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上一章:第66章 下一章:第6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秋日阳光微醺, 云青岑靠在咖啡厅的沙发靠背上,周旭尧小声说着话,云青岑听得昏昏欲睡。

“我去一趟图书馆。”云青岑看了眼时间, 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下午五点了,徐凡应该会在这个时间段打电话到图书馆接他。

周旭尧舍不得, 他念念不舍的跟着云青岑出门, 把云青岑送到图书馆门口才问:“那我晚上去接你,徐二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担心你出事。”

周旭尧乖的像只小狗。

如果赵鹤轩或其他人在这儿,肯定要说周旭尧假的冒泡了。

但云青岑就吃这一套, 他笑着拍拍周旭尧的胳膊:“我能有什么事?你放心吧, 要回去的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到时候估计要麻烦你来接我,你要是到时候没空就直接跟我说。”

周旭尧看着云青岑,点了点头, 然后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云青岑看着他的背影, 这让他想起了多年前, 周旭尧还不是现在的脾气,那时候他的脾气跟当时郑少巍有几分相似,都是一点就炸的暴脾气。

只是郑少巍能有那样的脾气是因为他有恃无恐——郑氏的太子爷, 敢得罪他的没有几个, 他知道无论自己怎么做都有人兜底。

周旭尧不是,周旭尧的狂躁是一种极端且消极的对抗, 他把自己和世界隔离开,用暴力去反抗, 然后把自己推进更可怕的极端世界里。

最早接触周旭尧的时候, 云青岑对他充满好奇, 周旭尧是个矛盾的人,他看似浑身长满了刺,主动跟世界为敌,但他内心极度缺爱。

周旭尧是渴望爱的,他师傅活着的时候,尽管给他的爱很有限,但至少他还能从那稀薄爱中咂摸出一点滋味。

可他师傅死后,他的感情世界就变得越发荒芜,直到云青岑出现,所以他迫切的想跟云青岑建立另一种更稳固亲密的感情关系——爱情。

爱情跟亲情友情不同,它是具有排他性的,是独一无二的。

就像很多走到极端的友谊,在某个时刻,必然也会让双方有一种恋爱的感觉。

云青岑还在读书的时候,班里就有两个女生,她们的关系最好,刚刚入学的时候,是较为亲密的朋友,但这个亲密的范围只是一起吃饭,体育课一起玩。

直到两个行变成三人行,这三个女生常常争风吃醋,另外两个都觉得自己才跟那个更活泼的女生最好。

云青岑当时跟其中的一个女生当过一段时间短暂的同桌,因为那两个女生有一次吃饭没叫她,她哭了一个晚自习。

她趴在桌子上,即便老师来问,她都不愿意起来,反而越哭越凶。

直到跟她关系最好的那个女生来叫她,她才大哭着抱住对方,让对方不要跟新来的那个玩。

人人都希望有一段稳定亲密的关系,既然友情无法实现,那么爱情就是救命稻草。

缺爱的人尤其如此。

所以有的人才能在刚刚结束一段感情以后,马不停蹄的投入另一段感情,并且在每段感情中都全身心的投入。

因为爱情对这类人来说是必需品。

周旭尧就是这类人,他不需要朋友,也无法拥有亲人,他需要的是具有排他性的感情,这段感情里只能有两个人。

所以云青岑以前周旭尧接触的时候,都不会在周旭尧面前提起其他人。

而周旭尧的感情变质也在云青岑的预料之中。

但云青岑自己没有这类需要,他在需要别人爱他之前,就学会了自己爱自己,他对感情的需求很低,低到连对正常的人际交往关系都没兴趣。

他很小的时候就明白,越是付出一切想要的东西,越是得不到。

童年时期,他大约也奢望过有一个正常的家庭。

只是现实不会因为他的奢望发生改变。

云青岑学会了从孤独中寻找乐趣,像野兽一样寻找猎物,从猎物身上得到一些刺激。

但这些刺激很快就会消失,猫玩弄老鼠也不可能一直玩弄,总有腻味的时候。

不过云青岑多数时间还是觉得自己是“正常”的,至少他没有变成嗜杀暴虐的反社会人格。

云青岑哼着歌,走进了图书馆,等着徐凡来找他。

下午五点半,徐凡的电话就来了,云青岑正在重温呼啸山庄,他站在书柜旁边,背靠着身后的墙,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蹲下去,或者坐到台阶上,他低着头,额边的碎发自然垂落,每一个看到他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

还有人拿出手机偷偷给他拍照。

但没有人去打扰他,没人找他要联系方式。

没人会想破坏这一幕。

云青岑拿出调成振动模式的手机后,他清楚的听见周围有人轻轻的哀叹声。

他看到来电显示以后笑了笑,接起来之后压低声音说:“徐哥?你忙完了?”

徐凡估计在开车,手机放的比较远,这让他的声音有些小:“对,忙完了,我过来接你,我们先去吃饭再去我的顾客家。”

云青岑:“好,那我在图书馆门口等你。”

徐凡坐在车的后座,身边还坐了一个中年男人,中年男人看着很精干,脸上没什么表情,抬头纹有些深,看上去刻板又严肃,让人一看就觉得他要求很高,脾气肯定不好,男人抿着唇:“二爷,这次请您过来,我花了不少精力,还是不要浪费时间比较好。”

他的表情有些怪异,像是鞠躬鞠到一半就因为自尊动弹不得了。

徐凡看着窗外,他远远的看着等在图书馆门口的云青岑。

云青岑手上还拿着两本书,他似乎也在找车,抬头眺望,左顾右盼,活泼又不让人觉得厌烦。

日落是昏黄柔和的阳光洒落在云青岑身上,似乎给他罩上了一件橘黄的纱衣。

这一幕配着云青岑的好身材和脸实在赏心悦目。

徐凡嘴角含笑,但说出口的话却不那么讨人喜欢,他声音很平静,但却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蔑视:“汤先生,我怎么做事不用你来指手画脚,你要是对我不满意,现在大可以下车。”

他似笑非笑的转头看向男人:“不然你就闭嘴。”

男人额头的青筋都暴了出来,但他深吸一口气,硬生生忍了下去。

他抿着唇说:“我爸现在情况很不好。”

徐凡笑道:“养父而已,又不是亲爹,汤先生,在我面前不用演。”

男人偏过头,不再去看徐凡。

车在云青岑面前停下,徐凡摇下了车窗,云青岑热情地走上前跟徐凡打招呼:“徐哥,我还以为要再等这一会儿呢。”

刚刚还面无表情的徐凡此时对着云青岑笑得温柔:“上车吧,你想坐前面还是后面?”

云青岑有些迟疑。

徐凡转头对男人说了一声:“汤先生,你坐前面去吧。”

汤先生黑着一张脸,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上。

云青岑上车之后就舒服舒出一口气,对坐在旁边的徐凡说:“今天可真热,幸好图书馆有空调,在外面站一会儿我就浑身是汗了。”

徐凡笑道:“是吗?我怎么没闻到汗味?”

云青岑笑出了声:“那要是能闻到,我肯定就不敢上车了。”

“对了,徐哥,那位是……”云青岑小声问。

徐凡倒是很大方的介绍道:“这位是汤先生,我的顾客。”

汤先生抿着唇转头,对云青岑说:“汤文。”

云青岑:“汤先生好,我姓云,云青岑。”

汤文已经转回了头,他对云青岑没兴趣,也很不满徐凡中途绕道来接这个无关紧要的人,但碍于徐凡的面子和本事,他有再多不满都只能憋回去。

吃餐厅的路上,徐凡就跟云青岑说了汤家的事。

汤家的老爷子今年已经七十三了,在普通人家算是颐享天年的年纪,应该在家含饴弄孙,但汤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因为一场意外失去了生育能力,所以他收养了四个孩子。

这四个孩子按常理来说都是他的继承人,不过汤老爷子到了晚年,估计是觉得养子靠不住,这个年纪也不愿意放权。

汤文今年四十六,应该是撑门立户的顶梁柱,但在汤家,干得还是别人家刚出社会的小孩才干得活。

到今天为止,他也只是汤家公司里的一个部门经理。

他的能力也不如他那三个异父异母的兄弟,在公司里的人缘更比不上,所以汤老爷子一生病,着急的人只有他一个。

汤老爷子如果死了,他能分到的遗产他自己心里清楚,所以汤老爷子现在不能死,就算要死,也得把遗嘱写好了才能死。

汤文就趁着汤老爷子还清醒的时候跟他说了徐家的存在,从汤老爷子手里拿到了钱,把徐凡请了过来。

徐凡的要价简直是个天价,汤文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肉疼。

至于汤老爷子的病——

“汤老爷子的病就是这两年的事。”徐凡就像在讲故事,很容易让人身临其境,就连云青岑都听得入了迷。

汤老爷子是两年前出的事,他是个并不迷信的人,也不信命,很多大老板家里都摆着佛像看重风水,但汤老爷子家里很干净,风水也从没有请人看过。

变故发生的契机,就是汤老爷子七十大寿那天,汤老爷子包下了整个酒楼,自家的公司的中高层全都来了,还有关系不错的合作公司的老总和高层。

结果汤老爷子上台说话的时候,酒店门口忽然闯进了一个人。

这个人穿得破破烂烂,但四个保安都没能把他拦住。

说到这儿的时候,前面坐着的汤文忍不住说:“一开始我们以为那个人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那人穿着一件长衫,外面套着一件像是民国时穿的褂子,看着很年轻,但衣服上全是划痕,脸上也有伤,手上脸上都是黑泥,他被保安拉着,但身体并没有被保安拉动,反而站在门口冲汤老爷子喊:“狗子!你欠我的你还没还!”

“你还欠我!”

“还我!!!”

那人虽然最后还是被保安拖出去了,但汤文时隔两年多说起这个,鸡皮疙瘩还是起来了:“他喊的时候,声音特别奇怪,不像是从嘴里发出的声音,更像是从肚子里喊出来的。”

“而且……我爸小名确实叫狗子,这还是我爸喝醉了跟我说的。”

汤老爷子是建国后出生的,他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小城,小城嘛,改变的没那么快,五几年的时候,穿长衫的人还是有。

不过到了现在,即便有穿长衫的人,那得在漫展或是文化展上才能看到。

“家里人都怀疑是爸小时候可能……”真的欠了别人什么。

但没人敢说,只能顺着汤老爷子的意思说那是个疯子。

结果从那天开始,原本身体很硬朗的汤老爷子突然就变了,他睡不好觉,常做噩梦,做噩梦的时候就会大叫出声,让家里人都睡不好。

但四个孝子,就算天天顶着黑眼圈,也要跟老爷子说他们为了孝顺老爸,一点都不觉得累。

“再然后,我爸就出现了幻觉。”汤文说,“他总是说那个穿长衫的男人就在我们家里。”

“吃饭的时候说那个人就站在他旁边,睡觉的时候说那人坐在他房间的椅子上。”

“他还经常发脾气,我们两年搬了五次家,但无论我们搬去哪儿,我爸都能看到那个人。”

家里人怕归怕,但想到财产,没人敢从家里搬走。

对他们这些享受惯了的人来说,穷比死更可怕。

汤文:“今年的时候,我爸忽然不认人了,公司也管不了了,每天都对着空气说话。”

但汤家人并没有把汤老爷子送进精神病院——汤文和他几个兄弟都清楚,他们现在在公司的位子并不高,也不稳固,汤老爷子一旦出事,公司的那些股东就能合起伙把他们赶出去,把公司吞了。

得不到治疗的汤老爷子情况越来越严重,终于在三个月前辈送去了医院。

他一天二十二个小时都在昏睡做噩梦,还有两个小时勉强能清醒。

但这两个小时不足以让他想到自己快要死了,也不足以分配自己的财产和股权。

汤文把自己说的高尚极了:“我是我爸从孤儿院抱回来的,没有他就没有我的今天,只要有办法让我爸变正常,二爷让我做什么都行。”

徐凡笑着对云青岑说:“就是这回事。”

云青岑眨眨眼:“汤老爷子,不会是我知道的那个吧?”

云青岑激动起来:“他老人家可是个传奇。”

汤文这时才认真的看了云青岑几眼,语气也好了很多:“我爸当年白手起家,从卖拖鞋袜子,到现在我们公司旗下的服装品牌风靡亚洲,他花了大半辈子,像他这样的人可不多。”

云青岑崇拜道:“我也想变得像汤老爷子那么优秀。”

“徐哥,你能治好汤老爷子?”

徐凡看着云青岑的侧脸,嘴角上扬:“我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既然我来了,汤老爷子就一定会恢复。”

汤文这时也记起自己是求人的那个,跟着说:“二爷名气大,经手的就没有不成功的,之前给一个外国佬治病,也是人到病除,那个外国佬问题更大,听说人都瘫了。”

汤文这回真心赞叹:“像二爷这样有真才实学的,现在可是越来越少了,我也就打听出了二爷和周先生。”

徐凡笑了一声:“周旭尧?他虽然姓周,但并不是周家人,周家传到他师傅那一代,就算绝户了。”

汤文顺着徐凡的话说:“倒也是,比名气比本事,二爷现在可比周旭尧强得多。”

云青岑眼中闪烁着好奇的光。

但心里却不屑一顾,周旭尧但凡能没人性一点,都轮不到徐凡。

晚餐他们吃的还是中餐,这顿饭吃的很快,也没什么可说的,该聊的都在车上聊过了,吃过之后他们就要前往汤家。

在徐凡到的前一天,汤文就把老爷子接回了家——在医院搞迷信活动,实在不太好。

汤家住在这两年刚建好的别墅里,装修的很符合老爷子那个时代人的口味,实木家具,红木屏风,深色的地板,客厅还悬挂着几幅国画,书房里还有“天道酬勤”的牌匾,这别墅很大,不大也不行,汤家一堆人都挤在这个别墅里,四个养子和他们的老婆孩子都在。

只要有一个不愿意搬,其他的都不敢搬。

汤文带着云青岑他们走进家门,除了汤老爷子的汤家人都坐在客厅里。

云青岑一进门,就发现客厅里的汤家人都直愣愣地盯着他们,眼底不仅有轻视还有戒备。

汤文对一个身材瘦弱的男人说:“大哥,我把二爷带回来了,现在就去看爸。”

被他称为大哥的人站起来,目光落在了徐凡身上,他的表情很难看,脸上如同被人糊了一层灰。

“爸起来了。”汤大哥咽了口唾沫,“就在院子里,在给花浇水。”

汤大哥忽然瞪大眼睛:“那个人在他身边……”

他像是在一本正经的讲恐怖故事:“我们都看到了。”

“那个人抓着爸的手。”

“爸……像个木偶。”

上一章:第66章 下一章:第68章
热门: 队友太会撒娇了怎么办 艳运村医 被瞎子求婚后我嫁进了豪门 掌中雀[豪门] 留守青年:村里全是我的娃 怎么追男孩子 深宫巨孽(赝品太监) 非人界前台接待处 延迟就诊 我和村姑的同居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