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上一章:第42章 下一章:第4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三千只鸭子聚在一起,云青岑听得头疼欲裂, 原本可口的饭菜一下就变得不香了。

周旭尧嘴毒——也就比蒋钦好那么一点点, 傅明睿虽然是个闷葫芦, 但喜欢做实事, 比如时不时给云青岑夹一筷子菜, 然后被周旭尧讽刺借花献佛, 赵鹤轩就总是笑眯眯的, 温声细语的和云青岑说话,周旭尧刺他,他就反刺回去。

云青岑的碗里堆满了里脊和樱桃肉。

他确实好甜口,但现在甜得发腻。

“吃完就回去吧。”云青岑放下筷子,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都回去, 我要休息。”

傅明睿沉默着没说话, 但那双深邃的碧蓝色眼睛却深深地云青岑, 妄图能让云青岑心软。

但云青岑就是铁打的心, 软是不可能软的, 除非有人放一把火,把他的心烧化。

赵鹤轩也放了筷子, 很体贴地说:“青岑好好休息, 那我先走了。”

云青岑面无表情地看向周旭尧和傅明睿:“慢走。”

周旭尧还想说话, 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忍了下来。

傅明睿临走的对云青岑说:“青岑,这是之前那套房子的钥匙。”

傅明睿站在门口, 把钥匙递给了云青岑,他声音很轻:“你走以后,那套房子什么都变,锁我也没换。”

云青岑接过钥匙,冲傅明睿笑道:“谢谢。”

傅明睿看着云青岑。

他那双深情的眼睛一如既往。

云青岑把钥匙握在手里,他的脸上依旧带着笑。

等人全都走了,云青岑才去泳池游了一圈泳,黑猫就趴在泳池旁边,懒洋洋的用尾巴去碰泳池的水,等云青岑从泳池里走上,黑猫就跳到了云青岑的肩膀上。

云青岑去浴室,对着镜子看了一眼,他肩膀上的那条蛇似乎变大了一圈,要是继续变大,就不是蛇,而是蟒了。

蛇头也变得更加狰狞,尖牙锐利,似乎随时准备把猎物吞吃殆尽。

云青岑摸了摸猫脑袋。

黑猫乖俏地叫了两声,云青岑伸了个懒腰,他去房间换上一套衣服,准备出门一趟。

苏铭没法再给他带来乐趣,现在他看到郑少巍也只觉得对方蠢,是时候去给自己找新乐子了。

全是旧人,有什么乐趣?

他几乎把他们摸透了,都没什么新鲜感。

云青岑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袖,一条长裤,胳膊上的黑色露出一条尾巴,鳞片层层叠叠,阳光照射在上面的时候,似乎还有一层冷光。

纹身的人多了,云青岑也不怕露出来。

要出门的时候,黑猫还是不从云青岑肩上下来。

云青岑提着它后脖上的那层皮肉,把它提下来,黑猫又趴在云青岑的脚上叫。

云青岑面无表情地看了它一眼

黑猫色厉内荏地又叫了一声,然后脑袋往屁股后面凑,它害怕了,然后迅速地窜到猫爬架上,把自己缩成一团。

虽然它现在还没有人的智慧,但也能感觉到危险。

云青岑换好鞋,就直接走出了门。

这段时间赵鹤轩总在他身边,刚开始还好,时间长了,他又开始觉得腻烦。

所以从来没人能在云青岑身边久待。

哪怕是待在他身边时间最长的郑少巍,云青岑离开他的时候没有一丝不舍。

有时候云青岑都好奇,结了婚的夫妻是怎么对着同一张脸同一个脾气的过那么多年,还没有相看两厌?不成仇吗?

就比如他爸和他妈,最开始肯定是有爱情的,不然也不会结婚,到了最后,两个人都是面和心不和,他爸在外面偷吃,他妈只要有钱花,有面子。

云青岑觉得烦,就要去找几只恶鬼发泄,这次他不准备直接吃了,没那么饿,最好多抓几只,一只用来打牙祭,另外几只用来打着玩。

一座城市的恶鬼不会少,毕竟有这么多人,就算是万分之一的几率,也有两千多只。

云青岑手里还有份地图,他在网上下载的,现在网上什么都有,网友也是千奇八怪,喜欢灵异传说的人不少,还准备弄了份地图,标注了城里所有曾经有过乱葬岗的地方,这些乱葬岗以前都在荒郊野岭,后来随着城市扩张,变成了现在四环五环。

并且有的地方还成了学校或者闹市区。

网上的人还振振有词:“乱葬岗上只能建学校,全是少年人,阳气重,而且有人气,只有学校才压得住乱葬岗的邪气和鬼魂。”

另一个网友说:“你放屁,乱葬岗得用杀猪厂才镇得住。”

“听说要埋一把见过不少血的刀才压得住。”

“我知道,我听我爷爷说,以前我老家也有个乱葬岗,民国的时候请和尚念经超度过的,不超度不能起学校。”

“反正我这儿就是直接建得学校,学校这么多年也没出过什么事。”

云青岑除了地图,还做了两手准备,在网上的几个比较大的论坛发贴:“抓鬼镇宅,量大从优。”

主楼就两个字:“抓鬼。”

然后他就没管了,愿者上钩。

回复的楼层瞬间盖了几百楼,不过都是一群人在打哈哈。

“牛皮,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广告,还量大从优。”

“想知道量大了能干什么?让鬼坐在一起凑桌麻将吗?”

“哈哈哈哈哈哈,楼主肯定是来讲笑话的,姜太公都不这么钓鱼。”

“楼主你好歹留个电话啊,不然怎么骗得到钱?”

“楼上在说啥,看楼主这样是来骗钱的吗?明明是来搞笑的。”

“不会真有人会私信楼主,联系楼主吧?不会吧不会吧。”

“鬼屋夜话那边的疯子说不定会联系。”

鬼屋夜话是论坛的子版块,最开始就是个讲鬼故事的版权,勉强算是个灵异小说版块,不过主角一般都是“我”,以主人翁的口吻讲故事,曾经这个版块还是很红火的,还出过几部不错的恐怖小说,后来就慢慢没有人气了,各种站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正规网站肯定比这个小版块好,好歹能让更多人看见。

所以现在这个版块,基本都是一群神神叨叨的人在发贴聊天。

不是聊自己身边的鬼故事,就是聊一些匪夷所思的身边事。

云青岑就在公园里找了个长椅坐下,他按地图找了好几个“曾经”的乱葬岗,走累了,但还是没感觉到恶鬼,就准备还是从网络下手。

他打开鬼屋夜话,开始翻起了贴子——有些贴子一看就是在编故事,编的特别假,里面还有很多黄段子,云青岑一脸嫌弃。

最后还是被他翻出了几个比较真的贴子。

其中有一个楼的楼主还是一个月前回复过。

楼主是个小朋友,从他的遣词造句和透露的信息来看,他最多十六,绝对不超过十七。

他先说自己家最近的怪事,比如他姐姐,从小脾气就火爆,人也很开朗,喜欢极限运动,动不动就要去蹦极跳远,还喜欢赛摩。

但这段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姐姐忽然不愿意出门了,看样子也不像受了情伤,每天就是看书,最近更神了,叫家里给她买针线和布,她要绣花。

还不是十字绣,是正正经经的绣花,并且还觉得自己的鞋太大了,要家里给她买三十二码的鞋。

“我姐一米七五的身高,四十二码的鞋,她就是把脚后跟削了也塞不进去啊!”

过了几天,在一片跟帖人的千呼万唤中楼主又出来了,这回他说的更绝。

他说家里针线和布都买回来了,结果他姐还真就绣出了花,别说,绣的还挺好。

楼主还放出了照片,绣的是朵牡丹。

下面又懂行的说:“这是苏绣,你看颜色,就跟画一样,有浓有淡,色彩鲜艳但是不显得俗,楼主我觉得你可以让你姐拿去卖了,现在这是文化遗产,纯手工的,能卖不少钱,要是能绣一幅大的,少说也能卖几万,往高里说,十几万几十万也有可能。”

“要是能找个老师傅给你接镀层金,上百万也可能。”

“我怀疑楼主是给他姐打广告来了。”

“合理怀疑,我也怀疑。”

懂行的继续说:“不过我看针法,应该不是近代常用的,三十年代的时候,杨守玉主任创了乱针绣,现在基本苏绣都会用乱针绣,我看这个针法,跟明清时期的苏绣差不多,而且这估计是从小练出来的,没有十几二十年,没有这个手法。”

跟贴的人兴奋了,跟了一百多楼,终于又等出了楼主。

但楼主却没有继续说绣花的事,而是说起了鞋。

“我姐不知道从哪儿网购了几双绣花鞋,就是那种特别小的,看起来跟小孩穿的差不多的鞋,非要把自己的脚塞进去,闹了一晚上,又哭又叫,我爸妈本来都准备把她送去医院,给她打镇定剂的,结果……她塞进去了。”

“……楼主,你这个省略号就很有深意。”

“看前面没什么,看到那个省略号,我起鸡皮疙瘩了,你姐怎么挤进去的?”

楼主回复了这一层:“她把她的前脚掌弯进了脚心。”

“这不是以前裹小脚的办法吗?你姐多少岁?她这个年纪了,不能还能掰进去吧?以前都是要用药水泡脚,用布条慢慢缠的,怎么可能有成年人能掰进去的。”

“虽然觉得楼主是在讲故事,但这个故事还挺真的。”

“真吗?我觉得假,楼主的姐姐要是真这样,早就被送进精神病院了,怎么可能一直让她待在家里,也不怕她半夜拿把刀把全家送上西天?”

楼主后面又发了几层楼:

“她最近只穿小鞋,每天早上起床看书,练字,练的是繁体的小篆,不出门,连房间都不出,吃饭就让我妈送进她房间。”

“还问我妈,家里为什么只有一个保姆,她至少要四个。”

“我姐还问我,我姐夫为什么不在家?我没有姐夫啊!我姐每年全世界到处跑,根本没谈过长时间的恋爱,别说姐夫,我爸妈就是催她找个男朋友,催急了她都发脾气。”

“你姐要是真被鬼附身,这鬼肯定也是只大家小姐鬼,四个保姆!还至少四个!”

“她没让你爸妈给她建个绣楼就算不错了。”

楼主回复:“让了,我爸妈说家里没有建小楼的地,她就算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姐还挺讲道理的,家里没地就不建了,哈哈哈哈哈,好好笑。”

“珍惜吧楼主,我觉得就算你姐真的被附身了,也还不错,就是脚的问题有点大。”

“请天师了吗?我认识一个道长,出场费有点高,不过肯定手到擒来。”

那些给楼主推荐人的,楼主都回复了,也要了联系方式,但是过段时间就会来贴子里说一句:“没用。”

“天师来了,被我姐抓花了脸。”

“道长也来了,我姐把道长打了一顿,好像是发现道长长得还不错,非说道长是我姐夫。”

“神婆请了,我姐差点把神婆的手打断。”

总之,贴子里所有介绍的人都出来作证:“是的,楼主把我们介绍的人都请了,结局也跟楼主说的一样,反正就是没一个人降得住这只女鬼,而且女鬼似乎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唯一做的不好的,就是非要穿小鞋,先不说楼主的姐姐能不能恢复,就是恢复了,那双脚估计也要去做手术,修养很久才能好。”

最后,楼主实在没办法了,就在楼里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表示能给自己介绍人的人都可以打这个号码。

云青岑就顺着这个号码拨了过去。

等了十几秒,那边就有人接了,接电话的人声音很又粗又哑,乍一听还以为是个壮汉,仔细一听才知道,这是属于变声期男性独有的声音——速成公鸭嗓。

云青岑很有高人风范,冷冷清清地说:“你好,我姓云,看到夜话的贴子,想知道你姐现在的情况好点了吗?”

那边的人连忙说:“不好不好,我姐现在不折腾自己,开始折腾我了!”

“我姐让我去学君子六艺!她天天守着我,我学不好她就打我屁股!”

男生估计是一肚子委屈没法倾诉,直白地哭诉道:“我屁股都要被她打成两半了。”

云青岑愣了愣。

不对啊,屁股本来就是两半。

上一章:第42章 下一章:第44章
热门: 我把反派养大后他重生了[穿书] 拯救恶毒反派[快穿] 他穿了回去 反派消极怠工以后 借我咬一口 杀手房东俏房客 公子他霁月光风 乡村之活色生香 爱而不得那十年 艳情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