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上一章:第63章 下一章:第6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陈妈还在比划着,云青岑只是对她笑。

陈妈以为云青岑是近乡情怯, 在孤儿院工作多年, 看着原身长大的她, 知道原身对父母的渴求。

很多人都是越缺什么, 越渴求什么, 为此可以掩耳盗铃, 把自己埋进尘埃里。

办公室里,院长还在跟原身的父母说话:“他现在也是成年人了, 有自己的事业, 待会儿他过来, 你们好好说话,他是个内向的孩子,你们也不要逼他, 毕竟这么多年,你们不容易,他更不容易。”

陈妈推了推云青岑的胳膊, 着急的看着他,催促他进去。

云青岑脸上的笑容没了。

他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声音很轻:“妈妈, 我进来了。”

院长的声音变大了不少,关切又温柔:“快进来吧,我还以为你要晚点才到。”

云青岑推门走了进去。

原本背对着他坐的原身父母都转过头看他。

这对夫妻很像——不是五官像, 而是表情, 很多夫妻相处久了之后, 微表情越来越相似,给人的感觉也一样,然后变成了人们嘴里的夫妻相。

他们不如原身长得好,但如果细看的话,还能找到一点相似的影子,可能是原身是挑着父母的优点长的。

和云青岑设想不同,这对夫妻身上看不到“贫穷”的影子,男人有点发福,女人虽然看起来苍老,但身上有淡淡的香水味,脖子上带着的是宝石吊坠的铂金项链,男人脚上穿的皮鞋是个轻奢品牌,一双鞋两千多三千。

对普通家庭而言,即便买得起,也多数不会选择买这么贵的鞋。

而他们看起来又并不像是中产阶级,那就只有可能——打肿脸充胖子,这身行头是为了来孤儿院专门置办的。

云青岑又看向院长,院长的头发半白半黑,掺杂在一起,但被她梳得一丝不苟,她看起来并不慈祥,多年的劳心劳力让她双颊凹陷,皮肤黝黑,她的颧骨很高,鼻子也高,嘴唇薄,眉毛天生就细,而她数十年如一日的化妆,从没有素颜见人过,但过时的化妆手法让她的脸看起来白如瓷砖,跟脖子形成鲜明的对比。

只看脸的话,人们一定会说她是天生的刻薄相。

但跟外貌不同的是,她有一颗温暖的心,瘦弱的肩膀跟她的妆容一样,数年如一日的扛着这个孤儿院,扛着责任和孩子们的未来。

云青岑看着她。

院长也看着云青岑,她站起来,高兴道:“坐着,坐过来。”

一张椅子放在院长座位的旁边。

原身是很得院长喜欢的,因为他不善言谈,总是沉默着照顾更小的孩子,他又聪明,成绩总是很好,毕业之后找到了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甚至买了一套房子,对没有家庭后盾的孤儿来说,是非常了不起的成绩。

在外面,他是可以任人欺凌的可怜虫,但在这里,他是孤儿们偶像,是工作人员的骄傲。

云青岑做到院长旁边,然后安静的坐下,院长拉住云青岑的手。

放在云青岑手背上的手像是干枯的树皮,皮跟肉似乎已经分开了,动起来的时候,皮想波浪一样叠起来,重在一起。

但院长的掌心很温暖,干燥。

她抓着云青岑的手,对云青岑说:“这位是你……”

没等院长介绍,男人就激动地说:“我叫张志,我是你爸!”

他的双手在空中舞动,眼角还流出了一滴泪,好像真的是个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孩子的父亲。

而坐在他身边的女人,也正低头拭泪,低声说:“青青,我是冯敏,我是你妈。”

院长大概是被这一幕,被这对夫妻的眼泪感动了,她拍拍云青岑的手背,脸上挤出一点笑容来。

张志开始介绍起他们的现状:“我和你妈现在开了一家专门卖麻辣烫的店,这几年家里生意还不错,你二弟马上就要结婚了,弟媳也是从咱们老家过来的,这些年我和你妈吃了不少苦,好不容易在这里有了套房子,能在这儿生根,现在也把你找到了,以后咱们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冯敏也说:“你现在有出息,我跟你爸肯定也不会拖你后腿,你弟弟妹妹也都懂事,你二弟也读完了大学,现在是个白领。”

他们兴奋地,滔滔不绝地说着他们是怎么从一个偏僻县城来到这里的。

又是怎么从一无所有,只能租住床位打工,一步步从社会底层打拼上来。

现在他们有一套八十多平接近九十平的房子,三室一厅,一家人住在一起,虽然挤了点,但是很幸福。

于是在幸福之余,他们想到了这个他们年轻时抛弃的孩子。

“以前是没那个条件。”冯敏看着云青岑,她的眼眶通红,眼底流露出来的内疚不是假的,她声音哽咽,“那时候我和你爸每天只能睡五个小时,早上和下午都在工地,晚上就推着小推车去买点麻辣烫,怀你的时候我不知道,我一点反应都没有,后来肚子大了,医生说你手脚都长出来了,我就没舍得……”

冯敏捂住自己的嘴:“可我们养不活你,我跟你爸当年住的是最便宜的地方,两个人租了一张铁架床的下铺,钱还要打回老家。”

张志接话道:“咱们老家现在也好了,我跟你妈打了钱回去,你爷爷奶奶都起小洋房了,三层呢!挺大一个门,一楼就堆点柴和其它东西,二三楼住人,顶楼还能养鸡种菜。”

他高兴得挑高眉毛,近乎手舞足蹈:“以后咱们一家人,热热闹闹的。”

等他们把自己想说的都说完了之后,就用祈求并且笃定的目光看着云青岑。

估计是院长告诉过他们,原身从小就一起期盼着能找到父母,能有一个家,所以他们的目光才这样笃定。

这世上最不公平,最不讲道理的就是感情,无论是亲情爱情还有友情,不是你有多能付出,就能得到同等的回应。

感情就是一个人的苦修,而多数人即便经历九九八十一难,都取不得真经。

云青岑一只胳膊支在桌子上,他偏着头,看着这对中年夫妻,他问道:“是你们把我放到福利院门口的,如果你们这些年想找我,可以直接来这里问。”

云青岑声音很轻,但表情和眼神没有太多抗拒。

夫妻俩对视一眼。

他们几次张口,都找不到理由。

最终还是妻子说:“我们两个养三个孩子,很艰难……都要读书,要吃饭买衣服,我们有时候也会偷偷过来看,看你在这里过得好,不敢认你,现在不一样了,你二弟也工作了,你也工作了,咱们就团聚了。”

张志点点头:“你妈说得多,你也体谅一下我们吧,我们也没办法。”

云青岑又问:“你们给福利院捐过钱吗?这么多年,哪怕只有一块,你们捐过吗?”

室内又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院长抓着云青岑的手,她张了张嘴,打圆场说道:“毕竟你们是第一次见面,彼此都不熟悉,要不互换一下联系方式,私下联系吧。”

云青岑看了眼院长。

院长朝云青岑点了点头。

但云青岑不是原身,他对院长的尊重十分有限,他看着张志:“知道我今年几岁吗?”

张志愣了愣:“二十四。”

云青岑点点头:“不是十岁,也不是四岁。”

张志高声说:“我们已经给你解释过了!当年是因为穷!”

云青岑笑道:“穷就是遮羞布吗?”

院长想打圆场。

她还没说话,就看见云青岑站起来,云青岑看着眼手表,他已经见过院长,这座孤儿院对他来说已经没什么吸引力了,他微笑着问:“说吧,这次来找我是想要多少钱?”

冯敏失声道:“我们不是图你的钱!你有再多钱都跟我们无关!我们只是想一家团聚。”

云青岑:“真的吗?”

冯敏拼命点头。

云青岑眼睛微眯,声音温柔:“我不信。”

冯敏激动地站起来:“那你要怎么才信?妈把心挖出来给你看你才信吗?!”

云青岑看了眼手机屏幕,他叹气道:“那好吧。”

冯敏和张志都松了一口气。

又听云青岑说:“挖吧,我在这里看。”

众人:“……”

冯敏捂着胸口,哭得抽个不停。

云青岑有些烦:“你们有什么就直说,不然以后就没机会了。”

云青岑看着张志的眼睛:“我没跟你们开玩笑,说还是不说,选择权在你们。”

大约是云青岑的表情和眼神太坚决,又或许是他们本身的渴求已经到达了顶点。

张志咽了口唾沫,喉结上下滚动,他因为发福而变成圆形的脸看起来更加臃肿,有汗水从他的额头滴落,他没有看云青岑的眼睛,而是看着云青岑的下巴。

“我们看新闻了。”张志的声音很小,似乎羞于启齿,“你拿到了很多钱。”

张志舔了舔自己的干得起壳的嘴唇,声音大了一点:“我们想找你借点。”

这句话一出口,冯敏的哭声更大了。

最无耻的话说出来,接下来张志说的更顺畅,他刚刚那副装出来的激动荡然无存。

“你二弟要结婚了。”张志抹了把脸,缩着脖子说,“现在的房价太贵了,我们两口子存了这么多年钱,只存了四十万。”

“你弟媳虽然也是咱们老家来的,但家里有钱,在这儿给她买了套房子,说是她的婚前财产,亲家说,你二弟必须也有套房子,他俩才能结婚,还不能太偏,必须在四环内。”

张志不敢抬头看云青岑:“四环内最便宜的房子,买个六十多平两室的,也得两百多万,首付拿三分之一,也要接近七十万,现在还差三十万。”

“我们知道你现在手里钱多,就三十万,等你二弟结了婚,成了家,他还你,他现在在当白领,能挣钱!”

云青岑被逗笑了:“他在做什么工作?一个月工资多少?他到时候还不还房贷?还有钱还债?”

云青岑:“三十万,你们把自己现在住的房子拿去抵押贷款,三十万不是随便贷吗?”

冯敏小声说:“咱们家那套房子房龄过二十年了,不能贷款。”

云青岑:“那你们自己不是还能贷吗?店面可以抵押。”

冯敏再次把头低下去。

张志:“你还有个弟弟。”

他们不能把全部都给一个儿子。

所以就来找这个被早早抛弃的大儿子。

张志深吸一口气:“这笔钱,你二弟一定会还你,我们盯着他。”

院长忍无可忍地站起来,她眼里含着泪,手拍在桌子上,指着张志的鼻子怒骂道:“好的时候你们没想到云青,现在缺钱了,记得来找他了!他欠你们了吗?!欠了吗?!你们要不要脸?!他小时候,孤儿院预算不够,他们那批孩子,半个月才能吃一次肉!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一次饺子!那时候你们人呢!”

张志脸涨得通红:“他欠了!”

他是大喊出来的。

院长看着他,张志紧捏着拳头说:“他欠我们一条命。”

“他的命,是我们给的。”

冯敏终于哭完了,她祈求道:“云青,我们知道,那个郑氏赔了你很多钱,三十万而已,你就当打发要饭的,你不缺这三十万,但没有这笔钱,你二弟就结不了婚,他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孩子,如果因为这个结不了婚,他会崩溃的。”

“血浓于水,云青,你以后也会需要兄弟之间互相扶持的。”

“咱们是一家人。”冯敏似乎找不到话说,来来回回重复这两句,“血浓于水。”

但云青岑却很直接地说:“不可能。”

云青岑冷漠地看着他们:“我为什么要用三十万打发你们?三十万,都可以供孤儿院里好几个孩子读大学。”

张志:“我是你爸!”

可无论张志和冯敏多激动,云青岑都是那个局外人,他的情绪没有丝毫波动。

云青岑看着张志,张志忽然说不出话来了。

云青岑的目光太冷了,冷得像是没有人类的情绪,宛如一只野兽。

张志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云青欠了他一条命,无论如何,云青也是他和冯敏生的,云青有今天,也多亏他和冯敏一念之间,没有把云青带到城外丢弃,而是给他选了一个不错的福利院,是云青欠他们的,不是他们欠云青的。

越是这么想,张志就越觉得自己没错。

“你、你不给我们钱,我们就去曝光!”张志找到了底气,壮着胆子喊道。

云青岑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曝光什么?”

张志:“曝光你有了钱却不管家里人!”

云青岑耸耸肩:“去吧。”

他看了眼手表,对院长说:“今天我还有事,抽空再来看您,钱方面您不用担心,在院里再添置点东西吧。”

然后云青岑就朝办公室外走。

院长有些呆愣。

但云青岑已经跟张志擦肩而过。

张志着急地去抓云青岑的胳膊,但云青岑就像身后长了眼睛,张志没能抓住云青岑的手腕。

张志急了,口不择言地骂道:“没爹妈教养的东西!”

云青岑已经走到了门口,他转过头,用疑问地口吻问:“请问你能再说一次吗?”

冯敏去扯张志的衣服,想让丈夫闭嘴。

但张志的大脑充血,理性荡然无存,他继续骂:“连自己的亲爸妈,亲兄弟都不管,你生下来我们就把你丢到山上,等狼把你叼走!”

云青岑站在张志面前,他“啧”了一声,然后折起袖子,取下了自己的手表。

他的动作慢条斯理,嘴角还带着笑,像是哪家的大少爷出游,总是温文尔雅,慢慢悠悠,等他取下手表放到桌子上,这才对着张志微笑。

他伸出手,拍了拍张志的肩膀,语气中带着怜悯:“这是你自找的。”

张志还没来得及说话,院长和冯敏也还没反应过来,云青岑就一脚把张志踹到了墙壁上。

这一脚正好踹在张志的胸口,张志倒在地上,动弹不得,他疼得五官扭曲,好像身上的每一寸骨头都被卡车碾碎了一样。

但云青岑没有放过他。

张志听见了云青岑的脚步声,在瓷砖地板上格外清晰。

他听见冯敏的祈求声,他艰难地睁开眼睛,看见妻子正抱着云青的腰,不让云青朝他走来。

可在他眼里力气并不小的妻子,在云青面前如蚍蜉撼树,云青的手一拨,妻子就跌坐到了地上。

云青岑走到张志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然后云青岑蹲下去,他手里还拿着水杯,他举高水杯,水流就这么淅淅沥沥的落到了张志的头上,脸上,甚至还有水灌进了张志朝上的那只耳朵。

“我不喜欢别人威胁我。”

云青岑叹了口气:“威胁别人之前,就不知道掂量一下自己的筹码吗?”

“我来见你们,已经是很给你们脸了。”

云青岑抓住张志的头发,把张志的头提起来,在张志的耳边微笑着说:“下次你们再来,我就打断你的腿。”

“相信我,我从来不开玩笑。”

“不对。”云青岑笑道,“多数时候,我都是不开玩笑的。”

然后云青岑松开手,他站起来,理好自己的衣领,拍了拍衣角。

他整理好之后,对瘫坐在地上的冯敏笑了笑。

“想要三十万?好啊,如果你们愿意一人出一条腿的话,可以。”

云青岑戴上手表:“那我很愿意出这三十万,用来打发要饭的。”

上一章:第63章 下一章:第65章
热门: 庶女高嫁 领导司机:名利场小人物必修的权谋心经 今天十代目又吓到谁了? 入眠 帽子和绷带 师尊他五行缺我[穿书] 家有恶犬 魔道之祖 星际重生之废材真绝色 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