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上一章:第55章 下一章:第5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杨家豪在这种场合被人泼了一脸红酒, 就好像被人撕开了裹着他的那层皮,他的脸涨得通红, 双眼充血,死死地等着云青岑, 他忽然怒吼一声,转身就要扑过去厮打。

就在他动作的前一秒,任韫对保安说:“去把杨先生请出去。”

保安应声而动,他们拿的薪酬可不低, 知道自己的老板是谁,三两步上前, 两个人就把杨家豪架了起来。

保安都是请的退伍兵,而且这些保安即便不在军营,一样要进行高强度的训练,体能和技术比很多依旧在军营的还要强。

杨家豪从头到尾, 没有碰到云青岑一根手指头就已经出局了。

他在被架起来的那一刻, 脑子忽然恢复了正常,他似乎听见了两个字——完了。

为了拿到这次宴会的入场券,他到处走关系,托人说话。

不是因为任家两兄弟有多强的号召力,有多厉害,而是因为这样的大型的聚会, 全国乃至国外, 都会有各种精英人才赶来, 他们会在这里找合作伙伴, 甚至未来的合作伙伴,能拓开更多的人脉甚至是市场。

别说小型企业,中型企业的高层和老总都不要想。

像杨家豪这种,拼尽全力才能在港股上市的公司老总,在这里根本不值钱。

有些根本不选择上市,要自己完全掌控话语权又不缺钱的企业,地位比很多已经上市的企业更高。

这里随便一个大集团的高层,年薪都比他公司一年的收入高。

这些高层的人脉都能把他碾成渣渣。

杨家豪慌了,他几乎是手舞足蹈地说:“放我下去!放开我!”

他左顾右盼,目光放在了站在一旁的任韫身上,连忙喊道:“任少!是他挑衅我!我……”

杨家豪忽然说不出话了,他看到云青岑走到了任韫的身边,任韫站在云青岑的手,朝他露出一个微笑。

云青岑也对他眨了眨眼睛。

杨家豪又看向其他人,这些人在他被架起来的都是,都似乎在一瞬间达成了某种共识,杨家豪此时此刻,在这里已经不存在了,人们继续谈论最近的经济形势,国际情况,谈最近自家有什么项目,需要跟哪几类公司合作,甚至互相介绍自己在海外的合作企业。

他们不会给这个本身就无足轻重,不会给他们带来任何利益的人一个哪怕多余的眼神。

杨家豪的心慢慢沉到了底。

云青岑靠在任韫的身上,轻声说:“希望他以后能学乖一点。”

任韫这时候才问:“他怎么得罪你了?”

云青岑抬起一只手,放在脖子上,然后舒展一般的扭了扭脖子,脸上的表情很轻松:“他以为我是街上卖艺的吗?不知道我是算命的还是抓鬼的?勾勾手指就让我过去?”

云青岑笑道:“他也配?”

任韫看着云青岑,他眼底的笑意更深了。

虽然刚刚出了杨家豪的插曲,但所有人都表现的像是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李展鹏和林琴大约是觉得杨家豪刚刚还在跟他们聊天,现在杨家豪被请出去,他们要是避开,不跟云青岑和任韫说话不太好,就又凑了过去、

但他们绝口不提刚刚发生的事。

李展鹏反而把林琴引荐给了云青岑和任韫:“林琴跟我是认识多年的朋友,她跟电视台的关系很不错,自创品牌这几年发展也很好,是我见过的不多得的女企业家。”

林琴笑道:“李哥夸我夸得过分了,我就是做几件衣服,不像任少,年轻有为。”

不过任韫没有说话,云青岑先说了,他问道:“李哥这次怎么没带太太来?”

这次来宴会的,没有几个带妻子,不是带的女秘书就是带的情人,还有人带的是明星,而大多数人都没带人,独自过来。

带妻子的屈指可数。

李展鹏脸上没有一点不好意思,他倒是非常自然地说:“我太太很少出席这种场合,我怕她不习惯,就没带她来,更何况家里还有老人和孩子,她要是过来我也不放心。”

云青岑微笑道:“李哥运气好,有个贤内助。”

李展鹏点头:“娶个好女人就是这点好,男人能在外面打拼,家里的事都不用操心,不像现在很多小姑娘,囔囔着男女平等,不愿意当家庭主妇。”

李展鹏:“要我说,女人一生最重要的就是嫁个好男人。”

林琴附和道:“李哥说的对,我这种是没人可以依靠,才不得不自己创业。”

她看起来没有一点勉强,好像真心实意认同李展鹏的话。

李展鹏看没人反驳,又说:“现在还有很多小姑娘说不结婚,女人不结婚,不生孩子,还叫女人吗?”

“要不是当年公司的事情太多,我怎么也该有几个孩子,不过我也打算好了,把汇林收购之后,就再生两个。”

李展鹏看向任韫:“任少,你说是吧?”

任韫笑了笑:“李先生的观念挺传统的。”

李展鹏也笑:“男人嘛,有几个不跟我想的一样?只是他们没本事,不敢说而已。”

云青岑则是看着林琴,林琴全程带着微笑,脸上没有一点被冒犯,被侮辱的愤怒表情,只有从她紧紧抓着手拿包的动作中可以看出她的情绪,她在名利场里混久了,知道怎么克制自己的情绪,云青岑忽然说:“我去趟洗手间。”

林琴连忙说:“正好我也要去,云先生,一起过去吧。”

任韫提醒道:“小心地滑。”

云青岑被逗笑了:“你该让人立块牌子,我就说觉得少了什么。”

任韫:“待会儿我让他们加上。”

云青岑微微侧身,让女士先走。

林琴冲云青岑笑了笑,表情和姿态放松了很多。

从这里到洗手间要走一段路,云青岑目不斜视地问:“刚刚李先生说的那些话,林女士就不生气?”

林琴:“云先生,我知道自己的位子。”

云青岑瞟了她一眼。

林琴苦笑道:“人嘛,所求越多,姿态就要越低。”

云青岑也笑:“等你成功了,再把他踩在脚下也不迟,是不是?”

林琴没有说话,她转移话题道:“云先生跟李太太认识?”

云青岑毫无掩饰地说:“认识,她也知道李先生在外面还有一个家。”

林琴:“云先生别误会,我跟李哥真不是那种关系,他在外面的女朋友是我老师。”

云青岑:“嗯?”

林琴轻叹一口:“是我的油画老师,这件事我不好评价,但确实跟我没有关系,他们在一起之后,我老师才过来教我,不过也是因为她,我才能认识李哥。”

林琴因为李展鹏得利,所以她不会去评价对错和好坏。

林琴把一缕碎发勾到耳后。

“现在生意不好做。”林琴,“我先进去了。”

她走进洗手间里,云青岑也去了另一边。

云青岑进去的时候,恰好秦毅从里面出来,云青岑站在台阶下,秦毅站在台阶上,两人目光相对,秦毅却没有动。

就在云青岑要上去的时候,秦毅却挡住了他。

云青岑在倒数第二层阶梯上,抬头看向秦毅,他微笑道:“秦先生让一让?”

秦毅却只是一言不发的看着他。

刚刚见过一面之后,秦毅无论跟谁说话,脑海中都会浮现出云青岑的名字。

他跟云青岑相识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人人追捧的秦家大公子了,那时候他刚刚收购人生第一家奢侈品公司,无数逐利而生的人围在他身边,他们像是夏天永远无法完全消灭的苍蝇,嗡嗡地飞舞在他身旁,而当时的云青岑还是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被郑氏的太子爷带在身边,在很多场合都没有发言权。

像一朵壁花,跟那样的场合不入。

但云青岑又是不同的,秦毅几次见到他,都不由自主的注意到了他。

云青岑是自得的,无论在任何场合,他都不会束手束脚,卑躬屈膝,他跟郑少巍相处也不会放低姿态。

秦毅是主动接近的云青岑,他从没见过云青岑那样的人,说他视名利如粪土?那倒也不是,云青岑每次出现,一定是精心打扮过的,他永远不会让人觉得他邋遢,土气,他每次出现,手上戴着的表,也都是郑少巍那个阶层的人才会戴的表,出行的车,也全是郑少巍的车。

但他不会因此就矮郑少巍一头,秦毅看得出来,在云青岑和郑少巍的关系中,看似是脾气更差的郑少巍占主导关系,但他们之间的那根绳一直握在云青岑手里。

云青岑一个眼神,郑少巍就会乖乖听话。

秦毅见过很多人,什么样的相处模式都见过,但第一次见到云青岑这类人,哪怕面对的不是郑少巍,云青岑也不会放低姿态,他对人对事全凭心情。

他也没有一开始就接近云青岑,他观察对方,越是观察就越是觉得有趣,云青岑身上像是有一股魔力,任何注意到他的人,都会不自主的被他吸引,想要拨开他身上的迷雾,然而每一个接近他的人,又会被他玩弄于股掌。

秦毅觉得自己应该是这个世界上,真正了解云青岑的人,但他也不能标榜自己完全了解,只能说比起其他人,相对来说更加了解云青岑。

并且越了解,越着迷。

他跟云青岑相处的时候没有一刻能放松,云青岑总有很多想法,有很多别人不能理解的观点,他可以天真善良,也可以尖锐凶狠,还可以冷漠无情,他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像一枚炸弹,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要把所有接近他的人焚烧殆尽。

此时他看着这个跟云青岑很像的青年,在对方的举手投足间,找到了云青岑曾经的影子。

那不是学就能学来的东西,是他所熟悉的,云青岑独有的气质。

这世上不会再有第二个云青岑了。

秦毅:“有空吗?”

云青岑看了他一眼,笑道:“秦先生刚刚不是才警告过我吗?”

秦毅:“我有话跟你说。”

云青岑挑了挑眉:“秦先生,我不是你的员工,不需要把你的话当做圣旨。”

云青岑轻笑了一声:“要是没有其他事,我觉得你还是让开比较好,在洗手间外面拦人,不太符合你的身份。”

秦毅:“你姓云,单名一个青字,是个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成年之后自己贷款读了大学,毕业就签了现在这家公司,之前是音乐创作人。”

“你跟赵鹤轩还有傅明睿的关系都不错,他们俩愿意在网上给你发声,动用自己的资源做推广。”

秦毅说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单纯的描述自己知道的事:“傅明睿就算了,赵鹤轩可不是那么容易被骗的人。”

秦毅:“你说你叫云青岑。”

云青岑等着听秦毅继续说。

旁边想来洗手间的人看到他们两个在洗手间的台阶上,都默默的绕路去另一边的洗手间。

有憋不住的,在旁边等了一会儿,也只能绕路。

云青岑的余光看到了,他打断秦毅地说:“你不去卫生间就出来,我还要去呢。”

秦毅:“……”

秦毅让开了,在云青岑进去的时候说:“我在外面等你。”

云青岑没有多给他一个眼神,他走进洗手间之后也只是洗了手和脸,洗手间也没几个人,在这种场合,连来洗手间都要争分夺秒,唯恐耽误的时间一多,就要错过一个合作或者抱大腿的机会。

等云青岑再次走出去,一眼就看到了等在不远处的秦毅。

两分钟的功夫,秦毅身边又围满了人。

这些人有的谄媚的很明显,有的还端着姿态,但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带着一看即知的敬佩。

秦毅的表情也一直没有任何变化,没有笑,也没有丝毫动容,只有看到云青岑出来的时候,他的目光才变得深邃起来,他迈开步伐,身边的人纷纷分开,在这一刻,他的眼里只有云青岑。

云青岑走下楼梯,秦毅也走到了他面前。

“跟我来。”这次秦毅没有问云青岑的意见,而是抓住云青岑的胳膊,把他带去了角落。

刚刚围着秦毅的人差点把下巴惊掉了:

“那个年轻人是谁啊?之前没见过。”

“我刚刚看到他好像是跟着任少进来的。”

“可能刚从国外回来?竟然跟秦总也认识。”

“就没有一个人认识他的?”

“我觉得有点眼熟,但记不起在哪儿见过了。”

“长得挺像一个明星,我女儿追星,我看过几眼。”

“秦总跟他关系挺好?任少跟他关系也好?现在的年轻人啊,了不得。”

“听说秦总这次准备收购几个专做国妆的老牌子,主打手工纯天然的那几个。”

“都快破产的牌子……收购了有什么用?更何况国妆,咱们本国人都不愿意买,我老婆现在用的全是国外的,说国产牌子不好用。”

“这也得看包装推广,当年秦总买ys的时候,ys不是也快破产了吗?秦总自己出了六百万美元,又贷了九百多万,把ys拿下,结果ys第二年直接大逆转,不管是广告营销,还是推广,力度都绝了,第二年就实现盈利回本,第三年就是纯盈利,现在不也是一线奢侈品牌?”

“不过ys本来就是老牌奢侈品牌,国妆那几个?跟奢侈品牌隔着一座喜马拉雅山。”

“我觉得秦总收购这几个,不是为了国内市场,是为了东南亚市场。”

“这倒也是,本国的东西从来都是本国人嫌弃。”

“你们说这个,江总的货不也是国产之后运去国外,多交两次关税也要标个进口的牌子吗?”

江总哈哈一笑:“都吃这一套。”

“我们要是有人家秦总的脑子,早就进亚洲五十强了。”

也有人小声酸:“要不是家里有钱,他当年自己拿得出六百万美元?那时候美元还是美金呢。”

……

云青岑靠在窗边,他看着秦毅:“秦总想跟我说什么?”

秦毅抿着唇,认真地问:“你跟云青岑,是什么关系?我知道赵鹤轩,他不是那种只是因为相似就会给你提供资源的人。”

云青岑:“那可不一定。”

小说里,包括赵鹤轩在内的所有人,最后不都成了苏铭的忠实拥趸了吗?

虽然他们都是按照作者的思维在走,但这就像衣服上的虱子,再华美的衣服,有了虱子都会掉价。

秦毅:“我要一个理由。”

云青岑笑了一声:“你要什么理由?要赵鹤轩和傅明睿为什么帮我的理由?”

秦毅紧盯着云青岑的眼睛:“我要一个你能说服我的理由,只要你能说服我,我能给你的更多。”

云青岑:“我为什么要说服你?”

云青岑抬起手臂,双手环胸:“你看,我现在不缺钱,也不缺社会地位,这种场合我都能来,不必看人的脸色。”

“秦总,有时候人在高处站久了,就真的以为自己不是凡人了。”

云青岑转过头看向窗外,忽然问道:“不过你可以说说你能给我什么。”

他笑起来,眼睛微眯:“说不定能打动我呢?”

秦毅的呼吸忽然变得急促了起来。

他明白为什么赵鹤轩和傅明睿会帮对方了。

可能连傅明睿他们自己都没有察觉。

云青岑就是这样,明明上一秒他还处于劣势,但下一秒他就要变成主导。

就算他愿意给别人好脸色,也是为了之后对方为他付出所有。

他要控制一切,才能得到满足。

秦毅伸出手。

他想抓住这一团火。

哪怕会被烧伤。

上一章:第55章 下一章:第57章
热门: 乡村痞少 迦勒底旅行社 他会飞 撩弯反派大魔王 浪花一朵朵 曾是壬生狼 奉命穿书 好莱坞之路 我真的是龙呀 万年古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