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上一章:第78章 下一章:第8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云青岑直接带着夫妻鬼回了家, 周旭尧只把他送到了楼下,而云青岑也没有请周旭尧上去坐一坐,不过周旭尧也没想过在这个时间上楼, 他想的没有那么美。

跟夫妻鬼一起和云青岑回家的,还有木牌里的恶童。

木牌上刻着一个小孩的人像, 刻得并不怎么细致, 但是正因为粗糙,所以一看就知道是人工刻的, 一进家门,云青岑就把恶童从木牌里逼了出来。

恶童死的时候年纪不大, 他只穿着一条短裤, 样子有点像咒怨里的俊雄, 惨白的皮肤和开裂发白的嘴唇, 全身像是被白色油漆上过一次色, 但他的年纪显然比俊雄更小, 他的脑袋很大,肚皮凸起, 但四肢细痩。

他几乎是瞬间站在夫鬼和妻鬼的中间, 大约是年纪太小, 他更亲近妻鬼,即便妻鬼现在像个怪物,而不是一个女人, 但他在云青岑的注视下颤抖着伸出手, 抓住了妻鬼的衣摆。

妻鬼似乎也挺喜欢这个孩子, 她伸出爪子, 让恶童抓住自己的一根手指。

倒是夫鬼在旁边吓得瞪大了眼睛, 嘴里一个劲在念叨:“鬼、鬼……”

妻鬼拍了丈夫一巴掌, 她生前是个什么样的人云青岑不知道,但现在她倒是挺凶的,她怒骂丈夫,尖叫道:“你这个胆小鬼!”

夫鬼似乎被这三个字刺激到了,他忽然蹲到了地上,捂着脸哭了起来,妻鬼则一直用脚在踹他,她似乎回忆起了些什么,嘴里一边在骂:“你为什么不反抗?!我抱住他了!我抱住他了!!”

夫鬼呜咽着,不敢说话,也不愿意说话。

妻鬼把丈夫抓起来,狠狠扇了几巴掌,夫鬼被妻鬼抓到空中,双脚离地,虽然鬼不会有缺氧造成的窒息感,但这种完全被掌控在别人手里的感觉,让夫鬼紧紧抓住妻子的手腕。

恶童倒是一直乖乖地站在妻鬼旁边,妻鬼把手抽回去之后,恶童就躲到了妻鬼身后。

云青岑则没有管他们,而是自己先去冲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睡衣,等他再次走到客厅,夫妻鬼和恶童竟然开始其乐融融的相处了,妻鬼让夫鬼抱着恶童,她看着这一幕,对夫鬼说:“本来我也可以有个孩子的。”

夫鬼吓得又开始哭。

在他眼里,眼前这个怪物不是他的妻子,他害怕,却又逃不了。

云青岑坐到餐厅的椅子上,他的手指在餐桌上敲了敲,这声音很小,但仅仅是一个声音,夫妻鬼和恶童立马安静了下来。

室内开着灯,这让三只鬼看起来更惨白恐怖。

恶童很难沟通,他死的时候大约四五岁,会说话,但只会泰语,他只凭本能依靠着妻鬼,即便被夫鬼抱着,他还是一直对妻鬼伸着手。

他摊开手掌,空气中似乎有一把隐形刀,慢慢割开了他的皮肤,黑色的血液从手掌滴落,云青岑控制着量,三滴之后伤口自动愈合,然后这三滴未落地的血液就飘到了三只鬼的面前。

妻鬼毫不犹豫的一口吞进去,刚吞进去两秒,她的身体庞大了一倍。

原本比她更高大的夫鬼在她旁边被衬成了一个小矮子,夫鬼看了眼身边的“怪物”,又看着面前的那滴血,他眼睛有些红,一咬牙一跺脚,他也把这滴血吞了进去。

只是夫鬼没有任何变化——他还是那个懦弱瘦弱的鬼。

至于恶童,他也把血咽进了肚子里,只是肚子变得更大了,四肢也变得更加细痩,好像一个西瓜上插了四根筷子,滑稽的同时有种说不出的恐怖。

他的肚皮鼓得太大,皮肤上满是青色的裂纹,好像下一秒他的肚子就会爆开。

这滴血更让他们更强大,同时也能让他们永远在云青岑的掌控下,只要云青岑起一个念头,他们就能瞬间灰飞烟灭。

恶童看着云青岑,他大约知道云青岑是自己的“新老板”,并且很社会的走到云青岑面前投诚,他把手放进了自己的嘴里,把半条手臂都塞了进去,然后一直在肚子里掏东西,掏了很久,他从里面抓住了一个红色的袋子。

袋子上全是粘液,他转头看了眼妻鬼,然后在妻鬼的注视下走到了云青岑面前,把红色的袋子递给了云青岑。

云青岑没接——虽然知道恶童没有口水,但看袋子满是粘液的样子,他是绝对不会接的,哪怕里面放的是金丹,吃完就能飞升成仙。

恶童嘟囔了两句,但都是泰语,云青岑听不懂。

大约是恶童自己也察觉到了语言不通这一点,他枯树一样的手拉开袋子,袋子里的东西就落到了地上,里面全是金币,数量不多,大概十几枚。

但恶童指了指外面的月亮,似乎是在对云青岑说,明天这个时候,袋子里还能再倒出同样数量的金币。

云青岑虽然嫌弃红袋子,但对恶童的“老实”很满意,于是他对恶童勾了勾手指,让恶童走到他面前来,对听话的“孩子”,云青岑就像一个家长,总是很宽容的。

他揉了揉恶童的头发,微笑着说:“乖孩子,只要你一直听话,我会送你去投胎的。”

古曼童,只要积累了功德,就能去投胎,但至于去哪儿投胎就不一定了。

恶童裂开惨白的嘴,对云青岑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

云青岑也知道了恶童的死因,恶童的母亲未婚先孕,家里人为了不让这件事传出去,瞒了下来,等恶童出生,家里人就把他养在了地下室。

直到搬家——他是被饿死的,死前只能不停喝水,灌大了肚子,死后他的家人后悔了,担心他的怨灵纠缠,就把他的尸体交给了高僧,希望高僧能让他去投胎。

可惜高僧是个邪僧,把这孩子做成了恶童,帮他聚财。

云青岑也没有把恶童当做真正的孩子——这只恶童不知道存在在这个世上多少年,说不定按照“活”过的年岁,他的年纪能比云青岑更大。

鬼只维持咽气时那一秒的样子,除了恶鬼和厉鬼会有外貌的变化外,普通鬼魂死的时候什么样,当鬼的时候就是什么样。

云青岑还记得自己刚刚成为鬼时候的样子,不着寸缕,头发和身上都是湿漉漉的,嘴唇没有血色,皮肤惨败,手上有一道伤口,皮开肉绽,直到他下葬后,郑少巍他们把他平时穿的衣服烧给了他,他才有衣服穿。

但那个时候他并不觉得不穿衣服有什么羞耻的,即便多数鬼还有做人时保留下的羞耻心,可云青岑没有,他那时只想着怎么强大起来。

他不愿意躲着恶鬼和厉鬼走,也不愿意总是担心鬼差会把他带到地府去。

他更不愿意的是投胎转世,他死的那一刻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真相,知道这个世界只是一本书里的内容,他是这本书的灵魂人物,也是作者手里的一个傀儡,这对云青岑来说才是彻底的侮辱。

他的存在和人生以及价值都被否定了,他不过是一个推动剧情发展的工具人,所有人都按照“上帝”的思路在走,他花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笼络的人,在他死后,就轻而易举的琵琶别抱。

主角不必像他一样去了解每个人的过去,他们的缺陷,给予他们补偿。

作为“上帝”的亲生孩子,主角更像个普通人,他有一切正常人都会有的缺点和优点,他被塑造的更正常,更有血有肉。

而他呢?他只是个符号,一个在故事中形象扁平的人,他的爱慕者们在里面爱慕的只是他伪装出来的天真善良,真诚可爱,主角出先之后,他们又迅速发现了主角的可爱之处。

在故事的最后,云青岑的自私和旺盛的表演欲被摊开来,人们纷纷看清了他的“真面目”,他在故事中的落幕堪称可笑。

人们发现了他遗物中的日记,日记里清楚的记录着他所有阴暗的心思。

他接近郑少巍是因为那时候他父母双亡,就算继续读书,也只能读最普通的学校,只有靠郑少巍,他才能继续读私立贵族学校,只有靠郑少巍,他才能再次跻身上层阶级。

他接近每一个人,都是为了从对方手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并且在日记里辱骂诋毁这些被他利用的人,他骂他们没有脑子,又自得于自己的手段。

然后那些曾经被他玩得团团转的人,终于知道他真实的面貌,在他的衬托下,主角的真善美被无限放大,他成了这个故事里最大的,也是唯一的反派。

最开始,他是所有人的美梦,到了最后,他是噩梦之始。

他甚至能想到读者看到最后,看到他的真面目被暴露在阳光下的时候会有多么高兴——即便他已经死了,他也依旧是主角的竞争者,只要还有人爱他,主角就只是一个劣质的仿冒品。

所以他们要剥下他的皮,露出他皮下的血肉,才能让主角得到主角该享受的荣光和爱。

然而他自己知道,他是活着的,至少在这个故事里,他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过去。

“上帝”让所有人背叛他,他就要让所有人重新跪倒在他脚下。

“上帝”让主角什么都不做就能拥有一切,他就要让主角为他干一辈子活,永远活在他的阴影下。

他无法脱离这个故事,但他可以把这个原本属于别人的故事,变成他自己的。

上一章:第78章 下一章:第80章
热门: 不朽神王 都市大仙君 我靠,被潜了 我欲天下 合笼蛊 原来我才是反派[穿书] 老千2:盗亦有道 荒原闲农 帽子和绷带 权力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