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上一章:第59章 下一章:第6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楚悠站在一边, 她忽然觉得有点冷, 好像有一阵穿堂风呼啸而过, 但她却听不见声音,只能感受到那股刺骨的凉风。

而且不止是她感觉到了,她环顾四周,有人在轻声说:“是不是空调开得太低了?”

“我也觉得有点冷, 可能是外面的风灌进来了吧。”

但这个天气,就算下雨, 外面的风也称不上冷,甚至让人觉得湿热。

楚悠的手掌搓了搓自己的手臂,她转头, 看见云青岑还在安慰张茹, 说是安慰也不对, 云青岑只是懒着张茹的肩膀,并没有说话。

张茹则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想了想之后,楚悠去找侍应生拿了干净的纸巾, 然后弯腰递给了张茹:“李太太, 你要不要纸巾?”

她以为张茹在流泪。

但是下一秒,当张茹接过纸巾, 抬起头来的时候, 她就知道自己猜错了。

张茹的脸色惨白, 刚刚她坐下的时候蜡黄, 现在则是白得没有一点血色, 她看了眼楚悠的眼睛,慢慢悠悠地说:“谢谢。”

楚悠的手臂上忽然就冒出了鸡皮疙瘩。

怎么一会儿的时间,张茹就像换了个人?

云青岑的眼睛微眯,表情十分餍足。

活人能给他的东西,果然比恶鬼更美味。

他拿走了张茹三魂七魄中的两魄。

因为三魂主天地人,所以三魂不能动,动了,她马上就会成为死人,哪怕没死,也会成为傻子或者植物人,下辈子投胎转世也依旧残缺。

七魄则是喜、怒、哀、惧、爱、恶、欲,每一次人转世投胎,都会产生新的七魄。

但也正是这七魄,人才是完整的,才有正常的情感。

云青岑拿走了张茹的惧和哀。

味道有点像是薄脆的小饼干,嚼起来也很嚼劲。

以后再遇到愿意拿七魄来做交易的人,他也可以常常其它几魄的味道。

不仅味道比恶鬼好,进食的效果也更好。

至少云青岑现在是饱足的。

果然鬼不能跟活人比,也难怪那么多恶鬼想尽千方百计要害死活人。

他没有拿走张茹的爱和恶。

他还记得张茹送他的羊脂玉,这下,情就还完了。

云青岑抬头冲楚悠笑道:“张姐想通了不少,对吧,张姐?”

张茹白着一张脸,也在笑:“嗯,我想通了。”

她觉得自己从没有这么清醒过!

她再回忆以前的事,才发现自己从头到尾就没有做对过什么,她跟李展鹏谈恋爱的时候,就总是能从李展鹏嘴里听见:“我希望我妻子能更照顾家庭”“只要你孝顺我爸妈,我一定会对你好的。”“那些婚姻失败的女人,多数都是因为她们不孝顺长辈,不体贴丈夫,不知道男人在外面打拼有多辛苦。”

但她还是选择了跟他结婚,嫁给他,嫁给他的家庭。

她被李展鹏一遍遍洗脑,最后自己都认同,自己作为女人最大的价值就是嫁给一个男人,给他生育子女,照顾好家庭,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她甚至引以为傲!并且认为那些说即便是全职太太都要有一份自己小小事业的女人是嫉妒她,因为她们没男人爱,没男人养。

甚至就在刚刚,她还觉得只要李展鹏受到了教训,她还可以请求云青岑再把李展鹏治好。

毕竟她还有个孩子,她这个年龄了,再婚也找不到合适的对象。

凑活凑活过,似乎也可以,而天天待在家的李展鹏,一定能再次看到她的好。

她现在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她就在前一刻,竟然还抱着虚假的,奇特的幻想。

李展鹏要是能看到她的好,还会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张茹的脸上没有表情,她看着云青岑,轻声说:“云先生,谢谢你。”

云青岑微笑道:“不客气。”

张茹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她的背挺直了,目光逐渐变得锐利冰冷,她好像打开了一扇门,走进了一个新世界。

她不再恐惧离婚后要面对什么样的日子,也不再自怜自哀,她才四十多岁,人生刚刚走到一半,她还有很多事可以去做,为什么要一生跟李展鹏捆绑?

张茹轻声说:“等他发病后,公司的股份会下跌,我会把夫妻共同持有的股份卖出去。”

“然后再离婚。”

云青岑:“我觉得李先生不会同意。”

张茹认真道:“我会想到办法的。”

她并不蠢,只是愚,一个智商正常人的开动脑筋,手里又有钱有股份,不说自己能不能想到办法,总有人会愿意帮她。

张茹冲云青岑微笑:“那我就不去见任先生了,不给别人添麻烦,钱我会直接打进你的账户里。”

云青岑点点头:“我不包售后哦。”

张茹笑道:“好的,云先生,希望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你能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我。”

云青岑的眼神充满深意:“我期待那一天。”

张茹走到楚悠面前,向这个年轻的女孩道歉:“刚刚我反应太大了,不好意思。”

楚悠连忙摆手:“没什么,李太太……”

张茹:“叫我张茹吧,你还年轻,未来有很多选择,千万别像我。”

她拍了拍楚悠的肩膀,也没有多说,然后拿着自己的包,抬头挺胸地离开了别墅。

楚悠吓了一跳,她觉得张茹简直变了一个人。

就在她不明所以的时候,云青岑站到了她的身边,微笑着冲她说:“人的很多选择都是缘于恐惧。”

云青岑:“当人不再恐惧,她就能脱胎换骨。”

楚悠不太懂,她看着云青岑,看着云青岑嘴唇张合,整个人都被吸引住了,她的目光上移,落在云青岑的眼睛上。

当云青岑转头,两人四目相对的时候,楚悠咽了口唾沫说:“我们能不能加个好友?”

云青岑微笑道:“好啊,我就要开公司了,到时候有需要可以来找我。”

楚悠好奇道:“什么公司?”

云青岑:“工艺品吧?可以辟邪,镇宅。”

楚悠一脸迷茫。

云青岑理了理自己的衣领,微笑道:“我是个神棍。”

楚悠小声说:“商品营销嘛,我懂的。”

她还给云青岑找好了理由:“现在的很多东西,都喜欢打上玄学的标签,转运珠不就这么来的吗?卖的也不是那点金子,而是转运,但是只要商品的价格不太离谱,也只是一个营销手段,不算虚假营销。”

楚悠朝云青岑笑了笑。

云青岑夸奖道:“你真聪明。”

楚悠不好意思道:“我是学广告营销的。”

云青岑来了兴趣:“在工作了吗?”

楚悠摇摇头:“还没有。”

云青岑叹了口气:“有才华就不要浪费。”

楚悠笑了笑,也看不到什么勉强:“我哥学的是金融。”

她点到即止,没有继续说下去。

时代变了,但又好像没有变。

云青岑:“先加好友吧,说不定以后我有不清楚的还能问你。”

楚悠高兴道:“好啊。”

随后她反应过来自己太热情,有些不好意思地抿嘴笑。

两人加上好友之后,楚悠就问云青岑:“你吃甜点吗?我看那边有刚做好的蛋糕,还有起泡酒跟果汁。”

云青岑面带笑容,做了个请的姿势。

楚悠提了一下裙子,走到云青岑前面,然后云青岑伸出手臂,楚悠挽了上去。

甜品区那边没有多少人,吃东西的时候总是不太好交际,嚼的时候说话,喷出来了怎么办?要是正好喷在对方身上呢?

所以那边的基本都是家属。

妻子或者女儿。

儿子一般都被父亲带在身边,跟叔叔伯伯们交际,从父亲手里接下第一个接力棒。

云青岑和楚悠刚走过去,就有几个楚悠的朋友凑过来,楚悠落落大方的跟她们介绍:“这位是云先生。”

云青岑朝这些十八九岁,二十左右的女生们笑道:“云青岑。”

女生们打趣道:“我就说怎么没看到悠悠,原来是跟帅哥聊天去了。”

“你们走过来的时候真是男帅女靓。”

女生们其乐融融,云青岑就成了花丛中的一片大绿叶,非常显眼。

云青岑简直是鱼儿游进了大海,游刃有余。

他并不是最开始就很会和男人打交道,他接受到的最早关于人际交往的教育,是来自他妈妈,他妈妈教他怎么跟女孩打交道,怎么讨她们的欢心,并且他妈妈认为,男人很容易讨好,但那是在有共同利益的时候,一旦利益分割,那么男人就会马上翻脸不认为,但女人不同,即便没有共同利益,女人也会因为一份感情而对他提供帮助。

云青岑五六岁开始,就被他妈妈带到各种社会场合,学会了怎么讨姐姐和阿姨的喜欢。

在那个阶段他确实得到了很多东西,那些姐姐和阿姨也确实给他提供了很多帮助——并且是完全不图回报的。

她们也不是觉得他未来可能有什么成就,图他将来能反过去帮助他们,而仅仅是因为喜欢他,才帮他。

也因为他,他爸多了不少合作,毕竟爱屋及乌,她们喜欢这个小男孩,认为他有教养,会说话,又聪明,可想而知,父母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总之都要跟人合作的,那么跟一个有着优秀孩子的父亲合作,显然更好。

在她们面前,他多数时间都会扮演一个倾听者,适时的给与反馈。

再适当的夸奖她们,不要夸张得很假,也不要夸得不明显,要把握好中间的那个度。

然后再肯定她们的观念,给予她们关注。

跟男人相处则要累得多,身处上层的男人,本身就是充满自信的,他们不缺少舞台,也不缺乏注视他们的眼睛,更不缺乏各种赞美和褒奖。

云青岑跟他们打交道,要么得先给他们好处——这个好处不一定是利益,但必须是他们需要的缺少的东西。

比如傅明睿缺少的是友情,这个友情不是指朋友,而是符合他想象的朋友,要开朗健谈,要能充当他匮乏精神世界的支柱。

赵鹤轩需要的是另一种东西,更玄的东西,他欣赏出彩的人,能在某一方面做到极致的人,满足他自己对生活的幻想。

等满足了他们的需求之后,云青岑才能跟他们建立感情联系,才能从他们手里得到跟更多东西。

云青岑以前喜欢跟男人接触,因为男人更具有挑战性,性格越奇特,需求越奇怪的,他越愿意去挑战。

不过时间久了,他也失去了兴趣,他再次把目光放到了女人身上。

女孩们很快把云青岑当成了“自己人”,在得知云青岑要开公司的时候,还很热情的问需不需要投资。

在云青岑说不需要之后,她们又询问云青岑要卖什么,并表示自己一定会买,还会多买一些,拿去送人。

最后云青岑多了七八个好友。

直到任韫过来叫他,云青岑对女孩们微笑道:“我先过去了,有什么事可以给我发消息,这次过来能认识你们真是太好了。”

女孩们捂着嘴笑:“去吧,等你开业,我们肯定去给你捧场。”

等云青岑和任韫离开甜品区,女孩们才把楚悠围住:“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看上他了?”

楚悠的脸一红:“说什么呢,才第一次见面,更何况人家也不一定会喜欢我这个类型。”

女孩们打趣道:“你是什么类型?又漂亮学历又高,家室还这么好,他怎么可能不喜欢。”

只有一个女孩说:“我看他不会喜欢你。”

楚悠的脸一白,连忙笑着说:“看吧,我就说嘛。”

女孩手里拿着一杯果汁:“他不是能被驯服的人。”

楚悠:“他又不是野兽……”

女孩晃了晃杯子里的果汁:“那是你觉得。”

楚悠尴尬地笑了笑,旁边的女孩打圆场:“也是为悠悠好,要不然我们去游泳吧?我带了泳衣,室内也有泳池,就在那边。”

女孩们一起去泳池那边。

任韫则给云青岑换了一杯香槟,把云青岑手里的果汁抽走了。

云青岑:“张茹已经走了。”

任韫似乎并不在意张茹的去留:“那任博倒是不用再考虑她的事了。”

云青岑微微踮起脚尖,去看不远处的李展鹏。

李展鹏还带着林琴跟人交际。

云青岑:“我过去看看。”

任韫:“要我陪你吗?”

云青岑笑道:“我又不是小宝宝了。”

任韫笑了笑,没有继续说。

他比了个手势,示意自己去另一边。

云青岑一个人走到了李展鹏身边,他刚走近,李展鹏就赶忙跟他握手,态度比他们之前见面,云青岑“治”好了李磊还要热络恭敬。

大约是因为他害怕自己变成下一个杨家豪,又或者害怕云青岑跟秦毅和任韫关系都很好,他得罪云青岑是得不偿失。

“刚刚我就想问了,张姐跟小磊最近怎么样?小磊恢复的还好吗?”云青岑跟李展鹏碰杯。

李展鹏连忙说:“小磊恢复的很好,这还是多亏了云先生,大概再过两周小磊就能回去继续读书了。”

云青岑微笑道:“那就好。”

但显然云青岑也没有准备跟李展鹏聊多久,他微微侧身,从李展鹏身边经过,然后顺手拍了拍李展鹏的肩膀。

在他的手掌触碰到李展鹏肩膀的时候,李展鹏忽然眉头一皱,倒抽了一口冷气。

有一股剧痛从他的肩膀传遍全身,但他还没来得及呼痛,那股剧痛就消失无踪,好像刚刚的痛只是他的幻觉。

李展鹏有点摸不着头脑,正好林琴问:“李哥,最近有什么新计划吗?”

李展鹏这才笑着继续接话。

云青岑去洗手间把手洗干净。

一边洗手一边哼歌,他洗得认真极了,就像听话的小孩子,要仔细的把手上的每一寸皮肤都揉搓过。

正好卫生间没有人,云青岑抬起头,对镜子里的自己挤出一个笑脸。

他的眼睛微眯,嘴角有些夸张的向上勾,诡异又邪恶。

云青岑把手擦干净,对这个宴会也没有更多兴趣了。

他走出洗手间,找到任韫以后,对任韫说:“我先回去了。”

任韫愣了愣,也没有挽留,反而问:“要不要我送你?”

云青岑:“当然,谢了。”

他来的时候就是任韫接的,自己又没有开车。

在这个地方又不可能打得到车,严格来说,不管这栋别墅装修的多漂亮豪华,占地面积多大,这里都是——荒郊野岭。

只不过是城里和城市周围没有这么大的空地而已。

任韫对正在说话的人说:“有机会再聊。”

跟他说话的人也不生气,笑着摆了摆手。

任韫问云青岑:“怎么了?是有人惹你不高兴了吗?”

云青岑笑道:“我有那么小气吗?只是觉得有点无聊,这里也没有熟人和聊得来的人,想回去休息了。”

任韫陪着云青岑往外走,他脸上带着笑,行为举止都很有度,跟云青岑保持着一个不过分亲密,也不怎么疏远的距离。

就在他们要走出去的时候——

“青岑。”

云青岑回头,他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秦毅,秦毅的眼里只有云青岑,没有站在云青岑身边的任韫。

秦毅走到云青岑面前,他无视了任韫,低头对云青岑说:“我送你回去吧。”

任韫这次没有礼貌的闭嘴,而是笑着说:“这里面不知道多少人是为了秦总来的,秦总这个时候走,不太好吧?而且路程要四个多小时,我是东道主,理应我来送。”

秦毅却没有理会任韫,他继续对云青岑说:“这次我开的是一辆suv。”

云青岑当机立断:“任韫,那就不麻烦你了。”

任韫难得有迷茫的时候,他看向云青岑。

云青岑叹了口气,很是无奈地说:“如果坐车的时间比较长,我还是更倾向坐底盘高的车。”

任韫:“……”

云青岑:“正好这样也不会麻烦你,来的时候坐的就是你的车,走的时候还坐你的,实在是有些过分。”

他还朝任韫笑,笑容中有点讨好:“你不会跟我生气吧?”

任韫只能声音温柔地说:“不会,那你跟秦总注意安全,等你到了家,如果方便的话给我发个消息报声平安。”

云青岑:“好,那我们走了。”

走的时候,云青岑还向任韫挥了挥手,一副念念不舍的样子。

等他收回了手,秦毅才有些酸溜溜地说:“当年倒也不见你这么对我。”

云青岑:“你吃醋了?这有什么好醋的?我跟任韫才认识不久,当然要客气一点,这是礼仪好吧?这还是当年你教我的。”

在秦毅面前,云青岑转过身,面朝着秦毅然后倒退着向停车场走,他一改之前对秦毅些微冷淡的态度,热情洋溢地问:“这些年你想不想我?”

秦毅叹了口气:“这需要问吗?”

云青岑:“那我换个问题,这些年你谈恋爱了吗?”

秦毅抿着嘴没说话。

云青岑叹了口气:“不要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要学会敞开心扉。”

秦毅:“这鸡汤不太好喝。”

云青岑笑道:“不爱喝就算了。”

秦毅开车门的时候忽然问:“你现在还想知道我那时候没说完的话吗?”

云青岑坐进了车里,他已经系上了安全带,秦毅问出口之后,云青岑抬头,朝秦毅笑,他的笑容非常阳光开朗,眼神里也满是柔情,声音也一样轻柔,但话的内容却不那么讨人喜欢。

云青岑说:“不想。”

秦毅坐上车驾驶座,他没有发动车子,反而问:“为什么?”

云青岑:“没有为什么。”

云青岑叹了口气:“如果你一定要说,我也可以听,但你确定那是你想要的吗?你说完之后希望我怎么回应?”

“我以前把你当最好,最亲密的朋友,这个关系会让我们彼此都有安全感,你真的确定我们可以变成另一种关系吗?”

云青岑转过头看向窗外,没有看秦毅:“你真的很好,但有些话,不说出来可能更好。”

云青岑重新转头,认真地看着秦毅的眼睛,他无比真诚地说:“你跟其他人都不一样。”

“我不想伤害你,也不想欺骗你,你对我来说,也是独一无二的。”

上一章:第59章 下一章:第61章
热门: 穿越者 当死对头怀了我的崽后 江山多少年 豪门汪日常 穿到蛮荒搞基建 大魔王的退休生活[无限流] 你必须娶我! 这是病,得治[快穿] 小农妇的田园生活 星光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