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上一章:第36章 下一章:第3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比起没有淋雨, 衣服妥帖整齐的杨然和苏铭, 云青岑和赵鹤轩却衣衫尽湿, 发梢往下滴落水珠。

明明应该是云青岑这边看起来更狼狈, 但任何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 此时处于劣势绝不是云青岑他们。

云青岑一手扶住脖子, 轻轻的扭了扭,头偏向一边, 嘴角带笑:“你们来了。”

杨然的表情很屈辱,苏铭却主动上前, 走到了云青岑面前。

明明有相似的五官, 他们却不会被任何人认错,苏铭看着云青岑, 他目光复杂。

苏铭低着头说:“杨哥跟我说过了, 我来向你道歉,无论事情问题出在哪儿, 确实是我的粉丝对你造成了困扰和伤害,无论你想要什么补偿, 只要是我能给的,我都会给。”

“你让我道歉,我也愿意道歉, 只是希望你……”

苏铭深吸一口气,他垂下头,不去看云青岑的表情和眼神:“希望你不要真的闹上法庭。”

苏铭的脸色泛白,他已经很久没有在除了郑少巍以外的人面前这么低声下气过。

他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没遇到郑少巍之前,他只想着怎么多挣钱,怎么给父母提供更好的生活,减少家里的负担,自尊和骄傲都跟他无关,只要能挣钱,他甚至什么都愿意去做,可是遇到郑少巍以后,他的自尊又冒出了头,捡起了曾经被他丢掉的骄傲。

当年不当回事的事,现在他却承受不了了。

云青岑:“我提的两个要求,杨然都清楚的告诉你了吗?”

苏铭抬起头:“我会在微博公开道歉,把这件事说清楚,也会当面跟你道歉。”

云青岑勾出一个笑容来,看起来楚楚可怜,眼中有水波晃动,但说出来的话却不像他外面展示的那样人畜无害。

“那他一定没跟你说清楚,我要的是微博道歉,以及你跟杨然跪在我面前给我道歉。”

苏铭怔住了,就像有一道闪电从他的头顶劈下来,把他劈得在瞬间丧失了说话的能力。

他做梦也想不到云青岑会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

这是要求人道歉吗?这是在侮辱别人的人格!

“云青,苏铭愿意来已经是给你面子了!”杨然在旁边怒目,“这件事本来跟他无关,他原来跟你道歉,是因为他觉得你可怜,你不要得寸进尺。”

云青岑摸摸后脑勺,转头看向赵鹤轩:“鹤轩?你觉得呢?”

赵鹤轩走到云青岑身后,揽住了云青岑的腰,在云青岑的耳边问:“你想怎么做直接跟他们说。”

云青岑看着苏铭的眼睛。

苏铭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他就是下意识的退了一步,被云青岑专注的看着时,他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好像被一条毒蛇盯上,遍体生寒。

“我可以给你道歉,但下跪不可能。”苏铭紧抿着唇,“我是有尊严的,道歉是因为我的粉丝做错了,不代表你可以随意侮辱我。”

云青岑柔弱地说:“你是有尊严的,那我呢?”

“你的粉丝往我的家门口扔死老鼠,塞刀片,我就是没有尊严的。”

“之前你们明明可以辟谣,可以去调查,可以澄清,给我一个公道,但你们做了吗?”

云青岑的声音越来越大,出入大厦的不少人因此驻足,站在原地看着这边,还有人拿起手机开始录像。

杨然极了,他连忙大步走过去驱赶出入的路人:“拍什么拍!有什么好拍的!快走快走!”

住在这栋大厦里的要么是自身能力过硬的精英,要么是做生意有钱人或者富二代,精英和老板要去公司,但是富二代们有时间,他们也不会把杨然的驱赶当回事,反而停下来拍摄的人更多了。

云青岑脸上不知是雨还是泪,他宣泄一般地喊道:“纵容粉丝的粉丝,你不提尊严,不澄清当无事发生的时候也不提尊严,我让你道歉,祈求你道歉,你跟我提尊严?”

“难道只有你有尊严,别人就没有了吗?”

苏铭手足无措,他辩解道:“我说了我愿意给你道歉!”

云青岑用手捂着眼睛,声音颤抖:“你只是被逼无奈,你知道打不赢官司,我的作品我有署名权,你们以为把合同改成委托合同就能剥夺的署名权?”

“你们卑鄙无耻,就希望我当个大度的人?我做不到!我也是人,也有自尊,你既然这么不愿意,那你就走吧!”

苏铭脸色惨白,这么多人看着他,这么多人举着手机拍摄这一幕,他看向那些正在拍摄的人,

喊道:“我同意道歉!不然我也不会过来!是他有能无理的要求!”

云青岑大声质问:“无理吗?我只是要求你们鞠躬道歉,鞠躬有问题吗?这不是礼仪吗?”

“你让我们跪……”苏铭的跪字刚刚出口就被云青岑打断。

云青岑:“如果你们不愿意道歉,你们直接说就行了,我们可以打官司,但你不能给我泼脏水。”

“你们给我泼的脏水还不够多吗?你嘴里有一句实话吗?”

“就因为你是公众人物,我不是,所以你们就可以任意颠倒黑白?”云青岑绝望地笑道,“公道……这两个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写了。”

云青岑看向正在拍摄的人,他浑身湿漉漉的,目光悲凉,比起打扮体面的苏铭,他看起来更可怜,他对着所有人说:“你们应该不认识我,我叫云青。”

杨然瞪大眼睛,他想去拦住云青岑,可赵鹤轩拦住了他,赵鹤轩抓住了杨然的胳膊,杨然在赵鹤轩的控制下动弹不得。

跟常年坐办公室不怎么运动的杨然相比,赵鹤轩这些年一直在健身,每年还会去进行极限运动。

苏铭一动不动,已经被云青岑刚刚说的话吓住了,他见过满嘴谎言的人,却没有见过像云青岑这样,把谎言说的如此真情实意,声泪俱下的人。

云青岑站在所有人面前,一字一句,字字泣血地把这段时间如何被压榨,如何被侮辱,如何被苏铭的粉丝恐吓威胁,网络暴力说得清清楚楚。

看热闹的富二代们大多还是有同理心的。

有人直接喊道:“苏铭,你是不是个爷们啊,道个歉会少一块肉吗?”

“鞠躬又怎么了?鞠躬就算侮辱了?你是艺人还是天王老子?”

“现在的艺人真是了不得,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皇帝,必须被捧着。”

“你们既然是来道歉就该拿出诚意!”

“就是!”

“话说道歉就证明他承认了是吧?承认他们抢了云青的歌,还不给人家署名。”

“这都不是抄袭了,这就是强盗,抢了就说是自己的。”

“也不知道苏铭怎么有脸说自己是创作型的歌手,真的不要脸。”

“娱乐圈就是被苏铭这样的人搞得一塌糊涂的。”

“听说他还跟公司老总的儿子有关系。”

“这个我知道,我朋友也是娱乐圈的人,他跟我说的清清楚楚,苏铭最开始就是一个小公司的签约艺人,业务能力不行,演戏不好,唱歌也不好,还瞒着公司参加活动,你说他以前的公司怎么可能不雪藏他?这种人还能洗白,这就是资本的力量。”

“说不定早就被潜了。”

……

这些钻进苏铭的耳朵里,苏铭的身体晃了晃,有些站立不稳。

他想辩解,想拆穿云青岑的真面目,可是他张开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苏铭看向云青岑,云青岑转过头,背对着众人,人们拍不到云青岑的正脸,却能拍到苏铭的脸。

云青岑朝苏铭露出一个笑容,他张开嘴,无声地说:“我给过你机会,不止一次。”

云青岑相信人性本恶,但并不讨厌好人。

有时候甚至会觉得好人很可爱,就像郎焯,理想主义的郎焯就让云青岑觉得可爱。

在郎焯眼里,每个人做出任何行为都是有原因的,可以理解的,只要站在对方的角度都能找出合理的解释。

人的好坏,要从多个角度去分析。

云青岑不赞同他,但并不妨碍云青岑觉得他可爱。

可云青岑不觉得苏铭可爱。

——他不喜欢这样蛇鼠两端,既不善又不恶的人,立场永远随着屁股坐的位子变化。

既不敢承认自己的坏,又想让所有人看到自己的好。

云青岑走到苏铭面前,他用只有苏铭能听见的声音,轻声说:“现在想好了吗?”

苏铭咬牙切齿的等着云青岑,从喉咙里挤出一句:“你休想,云青,你休想。”

云青岑挑了挑眉:“既然你已经朝郑少巍跪了,为什么在我面前又把膝盖看得那么重呢?”

“难道为钱跪要比为自己的错误跪更高贵吗?”

苏铭色厉内荏地抬着头说:“我跟郑少巍不是那种……”

云青岑却把食指比在嘴唇中间,轻轻地“嘘”了一声,他温柔地笑道:“我不在意你有什么苦衷,也不在意你过去有多惨,更不在意你跟郑少巍是真爱还是包养,我只在意结果。”

“我不是法官。”

“但我判你死刑。”

上一章:第36章 下一章:第38章
热门: 穿成炮灰替身后我怀了崽 师门上下都不对劲 我的迷弟遍布宇宙 为了十个亿,我结婚了[穿书] 天庭清洁工 重生之等你长大 两面派 请不要在末日套路前男友 乡村风流:春梦了无痕 九阳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