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上一章:第49章 下一章:第5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睡在陌生的环境, 云青岑一晚上都没有真正入眠, 杨三娘这一晚也没有回来——她在抓到恶鬼之前显然是不敢回来的,就算成了厉鬼,她也只有那么大点的胆子。

直到第二天天光破晓, 云青岑离开房间,杨三娘还是没有踪影, 云青岑也不担心她会一去不回,如果她真有这样的打算,很快她就会知道自己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

他一旦付出了,就要得到更多, 并且绝不会给人背叛他的机会。

“云先生起的这么早?”任博坐在沙发上, 手里拿着平板, 似乎正在看新闻, 上面密密麻麻全都是字,偶尔会冒出几张图片。

云青岑抓了一把头发,他长得嫩,这很占便宜,人们面对“小”的对象的时候, 都会不自觉的多几分包容心, 比如个子小,又或者是年龄小。

云青岑的衣服已经有点皱了, 微卷的头发现在更加凌乱,领口没有被整理好,露出锁骨, 他打了个哈欠,又动作幅度偏大的伸了个懒腰。

“任韫还没起来吗?”云青岑坐到任博对面。

任博演了云青岑一眼,把手边的水杯推过去,笑了笑:“刚接的水,不知道你喜欢喝热的还是冷的,这杯是温水。”

“任韫起得晚。”

云青岑看了眼时间,早上七点。

云青岑:“你几点起的?”

任博:“五点半。”

云青岑惊讶道:“起这么早?”

任博:“起来先弄点东西吃,然后去晨跑,再回来打半个小时的拳,五点半正好。”

云青岑给他比了个大拇指。

就算云青岑还在读书的时候,都没有这么自律,他记得自己上学的时候,能多睡一会儿就多睡一会儿,后来跟郑少巍一起读高中,他不想起,郑少巍就直接陪他一起逃课,就算他们不去学校,老师也不会说什么。

不过即便如此,云青岑还是学霸,郑少巍还是学渣。

但任韫显然没有他哥这么自律,他下楼的时候已经接近八点了。

早饭是任博让物业买来了,这个小区的物业收费高,工作人员的收入甚至比不少公司的中层还要高不少,因此任劳任怨,总是笑脸迎人。

毕竟现在好工作难找,找到一个工资高待遇好,事情还不算太多的工作,都能算是祖坟冒青烟。

外面一堆996,老板高喊着“你们要感谢公司给你们工作的机会”,结果累到出了一大堆毛病,工资还是只有那么点。

云青岑在吃饭的时候好奇地问任博:“任先生,你们这一行也有五险一金吗?”

任博被逗笑了,他生就一对剑眉,不笑的时候严肃成熟,笑起来会给人一种反差感:“我干得是合法的行业,云先生。”

任韫也在一边说:“现在家里做的是汽车进出口的生意。”

造的零件出口,国外的豪车进口,两边一捯,收入不菲。

任博又说:“除了汽车以外,市面上比较常见的汽车润滑油和轮胎也是我们的工厂在生产,跟国外的几家企业也有深度合作。”

任博:“放心吧云先生,给你的钱都是干净的。”

云青岑托着下巴,他没有上过班,也没有做过生意,郑少巍虽然是小郑总,但严格来说,郑氏并不是他的。

而傅明睿的珠宝公司,他也不是很有兴趣,赵鹤轩的公司他也觉得没趣。

不过好像人人就是总裁,就他不是。

云青岑忽然说:“我也想开个公司。”

任韫:“云先生想开家什么公司?”

他们倒也不觉得云青岑想一出是一出,每个开公司的人,最开始不也都是想一出是一出吗?

任父想把家里的产业洗白的时候,“股东”们可都不乐意,现在也不都夸任父精明?

云青岑偏了偏头:“不知道。”

反正他之前还想开网店,云青岑的兴趣来得快去得也快。

吃过早饭,云青岑就准备走了,任博昨晚也已经让人给他打了钱,现在的云青岑也不缺钱,虽然算不上多有钱,但一个人花也足够了。

任博原本想开车送云青岑回去,但是被云青岑拒绝了:“我还有点事要去处理,我自己打车走吧。”

“好。”任博也不强求,“云先生有我手机号,有什么打电话就好。”

任韫也站在门口,他的脸色好了很多,但嘴唇依旧有些苍白,在任博身边的时候,任韫不怎么说话,情绪也很内敛,甚至很少抬头。

就跟任博说的一样,他是个性格内向的人,就连送云青岑出门,他也只是说了一句:“慢走。”

只有在任博转身的时候,任韫才朝云青岑露出一个笑容。

云青岑对这两兄弟充满了好奇。

不过比起对这两兄弟的兴趣,云青岑现在更想知道苏铭要怎么给自己道歉。

现在苏铭被逼到绝路,云青岑倒是想看看苏铭这种性格的人,会在悬崖边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苏铭并不是一个性格懦弱的人,他的“弱”是表象,当他做了某一件损害了别人利益的事,他会迅速给自己找个理由,说服自己,减少自己的负罪感。

一旦他走入绝境,他考虑的第一件事,也是如何利用手里的资源解决这些事。

当他有底牌时,他知道如何打牌,底牌消失了,他又能换一条路。

云青岑觉得他跟自己有些相似,都是以自我为中心,只是苏铭给自己洗脑久了,大概真的以为自己是个善良的人。

云青岑来到咖啡厅的时候,苏铭已经在咖啡厅等着了——苏铭提前到了一个小时。

并且云青岑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他就站了起来,他穿着很低调,戴了一顶黑色鸭舌帽和口罩,但当云青岑走近时,他又摘了帽子和口罩,表示自己对云青岑的尊重。

云青岑打量着苏铭。

苏铭减了头发,露出了自己的额头,他原本长得跟云青岑有几分相似,但是换了更适合自己脸型的眉形之后,那种相似感少了很多。

变成熟了,也变憔悴了。

云青岑对苏铭微笑:“苏先生。”

苏铭苦笑道:“云青。”

云青岑坐到位子上,做了个请的手势:“请坐。”

苏铭抿着唇坐下了,他有些不安,手脚似乎都不知道该怎么摆放,当云青岑抬眼的时候,苏铭双手交握,声音很轻,几近祈求地对云青岑说:“云青,我这次是认真来跟你道歉的。”

云青岑:“你真的觉得自己做错了吗?”

苏铭低着头,云青岑看不到他的表情。

云青岑笑了笑:“这样就对了嘛,你从不觉得自己有错。”

云青岑的手放在桌子上,手掌托着自己的下巴:“你争取自己的利益,有什么错?”

苏铭抬起头:“可我伤害了你。”

云青岑点点头:“这倒是,不过如果我处在你的位子,我会比你干得更狠。”

苏铭傻了,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云青岑:“那就先道歉吧,道完歉我再考虑要不要原谅你。”

云青岑眼睛微眯,然后他看着苏铭站了起来,又看着苏铭站到了自己旁边。

苏铭的全身都在颤抖,他知道自己现在在干什么,也知道自己在云青岑面前有多渺小。

但他必须为自己的未来搏一搏。

他还年轻,他的事业不能止步于此。

苏铭的膝盖慢慢弯曲,身体的重心下移,他抿着唇,额头青筋暴了出来,可是他没有停。

他甚至不在意咖啡厅里是不是有别人在看,而是面朝着云青岑,膝盖越来越靠下,终于两边的膝盖都触碰到了地板。

他的双手捏成拳头,低着头,声音很小:“我错了,我不应该买歌标原创,也不应该在粉丝攻击你的时候闭口不言,不该一直什么都不说,我……”

他有些说不下去了,几次停顿,几次重新开口,他断断续续,艰难地道完了歉。

“我知道无论我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苏铭抬起头,看着云青岑,“但我……”

他说不出来了。

云青岑挑挑拣拣:“感情不够真挚,语气太平,重来。”

苏铭一脸震惊。

云青岑的手指敲了敲桌面:“听不懂我的话吗?”

苏铭抿着唇,他又说了一遍。

云青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的不够流畅,你能不能不结巴?”

云青岑:“重来。”

……

“不要说到一半就不看我,要么你全程都看,要么你全程都别看,重来。”

……

“能不能不要抖?又不是让你单膝跪,重来。”

……

道歉道到最后,苏铭整个人都麻木了,跪在地上跟机器人一样道歉,云青岑终于满意之后,苏铭站都站不起来,跪得太久,膝盖都不停自己的指挥。

云青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道完歉了,接下来你要做什么?”

苏铭迷茫的看着云青岑。

他像是被玩坏的娃娃,跪坐在地上,抬头看云青岑的时候,眼底没有一丝神采。

云青岑:“我是不会帮你澄清的。”

他的身体前倾,手臂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语气轻佻地说:“不过你还有别的办法自救。”

苏铭已经连生气的力气都提不起了,他恍惚地问:“什么办法?”

云青岑:“关于我,你应该了解了不少吧?各个环节怎么偷我钱的,你也肯定清楚,还要我的公司,嗯,实在不怎么样。”

“你一个人倒霉,你甘心吗?”云青岑轻声问,“既然你过得不好,为什么还要管他们好不好?”

云青岑微笑着说:“我要是你,我就让所有人都不好过,明明做错事的不止你一个,你却要承担所有骂名跟后果。”

“他们会感谢你吗?”

苏铭的脸色苍白。

云青岑的声音宛如魔鬼的呢喃:“为什么不把他们都拉下水呢?”

“你在这里跪着给我道歉,被我侮辱,他们却享受着你带给他们的好处,公平吗?”

“苏铭,你是个聪明人,不要总是折磨自己。”

“折磨别人,不好吗?”

上一章:第49章 下一章:第51章
热门: 千秋(千秋原著小说) 炮灰攻系统 人民的名义 摸骨师的春天 假结婚何必如此卖力? 和精分霸总离婚后[穿书] 桃色漩涡 我和替身渣攻恋爱后,白月光回来了 穿成病秧子后[穿书] 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