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第6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原身的记忆里, 他对父母的渴望一直没有消退过,他在孤儿院的小伙伴也都一样,哪怕明明知道自己是被父母抛弃的,却依旧留有幻想,甚至给抛弃他们的父母找借口,比如他们不是被抛弃的,是被人贩子拐走偷走的,然后人贩子又把他们丢到了孤儿院。

这样他们的父母也是受害者, 他们还能对父母抱有天然的, 孩子对父母的爱和渴慕。

尤其是孤儿院确实出现过孩子被拐走,然后自己跑了,被送到孤儿院之后,父母在也找来了。

这个例子成了所有孤儿们心中的希望。

即便他们也清楚, 不可能所有人都是这样。

原身离开孤儿院以后, 也寻找过自己的父母, 一个不爱跟人打交道的人, 翻看网站上他被遗弃在孤儿院那年, 父母发布的走失儿童信息, 他看到跟自己相像的,就会打电话过去询问,但最后的结果都不太好。

慢慢的, 他也就歇了寻找亲生父母的念头。

甚至安慰自己, 他或许命中注定拥有不了家庭。

原身活着的时候没能找到, 死了, 倒是找到了。

云青岑没有半点同情心,并不觉得原身可怜,甚至觉得有些可笑。

那些抛弃自己的,背叛自己的,即便有再多苦衷,都不配再让他回头。

越是奢求爱,就越是得不到爱。

他自己倒是早就看透了。

云青岑很清楚,他自己的出生不过就是父母为了将来有人养老,他们对他付出多少,都是为了将来从他身上得到更多。

每一次他的成绩单都是父母标榜自己是优秀父母的证书。

云青岑生长在一个畸形的家庭,但他并不缺爱,也从不需要别人爱他。

爱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字眼。

是别人妄图用来控制他的工具。

他早已与孤独达成和解,并且享受这种感觉,没有人比他自己更爱他。

云青岑在第二天去了孤儿院。

他并不是对原身的父母有多好奇,而是想去见见孤儿院院长,那个被原身当做妈妈一样敬爱濡慕的女人。

这次云青岑没有让任何人来当自己的司机,自己打车去了孤儿院。

孤儿院在南城三区,这是整个城市中最穷的一个区,这里有很多廉租房,居住的都是外来务工人员,他们的钱要省下来寄回家里,所以三区到处都是需要拆迁的违规建筑,这里杂乱无章,每年听说都要花很多钱来治理,但是没有多少成效。

开发商承包不起这里的地皮,所以哪怕按照拆迁补偿来说,这里的每一个租户都和曾经的云青一样是百万或者千万富翁,但还是得拿着一个月几百上千的房租,做着未来会成为富翁的美梦。

温暖之家就开在这个地方。

云青岑从原身的记忆中扒拉出了他在孤儿院的生活。

因为院长的原因,这家孤儿院倒是从没有虐待过的儿童,相反,院长一直在想法设法给孩子提供们更好的环境,她任劳任怨,没有钱,她就自己又当院长又当财物,还要带孩子,现在她才五十二岁,看起来却像是六七十的人。

云青岑到的时候,正好有个工作人员在打扫院子。

她一看到就云青岑就激动地叫了出来:“啊!啊啊!”

云青岑对她比了个手语:“我回来了。”

工作人员姓陈,她是个聋子,但是跟赵鹤轩不同,她买不起助听器,只能靠双手比划。

还有一点跟赵鹤轩不同的是,赵鹤轩是天生的,她是后天的。

她是小时候发烧,家里重男轻女,不愿意送她去医院花钱治疗,后来实在不行,眼看就要烧死了,送去医院治好之后,她就聋了。

这样的家庭也不会送她去读书,陈妈活到十四岁,就从家里跑了,因为父母要送她去给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当老婆——这个男人的前妻因为不堪丈夫的殴打跑了,留下了三个孩子,陈妈做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

跑到城里之后,她一开始在车站卖十二生肖的日历,然后又去卖小饰品,挣一点钱,但得躲着城管。

后来院长看她可怜,就给了她一份工作。

现在陈妈有个跟她一样勤恳老实的丈夫,两人有一个健康的女儿,女儿还在读大学,陈妈则是跟丈夫一起在福利院工作。

丈夫当清洁工,陈妈则是给孩子们做饭,夫妻俩多数时候都会互相帮忙。

陈妈热情地跑上前,拥抱了云青岑。

她的怀抱算不上温暖,她的双手也不算有力。

但云青岑却愣了一下,然后才抬高胳膊,也抱住了她。

他拍了拍她的背,知道自己说什么她都听不见,因此他没有说话。

直到陈妈抱够了,才拉开距离,手舞足蹈地比着手语,对他说:“你爸妈找到了!”

“没有几个人像你一样幸运!我知道你一直想找到父母!”

她高兴坏了,拉着云青岑就进了福利院的大楼。

孤儿们听见了动静,都从房间里出来,站在走廊上看着他。

孩子们都认识原身,原身以前每年都会过来几次,给孩子们送衣服和文具,还有零食。

孤儿院的孩子懂事的都早,也更懂感恩,孩子们都认为原身是个了不起的人——原身读完了大学,还是当地重本,毕业就找到了工作,成了“白领”,对孩子们来说,原身就是他们能见到的最优秀的人。

“青哥!”十六岁的男孩跑起来带风。

男孩染了一头金发,一看就是用最便宜的染发膏自己染的,颜色不匀,像是在头上打翻了各种黄色颜料。

云青岑眯了眯眼睛,他认出了这个孩子。

云霄,不得不说,院长现在的起名能力比以前强多了。

他有时候想起原身这一批的几个孤儿,都不知道那几个叫云赤云黄是怎么习惯自己名字的。

云霄没有收住力气,一头撞进了云青岑的怀里。

像一只可爱的小奶狗,就差对云青岑摇尾巴了,他抬起头,一双大眼睛,眼尾微微下压,标准的狗狗眼,无辜又可爱。

对可爱的生物,云青岑总会多几分耐心。

云霄站稳之后不好意思地从云青岑的怀里钻出来,揉了把自己那黄的乱七八糟的头发,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他兴奋道:“院长妈妈跟我们说你今天要过来,我还以为我听错了!你以前都是下半年才过来。”

云青岑也伸手,揉了一把云霄的头发,微笑着说:“妈妈说找我有事,你们先去玩,我跟妈妈谈完之后再来看你们,今天忘了给你们带礼物,待会儿带你们去商场,给你们补。”

云霄连忙说:“青哥,你的钱就自己收着吧,我听陈妈说,现在外面的房子好贵!好几万一平呢!”

云霄:“你以后还要买房子娶老婆,别管我们,我们吃得饱,穿得暖,过得可好了。”

这些孩子都没有手机,也没有电子玩具,孤儿院里只有两台电视,为了照顾年纪更小的孩子,哪怕是十六岁的云霄,都得跟着小孩子一起看喜洋洋。

“我先去办公室找妈妈。”云青岑又伸手揉了一把云霄的头,笑着说,“去玩吧。”

云霄看着云青岑的脸,他的脸颊飞上两抹红晕,喏喏道:“青哥,你笑的真好看。”

云青岑:“以前不好看吗?”

云霄连忙说:“好看!也好看,就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更好看了。”

云霄退后一步:“那你去找妈妈吧,我带他们去玩拼图。”

云青岑点点头,然后走上了台阶。

这座孤儿院是民国时期一栋老宅改造的,之前重新修缮过很多次,但有些地方还没有完全替换,台阶的木板已经腐朽了,踩在上面会发出响声。

“嘎吱嘎吱”,听得人烦躁。

云青岑站在院长的办公室门口,办公室开了一个缝,他能听见里面院长的声音。

“小青一直挺优秀的。”院长妈妈不予余力的夸奖着原身,“从小学习就好,又聪明,还很自律,南大毕业,毕业就找到了工作。”

她似乎想为原身讨回一点公道,语气委婉地说:“你们当年如果不丢他,说不定你们一家更过得更好。”

云青岑没有进去,他想听听原身的父母会说什么。

一个中年男人说:“当年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刚搬到城里来,只能住那种上下铺的房子,吃的都是咸菜馒头,实在是养不起。”

“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又是健康的男孩,如果不是没有选择,我们肯定不会把他送到福利院。”

“后来生活条件变好了,我们也一直在找他。”

云青岑靠在墙上,陈妈在跟他比手语:“他们也不容易,穷,穷没办法。”

云青岑朝他笑了笑。

原身可能会信,他不会。

稍微动脑子想一想就知道,这对夫妻亲手把孩子丢到这家孤儿院门口。

如果他们真如自己所说,生活条件变好之后就在找原身。

那么他们直接来孤儿院找就行了。

但他们连问都没有来问。

可能遗弃和虐待子女的人,都会给他们的行为找一个合理的借口。

云青岑朝陈妈笑了笑,也比划了两下:

“我知道,但穷不是理由。”

院长穷了这么多年,不是也没放弃一个孩子吗?

云青岑在这对夫妻身上,看到了自己父母的影子。

贪婪,自大,又自以为有几分小聪明。

他笑了笑。

这样的人可真多,真让人恶心。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第64章
热门: [综]天神的伴手礼 沧浪之水 辣手村医 无限升级游戏 红楼史上最刚的贾赦 穿成总裁的植物人前男友 日月同辉大佬的穿越之旅 老千2:盗亦有道 影帝家的碰瓷猫 刷钱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