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上一章:第70章 下一章:第7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公司即将开业之前, 工厂做好了一批“工艺品”,设计图纸是请人设计的——因为苏铭没有招牌到合适的设计师, 于是只能找设计公司外包,款式只有一种,还是云青岑强硬要求必须做成这样,设计师在被云青岑逼疯之前,终于设计出了云青岑想要的成品。

说是工艺品,其实更像是一种奇怪的装饰品, 有四肢有头颅,但是脑袋奇大,并且不是萌系的, 而是黑暗系的作品。

而且还黑暗的很不美型, 狰狞的五官,瞪大的眼珠以及大张的露出细密尖牙的嘴, 和畸形的不协调的四肢身躯, 设计师做完自己都崩溃了, 要不是云青岑给的钱多,设计师能拿高提成, 否则一定会表示自己下次再也不跟云青岑的公司合作。

苏铭愁眉苦脸的看着这些“娃娃”, 十分怀疑倒贴钱能不能送出去。

倒是周旭尧坐在沙发上接受良好, 他还冲云青岑笑:“这是灵台神?”

云青岑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把玩着做出来的娃娃,不是很高兴地说:“要是用实木的效果能更好。”

苏铭:“塑料比较方便批量生产。”

云青岑撇撇嘴:“这批不行,换一个工厂,要做成实木的。”

苏铭看了眼这个狰狞的娃娃, 在心里认定云青岑要亏得血本无归——能买这个娃娃的, 不是吃多了就是脑子有问题, 放在房间里晚上都要做噩梦。

但他不敢说,云青岑说什么他就做什么,哪怕他认为一定会亏。

“灵台神是什么?”苏铭有些好奇,“还有长得这么奇怪的神?我怎么没听说过?而且这跟宗教有关吧?能卖吗?”

周旭尧站起来:“灵台神不是神,只是一个称呼,灵台是星象,灵台神就是妖星。”

苏铭听得云里雾里,周旭尧看跟他说不通,就直接说:“能卖,跟宗教无关。”

苏铭就安心了。

然后继续发愁怎么卖出去——他要是上自己微博打广告,会不会被认为盗号?

他跟公司解约之后,之前的微博号他还能用吗?应该可以吧?

就在苏铭焦虑着想怎么打广告的时候,云青岑冲周旭尧招手,让周旭尧走到了他身边。

云青岑坐在单人沙发上,周旭尧原本站着,但他很快反应过来,云青岑不喜欢有人居高临下的看他,旁边又没有其它的沙发椅子,周旭尧就自然的蹲了下去,他仰头看着云青岑,轻声说:“你准备怎么弄?”

灵台神是妖星,不算邪神,用起来方便,就算出了事也不会有特别严重的反噬,因此能改变的东西也少。

但凡是能实现愿望的东西,都会从许愿的人身上拿走点什么——就连真正的神佛,凡人许愿成功也得去还愿,一盏长明灯还要收那么多钱,就连求神拜佛都不是白吃的午餐,天上永远不会掉馅饼,想要什么都不付出就能得到东西,不是命中注定,就要用其它东西去换。

灵台神就是如此。

向灵台神许愿,就是向妖星许愿,但灵台神能实现的愿望有限,要拿走的东西也不多,但也不少。

云青岑看着周旭尧,他笑盈盈地说:“你猜?”

周旭尧当然是猜不出来的,但这并不妨碍他唯云青岑马首是瞻,他抿唇微笑着说:“我猜不出来,不过青岑哥想怎么做都可以。”

云青岑忽然脱了外套,又脱了自己里面的短袖,他赤着上身,皮肤苍白胜雪,只有胸前有一点殷红,但那点红无关紧要,只有手臂上的黑色巨蟒夺人心魄,黑色的蟒蛇在云青岑的小臂上高昂着透露,原本只在肩膀处的蛇现在已经占据了云青岑的半边臂膀,蛇尾已经绕过云青岑的左边胸脯,尾尖垂落在云青岑的心脏处。

这一幕带给周旭尧的震撼太大了,他呆愣愣地蹲在原地,数次抬头去看云青岑的脸。

“这是……”周旭尧伸出手,想摸上去,但虚虚的停在距离云青岑胸口十厘米不到的地方,他的眼中满是震惊和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痴迷。

周旭尧下意识的看向苏铭的方向,苏铭正坐在角落里,手里还拿着“玩偶”,嘴唇微张,目光迷离的看着云青岑。

周旭尧的脸色忽然就变了,他站起来,挡住了苏铭的视线。

而云青岑随意地坐在沙发上,似乎是觉得坐姿不舒服,他还换成了斜躺,灯光洒在他身上,黑蟒就像活过来了一样,每一片鳞片都在熠熠闪光。

他没有看周旭尧,而是平淡地说:“我所有的戾气都在这条蛇身上。”

云青岑像是在说别人的事。

周旭尧呼吸都放慢了,他看着那条蛇,蛇头高昂着,似乎时刻准备进攻,张大的嘴露出两颗尖牙,它那双黑色的眼睛像是正在注视周旭尧,紧盯着它的猎物。

云青岑用只有他跟周旭尧能听见的声音说:“等这条蛇缠满我的全身,我就能真正跳脱三界之外。”

他虽然不生不死,但现在依旧在三界之内,如果有一天地府要来捉拿他,他也只能找地方躲藏,而三界之内,他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

云青岑朝周旭尧勾勾手指,周旭尧压下身去,云青岑勾住周旭尧的脖子,嘴唇贴在周旭尧的耳廓说:“每天提心吊胆,我会很害怕,你说对不对?”

马哥能替他掩护多久?对鬼神而言,百年时间都是弹指而过,云青岑对生死不在意,但并不喜欢被掌控,无论掌控他的对象是谁。

周旭尧的身体微微颤动,他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喉结上下滚动。

云青岑的手指滑过周旭尧的额头,他的侧脸,然后落在周旭尧的喉结上,他声音很轻:“你会帮我的,对不对?”

“就算所有人都不帮我,不理解我,你也会理解我,是不是?”

周旭尧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出窍了,他在恍惚中几乎迷失了自我,他能感受到云青岑指尖的温度,感受到那些微的摩擦,以及云青岑湿热的气息,他的大脑已经停摆,不知道如何思考,也没法张嘴说话。

云青岑在周旭尧恍惚中又把手放在了周旭尧的胸口,然后推开了他。

他转过头朝周旭尧笑:“这些东西看着不起眼,妖星嘛,似乎也跟我没关系,不过如果偷龙转凤呢?”

周旭尧瞬间明白了云青岑的意思。

如果那些人付出的代价,是给了云青岑呢?

即便代价微小,但只要积少成多……

这比吞噬恶鬼快得多,相比之下,徐凡都只能算是塞牙缝的。

但徐凡这样的做法人不多得,可欲望膨胀的普通人却数以亿计。

凡人都相信,只要求神拜佛得到的东西都不必付出代价,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买卖?

哪怕是地府的鬼神,也不可能逆天而行。

周旭尧的眼睛亮得发光——他人生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方术,且跟徐凡的阴阳五行不同,方术囊括了阴阳五行,还包括占星解梦,相面算命,厌魅镇宅。

徐凡跟他比,他就是天上的云,徐凡是地上的泥,根本不是一个层次可以拿出来比较的人。

而他却又跟徐凡不同,自从云青岑死后,他对活人就没了兴趣,金钱和地位唾手可得,反而让他漠不关心。

云青岑活着的时候,他不能给对方提供任何帮助,但云青岑死了,他反而能为云青岑奉献。

周旭尧轻声说:“要开坛做法吗?”

云青岑摆摆手:“不用,没那么麻烦,不过每个人偶都要过我的手。”

他只需要往里注入一点戾气就足够了。

“只是怎么才能卖出去?”云青岑看着丑陋的人偶。

周旭尧:“……”

即便周旭尧再昧着良心,也不能说这玩意好卖。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一起转头看向了还在发呆的苏铭。

苏铭像一只小白兔,缩在角落里,他虽然不知道云青岑和周旭尧聊了什么,但直觉告诉他——他要倒霉了。

微博上,苏铭的微博已经两个月没更新过了,除了一些真爱粉和脑残粉还在坚持每天留言或去超话里打卡以外,散粉和路人粉已经顺利爬墙,原本处于流量顶层的苏铭现在也“过气”了,毕竟每个公司都有要捧的新人,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优秀的团队和符合粉丝需求的明星。

周暖就是尚未爬墙的真爱粉,她每天都会准时去超话打卡,去苏铭的置顶微博留言。

但她待的几个群都已经慢慢沉寂下来,以前在群里加的一些好友都开始发新墙头的内容。

然后她默默退了群,一个人坚持着打卡留言,不跟任何人抱团。

这天下午,周暖在下课之后忽然想起自己早上只打了卡,却没有留言,连忙去苏铭的微博,刚刚点进去她就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苏铭的置顶微博变了。

是一个小视频。

周暖忽然站起来,班上还没走的同学差点被她吓了一跳,周暖却在意周围人奇怪的视线,她再次坐下去,点进了那个视频。

镜头晃了晃,镜头中心的人影也随之摇晃,好不容易等镜头固定下来,她才看到了苏铭的脸——一如她记忆中的那样。

镜头外传来温柔的男声,就像金玉相击,明朗悦耳,光是听声音就觉得说话的人一定有一张俊美的脸:“苏铭,别紧张。”

周暖忽然笑了,她完全放松下来,这声音似乎有一股魔力,让人平心静气。

苏铭也不紧张了,他先对镜头打招呼,然后说了一下这两个月自己在干什么,再为自己离开娱乐圈的决定给粉丝们道歉。

然后他就期期艾艾的拿出了一个小玩意。

“最近朋友开了一家公司,我过来帮忙了。”苏铭面对了好几年的镜头,在镜头前倒是不紧张,他已经找回了昔日的一点自信,继续说,“这是我们找人设计的纪念品,纯木雕刻,不过我一直担心卖不出去。”

他把木偶拿出来,镜头开始拉进,周暖被吓了一跳。

——这也太丑了。

——苏铭审美原来是这样的吗?

毕竟自带粉丝滤镜,周暖觉得苏铭忽然变得很接地气,看久了,还会觉得这个木偶丑萌丑萌的。

大概……算丑萌吧?

不过她也开始忧愁起来,苏铭赔了那么多违约金,现在已经落魄到要卖这种东西了吗?价格肯定很贵吧?也不知道她买一个的话还能剩多少钱。

她可知道,现在那些明星开店,一碗面都要五十。

更别说这种雕刻惊喜的纪念品了。

跟明星有关系的东西,银制的别针又没有装饰和过多工艺都能卖到几千。

苏铭:“因为担心太贵太丑卖不出去,我跟朋友商量了一下,决定定价在二十。”

周暖吓了一跳,这么便宜?

她一边播放一边看评论,评论已经过三千了,还在增加。

前面的评论基本都是“画风突变”“铭宝你付出吧!你这样妈妈承受不来!”。

但也有人发出了网店的地址,号召大家去购买。

“铭宝违约金出了四千多万,他之前再能挣钱,大头也被公司抽走了,不然铭宝为什么不开实体店,更挣钱的店或者去投资?东西都卖这么便宜了,二十还包邮!虽然丑了点,但那又怎么样?铭宝帅就可以了!”

“……为了支持铭宝,我愿意买一个,然后塞进柜子里,它实在太丑了,还恐怖。”

……

周暖也去下单了一个木偶,因为是同城,客服还问她要不要直接闪送,当天就能拿到手,因为她是第一批顾客,所以闪送不多收费。

周暖犹豫了一下,同意了闪送。

一想到马上就能看到那个又丑又恐怖的木偶,周暖也说不出自己到底是期待还是害怕。

闪送小哥来的很快,不到一个小时她就接到了小哥的电话,自己去校门口签收。

然后就拿着小纸盒回到宿舍,大学的学生,下课后要么成群结队出去吃饭,要么就一起吃外卖,周暖因为要等快递,就没和室友一起去吃饭,现在寝室里就她一个人。

她正要拆开包装,就看到包装上有一个贴纸,上面打印了一句话:“拆封前请洗手,注意要衣服整齐。”

周暖:“……”这是什么鬼,第一次看到快递包装这么奇怪。

不过她鬼使神差的真去洗了手,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再用剪刀划开胶带。

一个深灰色的绒布盒子就在纸盒里,很小巧,但也很精致,盒子的正面压印了一条蛇,蛇神缠绕,竟然还能看出一些美感。

周暖自言自语:“这盒子不错,可以留着当首饰盒。”

然后她把盒子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再慢慢打开了盒子。

虽然在视频里已经见过一面了,但真实出现在眼前,她还是觉得很可怕。

这个木偶的做工绝对超过了二十块钱,说是一百她都信,但这木偶让人觉得可怕又可笑,畸形又骇人。

她甚至都不敢上手去拿。

就是个木雕,没什么可怕的,周暖给自己心理暗示,然后才拿起了这个木雕。

拿起来那一刻,她忽然就不觉得可怕了,甚至觉得真的有点萌。

周暖还发现木偶的身下有一页纸,她拿起纸看了一眼,里面写着几行字,她差点以为自己眼花了。

里面清楚的写着怎么许愿。

这还是有时间限制的,木偶被请到家里以后,把它放在正对自己床头的地方,晚上十一点二十,蹲坐在木偶面前许愿。

周暖一开始以为这只是苏铭给粉丝们开的一个玩笑,或者是营销手段,毕竟在视频里苏铭也没说这丑玩意还能许愿。

但周暖还是决定试一试,就当支持偶像了。

于是周暖拿了一本书放在床位,然后再把木偶放在书上,让木偶能“站”着。

奇怪的是周暖现在已经完全不害怕了,时不时的还要凑近了看一眼,甚至把手指伸到木偶的嘴里,去摸木偶的上下两排尖牙。

她还掏出手机在苏铭的超话里上了一段测评:

“做工挺精细的,而且摸起来凉凉的,其实拿到手看也不是那么可怕,还有点可爱,感觉特别奇妙,强烈建议姐妹们都买一个回家试试,二十块钱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比以前搞应援花钱少太多了。”

下面很快有人留言:

“对对,我同城闪送到手,刚开始也有点小害怕,现在也觉得挺好的!看久了真的有点萌,里面那个小纸条是我没想到的,但我还是想试试。”

“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铭宝还会搞这种营销,但是实在太丑了!这个必须归入十大最丑手办之一,说不定能夺冠。”

“呜呜呜,外地的哭了,我还要等三天,好想知道拿到手到底是什么感觉。”

“还有福利呢,每一百个里会有一张铭宝签名的明信片,为了拿到这个明信片,我直接下单了一百个。”

“姐妹,请问这一百个你准备弄哪儿?放家里你不瘆得慌吗?”

“送人呗,他们要是不喜欢就丢掉,最重要的是买动心的心意,东西本体不重要。”

“说的有道理!”

“学会了,我这就去下单一百个。”

周暖刷了一晚上微博,莫名其妙的她就开始晒“娃”了,拍了一大堆木偶的照片,因为担心吓到路人,她还贴心的用上了滤镜,给木偶弄了个粉嫩嫩的背景和贴纸——别说,这样一弄确实有种莫名的萌感,她把这照片发到微博和朋友圈,也只是引得朋友们嘲笑她的审美,而没有说这个木偶可怕。

中途室友还给她打了电话,说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小酒馆,正巧又是周末,她们就不回宿舍了,周末不查房,她们在外面开房睡一晚。

周暖回了个好字,然后就等着十一点二十的来临。

中途她还吃了点零食,看了几集电视剧,快到点了,她才爬起来在木偶面前跪坐好,她也不知道手机的读秒准不准,于是从十一点十九分三十秒就开始在心里不断祈求四级考试能过,她翻来覆去许了十几次。

之前一次四级她没能过,这次再不过的话,六级就来不及了。

本来她英语就糟糕,大学能考上也是因为其它几课拉高了分数,她的英语是她所有学科中垫底的存在,一直都是弱项。

就连她的高中英语老师都说她已经很努力了,学不好也没办法。

反正第一天背下的单词,第二天她就能忘干净,但同样背政治地理,她却能完美复述,她自己都承认自己在英语上实在没有天赋。

要说智商低?似乎也不低,她其它课都是高分,但是就这一关始终过不了。

这次四级她自己也没报多大希望,反正还有下次,她们学校只要过了四级就能拿学位证书。

大不了她之后去校外报个补习班。

周暖许完愿之后就把木偶塞进了柜子里,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想起来,直到考四级的前一天,她才记起这个木偶,第二天把木偶揣在包里,进了教室,打开电脑开始做题。

考试的第一题就让周暖差点惊掉下巴——因为这次考试她没报多大希望,所以复习也没怎么复习,就随便去网上找了些题做。

押中了?

这些题她都做过?

就连作文,都是她前一天做过的?

周暖就这么迷迷糊糊的做完了题,直到走出教室,一阵冷风刮过,她才打了个寒颤,不可思议的拿出木偶看了一眼。

是她运气太好,还是这个木偶真的有用?

她死死盯着木偶,看着木偶那双瞪大的眼睛,越看越觉得木偶可爱。

她的审美也没救了。

“周暖!”班长也从教室里出来,连忙上前说,“你这学期的助学金审核没过,应该拿不到了,我过来通知你一声。”

周暖吓了一跳:“怎么没过?”

班长:“有人匿名举报你换了新手机。”

周暖:“……我打暑假工自己买的,而且这不是新手机,我买的二手,到手才一千二!”

助学金可有五千!

班长耸耸肩:“这就没办法了,你名字已经抹了,要是这事闹大了,辅导员也不好办,我先走了。”

班长冲她挥挥手。

周暖拿着木偶,她有些茫然。

她怎么觉得自己是用助学金换的这次过四级?

她真的是用助学金换的吗?

还是别的?

上一章:第70章 下一章:第72章
热门: 江山美人志 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 一不小心和醋坛子恋爱了 重生之围棋梦 上将夫夫又在互相装怂 这题超纲了 纲吉在横滨 校草是女生[穿书] 千秋(千秋原著小说) 双界之男神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