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上一章:第75章 下一章:第7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晚之后, 云青岑再也没有联系过那位孙先生,孙先生估计除非吃错药否则也不会联系他。

徐凡活着的时候,认为自己凌驾于凡人之上, 但死了, 也不过跟所有凡人一样被送进火葬场, 烧成一捧灰, 长埋地下。

唯一不同的是, 凡人还能投胎转世,而徐凡在这世上再无踪迹。

“这次还好。”马哥跟云青岑喝酒的时候说, “我还能糊弄过去,下次你要是看中个作恶更多的,那我就没办法了,大恶人在地府都是有记录的, 什么时候生什么时候死,都有个定数, 到时候我可糊弄不过去。”

云青岑给马哥倒了一杯黄酒,微笑着说:“绍兴黄酒,我专门让人买的, 正经纯手工酿的。”

马哥豪爽的喝了一杯, 叹气道:“现在公职不好做啊, 官大一级压死鬼, 我要不是再不立功,一个鬼卒能做什么事?”

云青岑低着头, 微笑道:“马哥怎么才能升职?不如跟我说说,说不定我能想到办法?”

“跟你说……”马哥放下酒杯, 忽然反应过来, 然后把即将要出口的话给咽了下去, 他看着云青岑,看着这个跟他认识七八年的恶鬼,忽然生出了几分感叹——每年都要死那么多人,人间游荡着那么多鬼,其中也不乏一死就是恶鬼的,但像云青岑这样不过十年就有现在这个“道行”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马哥忽然说:“我掏心窝子跟你说一句,你自己也早点想辙,我现在给你遮掩已经很吃力了,虽说你吃的都是恶鬼,但地府真要追究,你也落不到什么好处,要么你就把地府的路子打点走通,要么你就要想办法躲避天命。”

“这我知道。”云青岑笑眯眯道,“我这不是担心马哥你吗?”

“而且马哥你得了好处,我也有好处,是不是?”

“只要你能升职,我才稳固,马哥,我一直把你当亲哥哥看,你好我才好,这么多年你护着我,我心里有数,我不能让你来承担所有的风险。”

马哥吃了几粒炒花生,然后才对云青岑说:“我要是能抓住逃出地府的鬼,说不定能往上小升一阶,掏出地府的共有十二只鬼,最凶恶的那个我倒不奢望我能抓住,它死得太久,被关在无间地狱几千年,况且还不知道究竟是何时出逃,是不是躲如了活人身体里。”

“倒是其它几只几百年的鬼,我还能想想。”

云青岑:“这容易,马哥不如信我一回。”

马哥抬头看着云青岑,云青岑还是一脸笑意,温柔又充满仰慕。

“谁让我有你这个弟呢?”马哥也笑,“你这回帮了我,下回你再找哥哥,只要哥哥能做到的,绝不推辞。”

马哥不是什么好鬼卒,但是重义气,重感情,云青岑就看中这一点。

地府能收买的鬼差太多了——鬼差大多服役多年,既不能入轮回,也不能成鬼神,人间烟火早就断了,每年就领那么点年俸,还不如一些死了几十年的新鬼活得好,新鬼有子孙后代记得,逢年过节烧香送钱,纸扎这些年更是发展迅猛,连轿车都有。

只是鬼都是飘着走的,有车也用不上,但也足够让一干鬼卒眼红了。

劳心劳力干了这么多年,不说过得能跟阎王爷比,但怎么也不该比新鬼差吧?

于是就多了不少鬼卒贪墨的案子,都是贪新鬼家人的供奉,只是新鬼们无处伸冤——阎王爷那么忙,上面的黑白无常自己的公差都忙不过来,新鬼求助无门,慢慢也就兴起了给鬼卒“孝敬”的风潮。

鬼卒们偶尔也会遇到人间道士召唤,道士们在求他们办事之后,也会给相应的酬劳。

两下便宜。

只不过多数鬼卒没有这样的机会,哪有那么多有真才实学的道士?

所以想买通几个鬼卒很容易,云青岑当年可挑选的余地很大,毕竟他年年都能收到一大堆“礼物”,无论是元宝还是冥币,还是各色纸扎,应有尽有,他自己都能开个店了,这些东西对他来说不重要,但是对其它鬼和鬼差而言都是硬通货。

而马哥在鬼卒里混的实在不太好——他当年就是因为收了贿赂才被贬为鬼卒,这么多年还没混上去。

云青岑稍微示好,再把他捧得高一些,马哥的“兄弟义气”就冒出出来,当年他受贿的那家人就姓马,对方说一句“同宗同源”,他就觉得对方是他亲戚,就不收人家儿子的魂了,傻是有点傻,但云青岑看的就是他这点傻。

云青岑又给马哥倒了一杯酒,他笑着说:“马哥,你等我好消息吧,等你升官那天,可别忘了弟弟。”

马哥站起来,拍了拍云青岑的肩膀,豪迈道:“不是我吹,我是出了名的重情重义,我认了你这个弟弟,你的事我就会记在心里,你也不想想这些年我给你挡了多少事。”

“就是因为马哥你帮了我这么多,我才投桃报李。”云青岑,“马哥你是什么样的脾气,我心里清楚。”

马哥喝了不少酒,就开始对云青岑抱怨,他先抱怨自己当年不过一时糊涂,就这么被贬,实在是心有不甘。

“又不止我一个人这么干。”马哥喝大了,都开始把自己当人了,“地府里见不得光的多了去了,十殿啊,那么多小地狱,那么多鬼差,尸山血海都堆得冒尖了,我肯定是被哪只鬼给整了,还有你牛哥,当年也是被我牵连,现在还干着新鬼卒的活。”

他抱怨完了,又给云青岑许愿:“你放心,等哥哥升官,带你一起发财。”

喝完酒,马哥跟云青岑打了声招呼,就钻入地底,重回地府。

只剩下云青岑收拾餐桌,云青岑心情很好,他也喝了不少酒,双颊绯红,两眼亮得发光,但是没有一点醉意。

他一边收拾就被碗筷,一边哼着歌,黑猫绕着他的腿蹭。

自从吃了徐凡之后,他就一直饱足到了现在。

徐凡被他自己吃得一干二净,一点都没给黑猫分,黑猫最先还缠着他想分一点,但云青岑视而不见之后,它就老实了。

云青岑把碗筷都放进洗碗机之后才笑着对黑猫说:“别急,以后会有的。”

黑猫“喵”了一声,在云青岑坐下之后就跳到了云青岑的膝盖上。

云青岑抚摸着黑猫的被,毛皮顺滑,不知道为什么,云青岑想起了白雪公主的后妈,也是天天抱着一只猫,他就顺手把黑猫扔到了地上。

黑猫一脸懵逼地转了一圈,然后趴到了云青岑的脚边。

它已经习惯自己主人的喜怒无常了,要是哪天它主人总是对它亲亲抱抱,那它才要觉得反常。

这段时间公司也慢慢走上了正轨,因为有苏铭的缘故,云青岑根本不必担心公司的运营,只不过平时云青岑虽然能什么都不管,但招员工的时候,作为老板,云青岑至少也得去看看,认认人,免得招进来了云青岑不喜欢。

苏铭打电话来的时候,云青岑正在泡澡,他一边泡澡一边看电视剧,十年前的电视剧现在看,剧情虽然还行,但是画质太差了。

“明天有二十多个来面试的,都是面试的设计师。”苏铭那边很安静,他说话也温声细语,像是唯恐惊扰了云青岑。

云青岑仰着头,闭着眼睛说:“知道了,明天我会去公司。”

这段时间公司的业务很好——从侧面反映了云青岑亏得很多。

“对了,木偶的价格可以上调了。”云青岑打了个哈欠,“调到成本价吧,不包邮。”

这就等于一分钱没挣,但没亏就行,云青岑要的不是钱。

苏铭很高兴:“我还以为你要一直做活动呢。”

云青岑眨眨眼,有些茫然,他做活动了吗?

但苏铭明显不是这么想的,他真心实意的认为云青岑的目标是发财致富,之前云青岑亏钱他比谁都心疼,还要安慰自己这是云青岑的“发展策略”,现在云青岑调价了,即便不挣,至少不亏了,只是租办公楼的钱和马上就要招来的员工工资也是成本,苏铭这几天都睡不着,一闭眼就是钱。

作为穷过的人,苏铭对钱很敏感,他只要一代入云青岑,想到亏损的是自己,就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觉,做梦都是亏钱。

奈何云青岑不急,他又不敢对云青岑说什么,就只能强忍着心疼。

发布招聘企划的时候,苏铭按照云青岑说的,对设计师的要求是有成品,学历什么的全都不看,就看作品,尤其是有实物的作品。

这个实物必须是跟工艺品相关。

应聘也得带上实物。

工资在当地不高不低,月薪一万二,要是老板满意,月薪还能再议。

因为不看学历,不看经验,投简历的人络绎不绝,每天苏铭都能收到成百上千份,甚至还有私聊他,表示自己能降低薪资要求,八千一万就够了的不在少数,年龄层更是范围很广,有四十出头的,也有刚毕业的应届生。

林苗就是刚毕业的应届生,学的是工业产品设计,主学的是家具设计,工艺品设计她只学了点皮毛。

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毕业设计里有几个小的家居装饰品。

毕业之后她一直没能找到工作,同学里只有很少几个因为家里有关系所以找到了对口工作,其他人要么考教师资格证,要么考公务员,剩下的不少都转行了,只有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不想当老师,也不想考公务员,就想搞设计,当年她学这个,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靠设计养活自己。

只是她当年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设计师这个看起来高大上的职业,不知道有多少人毕业即失业。

林苗在跟朋友合租的出租屋里长吁短叹的时候,朋友忽然提醒她:“苗苗,你手机在震。”

“可能又是我妈问我有没有找到工作。”林苗一边去找自己的手机一边喃喃自语地抱怨,“她就想让我早点回老家,说给我介绍个对象,结了婚随便在老家找个工作,这辈子就稳当了,让我别在大城市飘。”

林苗:“还说我到现在都没找到工作,就算找了也找不到好的,说不定一个月连房租钱都不够。”

她现在跟朋友合租一个主卧,一个月房租平摊下来一个人都要两千多,大城市寸土寸金,对她们这些小地方来的人来说,想在这里扎根,搏一个未来,简直就是个遥不可及的梦,但即便如此,每年依旧有那么多即便只吃馒头咸菜都要拼一把的人。

林苗发现来电显示是陌生号码,她皱了皱眉,以为又是来让她改套餐的,但还是接了起来。

接起来之后,林苗就学会了川剧变脸,直接从眉头紧皱瞬间变成了眉开眼笑。

她不停地说:“好的好的,我一定准时到,绝对不会迟到,谢谢,谢谢。”

朋友奇怪道:“怎么了?有人给你借钱了?”

林苗激动道:“啊啊啊啊啊!宝贝!我要去面试了!我昨天给你说的那家公司!一万二的底薪!”

朋友也很高兴:“你材料都准备齐了吗?”

林苗狠狠点头:“都齐了,我准备明天穿职业装去,争取给面试官留个好印象,要是能过,我请你吃大餐!真过了的话,说不定我们就能换房子了,隔壁屋住的男生每次都不刷厕所,我真是服了。”

林苗一晚上没能睡着,她之前一直在投简历,但是回信寥寥,面试机会都少,更别提是这种高工资岗位面试了。

第二天一早她就醒了,起来洗了个头,画了个淡妆,然后穿上了职业套装,拿上自己的作品之后就奔出了门,先坐公交,然后转地铁,紧赶慢赶,终于在九点之前到了公司大楼下。

她抬头看着这栋大楼,看着正在朝里走的上班族,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打气,她很快也能成为这些上班族中的一员。

坐电梯上楼的时候,她还有些胆怯,左右看了看,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

紧张得有些大脑缺氧。

楼层到了之后,林苗走出电梯,她站在电梯门外,紧张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唯恐给面试官留下不好的印象。

她探头探脑的站在公司的门口——玻璃门让公司内部一览无余。

毕竟是学的家具设计,虽然觉得这家公司装修的太不像公司了,但她还是能看出这里面摆放的家具很多都是国外知名家具公司的成品,价格贵得吐血,这家公司未免也太土豪了。

已经有不少应聘者在里面等着了,林苗刚走到门口,还没来得及整理一下心情,玻璃门就开了,一个让她目眩神迷的大帅哥就站在门口。

对方还冲她笑了笑,很温和的问:“是来应聘的吗?”

林苗连连点头,她脸颊通红,差点说不出话来:“我、我是来应聘的。”

对方后退了一步,给她让出一条道:“进去坐着等吧,站着累。”

“那边有饮水机,旁边的柜子里有饮料,你自己可以选。”

林苗抬头看着这个人,对方比她高一个头,有一头慵懒的卷发,应该是自然卷吧?烫发如果没有理发师天天打理不会有这么蓬松自然,他的脸型也很完美,尤其是那双眼睛,被他注视的时候,好像自己正被他深爱着。

如果能来这个公司,哪怕工资低,天天有帅哥看,帅哥脾气还这么好,也不亏啊!

她小声说:“好的,谢谢。”

她还问了句:“你也是来应聘的吗?”

对方回答她:“这是我的公司,第一次招人,也要在我这儿过过关。”

林苗差点惊掉了下巴——这么年轻,能在这里办公,装修还这么贵,富二代吧?或者富三代?还这么帅,这么有礼貌,呜呜呜,什么神仙公司!

不过对方没有太多时间陪她,而是让她跟其他应聘者都坐到等候区的沙发上,林苗去接了一杯矿泉水,她不好意思去拿饮料,等她坐到等候区才发现,应聘者们都跟她一样,只接了矿泉水,没有一个拿饮料的。

林苗咽了口唾沫,低头在脑子里演练待会儿面试的时候说什么。

“你今年刚毕业?”坐在她旁边的男生问。

林苗看了对方一眼,她点点头:“嗯。”

男生叹了口气:“工作不好找,现在好多大公司招牌的学历都要研究生,以前我以为本科出来找工作就算不简单也不会太难。”

旁边的女生也凑过来加入谈话:“还是要看专业,我朋友大学学的UI交互,就比我好找工作多了,我其他好多同学,学环境设计的平面设计的还有产品设计的,一大堆都卖房子去了。”

众人互相看看,心有戚戚。

男生小声说:“我当年是听说工业设计好找工作。”

“谁不是这么想的,毕业才知道不是这回事。”

“我学服装设计的朋友,能找到对口工作还是家里帮忙,我家里帮不上,我都准备实在不行我就去报个班,学哪种考证就行的技术。”

“这里好像只招两个设计。”

“一万二一个月!刚入职就这么多,不知道算没算上五险一金。”

“五险一金应该不包括在里面吧?但有一万二就不错了,我之前在的公司,组长一个月也就八千底薪,提成还少。”

一群人虽然在谈论这个,但都知道对方是竞争对手。

他们聊得热切,直到另一个帅哥来叫他们挨个去会议室。

林苗来的晚,排到了第十四位,只能安静的坐着等。

进去的人一个又一个进来,脸色都很平常,看不出是高兴还是难过,刚刚跟林苗搭话的男生出来以后,林苗实在忍不住上去问了两句。

男生小声说:“没跟我说定,只说合适的话三天内会给我打电话。”

男生还拍拍她的肩膀:“面试都这样,当场是不会说定的。”

林苗不至于连这个都不知道,但男生的话刚落音,在男生之后走进去的女生就已经一脸喜色地出来了,她经过林苗和男生的时候还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但难掩笑意的抿唇走了出去。

男生和林苗看着她的背影。

林苗:“……我觉得面试官应该没对她说三天内。”

男生:“……我也觉得。”

男生也不纠结:“你加油吧,我还有一场面试,我去赶车了。”

林苗点点头,她很快也被叫了进去。

会议室靠外的那边不是墙壁,而是一整面墙的落地窗,空间很大,装修的也很“居家”,一点都不严肃,她刚走进去,转头就看见了面试官,不仅面试官,刚刚跟她说过话的公司老板也在里面,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看她进来还对她笑了笑。

林苗也笑了笑,只是笑容非常僵硬,不知道的还以为跟她打招呼的是她的债主。

老板还温柔的安抚她:“不要紧张,只是问你几句话。”

林苗笑得跟哭一样,她坐到了椅子上,等面试官问话。

只是面试官还没说话,老板又发话了:“你住的地方离公司远吗?”

林苗眨眨眼,连忙说:“我可以早起一个小时打车!要是入职了我肯定直接搬到公司附近来。”

老板声音很轻柔:“我不是说这个,刚刚那个女生过了面试,她住的也比较远,所以我想再招一个女生,你们两个可以住一起,公司给你们安排住宿。”

林苗觉得自己的声音在飘,可能不止她的声音,她自己都要飘起来了,她咽了口唾沫,艰难地问:“这、这个意思是……”

老板朝她眨了眨眼睛:“你猜是什么意思?”

林苗一口气上不来,忽然咳嗽起来,差点把自己给咳晕。

太失态了!面试大忌!林苗稍微平复之后连忙抬头看向老板。

可老板没有生气,连表情都没变,他目光温柔,声音也一样,他像是最温柔的情人,眉目含情,让人随时能沉醉在他的眼神里。

“别担心。”老板对她说,“明天你能入职吗?”

林苗就差五体投地了,她拼命点头,嘴里还说:“一定到的,肯定到!”

她的脸颊通红:“我哪怕早上五点起床,我都到。”

老板站起来,她这才仔细的打量他,他比她高很多,身材修长匀称——比例特别好,像是从杂志里走出来的模特。

她看着对方接近,屏住了呼吸。

对方走到了她面前,他们的距离那么近,似乎她再向前一步,或者他再朝前一步,她就能被拥进他怀里,林苗咽了口唾沫,握成拳头的手攥出了汗,然后她看见对方朝她伸出了手,然后微笑着说:“我叫云青岑。”

林苗诚惶诚恐,她先在衣服上擦干自己手上的汗,然后再虚虚的握上去,以免对方发现她手上的汗。

“云总。”林苗连忙喊道。

云青岑的笑容更温柔了一些——他总算是个总了。

之前公司就三个人,都没人叫他总。

如果他说出来的话,周旭尧和苏铭肯定愿意这么叫他,但是他自己要来的,跟别人送到他面前不是一码事。

云青岑对这个新员工更温和了:“明天你来上班的时候房子应该就准备好了,后天你们不用来上班,花一天时间搬家就行了。”

林苗以为自己听错了。

云青岑:“好好工作。”

林苗差点哭出来,看云青岑的眼神无异于看一座金山。

人选定之后,后面的人就不用来面试了。

充当面试官的周旭尧在人走光之后,去柜子里拿了瓶饮料,然后转头对云青岑说:“你看中她们什么了?”

上一章:第75章 下一章:第77章
热门: 钻石风云 月亮今天不营业 全星际都是我的迷妹 你想都不要想!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邪气凛然 失恋后我闪婚了 每天都怕被大BOSS灭口 火爆天王 秦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