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上一章:第72章 下一章:第7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夜似星幕, 云青岑站在窗边,他向下看去,脚下的城市灯火通明, 房里没有开灯, 只有屋外的灯光照射进来,倒映在地板上,斑驳如水。

落地窗开了一个缝隙,有风从窗外灌进来, 吹动云青岑的垂落的碎发,黑猫四肢修长,身体矫捷如豹, 在云青岑的脚腕和小腿来回磨蹭,长有倒刺的舌头刮过云青岑皮肤的时候,让云青岑觉得有些痒,就像发梢从脸颊划过的感觉。

黑猫嘶哑的叫声打破了屋内的沉静, 云青岑蹲下去, 伸出之间,黑猫扬起头, 把脖子送到云青岑的指尖, 任由云青岑轻搔它的颈部。

云青岑叹了口气,宠溺地说:“真是越来越娇气了。”

黑猫连忙夹着嗓子, 娇声娇气地叫了几声。

电梯的活动声在寂静的夜里更加清晰, 电梯门开的那一刻,云青岑转过头。

门朝两边滑开,电梯里的灯光照射进来, 任韫的脸出现在云青岑的视野范围内。

任韫有一张笑时温文儒雅, 不笑时阴鸷冷漠的脸。

他走出了电梯, 云青岑站了起来,电梯门在任韫身后缓缓合上,隔绝了明亮了光线。

室内依旧没有开灯,任韫能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的幽香,似乎是香水的味道,又似乎不是,他看见云青岑站在客厅中间。

云青岑在冲他微笑,眉目含情地对他说:“站在那干嘛,过来。”

任韫朝云青岑走过去,黑猫跳到了柜子上,朝任韫呜咽咆哮。

云青岑这才想起来没开灯,他问任韫:“要开灯吗?”

任韫站在云青岑面前,他比云青岑高半个头,肩膀也比云青岑更宽,他微笑着说:“不用。”

云青岑:“喝酒吗?我这儿有香槟和威士忌。”

任韫的目光胶着在云青岑的脸上:“威士忌,有冰吗?”

云青岑笑道:“怎么可能没有。”

云青岑走到厨房里,开放式厨房,除了不适合做重口味的菜以外,几乎完美,再加上云青岑本来就不会做饭,这里的厨房至今没怎么用过。

但酒柜里倒是放满了酒,冰箱里则是适合榨成果汁的鲜果,云青岑从冰箱里拿出冰桶,又从酒柜里拿出一瓶威士忌。

“怎么突然想喝酒了?”任韫脱了外套,把风衣挂在玄关的衣架上,中央空调徐徐吹着暖风,他里面只穿了一件薄款的羊毛衫,紧贴着他的身形,显露出被衣物遮挡的肌肉,流畅的肌肉线条一览无余,即便没有露肉,也分外性感。

云青岑站在厨房里,挑了挑眉。

云青岑喜欢美好的肉体。

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他已经不算人了,但鬼同样能欣赏人体之美。

他拿着两杯酒,坐到了沙发上:“无聊了,想找人说说话。”

云青岑的手臂放在膝盖上,身体前倾,抬头看着任韫,在昏暗的室内,任韫却能看清云青岑的眼睛。

当云青岑靠近他的时候,他甚至觉得云青岑会一边深情款款的说着情话,一边把利器刺进他的胸膛。

但仅仅是想象,就足以让任韫血脉喷张了。

“周旭尧现在在给你工作?”任韫换了坐姿,遮住了自己的“不雅观”,并且表现的礼貌温和。

云青岑似乎没有看出他的异常,而是喝了口酒,喝下去之后才含笑说:“旭尧很听话,多数时候都很乖。”

任韫的手在膝前交握,他轻声说:“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不会比周旭尧差。”

云青岑看着他,任韫也看着云青岑,两人的目光交汇,鼻息交缠,任韫支起身体,两人越靠越近。

任韫贴近云青岑,他靠在云青岑的耳边,鼻尖几乎碰触到了云青岑的侧脸,任韫的头缓缓向下,最终停在云青岑的肩膀上方。

云青岑的颈动脉并没有跳动,任韫的眸光微暗。

云青岑没有阻止他,反而偏过头,让任韫的动作更顺畅。

就在任韫的嘴唇要碰到云青岑皮肤的时候,云青岑忽然伸手抓住了任韫的衣领,任韫被云青岑强硬的动作操控,他抬起头,直直的看着云青岑。

云青岑伸出另一只手,他的指尖划过任韫的眉弓,划过任韫的鼻梁,然后是人中,最后才是唇。

任韫的嘴唇不薄不厚,但唇形很美,尤其是此时,任韫的嘴唇微张,格外性感诱人。

云青岑的声音很轻,沙哑低沉,跟平时截然不同:“你跟我想的不太一样。”

明明是在说正经话,但云青岑的声音却充满了暧昧,他轻声说:“我以为……”

但是云青岑的话还没有说话,任韫就堵住了云青岑的唇。

云青岑没有推开他,他的眼睛微阖,睫毛微微颤动,任韫的唇很软,舌很灵巧,云青岑轻哼了一声,然后他反客为主,翻身而上,坐在了任韫的腿上。

但两人的唇却一直胶着,没有分开,云青岑的手按在任韫的胸口,手心之下就是任韫的心脏,他能感觉到任韫那颗跳动的心,像混乱的鼓点,激动又慌乱,像乐队演出的高潮,云青岑咬住任韫的下唇,他的目光紧锁任韫的眼睛,然后慢慢加重力气。

任韫没有反抗,直到鲜血从任韫的下巴流到他的脖子上,云青岑忽然拉开两人的距离,他舔了舔下唇,那里全是任韫的血。

香甜又充满原始的腥味。

云青岑的双手搭在任韫的肩膀上,他的脖子向后仰,在屋外的灯光下,他的身影无比优雅诡异。

云青岑的手挑起任韫的下巴,拇指摩擦着任韫还在流血的下唇,他轻声问:“疼不疼?”

任韫知道什么样的话能取悦云青岑,他冲云青岑笑:“还能更疼一点。”

云青岑再次俯身,这次他咬穿了任韫的耳垂,任韫的身体在云青岑身下微微颤动,像是疼痛,又像是兴奋和激动。

“知道我要做什么吗?”云青岑贴在任韫的耳边问。

他已经感受到了任韫的“热情”,像一把尖刀,正笔直的对着他。

云青岑握住这把刀,任韫闷哼了一声,但他很快放松下来。

任韫笑着说:“都给你。”

云青岑歪了歪头,他微微用力,然后笑着问:“给你掰下来?”

任韫无可无不可地说:“只要你开心。”

任韫:“我是你的,你可以随意使用。”

云青岑趴在任韫身上,贴着他的耳朵:“我很讨厌别人让我负责。”

“也不喜欢有人觉得我是他的所有物。”

云青岑的手抚摸着任韫的侧脸,他问:“你是怎么想的?”

任韫向后仰头,露出自己的脖子,像是把自己的生死交托到云青岑的手里,只要云青岑愿意,现在就能割开他的皮肉。

这样无声的态度取悦了云青岑,任韫仰着头说:“只要我属于你。”

世上的爱有千百种,他宁愿只拥有一点,也不愿意一无所有。

更何况……谁能知道他是不是最后的赢家呢?

云青岑却忽然说:“我喜欢在上面。”

任韫:“都随你。”

云青岑趴在任韫的肩膀处闷笑:“你真是处处都合我心意。”

他不能容忍自己被人掌控,却喜欢掌控别人。

对方所有的爱与欲,都必须是他赐予的,他可以给,对方却不能伸手朝他要,他可以居高临下的施舍,对方却不能当成理所当然。

任韫被云青岑掌控着,他能感觉到刺痛,鼻尖能闻到鲜血的腥味,他能感受到云青岑冰凉的手放在他的脖子上。

他快要喘不过气了,可是在最后一秒,云青岑又会松开对他的钳制。

任韫甚至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脱离了身体。

云青岑的声音,他的体温,他身上的味道,都让他沉醉。

疼痛和快感并存,血液与体温交织,他在欲海中沉沦,抬头的时候他只能看到无尽的黑暗。

他像是被黑暗层层包裹,而他不想离开这片黑暗,宁愿这黑暗将他吞噬。

云青岑的声音就在他耳边:“放松一点,不要这么紧张。”

任韫发出暧昧的低笑:“有医疗箱吗?”

云青岑:“我会给你止血的。”

任韫觉得自己要被鲜血淹没了,带他却并不恐惧死亡。

云青岑胜过这世上美好的一切。

任韫抓住云青岑的手腕,把云青岑的手再次放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云青岑挑眉:“悠着点吧,我怕把你弄死了。”

任韫:“我以为你会想看到那一幕。”

云青岑被逗笑了:“我为什么想看那一幕?我对人的生死不感兴趣。”

云青岑的手指滑过任韫的咽喉,感受任韫喉结的上下滚动。

“我以前一直觉得这会很恶心。”云青岑说,“现在觉得还不错。”

任韫像是心甘情愿的祭品:“我的荣幸。”

云青岑摸了摸任韫的耳垂,这里的血已经止住了,他抠破了血痂,让血再次流下来,他含住任韫的耳垂,轻声说:“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一件事。”

“在我对你发腻之前,不会找别人。”

云青岑的声音对任韫来既近又远。

“但不要找我要爱。”他亲吻了任韫的唇。

“那会让我觉得烦。”

任韫看着云青岑的眼睛。

他爱上了一个怪物。

而他甘愿为这个怪物奉献一切。

上一章:第72章 下一章:第74章
热门: 兽世种江山[种田] 侯卫东官场笔记 步步高升 想和校草分个手[穿书] 鬓边不是海棠红(鬓边不是海棠红原著小说) 跨界演员 家有恶犬 霸总非要给我打钱[娱乐圈] 反穿后我成了四个死对头的白月光 美女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