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上一章:第77章 下一章:第7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秦毅这次不是忽然想到来找云青岑, 而是有事跟云青岑商量,吃过饭之后秦毅就跟云青岑坐到了车上,在这个相对私密的空间里, 秦毅拿出了一个天鹅绒的盒子,这盒子里装的东西还挺有分量, 云青岑拿在手上颠了颠, 恐怕有四五斤。

“这是我托人从海地找来的。”秦毅看着云青岑,他的目光满怀关心, “我不清楚你是怎么死而复生的,这是伏都教一位祭司亲手做的木偶。”

明明是纯木制的木偶, 但重量却堪比重金属, 这也是秦毅派人花大价钱去买的原因, 反常即有妖, 他不知道云青岑死而复生的原理, 但并不妨碍他想让云青岑长久的活下去。

云青岑倒是在很多电视剧里得知过伏都教, 也就是海地巫毒教,最出名的就是还魂尸。

云青岑笑道:“你以为我是丧尸?还是僵尸?”

但是秦毅难得没有笑:“无论你是什么, 我都不能再眼睁睁看着你离开。”

云青岑收下了这个娃娃, 倒不是因为他真的觉得这玩意有用, 而且这玩意很有趣,新奇。

他知道泰国还有古曼童,幸好秦毅没给他领个孩子回来, 他正要感叹, 就看见秦毅又拿出了一样东西。

“这是泰国的……”秦毅话还没有落音, 就看见云青岑一脸嫌弃的看着他。

秦毅被云青岑的表情逗笑了:“说不定有用呢?”

云青岑:“我记得你是无神论者。”

秦毅笑道:“我是唯心主义者。”

行吧, 云青岑又拿起来秦毅递给他的一个牌子——有点像佛牌, 但明显不是。

“高僧会把孩子的灵魂放进牌或雕塑里。”秦毅解释道, “许愿之后就要还愿,平时还要供给他小孩喜欢的东西。”

云青岑原本以为这些东西都是骗人的,哪儿来那么高僧,又哪来那么多孩童魂魄,三岁以内的孩子灵魂不全,死后魂魄不需要鬼差牵引就能自己回到地府,等下一轮投胎,三岁以上的孩子,按现在的医学技术来说,早夭的是少数。

但等他真的把这个木牌拿到手才发觉,这木牌里确实有个幼小又阴暗的魂魄,正藏匿在里面,怨气冲天。

秦毅倒是买到了真的,可惜是害人用的。

正常的高僧都是把早夭的孩子魂魄放进去,供养孩子的人给孩子积累功德,让这些孩子早日去投胎,算是积福。

但也有一些人想靠这些孩子发偏财,自然就要请惨死的魂魄,但这种恶童一不小心就会反噬供养他的人,并且胃口和欲望无限增大。

“还有吗?”云青岑问秦毅。

秦毅愣了愣,然后说:“原本我还让人去找……”

云青岑打断他:“好了,知道了,我会回去好好研究的。”

新鲜的没玩过的东西总是更有意思。

云青岑把玩着木牌,也不见多少尊重,秦毅还是阻止了一下:“我给他准备了一些玩具,你都带回去吧。”

云青岑笑道:“这还真是接了个孩子回家,这孩子是男是女?”

秦毅:“男孩。”

云青岑顿时没什么兴趣了。

在鬼里,女鬼才是最凶的,女鬼转化成厉鬼的多。

男鬼转成恶鬼的多,恶鬼对云青岑来说就是食物,厉鬼对云青岑来说还能当手下。

虽然填饱肚子很重要,但云青岑现在有很多事要做,厉鬼更有用,杨三娘虽然在他的“帮助”下成了厉鬼,但只剩一颗脑袋的厉鬼实在派不上什么用场,看来他真的要去招兵买马了。

手下越多,他能做的事也就越多。

他要地府管不了他,他要苏铭头上的“主角光环”完全破灭。

他要他在哪儿,他就是世界的中心。

这些大包小包的东西云青岑自然是不可能自己拿着走的,于是秦毅开车送他回家,帮忙把东西都拿上去之后云青岑让他坐着休息了一会儿,就又跟秦毅一起下了楼,云青岑还要去找周旭尧。

公司卖出的木偶虽然多,但是反馈给云青岑的气运却不多,回购的人比新买得多,但回购是不会效果的,一个人一年只能用一次。

云青岑虽然很想说这是积少成多,可持续性发展,但实际上是他要顾忌地府。

一想到这个,云青岑就目光阴鸷,他当鬼的时候尚且不在意地府,现在“活”了过来,反而要在意地府了。

无非是因为他当鬼的时候再厉害,也只是个恶鬼,做不了鬼王了。

云青岑捏紧了拳头。

连马哥都跟他透露过,真正有可能成为鬼王的恶鬼或厉鬼,还不等他们成气候,地府就会派黑白无常去捉拿。

虽说黑白无常在民间故事里也只是鬼差,但实际上他们在地府很有地位,他们不仅仅是鬼差,而是鬼神。

他们不仅缉拿鬼魂,还会赏善罚恶,是阎罗王、东岳大帝、城隍的部将,民间和地府公职都尊称他们为七爷、八爷。

没有恶鬼想被他们俩亲自缉拿。

被他们抓住的恶鬼不仅仅要见阎王,还要被关入地狱,最倒霉的就是关进无间地狱。

活人被关进小黑屋都坚持不了多久,更何况一关就是几百上千年,甚至永生永世的鬼了。

可黑白无常抓住的鬼,没有一个能逃脱的。

云青岑知道如果现在黑白无常来捉拿他,他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就算逃,也逃不了多远。

如果他无法强大到让地府都对他无可奈何,他就没有自由可言,永远被天道操纵。

云青岑拿着木牌,敲响了周旭尧家的房门。

跟其他人不一样,周旭尧住在一个老小区里,这房子甚至不是他买的,而是租的,周边虽然热闹,但卫生条件并不怎么样,邻居基本也都是租房住的年轻人,手里钱不够,好的小区租不起,这里虽然老了点,但好歹还有物业保安,勉强算安全。

不过保安也不怎么称职,原本需要刷卡才能进的大门,锁早就坏了,随便谁一推就能进。

甚至还有卖卤味的推着车进小区里叫卖。

云青岑进小区之后还听见路人聊起最近这个小区发生了三起命案。

其中一起死了三个人,男人听了闲话,认为小区里的一个男人跟他老婆偷情,他就拿着刀直接敲响了对方的房门,然后把小两口都杀了,接着自己跳了楼。

“好像是流言,我听住那栋楼的说,人家小夫妻关系好得很。”

“就是一些碎嘴的到处说,杀人那个的老婆都不知道这回事,我觉得那个杀人的可能是脑子短路了,就算这事是真的,那还有很多解决办法,偏偏要选杀人。”

“那些碎嘴子死了以后肯定要进拔舌地狱我跟你说,他们那舌头长了不如没长。”

云青岑上楼之前还专门环顾了一圈小区,确实有几栋楼飘着黑气,但因为活人多,阳气足,黑气被压制了下去,不仔细看都看不见。

周旭尧住在十二楼,工字型的设计,两梯十二户。

以前云青岑从没来过这样的小区,第一次来,但并不觉得有趣。

有些人还把垃圾丢在门口,估计好几天都忘了要带下去,已经有苍蝇和果蝇围着飞了,还有一股味在楼道里飘散,云青岑敲响了周旭尧的房门,周旭尧一开门,他就迫不及待的钻了进去。

周旭尧看云青岑的样子就知道云青岑在想什么,他笑道:“早知道你要来找我,我前几天肯定就搬家了。”

云青岑撇撇嘴:“你这儿环境真不怎么样。”

周旭尧:“地理位子好,交通方便,当时挑房子也没考虑其它的。”

“你带了个小鬼来?”周旭尧一眼就看了出来。

云青岑拿出木牌,扔给了周旭尧:“秦毅送的。”

周旭尧对秦毅的敌意没那么强——秦毅连赵鹤轩跟云青岑相处的时间都比不上,实在没什么可担心的,他打量这个木牌,嘴角扯了扯:“灵童?还是个恶灵。”

秦毅简直是……周旭尧觉得秦毅能有现在的事业,脑回路估计都跟正常人不一样。

送什么不好,固魂安神的东西那么多,哪怕是送安神香呢?都比送灵童强。

云青岑则是打量了一圈周旭尧的房子,装修的很简单,估计周旭尧自己也没费心装修过,但是很干净,估计知道云青岑要来的时候又临时打扫了一次,云青岑打量完一圈之后才坐到沙发上,对周旭尧说:“之前拜托你打探的事,有眉目了吗?”

“我派了几千阴兵去找,只找到几个类似的,还不能确定。”周旭尧去给云青岑倒了一杯泡好的茶。

茶叶的清香在屋子里飘散,云青岑这才觉得缓过来了,他端着茶杯说:“让它们把地址给我,我自己去跑一趟。”

被关在无间地狱里的恶鬼,只要他能吃一个,别说一个,哪怕是半个,他都能再上一个台阶。

身上的蛇“成长”的太慢了。

哪怕现在卖出了木偶,效果都不如云青岑想的那么好——他之前想的太美了,以为气运能源源不断,积少成多,但他那时候忘了地府的存在,忘了他还要顾忌天道,导致一个人一年只能用一次。

“我都记着的。”周旭尧去拿了个小册子出来。

云青岑翻了翻,里面记了八只恶鬼的所在之处,这八只恶鬼都是怨气惊人的鬼,周旭尧的阴兵一感觉到就退了回来,不敢单枪匹马的硬碰硬。

阴兵是兵,只有集结在一起才能发挥作用,分散之后单个的本事还比不上随便一只恶鬼,只能欺负欺负普通的鬼魂。

“对了,我来的时候听人说这个小区死了几个人?”云青岑抬头看周旭尧。

周旭尧点头:“今天三起命案。”

云青岑:“那些鬼呢?”

周旭尧:“有两个不愿意离开所住的单元楼,鬼差人手不够也没有来接引,另外三个,则是自己不去地府,躲过了鬼差的接引。”

云青岑笑道:“正好我过来了,晚上又有空,不如我们一起去看看,正好我也想要几个能帮我做事的,你有几千阴兵,我连帮忙做事的都没有。”

“这些阴兵是我师傅传给我的,要我们这一派的人才能指挥得动。”周旭尧急忙解释,“你要是想要阴兵,我能告诉你怎么练兵。”

他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我想送你,但送了你也不能用。

所以他不是小气,也不是不为云青岑考虑,纯粹是不行。

就算小气,也是他那一派的祖师爷小气,跟他没关系。

他怕云青岑误会他。

但云青岑根本就没有当回事——他的“兵”,肯定要他自己找,自己培养,他的独占欲和控制欲已经强到了这个程度,就算周旭尧把阴兵给他,他也不会要,更何况,只要有周旭尧在,那些阴兵就算不是他的,也跟是他的没有区别。

云青岑和周旭尧到了死了三个人的那栋楼。

刚进去就能感受到一阵阴风,阴风并不是鬼魂召来的,多数鬼魂还没那个本事能呼风唤雨,只是天道给凡人的一个预警罢了。

只是现在不信鬼神的多了,就算感觉到了阴风,也只会觉得凉快。

冬天倒是会觉得更冷。

死人的那套房子现在归户主的父母,但户主的父母不会搬进来住,卖也卖不出去,所以现在空置。

老小区没有监控,楼道里也没人,云青岑就直接开了锁,走了进去。

这是套婚房,小两口打拼不容易,虽然是老小区,但房价也不便宜,能在这里买这样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有个家,已经很不错了,装修的也很温馨,估计是为了将来有孩子,还有一面墙刷了黑板漆,可以用粉笔写写画画,房子已经被打扫干净了,看不到一点血迹。

只有云青岑和周旭尧能看到,这屋子有两只鬼,两只鬼都站在阳台上,维持着往下看的姿势。

估计杀人犯就是从那跳的楼。

女鬼身上有十几处刀口,男鬼的脖子被划开,皮肉绽开。

它们都还穿着死时的衣服,女鬼穿着睡衣,男鬼穿着一件衬衣和长裤。

云青岑和周旭尧朝阳台走去,这对夫妻鬼才终于在他们走到阳台的时候转头看过去。

见得鬼太多,云青岑和周旭尧都没有任何感觉,并不觉得恐怖,也没觉得可怜——

每年死于意外和谋杀的人太多了,对活人来说,听见有人死亡总要唏嘘一下,凡人总是逃不过死的,以己度人,甚至能想象到对方死时的恐惧和绝望。

但云青岑已经死过一次,周旭尧又是干这一行的。

这两只鬼死了才一个多月,估计还没有完全恢复生前的记忆,只是被生前的执念和恐惧影响着,日复一日站在阳台,看着杀人凶手落下去的跳下去的位子。

这栋楼楼下确实有一片污迹,颜色太深,已经看不出是血了。

凶手也还站在原地,凶恶的看着走过的路人。

不过这个凶手估计离魂飞魄散不远了。

夫妻鬼都看着云青岑,比起周旭尧这个活人,当然是一身戾气的云青岑更可怕,夫鬼可能是被吓得昏了头,忘了自己现在鬼,顺着阳台的栏杆往外爬,准备跳下去,妻鬼扯着夫鬼的衣摆,她不敢跳,那就绝不能让夫鬼一只鬼跑,夫妻本是同林鸟,一个跑不掉,另一个也别想逃。

妻鬼急得跺脚,死死地扯着丈夫。

云青岑被这一幕逗笑了,他朝妻鬼招招手:“过来。”

妻鬼长得不算漂亮,但也不丑,眼睛虽然小,鼻子还算挺,比她老公长得好。

看了眼马上就要跳下去的丈夫,又看了云青岑,妻鬼不情不愿,胆战心惊,期期艾艾地朝着云青岑走了过来,她一松手,她老公就飘下了楼。

嗯,估计能跟凶手大眼瞪小眼。

妻鬼站到云青岑面前,她虽然记不太清生前的事,但并不是个傻子,正常的思维能力还是有的,她甚至不敢看云青岑的眼睛,小声说:“我、我没害人,我是个好鬼……”

云青岑:“你是被牵连的,你不恨?”

妻鬼愣了愣,终于忍不住了,她脸上那层“皮”掉了下来,露出了一张真正属于她的脸。

青色的皮肤,野兽一般的獠牙,凹陷的脸颊和暴露在外的牙龈,以及咧开的嘴角,铜铃一样大的眼睛,裂开的皮肤跟凸起的额头,妻鬼的双手也变成爪子,身形扭曲,脊梁像是被人打断了又接上了,整只鬼如同人和野兽的结合体。

比起夫鬼,她的怨念更深。

不需要云青岑帮忙,她现在已经是厉鬼了。

这倒是省了云青岑的功夫,他朝妻鬼微笑道:“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给我做事,还有一个是继续在这儿待着,等到魂飞魄散为止。”

妻鬼看着云青岑,她通红的眼睛把云青岑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遍,但却很有反抗精神地说:“我不跟你走。”

她还指了指阳台:“我要跟我老公在一起。”

云青岑坐到了他们的家沙发上,偏着头问她:“跟他在一起?”

妻鬼:“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妻鬼用一种天真又恶毒地语气说:“我们死在了一起,当然要永远在一起。”

妻鬼满腹怨气,她就是个普通人,跟大学同学恋爱,毕业后找了个不错的工作,跟丈夫一起凑钱买了这套房子,幸福的婚姻生活还没开始就草草结束,如果是有人抢劫谋财杀了她,她都没这么大怨气,但偏偏她是被丈夫牵连的。

虽然她记不太清,却本能的知道自己因何而死。

至于她的丈夫到底有没有跟杀人犯的妻子有染,谁都不知道。

她丈夫没有关于这一段的记忆,杀人凶手倒是很笃定,但真相如何,只有四人当中还活着的那个知道了。

但是让云青岑没想到的是,妻鬼没有怨恨那个还活着的人,反而怨上了丈夫。

不过云青岑多数时候都是很宽容的,他也没有生气,反而还朝妻鬼笑了笑。

然后云青岑轻轻一挥手,跳下楼的夫鬼就被一阵黑雾“抬”了上来,一脸懵逼地看着云青岑,然后转头看到了他老婆,夫鬼被吓得够呛,手脚并用的想挣脱黑雾的禁锢,想要再次跳楼。

比起云青岑,他老婆现在的样子更可怕,鬼生前也是人,当了鬼也不代表胆子就会变大。

“别忙了。”云青岑对夫鬼说。

夫鬼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样站在原地,不再妄图逃跑,但还是一直在发抖。

云青岑看了眼妻鬼,然后对夫鬼说:“你老婆说得一直跟你在一起。”

夫鬼哆哆嗦嗦地说:“她、她是我老婆?”

妻鬼怒瞪了他一眼,夫鬼这会儿要是人,一定已经被吓得尿了裤子,他瘪着嘴,一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样子。

“这样行了吗?”云青岑看着妻鬼,“我让你们在一起。”

云青岑还用黑雾凝成了一条细绳,把妻鬼和夫鬼的手腕牵连了起来,只要云青岑还在,他们就真的永远不会再分开。

妻鬼满意了,她现在的声音似男非男,似女非女,声音粗粝沙哑,惨白的牙龈露在外面,说话的时候牙齿开合,根本没有嘴唇什么事,她要是说话说快了,猩红的长舌还会不受控制的掉下来。

妻鬼扯了扯黑绳,她扯一下,夫鬼就被带着踉跄几步,然后她就玩上了瘾,牵着夫鬼在屋子里到处走。

直到她玩够了,才站到云青岑的面前,她歪着脑袋,头碰到了一边的肩膀上,对云青岑说:“我给你办事。”

云青岑笑道:“我对你也没别的要求,听话就行。”

这只妻鬼会比杨三娘更有用——至于她丈夫,嗯,夫妻的事跟他没关系,至于夫鬼每天面对变成厉鬼的老婆是个什么心情,云青岑也管不着。

回去的时候,周旭尧开车,云青岑坐在后座,夫鬼和妻鬼一左一右的坐在他旁边。

夫鬼缩着脖子,可怜兮兮,妻鬼则好奇地冲车外张望。

云青岑自我感觉还很良好,他对周旭尧笑道:“他们是不是挺像金童玉女?”

周旭尧:“……”

金童玉女要是知道的,不得气出毛病来?

上一章:第77章 下一章:第79章
热门: [快穿]专职男神 全世界都知道我穿越了 艳满仕途 小农民的桃花运:打工小子艳遇记 都是穿小裙子惹的祸 我被对家强行标记了 宠物天王 欧皇他有万千宠爱 名门艳旅 论死遁的一百种方式[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