云青岑:“……让他们都昏睡过去。”

韩楠撇了撇嘴,她俯冲下去,穿过每一个僧人的身体,僧人们迅速精神萎靡不振,他们有的还能走回房里,有的直接闭眼,倒在了地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云青岑这才下去。

他这次没有离开这具身体,如果不顺利,这具身体就是他最后的屏障,可以给他争取时间逃跑。

只要他的魂魄还在,哪怕无比虚弱,他都能回去找周旭尧。

他并不是毫无准备就傻傻过来了。

他喜欢以小博大,但并不愿意死在赌桌上。

云青岑的双脚踩在地上,他走向了石像所在的房间,这个庙很简陋——虽然是风景区里的一景,但因为游客上不来,所以也没有多精细的修饰,不仅是外面,屋子里也一样,这里用的石砖当地板,院子里铺的也是石板。

这个山顶也只能容下一座庙和一个院子,下面就是万丈深渊。

住在这上面的僧人,不说心理强不强大,至少体格很强。

他站在石像面前,微笑道:“前辈,还躲吗?我不是鬼差。”

石像俨然不动,似乎认定云青岑拿它办法——它不想出来,一旦出来肯定会被鬼差察觉。

但云青岑就是要逼他出来。

他手指放在石像的头顶,黑气顺着云青岑指尖向下灌去。

很快,云青岑就感受到了阻力,一股庞大的力量正对抗着他,把云青岑的戾气推了回去。

云青岑直接把手掌放了上去。

忽然之间——

石像爆开了。

云青岑向后退了两米远。

在石像的碎石上,一股雾气盘旋凝结。

在这雾气中出现一张男人的脸,这张脸雪白年轻,从这只鬼的脸上看不出年龄,只能看出他死的时候应该是在二十到三十之间,他的头发很长,至少死在清朝之前,他有一张端正的脸,跟周恺很像,都是那种正气的长相。

但此刻,男人的目光阴沉,他没有张嘴,但他的低沉沙哑的声音却传进了云青岑的耳朵。

“你是谁,找我干什么?”

云青岑微笑着,舔了舔嘴角:“当然是因为……我要吃了你。”

云青岑的话刚落音,电光火石之间,韩楠就已经朝男人冲了过去。

云青岑想把韩楠叫回来,但已经晚了。

韩楠变回了厉鬼的真实样子,她的皮肤铁青,似男非女,身形庞大,不像鬼,而像怪物。

杨三娘估计是怕韩楠之后又骂她,也跟着冲了过去。

云青岑拿着刀,他有瞬间的呆滞。

但就如他预料的那样,这两百多只厉鬼并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男人在烟雾中,他的目光看向哪儿,烟雾幻化出来的手就抓向谁,没有一只鬼能逃脱,然后他的手就像吸血藤一样,将抓到的厉鬼吸了个一干二净。

他赤红的眼睛看着站在不远处的云青岑,露出一个轻蔑地笑容:“这群小喽啰就是你的本事?”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

男人嗤笑:“才死了十年的鬼,也配来找我麻烦?”

云青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他大喝一声:“都退开!”

韩楠的指甲暴涨,但还没等她动手,一股阴风就把她推到一边。

韩楠和其它厉鬼都被这股风推开。

她转头去看云青岑,却看见云青岑慢条斯理脱了风衣,他手里拿着拿把刀,漆黑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男人。

“前辈,我不客气了。”云青岑化作一阵风,冲向男人。

韩楠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让她无法理解,她什么也听不见,只能看见黑色的雾气蔓延出这座庙,但她拥有从云青岑身上剥落的鳞片,这让她跟云青岑有了联系,她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杀意。

厉鬼们在刚刚短短十几秒内损失了大半。

韩楠知道,估计云青岑都没想到这只鬼有这么强大。

他刚刚挥退她们,是为了救她们。

韩楠咬紧了牙。

她不需要!

以前没人救她,现在也不必有!

韩楠看向杨三娘,杨三娘的黑发在雾中飞舞,韩楠对她说:“把老大给你的鳞片给我。”

杨三娘瞪大眼睛,她颤抖着说:“不……不行!”

韩楠抓住杨三娘的长发,死死瞪着杨三娘的眼睛:“我给你两秒,不然我就捏碎你的头,自己把鳞片取出来。”

杨三娘没有时间犹豫,她知道韩楠做得出来,她的两缕头发像手一样伸进嘴里,从里面掏出了那块有鳞片的属于云青岑的皮肤。

韩楠一手抢过,直接吞了进去。

那一瞬间,她身上戾气暴涨,旁边的厉鬼都不由自主地离她远了一些。

现在的云青岑并不轻松,他确实小瞧了这只鬼,能被关进无间地狱的鬼,再弱也弱不到哪里去。

他的身体已经开始支撑不住了,眼里流出黑色的血,一只手已经断了,而他还不能分心让自己再长一只手出来。

云青岑咬着牙,一刀劈向了男人的头,但男人迅速闪开了,他幻化出的那只手狠狠打中了云青岑的腹部,让云青岑腾空飞了出去。

这具身体支撑不住了,但云青岑还不想逃。

他已经被真正的调动起了杀心。

云青岑脱离了这具身体,任由身体倒在院子里,没了身体,自然也就握不住刀了。

但刚刚的攻击也不是没用,周旭尧给他的刀不是凡品,他伤到了男人,被这把刀伤到的鬼不可能再让伤口愈合,他身上的戾气和邪气会从这倒伤口溢出,然后变得虚弱。

云青岑只要撑到刀伤起作用。

男人也追了出来,两人都在院子里,这个时候,男人才终于从雾气中走出来,他身材高大,身上都是刀伤——有些是云青岑刚刚砍出来的,有些是他活着的时候就受的伤,他看着云青岑,云青岑也看着他。

然后云青岑冲他笑了笑,就是这一瞬间,两人都动了。

云青岑能感觉到男人身上的磅礴力量,对现在的他来说,就像无穷无尽的无垠之海。

在男人面前,他只能算是一座岛。

就像男人说的,一个才死了十年的鬼,就算有再大的机遇,也不能跟他比。

云青岑一只手抓向了男人的胳膊,但男人比他更快,云青岑嘶吼一声——他被扯断了一条腿。

那条腿在脱离云青岑之后就化为一缕黑雾,被男人吸收进了身体,男人还不屑地笑了笑:“你的味道也不怎么样。”

云青岑也在笑,他阴鸷地看着男人:“待会儿我会把你大卸八块。”

男人大笑:“你有这个本事?来!”

云青岑没有花更多的戾气去填补自己断掉的那条腿,他把所有力量汇聚在指尖,就在他的手要探向男人胸口的时候,一个巨大的身影挡在了云青岑面前。

——是韩楠。

云青岑愣了一秒,就是这一秒,韩楠冲进了男人的怀里。

她现在就像一头蛮牛,既不畏惧,也不会停下,她抓住男人了男人的胳膊,然后张开嘴,狠狠咬了下去。

男人却发出一声轻笑,他的指尖在韩楠身上轻轻一点,韩楠的半截身体就化为飞灰。

但他小看了韩楠,韩楠忍着魂魄被撕裂的疼痛,依旧咬了下去。

她活着的时候被人欺凌,没人救她,没人挡在她面前,现在轮到她挡在别人面前了。

即便她护在身后的人跟她并没有感情,但她就是想这么做!

她的仇人现在都五六十了,在她的数年如一日的折磨下,他们都疯了,他们的孩子也都只觉得他们烦。

就算现在烟消云散,她也什么都不怕!

韩楠就用这同归于尽的一招,咬下了男人的一只胳膊。

云青岑在她咬下去的那一秒,就抓住了她还没散的身体,然后把她丢到了身后。

他背对着她:“吃下去。”

“不想魂飞魄散,就吃下去。”

韩楠恢复了理智,她把男人的胳膊吞了下去。

然后她的身体迅速复原。

男人笑了笑:“没想到一个小姑娘都比你有胆色。”

云青岑冷着脸:“不用激我。”

男人:“继续。”

云青岑忽然消失了。

男人愣了愣,然后笑起来:“用这种方法?我是你祖宗!”

男人也消失在原地,只有两团雾气纠缠在一起,互相争夺,互相侵占。

这样一来,韩楠就无法再掺和进去了,她看向聚在旁边却不敢动弹的厉鬼,她理解她们,这样的强者之争,她们没法插手,一旦过去,就会像最开始灰飞烟灭的那群厉鬼一样,但这不妨碍她鄙视她们。

她们得到了云青岑给的好处,虽然一开始是被抓来的,但被抓来的时候,云青岑也问了她们,愿不愿意为他做事。

那些回答愿意的才会被留下来,那些不愿意的云青岑也不为难,就让她们离开,还会送她们一缕黑烟当离别礼物。

可这些得到的好处,现在竟然都一动不动。

难道她们不知道这一次过来可能会魂飞魄散吗?!她们当然知道!

韩楠憎恨这些人,就像她憎恨曾经的自己。

为什么不反抗?!因为怕死!可她没反抗,却还是死了,还在死前被一颗颗敲掉了牙齿。

她靠不了任何人,只能靠自己。

韩楠看着那团颜色更黑的雾气,她喊道:“老大!我来帮你!”

韩楠对杨三娘说:“折断我的头。”

杨三娘吓了一跳:“我、我……”

韩楠看着她,杨三娘条件反射,她头发伸向韩楠,折断了韩楠的头,然后韩楠说:“我把的身体扔给老大。”

韩楠还不能像杨三娘一样自如的运用自己的头发。

杨三娘果然听韩楠的话,把韩楠的身体扔向了黑雾中,黑雾迅速吞噬了韩楠的身体,又变了庞大了一些。

旁边的厉鬼们已经想跑了。

她们也确实跑了。

失去身体对她们来说就等于要花上百年的时间去修复。

无论是魂飞魄散,还是再花上百年时间去修复身体,她们都不想选。

倒是妻鬼和夫鬼没走,妻鬼干净利落的折断了丈夫的头,再拜托杨三娘折断她自己的。

杨三娘觉得自己从未如此有用过。

韩楠看向那些逃走的厉鬼,冷笑了一声:“她们以为老大会让人轻易背叛他。”

“等老大赢了……”

但她也只是嘴上这么说,她自己心里也没有底。

杨三娘也想跑,但她跑过一次,不敢再跑第二次。

她们就这么看着,直到天快破晓,山间雾气起来,才终于分出了胜负。

云青岑和男人和纠葛的雾气渐渐散开,韩楠和杨三娘死了这么多年早就没有呼吸了,但她们还是不由屏住了呼吸,看向院子中间。

等最后的遮挡散去,她们才看到了最终的胜利者。

云青岑站在院子中间,他抬起头,漆黑的双目平静无波。

他身上的那条黑色在清晨的光线下流光溢彩,黑色的鳞片在这一刻冰冷锐利。

云青岑低头看着自己的手,餍足的眯起了眼睛。

好在他坚持到了刀伤起作用。

好在韩楠把她的身体给了他——她的身体里有男人的一只胳膊。

云青岑转过头,看着韩楠和杨三娘。

他轻声问:“她们呢?”

他的声音跟之前大不一样。

如果说之前他说话时的语气还像个人。

现在则是一点人气都没有了。

他站在那,但在杨三娘和韩楠眼里,他已经脱胎换骨。

戾气内敛,邪恶又冰冷。

云青岑抬起头,他看着初升太阳,舒展着身体。

他不比再用云青的身体了。

他可以幻化出真正的,属于他自己的身体。

上一章:第80章 下一章:第82章
热门: 太初 失格情人 染上你的信息素 地球上线(地球上线原著小说) 我是妖怪请来的救兵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学霸每天都想要官宣 原来我才是反派[穿书] 她的山,她的海 夺妻:蚀骨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