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确认了地址之后,云青岑直接打车去了男生的家, 小男生显然没有防人意识, 也或许是他之前遇到的都是好人, 不仅直接报了自家地址, 连自己的名字和父母的名字都在电话里告诉了云青岑。

云青岑到了以后, 在小区门口见到了电话里“公鸭嗓”的男生。

跟嗓音成反比的是, 男生有一张甜瓜脸, 不仅眼睛大,脸上还有些肉,标准的娃娃脸,嗓音不甜,脸甜的要命。

云青岑刚刚下车,男生就站在小区门口, 想过来又不敢确定, 直到云青岑接起了男生打过来的电话, 他才大步跑来。

“云先生吧?”男生有漂亮的双眼皮, 不是傅明睿那样的深邃眼窝, 而是标准的亚洲人长相,更显年轻, 他显然从跟云青岑确定住址以后就在这儿等着了, 看到云青岑以后就如释重负的笑, 还学着“大人”模样把手伸过去,跟云青岑交握。

云青岑冲他笑:“元奕?”

元奕连忙说:“是我是我。”

元奕有些胆颤摸摸自己的后脑勺:“云先生……你真年轻。”

“之前我们家找了不少大师。”元奕领着云青岑进小区,他拍着胸口说, “最年轻的也有四十岁了!”

云青岑收敛了笑容,整个人都变得冷淡了不少,他斜瞟了一眼元奕:“你觉得我年轻,所以我不行?”

元奕长了一张傻白甜的脸,说话也一样:“不是,嗨,我就是怕我姐又非说你是我姐夫,她现在看到个好看的男人都说是我姐夫。”

元奕头疼地叹了口气:“那个道长,也有四十二了,也就比之前请的大师好看一点,我姐都没放过去。”

“哦,不是我姐,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在小区里走的时候,云青岑问他:“你们为什么没把她送精神病院?”

元奕:“啊?她也没伤人啊……我们就担心把她送去精神病院,医院要把她捆起来。”

元奕的姐姐元曼,二十六岁,大学毕业之后当了两年社畜,存了一点钱,就开始国内游,最开始是穷游,后来旅游途中写游记,投出版竟然过了,从此以后慢慢积累了一点人脉,不仅写完了可以出版,没写完之前也可以给旅游杂志供稿,挣得不算多,但也不必再抠搜着每天吃馒头榨菜。

从这件事就看得出来,元曼是个敢想敢做,说走就走的人。

元奕在电梯里对云青岑说:“她说房子就像棺材,人要进来出去,房子就是家,人要是只进不出,房子就是棺材。”

元奕家住在一个普通小区的中庭,这个小区不算大,但绿化的很好,住在里面的基本都是住户,租客比较少,来往都相熟,比较安全。

等开了家门,元奕才缓缓深吸一口气,他还从鞋柜里拿出了一双拖鞋:“云先生,这双拖鞋是新的。”

云青岑站在门口:“有鞋套吗?”

元奕:“哦哦,有的。”

云青岑不在乎那双拖鞋是不是新的,之前元家请了那么多大师,只要有一个穿过这双拖鞋,那这鞋跟“新”字也就没关联了。

走进屋子里,云青岑脸上的表情不变,但心里不太满意,认为自己是白跑了一趟。

女鬼是真的,但跟恶鬼没多少关联,他只感觉到一股怨气,却没有戾气,只有怨没有恨,算什么恶鬼?

他刚踏进元奕的家门,房间里就传出来一个软绵绵地女声:“奕儿,家里来客了?”

元奕:“对啊姐!你出来看看?”

女声:“阿姐就不出来了,是个男客吧?男客便不见了,你好生招待。”

元奕朝云青岑无奈地笑了笑:“云先生,我想个办法把我姐骗出来。”

元奕笑的时候,云青岑就看着他,元奕的脸上有一对酒窝,笑起来更甜了,哪怕是苦笑。

元奕先招待云青岑坐到沙发上,然后又去泡了杯茶,刚用热水冲好就端着站到他姐的房门口:“姐,我给你泡了茶,你开开门。”

“你稍等一等。”女声的声音很轻,但不会让人听不清楚。

元奕就端着烫手的茶,老老实实地站在门口等着。

云青岑慢慢走到了门口,站在了元奕的背后。

元奕一直提着的心,因为云青岑的这个举动放下了一半,他转过头,充满感谢地冲云青岑笑了笑。

但元奕笑起来实在太甜了,云青岑伸出手,揉了揉元奕的头发。

元奕:“……”

云青岑冲他微笑:“抱歉,没忍住。”

元奕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也没有生气,他眨眨眼,有些不好意思的偏过头。

房间里的人终于打开了房门。

女人穿着一件长裙,外面还穿着一件夹袄,样子十分古怪,因为元奕的姐姐本身是短发,女鬼附身之后也想不到别的办法,就网购了假发,她头顶着一顶黑得过分的假发,上面插着簪子,还有几朵塑料假花,眉毛估计是被她自己剃了,画了两道浓黑的柳叶弯眉。

黑眉红唇,即便现在附了人身,也很诡异。

女人在发现元奕身边有个男人的时候愣了愣,她的柳眉倒竖,看起来像是下一秒就会发火。

她抿着唇说:“奕儿,怎的把外客领到我这儿来了?哪有好人家的女儿见男客的?要是爹娘回来了,我看你怎么解释。”

“还有这位……”她看清了云青岑的脸。

随后她双目含情,以袖掩唇,无限娇羞地低下头,声音软糯道:“相公,你回来了?”

云青岑微笑道:“刚到。”

女人迈着小步,慢慢挪到云青岑身边,并且娇臀一扭,元奕就被挤了出去。

元奕:“……”

女人站在云青岑的身边,大约是想倚靠过去,但很快发现自己竟然不比云青岑矮多少,做不出小鸟依人的样,她咬着下唇,低头死死看着自己的腿。

“相公,妾一直等着你呢。”女人去拉云青岑的胳膊,脸上带着笑,但额头青筋却凸了出来,手背也一样,她整个人看起来都狰狞无比,但依旧保持着婀娜姿态,把自己的体型扭的胸是胸,屁股是屁股,似乎展示身体对她来说是刻在灵魂深处的习惯。

女人慢慢靠了过去,抱住了云青岑的胳膊,头靠在云青岑的肩膀上。

“他是妾的弟弟,早先跟您说过,是个实诚的孩子,您看着给他找个差事吧。”女人声音轻柔,像是哀求,又像是撒娇,“妾只有这一求,便是太太不许妾去磕头,妾也没有二话。”

女人:“妾身如浮萍,只有这个弟弟放不下……”

云青岑忽然问:“你是青楼出来的?”

女人一愣,她的指甲忽然变尖,身边黑气暴涨,脸上的肌肉不断抽搐,手臂也迅速变粗,但她对这具身体的影响毕竟有限,只能维持这副将变不变地怪物模样,她咬着唇,双手放开云青岑的胳膊,伸手就要去掐云青岑的脖子。

元奕连忙去抱女人的腰,吼道:“姐!你松开!”

女人的声音变得嘶哑:“我不是!我不是!我是好人家的女儿!”

云青岑站在原地,他理了理自己的袖子,又抚平褶皱,这才笑意盈盈地对元奕说:“一般的外室,不能去给正房太太磕头的,不是青楼女子,就是朋友互送的伎子,你是哪一个?”

元奕和女人一起愣住了。

云青岑虽然在笑,但那笑容里带着难以言说的邪气。

元奕咽了口唾沫。

女人像是被人当头一棒,做了几个月的梦,忽然就醒了。

她不再挣扎,而是轻声对元奕说:“松手。”

元奕求助般地看向云青岑,云青岑对他说:“松开吧。”

元奕松手之后,女人走到云青岑面前,她仔细打量着云青岑的五官,最后把目光放在了手臂上,一条黑色蛇尾一晃而过,女人忽然后退了两步,她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一样,一脸惊骇地想要后退,她想退回房间。

云青岑却反客为主,抓住了她的手腕,女人越是想逃,云青岑抓得越紧。

她觉得云青岑像是一个“巨人”,她在他面前没有一敌之力,既然无法对抗,那就只能逃。

她想把自己缩成一团,却忽然发现自己多了一副身体。

她能看到,看到有无数黑色烟雾从对方的手臂里钻出来。

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她觉得自己要被吞噬了,恐惧的阴影无处不在,

黑雾占据了这房子的每一寸角落,阴气森森又张牙舞爪,像是要占据光明,又像是要撕碎她的魂魄。

女鬼发出一声尖啸,想要从这具身体里逃出去。

然而她似乎被人强行禁锢在了这具身体里。

她声音颤抖地求饶道:“妾、妾没害过人,饶了我吧。”

女鬼闭上眼睛,她知道对方不会放过她。

她逃不掉了。

就在这一刻,黑色风暴瞬间停歇。

女鬼发现一直没有动静,她转过头,看向云青岑的脸。

云青岑的脸在她眼里慢慢变得模糊,取而代之的,是隐藏在这具身体里的,极其黑暗的灵魂。

这灵魂没有面目,混沌而庞大,黑得像是最纯粹的黑夜。

她看见这魂魄冲她张开了嘴。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热门: 偷香邪医 校园全能高手 男主他病得不轻[穿书] 我家喵咪成精了 露水之爱 [综]付丧神育儿宝典 痴色:情缠女老板 媚乡:金枝欲孽 人体了解一下 大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