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上一章:第40章 下一章:第4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郑少巍眼睛猩红, 手捂着腹部。

云青岑已经收回了自己的手,他面无表情,居高临下的俯视郑少巍, 眼底没有一点感情。

云青岑轻声说:“郑总, 给自己留点面子吧。”

郑少巍身体一震。

云青岑:“太难看了。”

云青岑说完这三个就背过身,重新走向赵鹤轩, 赵鹤轩看着云青岑的眼睛发亮。

郑少巍却忽然开口:“等等!”

云青岑停下了脚步, 他转过头, 笑盈盈地看着郑少巍:“郑总还有什么话想说?郑总天子骄子,应该不会和我一般见识吧?”

他在笑,那笑容妖异多情。

郑少巍愣在那儿, 他几乎要以为站在他面前的人就是云青岑了。

上次他和云青见面的时候,云青是长这个样子吗?

“你……”他的脖子像是被人掐住了一样,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世上真能有一个人这么像青岑吗?苏铭和云青岑相像, 但是只像皮,苏铭的外表再怎么像,内里都和青岑相差很大。

可是眼前这个人,他的动作和表情,几乎和青岑跟他发脾气时一模一样。

在他的记忆里, 青岑很少有生气的时候, 即便生气, 也不会发火,青岑就算发火,也会保持仪态。

郑少巍:“你认识……云青岑吗?”

他根本不敢往其它方向想, 死人复活,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云青岑朝他笑了笑:“郑总,苏铭不够吗?”

郑少巍看着云青岑,没有说话。

“让我想想。”云青岑眼睛微眯,恶意慢慢地问,“郑总是觉得苏铭不够像了?”

郑少巍看向赵鹤轩。

赵鹤轩已经站了起来,他走到云青岑身后,揽住了云青岑的肩,他听不见云青岑在跟郑少巍说什么,也不知道郑少巍在说什么,他只是本能的想带云青岑离开这儿。

郑少巍声音干哑:“赵鹤轩跟你说的?”

云青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只是冷淡地说:“郑总,找一个不怎么像的代替品,你觉得愉快吗?”

郑少巍喘着气,云青岑戳到了他的伤口,让他痛不欲生。

“不过代替品看久了,其实跟真品相差也不大是不是?毕竟人嘛,都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云青岑笑了一声,“你喜欢什么是你的自由,不过跑到别人面前来炫耀就不太好了吧?”

云青岑:“你和苏铭现在不过是在承担后果,之前你们做了什么,你们心里有数。”

“只许自己放火,不许别人杀人,有这样的道理吗?嗯?”

云青岑看着郑少巍的眼睛,想起郑少巍以前的样子。

那时候的郑少巍不像现在,他脾气暴躁,却从没有对云青岑说过一句重话,云青岑说东,他不会说西。

郑少巍在别人面前欠揍,在云青岑面前却很乖巧,像一只大狼狗。

只不过云青岑当年对郑少巍都没有留恋,更别提现在了。

他拍了拍赵鹤轩放在自己肩上的手,率先走出了保安处。

赵鹤轩跟在他身后。

临走的时候,赵鹤轩转头看了眼还在发愣的郑少巍,朝郑少巍露出了一个笑容来,那笑容阴气森森,像是嘲笑,又像是怜悯。

等云青岑和赵鹤轩走了,郑少巍才反应过来,他想追上去,腹部却疼痛难忍,刚刚站起来,又坐回了去。

“云青岑!”郑少巍忽然喊了一声。

云青岑站定,转过头,他的头微微后仰,屋外的阳光让他整个人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郑少巍忽然听不见有他的声音了,只能看到他的嘴张张合合,似乎是在说什么。

郑少巍忍着疼痛站了起来,他的手指在颤抖,慢慢把手攥成拳头。

郑少巍跑向云青岑。

——他要问明白,要问个清楚!

只在当他的手快要碰到云青岑肩膀的时,赵鹤轩抓住了他的手腕,郑少巍知道赵鹤轩什么也不见。

曾经在圈子里,赵鹤轩就是个异类,所有人都知道他身有残疾,知道他性格跟常人不同,愿意亲近他的人,多数都是需要赵家给点好处的人,家室差不多的,同辈的人并不爱亲近他,赵鹤轩的朋友少得可怜,可他自己似乎毫无察觉,他与孤独相伴,并不以此为苦。

赵鹤轩说不了话,他只是看着郑少巍,目光中满是警告。

郑少巍气笑了,他问云青岑:“你是从哪儿知道青岑的事的?你既然这么会装,为什么挑中了这个聋子?”

云青岑想了想,觉得赵鹤轩不是自己挑中的,他挑中的是傅明睿,可惜傅明睿让他失望了。

他不需要身边有一个想要左右他的人,跟傅明睿相比,赵鹤轩就显得合适多了。

如果哪天赵鹤轩也不听话,周旭尧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从一开始就没准备去跟郑少巍相认,虽然他死了十年,别人怎么做都是别人的事,死了丈夫的寡妇和死了妻子的鳏夫都还能再嫁和再娶,他也不可能要求别人给他“守寡”,郑少巍要是找个跟他有点相似的,他最多觉得郑少巍就爱这一挂,可能有点移情,但人不是草木,说不会移情也是假的。

云青岑自己找的这几个,身高身材也不会相差太多,人都有喜好,就像他不喜欢丑人,但有人就会觉得他眼中的丑人长得其实挺美,就爱这一挂。

但郑少巍找了个“低仿”版的苏铭,这就让他觉得恶心了。

他跟苏铭像吗?

云青岑也问出了自己的疑问:“苏铭跟云青岑像吗?”

郑少巍忽然哑巴了。

云青岑又问:“哪儿像?”

云青岑:“真恶心。”

云青岑说完就走,这一刻,他是真的郑少巍恶心。

郑少巍却忽然在他身后说:“你知道什么?!”

郑少巍忽然就爆发了,他几乎是怒吼道:“青岑走的时候,我就快活不下去了!”

他真的活不下去了,他自杀了三次,每次都被人发现,又活了过来,三次之后,他觉得可能是青岑不让他死,他就接受家里的安排去了国外,去进行心理治疗,心理医生说他的内心很封闭,不利于治疗,他不配合,再好的心理医生也爱莫能助。

对他来说,青岑不止是竹马,也不止是朋友,甚至不止是他所爱的人。

郑家,多大一个家啊,他爸除了他妈,在外面还有不少“红颜知己”,私生子生子女都能排一出大戏。

多得是年轻漂亮的新欢想要逼宫,最厉害的那个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曾经直接找上了门,想要凭借这几个孩子把他妈取而代之。

虽然最后没能进门,但现在过得也不差,他爸给了那个女人十几套房子,还出钱给对方开公司,帮着对方拉人脉。

他的三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也是从小被送到国外读书,读的都是金融专业,不用动脑子就知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

但这只是混的最好的一个,也有差的,虽然也生了儿子,但他爸在孩子出生前就腻了,孩子出生后,他给了几百万,就把人打发了。

大手大脚惯了的人,几百万能干什么?买辆差不多的车就没了。

至于他妈,他妈也是个能人,明明自己有钱有公司,离了也能过得好,但她偏不,她坚定的认为只要她不离,她就永远是正儿八经的郑太太,外面那些莺莺燕燕,就永远是上不了台面的小三,大约是为了报复,夫妻俩从一开始的争吵,慢慢变得形同陌路,两个人都在外面各玩各的。

后来他妈还给他生了个妹妹。

反正是跟他和他爸一点都不像。

夫妻俩一直没有同房,孩子是谁的,家里人心里都有数。

只是他们保持了一个奇妙的平衡,他爸的私生子和私生女多,他妈再来几个,似乎也没什么。

郑少巍从小就匪,就爱惹事,读书的时候不知道把招惹他的同学送进了多少次医院,他那时候每天脸上都带着伤,带着伤回家,爸妈才会多看他两眼。

但也只是两眼而已。

他爸嫌他永远长不大,不够听话,不够会看大人眼色。

他妈嫌他不像那些私生子一样嘴甜,会哄他爸。

好像所有人都钻进了牛角尖,谁都出不来。

外人觉得他是天生脑子有毛病,出生在这样一个家里,生来就有别人奋斗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东西,简直是握着金钥匙出生的,怎么永远一副愤世嫉俗的样子,学不乖?成绩不好,除了会打架,似乎没有一点优点。

家里人觉得他“废”了,那段时间他爸甚至不愿意见他,但他从报纸上看到,他生日那天,他爸带着私生子去国外的游乐场了。

他妈也不待见他,觉得他给自己丢脸了,自己的儿子比不上外头的野种。

然后他就遇到青岑。

那时候青岑父母都已经去世了,郑少巍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从谁口中得知青岑的消息了,只记得那时候他只是想去看看。

他跟青岑幼年确实关系好,但那都是很早之前的事了,他甚至不记得青岑长什么样子。

虽然他们初中也在一所学校,但当时云家已经穷了,纯粹是云父打肿脸充胖子,把云青岑送进了那所贵族私立学校,郑少巍成绩烂,读的却是最好的班,云青岑成绩好,读的却是最差的班,他们中间隔了一层楼,那层楼却宛如无法逾越的海沟。

他只是好奇,一个曾经住在富人区,也是天之骄子的人,一朝跌进泥坑里,会是什么样子。

然后他就敲响了青岑的家门。

不过那时候也不是云青岑的家了,因为云青岑的父母欠债,云青岑又还没有满十八,所以在找到收养家庭之后,这套房子就要被银行收走。

虽然云家还有一套房子,但却比这套更差,并且只有四十多平。

但就是那样一套房子,依旧引得云家那群不怎么熟的亲戚争相想要“收养”云青岑。

云青岑开门之前,他想的只是看一看,看看云青岑是怎么活的,如果实在可怜,他也不介意给对方一点钱,反正他什么都没有,就是钱多。

结果云青岑开门之后,他见到了一个他认为最好的人。

当时的云青岑脸还没有张开,脸上还有点肉,那双漂亮的狐狸眼也还是圆圆大大的样子,很无辜,也很水润。

他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袖,头发有些凌乱,嘴唇很薄,颜色有些淡,却绝不会显得邋遢或者丑。

反而有种慵懒的美。

原本准备看一眼就走的郑少巍就这么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

他跟云青岑聊了很多,他们聊小时候的事,聊到高兴的时候,云青岑就会朝他笑。

那个笑容似乎能驱散所有阴霾。

“我有钱,你来我的学校吧。”只是第一次见面,郑少巍就迫不及待地对云青岑这么说。

云青岑当时怎么说的?郑少巍已经不记得了。

他只记得他跟云青岑重新成了同学,他的身边永远都有对方,他还租了一套房子,跟云青岑住在了一起。

在学校里,他护着云青岑,有人在背后说闲话,他从不跟人多说,冲过去就是一顿猛揍。

郑少巍也知道有些人在背后说什么,说他是条疯狗,只有云青岑拉得住他。

但他并不生气,甚至有些得意。

他爱被云青岑拉着,也只愿意被云青岑拉着。

他所有的喜怒哀乐,都跟云青岑有关。

无论家里乱成什么样,只要在云青岑身边,他就能得到安宁。

他什么都考虑好了,等他们大学毕业就一起去国外。

去可以同性结婚的国家,他可以不要家里的一分钱,两个人从头打拼,他吃苦,云青岑可以去干一切他想干的事。

他愿意奉献一切,只要他的爱人过得幸福。

他永远都记得那天,他给青岑打电话,一整天,青岑都没有接。

他又忍着仇恨,给傅明睿他们打了电话,没有一个人打得通。

然后他就冲进了云青岑当时住的房子。

那房子里的很多摆件都是他添置的,他耗尽心血,希望云青岑喜欢。

再然后,他就推开了浴室的门。

过去的种种,未来的打算,就在那一刻,像一场幻梦般被毫不留情的打碎了。

他以为心碎是没有声音的。

但那一刻他才知道,心碎是有声音的。

他的耳边是巨大的轰鸣声,像是要震碎他的耳膜。

身体里的血液就像在逆流一般,让他的每一条血管都疼痛难忍。

他不怕死,也不想活,可三次都没有死成,他就认为是青岑不愿意他死,他就乖乖的,行尸走肉一般活着。

直到苏铭出现。

多数时候,他都能分清苏铭和青岑的区别。

但是有时候,他会觉得苏铭就是青岑。

他只有不停的自我欺骗,才能活下去。

上一章:第40章 下一章:第42章
热门: 当丑小鸭分化成了omega 像少年啦飞驰 主动招惹 欲望乡村2 超级艳遇 重生后怀了男主的崽 网游之屠龙牧师 不朽神王 亿姐升职记 女主她弟[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