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上一章:第79章 下一章:第8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好在这房子够大, 夫妻鬼带着恶童住在客房里,鬼是不必休息和睡觉的,但是毕竟当了几十年的人, 只要他们愿意,还是能躺在床上假装睡觉。

比起妻鬼和恶童,夫鬼显然更可怜,被妻鬼拎走的时候,还用求助的眼神看着云青岑, 好像云青岑这个大恶人是他的救命稻草。

云青岑则回了自己的房间, 把周旭尧给他几个地址记了下来。

他从来都不是个信命的人, 哪怕“上帝”规划好了他的一生, 他也不会按照那条既定的道路走。

即便他要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 他也不会低头, 他的骄傲也不允许他低头。

现在能限制他的地府,他就要让地府再也无法左右他。

对云青岑来说,书里的世界和“上帝”的世界没有区别, 人只要活着,就会被无数规则束缚,而他无论在哪儿,都不会被规则左右。

记下这些地址之后,云青岑就要开始做准备了。

他并不过分高估自己,现在的他是强大的,但也要看跟谁比,跟那些从无间地狱逃出来的恶鬼相比,他并没有什么优势。

既然如此, 他就要培养自己的势力, 用“人”海战术。

缜密的打算能让他更加安全。

第二天夫妻鬼就被他派了出去, 他们两口子要去抓厉鬼,厉鬼都能为他所用。

至于恶童……

“我都说了我不会带孩子。”云青岑的手机开着外放,一边抱怨一边给恶童兑奶粉。

恶童就站在旁边咬着手指看着,黑猫伸着爪子去勾恶童的裤子,它对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孩子很有兴趣。

周旭尧在电话里笑着说:“体验一下奶爸的生活不也挺好吗?”

云青岑没好气地说:“要是你生的我肯定不说这话。”

周旭尧:“……有点困难。”

云青岑:“世上无难事,只要你愿意,我能塞个阴胎到你的肚子里。”

周旭尧连忙求饶:“放过我吧,我要是真生个阴胎,它该叫我爸还是妈呢?”

云青岑已经把奶嘴粗暴的塞进了恶童的嘴里,恶童不用云青岑吩咐,自己抱着奶瓶砸吧起来,恶童看起来只有四五岁,即便是活人也该是早该断奶的年纪,但他死了这么久,邪僧即便供养他,也不会给他喝奶,所以抱着奶瓶恶童就不松手了。

“当然是叫你妈。”云青岑早有定论,“生孩子的就是妈妈。”

周旭尧笑道:“只要你愿意当孩子爸,那也行。”

云青岑哼道:“你想得美。”

周旭尧笑个不停:“他喝奶了吗?”

云青岑:“喝了,快喝完了,邪僧养他还真不是白养,也不知道用了什么禁术,他手里有个红袋子,太阳落山之后,袋子里就会出现十几枚金币,都是足金。”

一天十几枚看起来很少,但这十几枚换成人民币至少值几万,一天几万,对多数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按照平均薪资来说,几万已经是大多数人的年薪。

云青岑并非不食人间烟火,何不食肉糜的人,他当鬼的时候见识过各式各样的人。

困于生活环境,高中没毕业就出去打工的不在少数,每天闷头干活,没有时间思考人生充实自己,受教育程度低,被周边的环境洗脑,然后就这么辛苦的度过一生,还要被生来就站在高处的嘲讽是他们不够努力。

恶童喝完一瓶奶,小心翼翼地拿着奶瓶,站到云青岑的身后,伸出手臂,举着奶瓶,似乎在说——再来一瓶。

“还挺能喝。”云青岑“啧”了一声,又给恶童兑了一瓶。

恶童抱着奶瓶,跑到角落里喝起来,很快又再次喝完了,云青岑实在没有耐心一直给他兑奶粉,就把一罐奶粉都给了他,恶童用勺子吃奶粉,吃得也挺快乐。

至于恶童的那个袋子,云青岑又把它还给了恶童。

他拿着也没用,恶童就又把袋子吞了回去,可想而知,等他再次拿出来的时候肯定又是满袋子的黏液。

恶童大约是知道云青岑现在是他的“老板”,就一直想为云青岑做点什么,他已经被“奴役”了,不做点什么他都不习惯。

所以云青岑每个月月底都能收到一堆金币,把金币给他的时候,恶童还会一脸讨好地看着云青岑。

夫妻鬼给云青岑抓来了不少厉鬼,这其中有个鬼中奇葩,见到云青岑第一面,就表示要跟云青岑一起征服世界,她已经准备好跟云青岑一起当反派了,并且还准备给他们起个“组合名”,大概就像晓组织或者黑衣人那种。

并且她还自告奋勇,要跟其她几个比较强的组成一个小组合,作为云青岑手里最厉害的杀器。

这姑娘显然是还没过中二期。

但她又却是很厉害,妻鬼能把她带回来,也不是因为妻鬼打得过她,而是搔到了这个中二少女的痒处,告诉她自己是一个大人物的手下。

姑娘就跟着过来了,见到云青岑以后惊为天人。

她就是很单纯的认为,反派头头就应该有盛世美颜。

既然云青岑这么强,又这么好看,认他当老大不亏。

“老大,我们是不是该干一票大的?”这姑娘坐在柜子里,手里还把玩着杨三娘的头,杨三娘敢怒不敢言,唯恐女孩薅她的头发,她没了四肢,头发给她来说就是武器和手脚。

女孩名叫韩楠,面容姣好,细眉丹凤眼,小鼻子小嘴,古典美人的长相。

因为一双丹凤眼,看起来还很聪明,云青岑没有给她自己的血,而是给了她一片鳞片。

这是杨三娘之前才有的待遇,但杨三娘太弱了,就算吃了鳞片,也只是从怨鬼变成了厉鬼。

但韩楠不一样,得到了鳞片之后,她身上的怨气和戾气瞬间暴涨,别说普通恶鬼,就算地府拍了鬼差来,她应该也能全身而退。

并且她自诩为云青岑手下的第一打手。

云青岑坐在沙发上吃冰淇淋:“你想做什么大事?”

韩楠兴奋地抓紧了杨三娘的头发,面容有些扭曲地说:“我们是坏人,那就应该去对付好人。”

云青岑一直觉得自己三观不正,但认识韩楠之后他才发现,自己三观简直正得不能再正了——他就不讨厌好人。

“那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是好人?”云青岑吃完一个冰淇淋又去冰箱拿了一个,还扔了一个给韩楠,又拿了一个奶味的给恶童。

韩楠:“……”

云青岑笑道:“世上的多数人,既不好又不坏,普通平庸,会为了利益做坏事,但不触及自己利益的时候,他们也可以用同情心。”

韩楠有些颓丧:“就没有正义联盟吗?”

云青岑没忍住笑出声:“你可真是个活宝。”

韩楠也听出云青岑是在损她,但她一点都不生气,她托着下巴说:“总要给自己找点事做,天天抓厉鬼,我抓得都想吐了。”

因为厉鬼都是女鬼,所以云青岑现在身边的鬼,除了夫鬼以外,都是女的。

活脱脱的娘子军,并且这群娘子军战斗力强大。

这段时间云青岑都没有去管公司的事,现在公司勉强算是走上了正轨——不亏损了,因为设计师改了木偶的造型,很多即便不许愿的人也因为丑萌去买,加上还有网红买,倒是带起了一股拿木偶当装饰品的风潮。

还有了很多二次创作。

因为这个,所以网上把云青岑扒出来了。

本来这事就没有刻意隐瞒,但因为最开始很多买家都是冲着苏铭买的,等他们发现公司老板是云青岑,一个个都吃了一惊。

“老板是云青……我傻了,云青和苏铭一起开公司,真的好迷幻。”

“我怀疑之前就是一场炒作。”

“说炒作的能不能动动脑子,苏铭拍戏不比卖这玩意挣得多?而且明星开店的那么多,混娱乐圈和开店根本不冲突。”

“就是,我要是苏铭,我就开服装店,火锅店,卖什么工艺品,还卖的这么便宜。”

“话说有人买过这个木偶吗?我朋友买了,她说她买来是用来许愿的,她就许愿她爸妈能在她过生日的那个月多给她拿五百的生活费,没想到刚许完第二天,她爸妈就给她多转了五百。”

“我买了!我许的愿是能瘦十斤,结果没用,我不信邪,就又买了一个,这次许愿瘦五斤,这期间我也没刻意节食运动,但还真的瘦了五斤,一个多的小数点都没有。”

“我发现能实现的愿望都是比较容易的。”

“瘦五斤也很牛皮了好不好!你们这些再吃不长肉的不懂我们的心情!五斤啊!那可是整整五斤!”

“我之前每天出去慢跑,一跑就是半个多一个小时,一个月也就瘦了两斤,半年才瘦了五斤,节食不可取,但我们这些上班族也没什么时间去健身房。”

“我被说动了,我也要去买一个,又不贵,别说五斤,瘦三斤我就高兴了。”

“我倒不是嫌自己重,体重重一点没啥……但别人都是肌肉,我是肥肉,一摸感觉就是一把肥油,哭了。”

因为网红的原因和“减肥利器”,木偶的销量又好了不少。

人们虽然经过交流,都发现用了木偶之后要倒霉一周,但这个代价他们都付得起,又不是缺胳膊短腿,也不会丢命生大病,不连累家人,就是倒点霉,一周时间,忍一忍就好了。

这让云青岑身上的黑蟒又大了一点,但还是不够。

越往后,喂养黑蟒的养料就需要更多,凭现在的速度,想让黑蟒爬满云青岑的全身,至少需要一千年。

而云青岑的耐心等不了那么久,他想要什么都要尽快。

就在云青岑还在做准备的时候,张茹上门了。

她问了云青岑之后,就登门拜访。

“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带了这些过来。”她把礼品袋递给云青岑,然后才笑着说,“托你的福,我的日子现在好多了。”

李展鹏现在已经瘫了,瘫了之后他反而不敢离婚了,大约是遭了罪,他担心情人是看中他的财产,虽然他已经不爱张茹,甚至看不起张茹,但他心里清楚,张茹不会背叛他。

现在他精力不够,公司需要签字的文件都是张茹整理给他的。

他在张茹的诱导下签了股权转让书,并且还签了离婚协议,现在张茹已经正式搬出了以前的家,无论李展鹏如何大发雷霆,她都没有多看李展鹏一眼。

至于李磊,张茹也没有带在身边,她像放弃自己的婚姻一样,也放弃了自己的这个儿子。

李磊不是坏——他不是要害张茹,他只是永远不会为她考虑,因为她是个没用的妈妈,她不能让他觉得骄傲,所以他才更崇拜强大的爸爸,甚至因此觉得,爸爸做错了事,妈妈就应该无条件原谅,爸爸不嫌弃她没用,她就应该感恩戴德了。

“不用谢我。”云青岑去给张茹倒了一杯茶,“是你自己做了选择,我也拿到了我想要的东西。”

张茹支持冲他笑,她现在已经不再自怜自艾,反而有一种冷酷的自信,她说:“我有个朋友……”

云青岑笑道:“给我介绍生意来了?”

张茹点点头:“他也愿意拿出跟我一样的报酬。”

云青岑挑了挑眉,他有兴趣了。

“怎么说?”云青岑的声音都温柔了很多。

张茹:“他的爸妈在五年前自杀了,他爸妈被骗,给一个朋友做了担保,结果朋友跑路了,他爸妈背上了巨额欠债。”

“家里的所有财产都被抵押了。”张茹叹了口气,“他现在一边读大学一边照顾年迈的爷爷奶奶,之前是贷款读的大学,为了生活费,他没课的时候要么去打工,要么去给人家答道,他人很踏实。”

“我带他去了几次商业聚会,他认出了那个当年跑路的人,那人发了一笔财,换了身份,现在又回来了。”

云青岑忽然压低声音,暧昧地问:“真的是你的朋友吗?”

张茹的脸有些红,云青岑并没有拿走她爱人的能力,她依旧可以焕发青春,比起之前,张茹现在精神好得多,眼角眉梢都带着春意,她有些不好意思,轻咳了一声说:“我是在健身房遇到他的,他在健身房打工,整理里面的东西,打扫卫生。”

“后来我跟他就……”张茹有些说不下去了,她小声问,“他比我小接近二十岁。”

云青岑没意见:“你的私人生活,我没意见。”

张茹松了口气,她又说:“除了两魄以外,我能再拿五百万出来。”

张茹:“不是我小气,我手里的股权还没卖出去,现在还在跟董事会的谈价格,太急的话卖不出好价钱,我可以等卖出去之后再补五百万。”

她真诚地看着云青岑。

云青岑也正愁自己现在的筹码不够,厉鬼并不多,现在他的“娘子军”也只有一百二十三只厉鬼。

但他的倚仗并不是她们,而是他自己的能力。

她们加在一起,能给他争取两分钟时间就不错了。

活人的魂魄对他来说才是大补。

但云青岑没有一口答应下来,而是很体贴地问:“你为他付出这么多,就不怕他背叛你?”

张茹很冷静地说:“这一千万是我愿意给他出的最高价钱,我不傻,现在他什么都要依靠我,他爷爷奶奶住的房子是我的,他读的大学又不怎么好,而且我马上就要把股份卖出去,我也不会跟他结婚,如果有一天我不爱他了,我会直接跟他分手了。”

张茹微笑道:“只要扯上钱和利益,任何感情都不牢固。”

云青岑:“你想通了这点就好,找个时间带他来见我吧。”

张茹看云青岑答应了就松了口气:“他就在楼下,现在就能让他上来,你方便吗?”

云青岑靠在沙发上,手里捧着一杯茶:“让他上来吧。”

张茹喜形于色,连忙拿出手机给等在楼下的小情人打了个电话。

张茹的小情人二十一,还在读大三,长得倒是很成熟,不是小奶狗而是小娘狗,他的脸型介于国字脸和甲字脸的中间,棱角分明,看起来有种超乎年龄的稳重,穿着一身运动服,他还背着一个运动包,走进云青岑家门的时候,他一直低着头。

张茹对他说:“小兆,过来吧。”

小情人叫孟兆,他准备的很齐全,把能找到的证据全部带了过来。

面对云青岑的时候,他表现的不卑不亢,认真而严谨,云青岑的所有问题他都对答如流,可想而知他在自己心里打了多少次腹稿。

“我以前就一直盼着上法庭。”孟兆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我等着法官问我,然后给寇雄判刑。”

后来他才知道,寇雄换了身份,虽然名字还叫寇雄,但证件号和过往通通都变了,他成了企业家,人模狗样,他的这些证据上了法庭肯定没法给寇雄判刑——更何况担保文件是他爸妈作为自然人签的,没人逼迫他们。

他们是被骗了,但他们是成年人了,除了亲朋好友愤慨之外,外人并不会可怜他们。

既然人间的法律给不了他公道,他宁愿向魔鬼献出自己的灵魂,只求仇人能得到应得的惩罚。

云青岑看完孟兆给的证据,心里有数之后才问:“你知道你会付出什么吗?”

孟兆:“我知道。”

他很坚决地说:“我觉得像赵姐一样没什么不好的,她现在很好,坚强、自信,不会因为外界评价改变自己,我想变成和她一样的人。”

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云青岑笑道:“好,我可是要提前拿报酬的。”

孟兆点点头,然后闭上了眼睛,如同祭品献祭一样,张茹给他形容过被云青岑拿走两魄时的感觉。

但是等云青岑真的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明明云青岑不比他高,他却还是感受到了一股极强的压迫感,好像他成了一只兔子,正被猎食者盯着,后背发凉,全身汗毛倒竖。

云青岑走到了他身后,一只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孟兆头皮发麻,全身的细胞似乎都在大喊:“逃!”

但孟兆强迫自己坐在原地,他不能走,他这时候逃了,就再也没有给父母讨回公道的机会了。

害他们全家的仇人现在还好好的,发了财,有车有房,吸了他们家的血,却过得这么好,而他们家家破人亡,这仇不能报。

孟兆双眼通红,他咬紧了唇,直到黑暗将他包裹。

他觉得他身后站的不是人,而是一个庞大的怪物,但这怪物能帮他,所以他心甘情愿献出魂魄。

云青岑闭着眼睛,微微仰着头,眼角微红,他舒服的发出一声喟叹,舌尖舔过嘴角。

果然吃了那么多“东西”,还是活人的七魄最美味,带给他的好处最多。

“一个月之内。”云青岑给了期限。

张茹和孟兆一起对他鞠了一躬才离开。

等他们离开之后,云青岑才看了眼张茹送给他的礼物,张茹送的都是玉石,估计是觉得她之前送的羊脂玉云青岑很喜欢,所以送礼物也都送这一类的,云青岑还从里面找到了一个翡翠配饰。

“我可以去吗?”韩楠忽然飘出来,她换上了一件云青岑送给她的白色连衣裙,如果不看苍白的脸色,她就是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孩,根本看不出是厉鬼。

云青岑微笑着问:“你想去吗?”

韩楠露出一个阴狠的笑容:“我都快闲出问题了,更何况这种小事,怎么能让老大亲自出马。”

她还加了句:“不够神秘。”

云青岑又被逗笑了,韩楠对他来说真的是个活宝,有她在,他的笑容都多了不少,他说:“那你就去吧,就像我刚刚对他们说的,事情要在一个月内解决。”

韩楠露出尖牙:“您就放心吧,救人我不行,害人我可厉害了。”

云青岑没当真,她要是真的会害人,也就不会年纪这么轻就早逝了。

韩楠一直没有告诉云青岑自己的死因,但对云青岑来说,鬼在他面前是没有秘密的,韩楠死于奸杀,她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被几个男同学抓到了阴暗的小巷子侮辱了,其中一个担心她之后去告他们,就一不做二不休,让她永远开不了口。

为了不被追究,他们在她还活着的时候敲掉了她的牙齿,勒死了她,然后把她装进行李箱里,打车去了深山,他们先把她埋了,然后放假再把她挖出来,确认了周围没人之后,他们点了一把火,把她烧了。

然后把烧焦的尸体肢解,埋到了不同的地方,这些地方都荒无人烟,每一个坑都挖了五米深。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韩楠的家人报了失踪,但找不到尸体就不能立案。

那个时候不像现在,还没有几个监控摄像头,就算有,画面也非常模糊,连分男女都很困难。

至于犯人为什么要敲掉牙齿,应该是美剧看多了?以为国内也跟美剧里一样,每个人在牙医那都有记录?

但他们成功了,逃过了法律制裁,但就算他们被抓住了,这么多人估计也只有主犯会被判死刑,还可能是死缓。

如果主犯家里愿意拿钱,韩楠的父母写下原谅书,他甚至坐不了多少年牢。

韩楠就成了孤魂野鬼,她最开始是没有牙的,强大了一些之后,她才给自己弄了一口牙,但都是尖牙。

她现在还在纠缠那些杀人犯,主犯已经疯了,从犯在她的纠缠下也跟疯了没两样,她怨气冲天,要把他们折磨到死。

上一章:第79章 下一章:第81章
热门: 吐槽系黄金之王 公子每晚都穿越 港黑头号负心汉 假如chuya没有成为羊之王 穿成男主的夫子后 守你百岁无忧(快穿) 身份号019 我是妖怪请来的救兵 当Alpha被同类标记后[电竞] 山村一亩三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