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上一章:第52章 下一章:第5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就在云青岑让苏铭去洗澡的时候,门口的通讯器忽然响了, 云青岑走到门口, 通讯器里出现了一张他没有想到的脸。

张茹的脸在摄像头里显得比之前更苍老,惨白, 好像这段时间有人给她按了加速键, 一下就老了。

她缩着脖子,明明身边没有人,却还是显得像正被人威胁着,她小声说:“云先生, 我给你打电话没打通, 我能进来吗?”

云青岑轻声说:“当然可以。”

他的指腹碰了碰开锁键。

张茹很快坐着直达电梯上来,她比上次云青岑看到的样子更凄惨,她有些拘束地站在云青岑面前,然后朝云青岑艰难地挤出一个笑脸。

“云先生。”张茹并不在云青岑面前摆长辈的谱,而是把云青岑当平辈。

云青岑:“张姐, 坐,我去给你泡杯茶。”

张茹:“不用不用,我和白开水就行。”

云青岑冲她笑了笑。

张茹松了口气。

等云青岑端着茶杯过来, 把茶杯放到张茹面前, 才坐到张茹对面问:“张姐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黑猫从猫窝里走出来, 前肢伸长, 伸了个充满力量的懒腰, 然后才跳到云青岑的肩膀上, “喵”了一声之后就开始舔起了自己的爪子。

张茹不敢去看猫, 也不敢看云青岑,捧着茶杯也不喝,只是低着头,她酝酿了很久,才终于说:“我想知道云先生有没有能……报复人的办法,就是借用鬼、鬼的力量。”

云青岑眨眨眼,笑道:“张姐想报复谁?”

云青岑看她不说话,轻声地安抚道:“张姐,我是有职业道德的,你现在说的话,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跟我来吧。”

云青岑把张茹带去了书房,果然到了比较狭小的空间之后,张茹看起来放松了不少。

她摸了摸自己的鬓角,她鬓角的头发已经全白了,苍老的太快,她自己都没能反应过来。

“云先生,我想让李展鹏倒霉。”张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她紧紧握着茶杯,依旧不敢看云青岑。

云青岑:“为什么?张姐,我不接没有原因的委托。”

张茹听出了云青岑的弦外之音,她终于抬起头,正视云青岑的目光,她的嘴唇动了几次,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李展鹏在外面……还有一个家。”

云青岑惊叹了一声:“真是看不出来。”

之前李磊出事的时候,李展鹏的关心不是装的。

张茹躬起腰,好像背上有什么东西要把她压垮,她深深地喘了几口气,艰难地说:“那个女人找进了家里。”

云青岑微笑着说:“我想李先生应该不会让她进门吧?”

张茹点点头:“他跟我说,我这么多年不容易,不会跟我离婚,我永远是李太太……”

她忽然就说不下去了,眼泪不停滑落:“明明、明明做错事的是他,为什么他能说的像是不离婚就是对我的奖赏一样?啊?我贱吗?我那么贱吗?”

张茹抬起头:“我公公婆婆对我说,家和万事兴,我现在有儿子,有家庭,他只是犯了一个男人都会犯的错,我为什么不能睁只眼闭只眼?我们都这个年纪了,再离婚,外人会看笑话。”

张茹笑得惨然:“我儿子,小磊知道之后,也让我别离婚。”

云青岑:“李磊也觉得他爸做的没错?”

张茹似乎不想谈论这个,但她还是强迫自己说道:“他说他爸知道错了,最开始还会安慰我,但我坚持想离婚,他就说我自私。”

“他觉得我因为自己的情绪,不照顾他和我公公婆婆的情绪,说不止是我一个人痛苦,全家人都很痛苦,但是每个人都在忍耐,怎么只有我忍耐不了呢?”

“他还说,李展鹏在外面找人,可能就是因为我不能给李展鹏家的温暖,我不会打扮,总是在家,不去做美容,不知道时兴的东西和事,跟李展鹏有没有共同语言。”

“现在外面有了其他女人,那个女人又没有孩子,我的压力也不用那么大。”

张茹捂着脸,她终于忍不住嚎啕起来。

依旧没有人理解她,没有人心疼她,就连她的亲儿子,也在短暂的安慰后站在她丈夫一边。

他们都觉得,李展鹏这么多年跟她这个长得不如何,没有情调的女人在一起,是李展鹏吃亏,是李展鹏在容忍她。

她才是受益者,却还要要求更多。

云青岑拍了拍张茹的肩膀,他的声音很轻:“张姐,你想让李展鹏有什么下场呢?”

“只要你给过钱,我都能帮你办到。”

张茹哭了一会儿,才声音颤抖地说:“就让他受点教训……受教训就好了,还有那个女人!”

云青岑眨眨眼睛:“要看张姐你能出多少钱,你是想让他身败名裂,还是当一个疯子?或者是傻子?”

张茹吓了一跳,她满脸是泪,受惊向后倒的样子有些滑稽。

“不、不用这么严重。”张茹连忙摆手,“给他一点教训,让让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不会再出轨了就行,还要把他给那个女人的东西都收回来。”

云青岑托着下巴看她:“你不是想跟他离婚吗?”

张茹沉默了,她缓了一会儿才说:“他、他也只是犯了一个错,不是不能原谅,他平时对我挺好的,之前是我太冲动了……”

云青岑:“那你自己就可以做到,你有他出轨的证据,跟他是夫妻关系,并且他现在没有离婚的念头,也就不会转移财产,你可以在确定他的财产和公司股份后直接提离婚,相信我,即便你不是真正离婚,他也会得到不轻不重的教训。”

张茹:“不行!”

云青岑眉眼带笑地问:“为什么不行?”

张茹紧咬着下唇,她没有说话,等了好一会儿才说:“我跟他……还是有感情的。”

云青岑:“那就请回吧,你并不需要我。”

张茹急切地说:“我能给钱!”

张茹:“我、我这些年还是存了一些钱的。”

云青岑叹了口气:“张姐,我对你是很有好感的。”

他虽然在叹气,眼中确实带着笑的,但这笑容跟第一次和张茹见面时的笑容不一样。

现在的笑容,是敷衍,是无聊。

云青岑并不讨厌无私的人,比如那些无私为家庭,为职业付出的人。

他甚至有些欣赏那种人,因为他无法理解他们为什么可以坚持做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

就是因为无法理解,他才欣赏。

一旦他能理解对方,他也就不会欣赏了。

张茹迷茫的看着云青岑。

云青岑:“张姐,你回去再好好想想。”

云青岑站起来,走到门口,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张茹:“不能商量了吗?云先生,我以为你是理解我的!”

她还记得云青岑安慰她,体谅她的时候,她不明白,明明这一次她可以给云青岑更多钱,为什么云青岑连钱的数额都不听,就要把她送走。

张茹抓住云青岑的胳膊问:“云先生,你是不是觉得我犯贱?他都出轨了,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我还不想离婚?”

云青岑微笑道:“张姐,你问我没有用,你自己心里有答案。”

张茹:“我为了这段婚姻,几乎付出了一切,以前我也有工作,结婚之后展鹏跟我说,家里只有两个老人,他希望我能回归家庭,他还说他不会觉得全职太太有哪里不好,他会永远尊重我的付出,我从跟他结婚开始,就放弃了很多,我结婚之前的人脉,朋友,还有我对事业的追求。”

“如果现在离婚,我之前的人生就是一个笑话。”

她哭着说:“我知道,你肯定认为我应该离婚……”

云青岑:“我没有认为你应该离婚,张姐,你只是不知道你要什么。”

“等你知道你想要什么的时候再来找我吧。”

张茹喃喃自语:“我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云青岑:“你是想要钱,还是想要尊重,还是想要所有人的支持,还是想要李展鹏的爱情?”

张茹没有回话。

于是云青岑亲自把张茹送上了电梯,他微笑着说:“等你想通了,我在这里随时恭候。”

张茹看着云青岑的眼睛,点了点头。

送走了张茹,苏铭也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他穿着一件睡衣,头发还是湿的,有些无措地看着云青岑:“我不是故意听的。”

云青岑耸了耸肩:“无所谓。”

苏铭:“……你为什么不收她的钱?”

云青岑瞟了苏铭一眼:“为什么要收?”

苏铭咽了口唾沫:“她看起来很可怜。”

云青岑毫无同情心地说:“世界上可怜人多了去了,你准备让他们排着队来找你领救济吗?”

苏铭:“她要求的也不过分啊。”

云青岑:“但是很烦。”

“我讨厌跟蠢人打交道。”

苏铭还是很不理解为什么张茹是蠢人,他觉得张茹说的也没错啊,她已经付出了那么多,现在离婚,前面所有的付出都化为乌有,丈夫成了别人的,儿子看样子也会成为别人的,她选择不离婚,其实是正常的,大部分人都会做的选择,尤其是她当了那么多年富太太,没有工作经验,理财能力也不知道如何。

给丈夫一点教训,继续当富太太,显然是最优的选择。

云青岑:“这世上的人和事,从来都是有得有失,她想得到一切?”

苏铭连忙问:“那你觉得她怎么做才最好?”

云青岑微笑着说:“那要看她想要什么,如果是为了报复,她也要找准报复对象,是报复李展鹏,还是报复李展鹏的情人。”

苏铭:“我觉得她应该报复李展鹏。”

云青岑:“她不是个坚强的人,当然会挑软柿子捏,我不觉得她会报复李展鹏。”

云青岑:“弱者从来都爱欺负弱者。”

苏铭突然说不出话了。

他在张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他们是一样的,在权衡利弊之后,他们会对强者低头,然后理所当然的把矛头对向弱者。

就像他明明知道克扣了云青收入的人是哪些,但他在那些人和云青当中选择了把矛头对向云青。

因为云青更好欺负。

苏铭突然羞愧的低下了头,他这才是第一次认识到之前自己是有多恶劣无耻。

他给自己找了种种理由,究其根本还是云青岑说的那句“挑软柿子捏”。

他和张茹都没有勇气直面权威。

他们无论在气头上多有骨气,平复之下来之后还是会变得没骨气。

云青岑“你回去吧,公司还要你去忙。”

苏铭:“哦、哦!”

云青岑看他不动,似笑非笑地问:“怎么,还准备我请你吃饭吗?”

苏铭连忙拿起自己的东西出去。

黑猫趴在云青岑的腿上,喵喵叫着,像是在说什么。

云青岑抚摸着它背部柔顺的皮毛,轻声说:“我知道,不过如果能碰到有趣的人呢?”

云青岑去泳池里有了一圈泳,晚上又去跟赵鹤轩共进晚餐。

不过因为云青岑懒得出门,所以是赵鹤轩自己带着从高档餐厅打包的中餐过来。

因为东西太多,还让秘书和他一起提上来。

云青岑原本还准备留秘书一起吃饭,结果赵鹤轩很不客气的让秘书先回去。

顺便拿出手机给秘书发了个红包,秘书就喜滋滋地踩着高跟鞋出去了,连口水都没喝。

赵鹤轩拆开包装盒,问云青岑:“今天没出去?”

云青岑之前给赵鹤轩买的新眼镜被郑少巍踩坏了,又戴上了十年前云青岑给他买的那款金丝眼镜。

他依旧是那副文质彬彬的样子,无论是脸还是身材都没有死角。

云青岑坐到桌边,他问赵鹤轩:“你去见旭尧了?”

他能感觉到赵鹤轩身上残留的周旭尧的痕迹。

赵鹤轩也不隐瞒:“他问了我一些事。”

云青岑笑了笑:“问我是怎么找到你的,问郑少巍跟我怎么样了,还问什么?”

赵鹤轩笑道:“差不多就是这些。”

云青岑脸上的表情消失了:“他就不能乖一点吗?”

赵鹤轩没有说话。

云青岑:“下次他再问你,你就让他滚。”

赵鹤轩低着头,嘴角含着笑说:“那多不好,他也只是关心你。”

云青岑:“鹤轩,你觉得我很傻吗?”

赵鹤轩没说话。

云青岑:“把你的心思收起来。”

赵鹤轩沉默着,给云青岑用公筷夹了糖醋排骨。

赵鹤轩很清楚云青岑会对周旭尧的举动反感。

云青岑不会喜欢有人事无巨细的打探他,妄图用这种方式了解他。

因为云青岑本身就是个控制狂,他喜欢控制别人,不会愿意被别人掌控。

他也知道自己的做法会被云青岑看透。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

周旭尧已经完全没机会了。

无论他有多深情,无论他愿意为云青岑付出多少,只要云青岑对他反感,他就什么都不是。

对赵鹤轩也没有一点威胁。

云青岑吃着饭,抬眉看着赵鹤轩:“把你脸上的笑收一收,太明显了。”

赵鹤轩微微一笑:“听说郑氏的市值下跌了。”

云青岑放下了筷子:“跟我没什么关系。”

赵鹤轩:“你接下来想做什么?”

他迫不及待的对云青岑表忠心:“无论你要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

云青岑狡黠一笑:“我要当总裁。”

赵鹤轩眨眨眼,头一次摸不着头脑。

云青岑:“我觉得当总裁很有意思。”

赵鹤轩:“……”

但赵鹤轩很快反应过来:“你想开什么公司,需要我去给你……”

云青岑打断他:“不用,不需要,我想休息了,你回去吧。”

赵鹤轩没有坚持,他像个逆来顺受的小媳妇,收拾了餐桌之后,又跟云青岑说了几句话,然后就离开了。

云青岑靠在沙发上,黑猫蜷缩在他腿上,云青岑面无表情地说:“他现在很烦。”

黑猫赞同地“喵”了一声。

云青岑:“好无聊。”

云青岑滑下去,躺在了沙发上。

这套房子他也不想住了。

赵鹤轩这么多年也没什么长进,他有话永远不会直说,而是不断试探,他的心思也很重,不像周旭尧有话直说。

云青岑并不讨厌赵鹤轩的性格,但是这么多年没变,实在腻味。

就在云青岑准备去睡觉的时候,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他接起看了眼来电显示,一反刚刚无精打采的样子,利落地接起了电话:“任哥?”

任博的嗓音在电话里更沙哑有磁性:“云先生,你认识张茹张女士吗?”

云青岑:“认识,怎么了?”

任博轻笑了一声:“她知道我认识你以后,想请你给她做个担保。”

云青岑眼底闪着光,他嘴角的幅度忽然变大:“她去找你了?她想做什么?”

任博:“这种生意,我很早以前就不接了,如果是云先生的朋友,我可以看在你的份上帮一帮她。”

云青岑:“她想要什么?她要对付李展翔还是李展翔的情人?”

任博委婉地说:“她希望我们能给李先生的情人一点教训。”

云青岑笑得像只狐狸:“我有个更好的主意。”

“她一定会更满意的。”

上一章:第52章 下一章:第54章
热门: 逼真 白领男办公室情事 娇妻如云:大院深处 春床:乡村害虫哥 男主后宫都是我的[穿书] 请魅惑这个NPC 大美时代 我在全息游戏里种菜 花掉1000000亿 艳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