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上一章:第61章 下一章:第6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年大部分都待在国外的秦毅, 他的口味是西方人的口味,用餐的时候,秦毅多数时间都在看着云青岑用餐。

云青岑放下刀叉以后问他:“看什么?”

秦毅微笑着说:“这么多年不见, 还是这么赏心悦目。”

“凭秦总现在的地位, 跟你接触的人, 没有几个是用餐礼仪不赏心悦目的吧?”云青岑擦了擦嘴, 抬眉看了眼秦毅。

秦毅薄唇轻启:“不如你。”

云青岑笑道:“是吗?那这个夸奖我就收下了。”

回去的时候, 秦毅把云青岑送到楼下, 云青岑下车之后,秦毅也没有待在车里, 而是站在路边看着云青岑。

云青岑朝他挥了挥手:“回去早点休息吧,下次有机会再出来。”

他是不会让秦毅上楼的。

忙了一天,他没功夫再把精力花在秦毅身上。

对他而言,任何人都只是他生活中的调味品,连前菜和甜品都算不上。

上楼后,云青岑脱了衣服,赤着上身和脚, 走到落地窗前, 他从上往下看,俯视这座城市,夜晚的城市灯火通明,人潮车辆川流不息。

黑猫跳到了云青岑的肩膀上, 脑袋紧挨着云青岑的脸颊, 异色的双瞳也紧跟着云青岑的视线向下看去。

云青岑肩膀上的那条黑色, 像是有生命力一样,慢慢地抬起了头。

黑色的蛇身形逐渐扩大,变化成蟒。

原本撕给杨三娘的那层带着鳞片的皮重新生长出来,鳞片再次浮现,似乎从未被撕毁过。

云青岑伸出手,他的掌心紧贴着落地窗的玻璃,他面无表情的微微启唇,普通人看不到的黑色浓雾从他嘴里溢出,穿过玻璃窗,向下俯冲而去。

黑猫嘶哑地叫了一声,烦躁地跳下去,在地板上蹲坐,叫个不停。

云青岑坐回了沙发上,他看了眼手表,然后双手环抱,闭上了眼睛。

杨三娘是被“抓”回来的,她出去了一段时间,这次被抓回来,身形倒是大了一圈,只是在被带回来的途中被扯去了双腿,现在是剩下一颗脑袋和上身。

而她的双腿,早就跟黑雾融为一体,被云青岑吞了回去。

庞大的黑雾包裹住坐在沙发上的云青岑,他没有穿上衣,在白炽灯下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身体在这黑色雾气中若影若现,他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身体的骨骼随着黑雾的起伏而动,如同一个提线木偶,黑雾侵入他的每一个毛孔,最后完全没入他的身体。

“在外面玩得太开心了,对吗?”云青岑看着只能“坐”在地上的杨三娘,他没有站起来,而是身体前倾,一只手的手肘放在自己的膝盖上,黑色的眼珠如同没有任何杂质的墨,浓郁的要滴出水来。

杨三娘嘴唇颤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现在身上都是黑色的裂纹,尤其是脸,像是斑驳的墙壁,还有白色的“皮肤”脱落。

离开云青岑之后,她最开始还记得自己要做什么,但是等她抓到第一只恶鬼之后,她就什么都顾不得了。

她没有吞吃过恶鬼,但她很清楚,只要吃了,她就会变得强大,比她想象的更强。

她没有忍住。

有了第一只,就会有第二只,她渐渐把云青岑忘到了脑后。

那种被力量充盈的感觉,只要享受过一次,就再也无法抗拒。

当她发现自己可以不再畏惧恶鬼之后,她把云青岑抛到了脑后,贪婪的吞食每一只能被她找到的恶鬼,全然忘记了自己力量的来源。

甚至于当她偶尔记起来的时候,她还觉得自己现在已经足够强大,说不定能跟云青岑比个高低。

云青岑低头看着自己的指尖,他看着杨三娘微笑:“你知道我最恨哪种人吗?”

杨三娘恐惧的看着云青岑,不敢说话。

云青岑朝她勾了勾手指,杨三娘飘到了云青岑面前。

云青岑伸出手,然后把手放到了杨三娘的头顶。

杨三娘不敢抖,不敢逃,她瞪大了眼睛,眼珠子从眼眶里掉了出来。

云青岑轻轻的,如同摘花一样轻易,就这么摘下了杨三娘的脑袋。

鬼的身体即便和脑袋分家,也不会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云青岑捧着杨三娘的头,然后叹了口气,把两颗眼珠又塞回了杨三娘的眼眶里。

“我最恨背叛我的人。”云青岑的嘴唇微张,“可怜的人,卑劣的人,谎话连篇的人,都能让我觉得有趣。”

“只有背叛我的人,会让我觉得他存在的每一秒,都是对我的侮辱。”

杨三娘终于从喉咙里挤出了一句话:“妾、妾只是忘了……”

云青岑挑了挑眉,脸上的笑容丝毫未变:“是吗?”

杨三娘的脑袋在云青岑的手里,她疯狂地表着忠心:“妾什么都愿意做!妾什么可以做,别吃妾!别吃妾!”

虽然脑袋和身体分了家,但杨三娘的身体依旧可以行动,这具无头身躯不停下摆,如果有脑袋,这就是在磕头。

云青岑温柔的用另一只手抚摸杨三娘的长发,轻声说:“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杨三娘连声道:“求求你,求求你!留下妾,妾可以为你做很多事!!”

云青岑微笑:“你能为我做什么?你能有抓恶鬼的本事,还是我给的你资本。”

杨三娘哆哆嗦嗦地说:“妾知道、知道有个人,他很坏,他死以后,肯定能成为恶鬼,比普通的恶鬼更厉害……”

杨三娘看云青岑没说话,继续说:“妾保证!我保证!我这段时间一直盯着他!”

云青岑歪了歪头:“真的吗?我不信。”

杨三娘怕得眼里流出血泪,她急得脸上的白色皮肤像活人的皮屑一样不停地往下掉,就在云青岑准备捏碎她的头时,她大叫一声:“我有他的头发!我拿到了他的一根头发!”

她的身体从旁边爬行过来,缺了两条腿之后,爬行的姿势像一只爬虫,她的双手在身上摸索了很久,才从衣襟里摸出了一根头发丝。

她献宝似得把那根头发捧在手心里,高举双手,让云青岑看到。

云青岑看着她手里的那根头发丝。

活人的东西,一旦离开身体,要不了两天就会变成“死物”。

但这根头发还保持着强大的原主人的生命力残留,漆黑的浓稠黑气包裹着这根头发。

云青岑来了兴趣:“来,仔细跟我说说。”

杨三娘看活命有望,激动地说:“他他有一张人脸!”

云青岑:“……”

杨三娘没觉得自己哪儿说的不对,继续大声说:“他杀人!”

云青岑收回一只手,扶住自己的额头。

“杨三娘。”云青岑眼神冷漠,嘴角却带着笑容,“来,我问你答。”

杨三娘想点头,可惜没脖子,只能不停地说:“好、好、好。”

云青岑:“他叫什么名字?”

杨三娘一脸痴呆地说:“不、不知道。”

云青岑冷笑一声。

杨三娘:“他身边的人都叫他徐二爷。”

云青岑:“八字呢?”

杨三娘又是一脸痴呆:“不知道。”

云青岑:“住哪儿的?”

杨三娘:“他有很多房子,每天住的地方都不一样,但他这段时间住过的我都知道!”

说完她还松了口气,终于答上了。

云青岑接着问:“他怎么杀的人?为什么杀人?”

杨三娘下意识的想咽唾沫,依旧没脖子,咽唾沫的动作都做不了,她呆滞了几秒之后说:“他杀人夺命。”

“夺命”不是指的夺取生命,而是夺取命格。

所谓的“天机不可泄露”,是因为即便有人知道了天机,说了出来,也可能变成推动天机的推手,结果不会有任何改变。

逆天改命,也不过是因为本身就有那个命数。

而泄露的天机多了,泄露天机的人也会因此付出代价,不是眼盲就是瘸腿,身体总有一处会出现不可逆转的损伤。

真才实学的算命先生越来越少,也有这个原因。

但人的命数并不是完全不能改变的。

一个寿数短的人可以找一个寿数长的,他们必须是同一性别,八字必须相仿,出生必须在同一天。

在寿数短的那个人马上就要死的那天,请专人做法,让另一个人替死,这也叫“夺命”。

穷人也可以靠夺命成为富人。

一生坎坷的人也可以靠夺命一生顺遂。

阴阳倒错,命运转换,这对人来说是多么巨大的诱惑?

只要能给做法人足够的好处,就能得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云青岑死后的第一年,就吞了一个做法人的魂魄,那个做法人一生作恶无数,因为夺命死在他手里的人不计其数,但做法人最惨的是,他一旦选择了这一行,自己的命就无法改换了,一旦改换就被发现,提前进入轮回。

被云青岑吞食的做法人,就是因为贪心,他为了能更长久的活下去,想给自己换命。

云青岑那时候只是吃点小鬼塞牙缝,自己都还要躲着恶鬼和厉鬼走,连替死鬼都比他厉害——自己选择结束生命的鬼,在鬼里面是最弱小的。

在活人的世界,弱小的人可以靠脑子以小博大,但在鬼的世界里,弱小的鬼永远都弱小。

做法人失败之后,云青岑正好在医院“觅食”的时候找到了他。

云青岑赶在鬼差到来前,趁做法人还处于混沌状态的时候,吃了他。

也因此,云青岑成了恶鬼,一跃成为当时那一片最强悍的恶鬼。

他几乎把能找到的恶鬼全吃了,就跟补充营养一样,可以不吃,那吃了更好。

大概是因为他现在已经足够强了,所以普通的恶鬼难以满足他,而活人的七魄又可遇不可求。

那不仅仅需要人们对另一样东西的强烈渴求,还需要那些人对他充满信任。

云青岑喜欢演,但也不是不挑对象的演。

云青岑舔了舔牙齿,他看着杨三娘的眼睛:“那就饶你一次。”

杨三娘激动地说:“妾以后会做得更好!一定会更好!”

云青岑微笑道:“不过小惩大诫,你的身体就不必要了。”

杨三娘迷茫的看着云青岑。

云青岑的眼睛变成了黑色,眼白全部消失,他的皮肤变得像墙一样白,当他的目光扫过杨三娘的躯体时——

那副躯体宛如忽然爆炸的炸弹,碎裂成灰,那黑灰凑拢聚集,被吸进了云青岑的嘴里。

等云青岑矜持的打了个嗝之后,还冲杨三娘笑了笑:“味道不错,看来这段时间你没少偷吃。”

杨三娘想哭,不敢,她现在就剩一颗脑袋了。

“找个时间把头发剃了吧。”云青岑随手一扔,杨三娘的头就漂浮在了空中。

杨三娘的血泪顺着脸颊滑到下巴,然后滴落在空中,还没等落地就消失了。

云青岑:“别哭哭啼啼的,难看。”

杨三娘不敢哭了。

云青岑继续说:“你自己找个地方待着,别待在我旁边,你现在太丑了。”

杨三娘:“……”

她忍着泪,飘出了房子,在夜空中放声大哭。

“徐二爷。”云青岑冷笑了一声,黑猫跳到他的身边,蹭着他的手臂撒娇。

云青岑拍了拍黑猫的头,轻声说:“安心吧,会分你一条腿的,这次可别再说我小气。”

黑猫兴奋地叫个不停,殷勤地用前脚去踩云青岑的肚子,似乎是在为云青岑按摩。

云青岑嘴角含笑地看着窗外,表情温柔,眼睛微眯。

他还记得吞吃那个做法人魂魄的时候,那种饱足感,是恶鬼都无法带给他的。

作恶的,罪无可恕的魂魄,最美味。

就在他准备站起来,回房睡觉的时候,手机响了。

这次的来电竟然有备注——妈妈。

原身是孤儿,怎么会有妈妈?

云青岑好奇地接起了这个电话。

“喂?”对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女声。

云青岑挑了挑眉:“我在。”

女声苍老温柔,就像世上所有正常的长辈,她轻声说:“小青,这两个月,你给院里打来的钱太多了。”

云青岑这才知道对方是谁。

孤儿院的院长,原身在这个世上唯一爱的人,虽然在孤儿院长大,但原身是感受过的,孤儿院并不盈利,加上又不怎么出名,每年只能靠国家拨款,但这笔钱要维护孤儿院的设备和房子,还要支付工作人员的工资,要给孩子们买衣服,孩子们还要吃饭,还要上学,用起来捉襟见肘。

虽然现在网络发达,但孤儿院里的人,包括员工,都是不怎么接触网络的人。

有时候遇到社会人士捐款,就算孤儿院撞大运了。

很多从孤儿院走出去的孩子,自己生活都艰难,要挣钱吃饭买房,要为自己的未来考虑,反哺孤儿院,也最多一个月打个几百一千。

而且孤儿院的大多数孩子,都是有缺陷的孩子,心脏病或是其它疾病,很难找到收养家庭的孩子,孤儿院花的钱也就更多了。

云青岑在拿到钱之后,这两个月一共以原身的名义,给孤儿院打去了两百多万。

云青岑用原身对孤儿院院长的称呼喊道:“妈妈,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意外,钱不够吗?”

院长连忙说:“够的够的,够用了,小青啊,你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还是要多留一点钱,有了钱就给自己买套房。”

云青岑听她说了一长串之后也没有厌烦,他听着院长继续说。

孤儿院现在的情况说完之后,院长才又说:“小青,妈妈给你说件事,你不要激动,你现在站着的吗?快坐下。”

云青岑站在窗口,吹着夜风,嘴里说:“坐着的。”

院长的声音变轻了不少,变得小心翼翼:“你还记得你以前跟我说,你想找自己的亲生父母骂?这些年我也一直在让人帮忙找,现在终于有消息了。”

云青岑:“他们还没死吗?”

院长愣了愣,但她估计是觉得云青岑是真的在关心自己的亲生父母,毕竟她了解的是原身,她知道原身虽然不善言辞,但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孩子,她叹了口气说:“他们当年抛弃你,也是迫不得已,你爸和你妈当年穷,养不起你,只能选择把你放在孤儿院门口。”

“比有些父母把孩子丢到深山老林里好,至少给了你一条活路。”

院长劝道:“毕竟是亲生父母,这些年他们也在找你……”

云青岑:“妈妈,我出生的时候很健康,一个健康的孩子想找亲戚收养很容易,他们没有选择那么做。”

院长叹气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你这么乖,他们当年肯定也是因为没有办法才做出了这个选择,小青,虽然他们出现的有点晚,但你还是见他们一面比较好。”

云青岑:“他们还有其他孩子吗?”

院长:“你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

云青岑:“那他们怎么没把我的弟弟妹妹扔了?就扔了我?”

院长:“后来他们生活好了一点。”

云青岑想了想:“好吧,妈妈,我抽空回院里一趟。”

院长轻声说:“小青,别怨他们,怨和恨折磨的是你自己,放下过去的事,你才能活得轻松,有家人,你能活得更幸福。”

云青岑没有说话。

有些家人,有不如没有。

云青岑想到原身已经投胎转世,现在估计已经在哪位爱他的母亲肚子里,觉得对原身来说,这才叫幸福。

上一章:第61章 下一章:第63章
热门: 乡村艳福 大可爱 成为顶流后我和影帝在一起了 说好一起做单身狗呢 在逃生游戏里当BOSS 你杀青了 王爷他有病 陛下万安 桃色艳遇 乡村小电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