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上一章:第57章 下一章:第5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刚刚还是阳光普照的晴空,却忽然有乌云罩顶, 幽凉的水气开始在马场弥漫, 凉风吹过时, 马场地上的草叶被风吹得互相摩擦,发出细微的, 难以听见的“沙沙”声,飞过这里的鸟在低空飞行, 山坡下的人似乎已经准备到室内去了。

天气预报没有报出今天有雨,云青岑抬头看了眼天空,秦毅的脸距离他很近, 两人的气息互相交缠。

云青岑能闻到秦毅身上的香水味,这款香水是当年云青岑给秦毅挑的,绝岭之地,不仅香水的名字很符合秦毅的气质,香味过去这么多年, 云青岑也依旧喜欢,是一股非常冷淡的雪松香味。

按云青岑当年的话来说,这是一款通杀香,没有多少人会讨厌这个味道, 并且这款香水也很挑人。

“你这段时间都在做什么?”秦毅忽然问,他又补充道, “你想说就说, 不想说也可以不说。”

云青岑被逗笑了:“那你这话不是白问吗?”

秦毅也微笑:“我想了解你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 知道你这段过得好不好, 但这是我想,不是一定要你回答,你如果想告诉我,我随时都会听,你不想告诉我,我也不会多问。”

秦毅对待别人的时候,情商永远处于正常值,只有在面对云青岑的时候,情商才忽然拔高。

可能是从小生活的环境,秦毅多数时候是不会耗费心思跟人打好关系的,所以在很多巴结他的眼里,秦毅冷漠,高傲,甚至情商低。

但是在云青岑面前,秦毅一直是体贴温柔,情商很高的代表。

他知道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退,甚至时候应当表白,什么时候又应当闭嘴。

凡事总留有余地和空间,是非常成熟的,成年人对待感情的方式。

即便是十多年前,秦毅也是这么对云青岑的。

他也很会照顾云青岑的心情,云青岑想要什么,甚至云青岑不用说一个字,秦毅就会送到云青岑面前。

当他要对某一个人好的时候,云青岑相信这世上没有几个人能逃脱这个温柔陷阱。

只可以秦毅遇上的是他。

“我刚活过来没有多久,具体为什么会活过来我就不解释了。”云青岑下巴微抬,眼神里没有多少感情,也没有久别重逢的喜悦和怀念,只是从秦毅的角度看不到,“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比较倒霉,也很穷,每天都要面对无数辱骂,我不能生活在一个充满了侮辱和唾骂的环境里,就去求助了明睿。”

云青岑:“后来出了点事,明睿他……”

他没有把话说完,说一半藏一半,秦毅自己会补完接下去的内容。

然后云青岑继续说:“我就想自己找点事情,挣点钱,好歹有一个栖身之所,结果做事的时候碰到了鹤轩。”

“鹤轩帮了我很多,他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拉了我一把。”

云青岑的余光瞟过秦毅的脸,秦毅果然抿紧了唇,但秦毅克制的很好,掩饰的也很好,他状似无意地说:“找个时间应该请赵先生一起用餐,感谢一下他对你的帮助,赵先生在欧洲的生意,我也可以提供一下支持,看看能不能有合作的机会。”

秦毅手里有全球顶尖的包装和营销团队,如果赵鹤轩能跟他合作,赵家的珠宝甚至有可能闯进全球高端奢侈珠宝的排行里。

云青岑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他不会同意的。”

秦毅:“我会找机会补偿他的。”

云青岑眨眨眼,笑得有些灿烂:“你补偿他什么?要补偿也是我补偿,到时候你帮我补偿了他,又成了我欠你的。”

秦毅很认真,从未如此认真地说:“你从来不欠我,是我欠你。”

云青岑微微歪头:“你欠我?”

秦毅:“我欠你很多,还不清。”

云青岑觉得自己不太明白秦毅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但秦毅的话又确实取悦了他。

他遇到过很多人,那些人或处于对他的喜爱,又或是处于对他的欣赏,愿意在他身上付出,心甘情愿成为他的踏脚石。

但这些人并不是无偿的,他们付出的越多就想从他身上得到更多。

比如傅明睿,他就想把云青岑变成一只只能依附于自己,关在自己家笼子里的金丝雀,他的占有欲会随着他的付出变得越来越严重,直到被云青岑厌弃。

云青岑从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他也可以坦诚自己对欲望的追求。

财欲、权欲、色欲。

就在云青岑准备说话的时候,任韫的声音忽然从后面传来:“秦总,云先生,天暗了,下山避雨吧,免得被淋湿。”

任韫的声音很平稳,就好像真的只是来通知一声天气变化,只是此刻,云青岑和秦毅一起转头时的画面刺痛了他的眼睛。

云青岑脸上还带着未消的笑意,他的嘴唇微张,似乎刚想说话,云青岑和秦毅挨得也很近,他们一起转头的刹那,任韫握紧了缰绳,就差一点,云青岑的嘴唇就会碰到秦毅的脸颊。

他们两人中间有一股让任韫难受的气氛。

甚至有一股无法形容的默契。

“天气预报说今天没雨,就算有,也应该是小雨或者短暂的阵雨。”秦毅看着任韫,他的目光扫视了一圈任韫,嘴角轻勾,这甚至算不上一个微笑,但却带着警告的意味。

好像是在对任韫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要做什么,但你不会成功的。”

任韫看向云青岑:“别墅里准备了下午茶。”

任韫补充了一句:“李太太已经到了,你想去见见她吗?”

云青岑坐直了身体:“好啊,我下去看看。”

任韫露出一个微笑,他知道云青岑会对什么感兴趣。

如果单单只是一个张茹,云青岑很难说会不会留在这里继续骑马,或者跟秦毅聊天,但李展鹏和林琴,还有张茹都在,云青岑自然会觉得李展鹏那边更有趣。

任韫察觉到秦毅正看着自己,微笑的幅度不变。

云青岑:“那就下去吧,我也饿了,有蛋糕吗?”

任韫:“有。”

云青岑毫不客气地提要求:“我喜欢巧克力味和香蕉味的。”

任韫挑眉:“我让甜点师给你准备了各种味道,你可以自己选。”

云青岑给了任韫一个赞赏的眼神。

任韫回了一个受宠若惊的眼神,云青岑忍不住笑:“你刚刚的眼神有点可爱。”

任韫:“独家供应。”

云青岑眨眨眼:“记得你说的话。”

任韫很有绅士风度地微微点头:“当然。”

秦毅策马走在云青岑旁边,他跟任韫一左一右,就跟左右护法似得。

云青岑不喜欢两边都有人的感觉,他先说了一句:“别来追我。”

然后就轻轻踢了下马腹,迅速跑远,他并不控制马的速度,杜达矫健的肌肉能带着他跑得更快更远。

只有秦毅和任韫留在后面。

秦毅看着前方的路,声音听不出情绪:“任先生跟青岑认识的时间应该还很短吧?”

任韫:“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看的从不来时间。”

秦毅笑了一声:“是吗?但相处的时间太短,又怎么可能了解呢?”

任韫也笑:“我还年轻,青岑也年轻,都还有很多时间,我不像秦总你一样忙。”

秦毅:“任先生,有些话我觉得还是直说比较好。”

任韫:“愿闻其详。”

秦毅:“有些事既然知道结局,就不要去做,否则到时候难受的是自己。”

任韫轻笑道:“秦总怎么知道结局是什么样呢?我跟你不一样。”

任韫忽然又说:“你听过一个道理吗?说一对恋人,如果出身社会后恋爱八年都没有结婚,他们的结局就只能是分手,时间和一厢情愿并不会有一个好结局,秦总说对吗?”

秦毅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任先生倒是很有自信。”

任韫:“秦总,为什么不想想,认识那么多年都只是朋友?要是会发生什么,早就发生了。”

“更何况之前你还没有把他认出来,不是吗?”

任韫毫不留情的捅刀:“人的感情有时候是不值钱的,付出和收获永远不会成正比,有时候付出了一百,却收不回一。”

秦毅:“任先生就觉得自己能收回吗?”

“不。”任韫笑着说,“我从没想过要得到什么回报。”

“我喜欢,我也愿意,至于结果如何,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中。”

秦毅冷笑一声:“任先生倒是个情圣。”

任韫轻轻颔首:“过奖。”

等他们回到空地上,云青岑已经下马了,杜达显然很喜欢云青岑,它在云青岑下马还要亲昵的低头去蹭云青岑的肩膀,等云青岑抚摸它的脖子,它才舒服的低叫了一声,云青岑现在倒是觉得有匹马很不错,这马不仅跑得又快又稳,还难得的喜欢他。

云青岑不喜欢动物的很大一个原因是,人类会因为他的种种手段爱他。

但动物则会远离他。

他不知道从哪儿听说,心思重的人,动物和孩子都会本能的远离。

虽然听起来很没有科学依据,但这倒也是真的。

任韫下马之后对云青岑喊道:“杜达以后就是你的了,你想它就直接过来,城边上没有能养马的地方,你要来给我说一声。”

云青岑回道:“好啊,我可不会不好意思。”

秦毅把马鞭交给工作人员,他的脸色不太好。

他也可以送云青岑马,无论是血统优秀的赛马,还是从赛场退役的名马,他都能送。

但任韫先说了话,他再说,就像是在打擂台。

那太难看了。

在更衣室里的时候,云青岑拿着衣服去了隔间。

他不知道秦毅和任韫到底说了什么,但他对此也没什么好奇心。

反正这两位最后也没有打起来,不像蒋钦和傅明睿,这么多年的第一次见面就让云青岑觉得把脸丢光了。

等他换完衣服,秦毅和任韫已经站在更衣室的门口等他了。

云青岑笑道:“等我干嘛?我又不是不认识路,在更衣室也不会出意外。”

秦毅:“想你多说几句话,刚刚的话还没有说完。”

云青岑眨眨眼,刚刚要答应,又听见任韫说:“李太太现在应该要跟李先生见面了。”

“她待会儿还要跟任博聊事。”

云青岑想了想,然后过段地抛弃了秦毅:“我先跟任韫过去,有点事情要处理,不如我待会儿来找你?”

秦毅看着他,轻声说:“离开的时候我送你回去吧。”

云青岑没有拒绝:“好。”

秦毅看着云青岑跟任韫一起别墅——他并不是不能跟他们一起过去,而是他听清楚了云青岑说的“私事”两个字,云青岑说“私事”就是不想让他知道的事,或者说是云青岑懒得跟他解释的事。

在进入别墅大门的那一瞬间,任韫转过头,礼貌的冲秦毅笑了笑。

秦毅捏紧了拳头。

但是秦毅很快又放松了下来。

不过又是一个爱上青岑的人罢了,不知道这个任韫,会是下一个傅明睿,还是下一个蒋钦,下一个赵鹤轩?

嘴上说的再好听,又有谁能真的做到只付出,不求回报呢?

秦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然后也走进了别墅。

他们虽然中途换了骑马服,但换下来的衣服,也有专门的人去整理熨烫,所以再次上身也依旧整洁如初。

云青岑进去以后,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人群中,无所适从的张茹。

张茹穿着一件深灰色的晚礼服,但这件晚礼服应该是很久之前的衣服了,她畏畏缩缩,低着头不敢看人,她恐惧这样的场合,因为她很清楚她早已被家庭生活折磨得风光不再。

当年她也是个乐于交际的女人,那时候她虽然不算特别漂亮,但是青春洋溢,家庭背景在当时也算很不错了。

她那时候追求者众多,自信和开朗就是她身上最美的衣服,最华丽的装饰品。

但自从她结婚之后,浪漫的爱情就很快消失了。

她无法跟其她富太太一样,每天不是搞搞慈善,就是逛街购物,做美容。

她生活在一个相对传统的家庭里,无论她婚前如何,她都坚信婚后自己一定要当一个好妻子,贤内助,好母亲,好儿媳。

只有这样,她才会得到丈夫家庭的尊重和接纳。

刚刚结婚的时候,她也幸福了好几年,家里有保姆,不需要她亲力亲为,公公婆婆也很好,并没有催着她生孩子。

但从她怀孕开始,她就发现世界变了,她孕吐严重,吃不下东西,婆婆会让保姆每一顿都给她熬鸡汤,即便她吐了,婆婆还是要让她继续喝,婆婆挂在最多的一句话是:“你不吃可以,但我孙子要吃东西,你现在不是一个人,是两个人,把我孙子饿坏了怎么办?”

然后就是各种精神折磨,她婆婆告诉她,如果投胎是女儿,那么最后生完第二年再生一个。

这样两个孩子年纪相差不大,第二个是儿子的话,就是儿女双全,是福气。

她当时忍不住问:“那要是第二胎还是女儿,怎么办?”

婆婆竟然很自然地说:“我们家又不是养不起孩子?你看那些跟我们家一样的家庭,哪家没有儿子?港台现在还有有钱人娶几房太太呢,不过我们家比较开明,不会让展鹏娶小的回来。”

不娶小,说的像是对她的恩赐。

她一直觉得自己是独立自强的女人,她不是不能工作,她结婚前也是出了名的拼命三娘,她不是只能依附于丈夫的女人,她只是因为爱和责任选择了照顾家人,但是当她在医院里,听护士说她生了个男孩的时候,她突然发现,她在那一刻松了口气。

她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幸好是个男孩。

但更可怕的事发生了,公公婆婆霸占了她的孩子,她甚至很少有机会能跟孩子单独相处。

在孩子五岁的时候,说出了让她这辈子都忘不了的话。

李磊在公公的怀里,对着她说:“我要玩具。”

她去拿了一个玩具递给他,李磊把玩具丢到了地上,又对她:“捡给我!”

张茹当时就已经生气了,她认真地说:“妈妈把玩具给你了,你却把玩具扔在地上,妈妈不会再给你捡起来。”

然后李磊说:“坏妈妈!臭妈妈!你这个没用的女人!”

婆婆连忙去捂李磊的嘴,张茹站在那儿,觉得天都黑了,从那一天开始,她就再也不知道幸福是什么滋味。

她依旧爱自己十月怀胎好不容易生下来的孩子,母爱就是这么不讲道理,她在生气痛哭之后,觉得是公婆带坏了李磊,并且要求必须要自己带孩子,但公婆这次很不客气的骂她没有尽一个母亲的指责,她的丈夫说她每天没事找事。

现在,她站在宴会里,待在这样一个环境中,她并没有觉得自己找回了曾经的影子。

更多的是自卑,是不敢抬头见人的懦弱。

“让一让。”一位女士轻轻拍了拍张茹的肩膀,态度很和善,“我要过去。”

张茹却被吓得丢了酒杯,然后她大脑宕机,蹲下去捡玻璃渣,一边捡一边说对不起。

李展鹏就在不远处,林琴的手还挽在他的胳膊上,听见玻璃杯破碎的声音时,他也下意识的循声望去,不过并没有看到蹲下的张茹,他笑着对林琴说:“总有人笨手笨脚的。”

林琴笑了笑,没有说话。

李展鹏继续说:“对了,我准备两年后跟张茹离婚,晓寒要是来找你诉苦,你就帮我说几句话,我是绝对会对她负责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张茹这些年什么都没有做,我不可能分给她财产。”

上一章:第57章 下一章:第59章
热门: 洪荒大佬总催更 妖孽学霸 为了破产我组男团出道了 反派要谈恋爱了[穿书] 与神明恋爱的特殊方式 主播,你盒饭到了 给影后情敌当金手指GL 星际食人花修仙指南 渣过我的人都哭着跪着求原谅 甘之如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