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上一章:第67章 下一章:第6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汤老太爷三十岁发迹, 五十岁开始养生,即便年轻时候吃过苦,也养尊处优了这么多年。

他站在别墅后面的院子里, 手里拿着水壶,正僵硬的洒着水, 也不管水量是不是足以把花浇死。

如果不明内情的人看见, 只会觉得汤老太爷是被一个穿着奇怪的年轻人扶着在浇花。

云青岑看过去的时候,年轻人也正抬头看过来。

年轻人脸上全是污泥,他的嘴角到耳根被利器划破,露出牙齿和脸上的骨头,肉像嘴唇一样上下卷起, 如果仔细看的话, 能看到伤口里白色的小点,那是不停蠕动的蛆虫, 他的双眼黑白分明,这样一双眼睛放在一个成人的脸上足以让人不寒而栗。

人随着年龄增长, 眼睛逐渐变得浑浊, 只有小孩子才有这样分明的眼睛。

他依旧穿着汤文嘴里的长袍, 青色的长袍和黑色的褂子, 上面也沾满了污泥, 他站在汤老太爷身边, 托着他浇水的那只手。

水壶见底, 水柱变得淅淅沥沥, 花盆如同被水淹了一样。

年轻人的眼珠子转了转, 僵硬的, 如同机器人一样扫视过徐凡和云青岑。

云青岑咽了口唾沫, 向后走了几步, 他“呵呵”地笑了两声,然后说:“这是你们请你的演员吧?特效化妆?看起来好真。”

云青岑看了眼手表:“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

就在他转身要走的时候,徐凡忽然抓住了手腕。

看起来清瘦的徐凡力气却很大,他紧紧抓着云青岑,云青岑根本无法摆脱他的钳制。

“徐哥。”云青岑脸上的表情似哭似笑,“这个真的有点吓人,我受不了。”

徐凡却冷声道:“安静一点,只是一只怨鬼,就连害人都要花两年时间,还没能把人害死,有什么可怕的?”

徐凡嗤笑道:“哪怕是个没用的活人,要杀人也用不了两年。”

被徐凡这么一说,刚刚跟云青岑一样吓得想跑的人都重新安静了下来。

徐凡:“连个老人都害不死,还能害你们?”

汤文的大哥汤理说:“二爷,那您看那位……能请走吗?还有我爸的身体……”

徐凡:“那要看你准备怎么把他请走了,让他现在离开你爸,可以,不过我不保证他以后会不会再来。”

“然后魂飞魄散,他以后不会再来,不过价钱要翻倍。”

汤家四兄弟站在一起,汤理咽了口唾沫,对徐凡说:“二爷,我们过去商量一下。”

四个兄弟各自都心怀鬼胎,老大说:“你们说怎么办?”

“翻倍是不是太高了?”老二的表情有些复杂,他小声说,“现在的钱都是老爷子自己拿出来的,我们现在去公司,上面那群老头也不会给我们支钱。”

老三:“我们四个自己凑?”

汤文:“我一个部门经理,有多少钱你们也知道,我顶多拿一千两百万出来,这还是我这么多年的存款。”

三兄弟看着汤文,眼神里写满了不可思议,他们这个弟弟还真的变成大孝子了?

汤文不想老爷子死,他努力说服兄弟:“老爷子要是死了,我们都要被公司扫地出门,我们手里可没股份。”

这话一出,杀伤力巨大。

父子情深在汤家只是一个笑话,把利益死死攥在手里才是真的。

汤家四兄弟最后一起凑钱,把原本说好要给徐凡的酬劳又加了一倍。

云青岑在他们商量的时候一直想溜,但都被徐凡拦了下来。

云青岑哭丧着一张脸:“徐哥,我胆子真不大,我是唯物主义者!”

徐凡还有空跟云青岑开玩笑:“那你从今天开始就是唯心主义者了。”

云青岑哭笑不得,徐凡拍了拍云青岑的肩膀:“你中午可不是这么说的,你当时可是说你胆子很大,这么多人看着,别让他们小看你。”

云青岑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朝汤老太爷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迅速移开目光,硬着头皮说:“我、我不怕。”

“那就好。”徐凡凑在云青岑的耳边说,“等这件事处理了,徐哥给你点奖励,嗯?”

云青岑眨眨眼:“什么奖励?”

徐凡的手指凑到嘴边:“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在从汤家四兄弟嘴里得到确切的答复之后,徐凡就走向了花园。

云青岑不敢过去,就跟汤文他们凑到一堆,看着徐凡前往花园。

“你不是二爷的助手?”汤理看着云青岑,他觉得云青岑比他胆小,这让他平衡了不少。

云青岑摆摆手:“我跟徐哥是朋友,徐哥说带我来开开眼界。”

汤理:“……开眼界?”

云青岑点头。

汤理:“这有什么好开的,他可真是个怪人。”

老二说:“也不能这么说,有本事的脾气都怪,不然怎么能算是有本事?那些没本事的连怪的资本都没有。”

云青岑坐到了椅子上,他看起来就像吓得没了力气。

旁边的人也没嘲笑他,谁不怕呢?不管徐凡说的多有道理,但人还是害怕未知的东西。

云青岑则是看着那只怨鬼,这种鬼不会让他产生食欲,就像之前的杨三娘。

怨恨的时间长了,怨鬼也能有点能力,但基本都没什么用,徐凡说的也是实话——两年多时间都杀不死一个老人,这种鬼能有什么用?

其实徐凡也没把驱鬼的方法说完,除了赶走和让鬼烟消云散之外,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消除怨鬼的怨气。

但那样就要了解怨鬼的前世今生,还要了解怨鬼为什么恨汤老太爷。

显然,徐凡不准备这么麻烦。

云青岑摸了摸自己的耳垂,从某些方面来说,徐凡比他更恶劣,毕竟他活着的时候还不像现在一样残忍。

而徐凡即便是活人,举动也跟恶鬼没有区别。

如果徐凡死了,他说不定花不了多少时间就能追上云青岑,手里有人命的恶人,当恶鬼的起点都比小鬼高。

云青岑坐在角落里,没人关注他,他就伸长了腿,怎么舒服怎么坐,目光却一直追随着徐凡身上。

徐凡走到了汤老太爷身边。

他似乎在跟汤老太爷说什么,并且对年轻人视而不见,但汤老太爷没有任何反应,直到徐凡抓住了年轻人的手。

云青岑听见汤家人在那边发出了惊呼声,就连他都坐直了身体。

他看着徐凡的嘴唇微动,似乎在说什么,然后年轻人手臂就瞬间化为飞灰,怨鬼这时才反应过来,他不再执着于汤老太爷,而是飘到了空中,怨毒地看着徐凡,他脸上的那道伤口变得越来越大,伤口里的蛆虫都掉了出来,只是还没等它们落地,就跟怨鬼的那条手臂一样灰飞烟灭。

只有云青岑知道徐凡刚刚在念什么。

这是一段流传于南北朝的咒语,云青岑十年的做鬼生涯,倒是让他知道了不少这方面的东西。

这道咒语倒是真的“咒”语,“咒”鬼用的。

“视我者盲,听我者聋,敢有图谋我者反受其殃,我吉则彼凶。”

所以怨鬼那只抓着汤老太爷手的手臂就遭遇了“凶”。

徐凡站在汤老太爷旁边,失去怨鬼控制的老太爷头朝下要栽倒下去,还是徐凡半抱住了他,让他倒进了一旁的藤椅上。

阴风阵阵,汤家人即便在室内,都被这阵阴风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怨鬼显然并不怕徐凡,他的身体不断膨胀,嘴就像狐狸的嘴一样凸了出来,只是没有皮肉,只剩皮肉。

怨鬼那断掉的手臂又重新长了出来,他的目标不再是汤老太爷,也是站在他面前的徐凡。

云青岑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笑了起来。

徐凡被骗了。

这只鬼并不是怨鬼,而是厉鬼,他不是杀不了汤老太爷,他是在折磨对方,折磨汤家人。

云青岑换了一个坐姿。

徐凡这么骄傲的人,会怎么做呢?

逃,还是硬扛?

徐凡没有慌乱,他不知道从哪儿找出一张符箓,食指中指夹住黄符,嘴里念念有词:“天洞天真,毕火毕真。天乌天镇……”

云青岑:“……”

这咒他没听过,但这也太长了。

怪不得真才实学的道士都快死绝了,真遇上了鬼,鬼会让他们念完这么长的咒语?

果然,厉鬼趁这个机会咆哮着扑向徐凡。

徐凡没有停下念咒,他伸出一只手,厉鬼停在距离他不到五米的地方。

它张大狐狸一般的骨嘴,嘴里有密密麻麻的蛆虫和不停掉落的腐肉以及黏液。

云青岑嫌弃的撇撇嘴,他都能想象到这只鬼的口臭了。

徐凡显然也遭到了“口臭”攻击,他的脸色变了变,但身形没有变。

汤家人还在云青岑的不远处说:“二爷就是厉害,刚刚差点把我吓死了。”

“那毕竟是二爷,这么多年没失过手。”

“肯定没鬼是二爷的对手。”

他们狂拍着徐凡的马屁,与其说是拍马屁,倒不是说是在给自己建立信心。

云青岑偏了偏头。

徐凡没那么轻松,他低估了这只鬼,没有做好准备,云青岑敢打赌,他只有那一张黄符,黄符失效之后,他就会变成厉鬼砧板上的肉。

不过这样也会方便很多,厉鬼把徐凡吃了,他再把厉鬼吃了,也算达成了目的。

云青岑正想就这么干,但他再次看到了厉鬼的嘴。

“我想近距离看看。”云青岑站起来,像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毛头小子,他捏着拳头说,“我过去了。”

汤文他们看着他,也没有阻拦。

云青岑顺着走廊走到了院子里,他看了眼那只厉鬼,又看了眼徐凡。

如果徐凡做好充足的准备,这只鬼不会是他的对手,可惜徐凡没有。

汤家人的说辞麻痹了他。

就像他自己说的,但凡有本事的鬼,也不可能两年害不死一个老人。

徐凡嘴里还在念咒,他不能停下,只能用眼神示意云青岑离开这里。

云青岑却不为所动,他甚至挺高兴地对徐凡说:“徐哥,我来近距离观摩一下,我现在一点不怕了!”

徐凡这会儿要是能有动作,一定会朝云青岑翻一个巨大的白眼。

但他没有这样的机会。

厉鬼显然盯住了徐凡,他甚至没有管旁边的云青岑,而是再次朝着徐凡俯冲下去,徐凡单手捏了一个手诀,然后拇指指甲划过中指指尖,指尖血飞弹出去,厉鬼发出一声尖啸,向后退去。

十指连心,指尖血就是心头血,但只有中指有这个能力。

徐凡另一只手不能动,这只手的心尖血用过之后,他就只能等赌。

赌是他先念完咒,还是厉鬼先恢复过来。

但徐凡被逼成这副样子,依旧没有着急,他用眼神示意离开云青岑离开,云青岑却站在一边,一脸赞叹地说:“它真恶心,真厉害。”

厉鬼恢复的速度比徐凡想象的更快。

厉鬼再次冲过来的时候,徐凡准备停止念咒,咬破舌尖还能抵挡一会儿。

可他最终没有停下,因为云青岑站到了他的身前,他亲眼看着云青岑肩膀处那似有若无的戾气忽然变得澎湃庞大,像是无垠深海,深不见底,吞噬一切。

但是云青岑本人恍然未觉,还在惊叹:“在这个角度看,它更丑了。”

厉鬼张大了嘴,森森白骨满是死气,腐烂的恶臭比它先一步到了云青岑面前,云青岑眉头紧皱,他背对着徐凡,倒不担心徐凡会看到他的表情。

他朝厉鬼微笑,然后伸出一只手,摇了摇食指。

厉鬼停下了,停在了距离云青岑不到一米的地方。

它的双眼血红,目光在云青岑和徐凡身上穿梭,然后它看到了躺在藤椅上的汤老太爷。

厉鬼咆哮着冲着汤老太爷冲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徐凡终于念完了最后一个字:“流金火灵,急急如律令!”

那道黄符化为闪电从徐凡的指尖飞出,从厉鬼的背后刺入。

巨大的雷声响起。

接连不断的巨雷似乎就在他们耳边。

“这是三十六雷总辖咒。”徐凡身体晃了晃。

云青岑连忙转身扶住他,关切地问:“徐哥,你没事吧?你刚在帅呆了!”

徐凡笑了笑,他摆摆手,没什么力气地说:“差点着道了。”

云青岑不明所以:“什么?”

徐凡的手放在云青岑的肩膀上,他微笑着说:“没什么。”

那三十二道雷人眼是看不见的,只有施咒者能看到听见。

在汤家人眼里,那只鬼忽然开始扭曲抽搐,身体像是被人抡着锤子,一遍又一遍的砸扁。

云青岑看着那只厉鬼,那厉鬼被雷击地浑身都在发抖,但它还是坚持向汤老太爷爬去。

它挺过一道又一道雷,但爬行的速度越来越慢,眼里流下的血泪越来越多。

他也看到了厉鬼的怨念。

这只鬼是汤老太爷的长辈,按辈分来说,是他的叔叔。

汤老太爷确实欠了他东西。

厉鬼在雷击下变回了自己原本的样子,脸上的污泥也消失了,嘴边的伤痕愈合,他是个清隽的年轻人,白净秀气。

它嘴里发出“赫赫”地声音,还在继续爬。

雷一遍遍击打着它。

它不是来折磨汤老太爷的,它是来让他还东西的。

云青岑穿过它的魂魄,看到了它的过去。

五十年代末,汤老太爷八岁,这只厉鬼二十七,厉鬼在当地风评很好,他是个医生,战乱时期救了很多人。

厉鬼有个爱人,曾经是个土匪,比他大十多岁。

两人都是男人,在封闭的小城是容不下这种恋情的。

土匪有时候半夜会悄悄钻进厉鬼的房间,他们没能瞒住厉鬼的家人。

家人把厉鬼毒打了一顿,关进了祠堂,刀伤就是这时候来的,厉鬼的父亲拿着一把刀,把儿子破了相。

当地有个风俗,孩子中了邪,只要破相,邪魔就会从脸上的伤口钻出去。

汤老太爷当时还小,他能从祠堂的破洞钻进去,祠堂是不许孩子进的,但大人越是三令五申,孩子就越是要进去,汤老太爷常进去玩。

只是这一次,祠堂不再是空的,厉鬼抓住了汤老太爷,求他,让他去跟土匪说他在祠堂,还把他偷偷藏的祠堂钥匙交给了汤老太爷,让老太爷去找土匪过来。

他没有让老太爷开锁,因为他知道自己一个人是逃不出去的,土匪来了,就算他们逃不出去,还能见最后一面。

汤老太爷那时候被厉鬼脸上的伤吓破了胆子,拿着钥匙钻出去之后,不敢去找土匪——他听父母说过,土匪都是杀人如麻的坏蛋。

但他也不敢让人知道他进过祠堂,怕挨揍,就把钥匙扔进了路边的枯井里。

没过几天,他就把这事给忘了。

而被关在祠堂里的厉鬼以为汤老太爷去找了土匪,他以为土匪很快就会来,可一天天过去,土匪没来。

他的父亲每天都会到祠堂里来骂他,说他是不男不女的怪物,是家族的耻辱,说土匪已经走了,说他活着就是个笑话。

厉鬼信了,从他交出钥匙到现在,土匪都没来找他。

他在一天夜里,从只能容纳一个小孩子的洞里钻了出去,为了钻出这个洞,他的手臂折断了,肋骨也断了,双腿也一样。

他只能在地上爬,他想不通,为什么他的爱人不愿意来见他最后一面。

他怨恨的死在了祠堂不远处的水塘里。

所以他来找汤老太爷,找对方要回那把钥匙。

云青岑看着还在爬的厉鬼,这一幕跟他爬出祠堂的那一幕几乎一模一样。

在那个时代,同性恋是禁忌,是精神病,是鬼怪附身,从他的性向被家里人发现的那一刻起,他唯一的“战友”就只有他的爱人。

爱人的“背叛”,对他来说就是不可承受之重,所以他疯了。

厉鬼最终在这三十六道天雷下灰飞烟灭。

消失的前一刻,它冲着昏迷的汤老太爷伸出了手,似乎在说:“还我。”

云青岑觉得自己像是看了一出戏,可惜这部戏是悲剧。

而大部分人的人生都是悲剧。

徐凡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他确实是来让汤老爷子还东西的。”

云青岑捂着胸口,夸张地说:“刚刚好吓人!还有点刺激,像是在看恐怖片!”

徐凡攀住云青岑的肩膀,用云青岑的身体支撑着自己,但脸上并不露怯,他笑着说:“这次多亏了你。”

云青岑不明所以的转头,两人的鼻尖碰在了一起,云青岑连忙后撤,但徐凡却因为没了力气,向云青岑的方向倒去,云青岑连忙又伸手抱住了徐凡,他有些不自然地问:“徐哥,你没事吧?是不是累坏了?要不然让他们给你收拾一间客房,你去休息一下?”

徐凡在云青岑的怀里,他抬手揉了揉太阳穴,闭着眼睛:“不用。”

他差点就交代在这儿了,如果不是云青岑……

徐凡看着云青岑的眼睛,然后抓着云青岑的手腕,自己慢慢站稳了,他轻叹了一声:“刚刚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已经死了。”

云青岑瞪大眼睛:“啊?!可我什么都没做啊。”

徐凡笑道:“你是不一样的,你身上有别人都没有的东西。”

云青岑摸了摸脸颊,有些不好意思:“徐哥,你别夸我了,我经不起夸。”

徐凡闷笑了两声。

汤家人这时才冲到花园,手忙脚乱的把汤老太爷连着藤椅一起抬了起来,要把对方搬回房间里。

就连汤文也没有过来跟徐凡说话,他们必须守着老爷子,时刻预备着老爷子醒来时看到的第一个人是自己。

云青岑看了眼厉鬼消失的地方,对徐凡说:“他刚刚看起来挺可怜的。”

徐凡知道云青岑在说谁,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人死之后就不会再有感情,不过是生前留下的一点执念,灰飞烟灭对他来说才是拯救,不必再待在三界轮回当中,不再受苦,得到真正的自由。”

云青岑偏头看着徐凡:“是吗?”

徐凡轻声说:“不过凡事也有例外。”

云青岑眨眨眼:“什么例外?”

徐凡微笑道:“如果是你的话,我不会这么做。”

“我会让你留在这个世上,直到你不想再留为止。”

没心没肺的怪物,那从未跳动过的心脏此时似乎跳动了一下。

徐凡轻声说:“从没有人会让我有这样的想法。”

“只有你。”

上一章:第67章 下一章:第69章
热门: 驻京办主任2 穿成残疾男主怎么走剧本? 绝对暧昧 乡村欲孽:山村教师的荒唐情史 想虐我的八个反派都爱上我了 重生是为了和死对头一起好好学习 和离行不行 男主他病得不轻[穿书] 静州往事 捡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