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云青岑看着周旭尧, 他有些失望。

他更喜欢周旭尧刚成年时的那张脸。

而不是现在这张成年男性的脸, 哪怕如今这张脸也依旧俊美。

但当年刚刚成年的周旭尧, 却拥有一张云青岑觉得美丽非凡的, 雌雄莫辨的脸庞。

“青岑?”周旭尧的声音在颤抖, 这两个字似乎一直在缠绕在他舌尖, 以至于他喊出来的时候,那无尽思念缠绵之意没有丝毫衰减。

云青岑看着他, 也知道周旭尧有真才实学,不必掩饰, 他大大方方承认了:“旭尧。”

周旭尧已经把自己原本的工作忘到了脑后, 他现在眼底心里只有一个人。

“我……”周旭尧上前一步,他想走到云青岑面前, 告诉他自己这么多年都在做什么, 这些年他是如何费尽心机,想尽手段, 想要找到云青岑的魂魄。

但赵鹤轩挡住了他。

横在他和云青岑中间。

周旭尧看着赵鹤轩,咬牙切齿道:“赵鹤轩, 让开。”

赵鹤轩文质彬彬地说:“周大师,我没义务听你的话吧?”

周旭尧眼睛通红:“赵鹤轩,你别逼我。”

周旭尧站在失去理智的边缘, 赵鹤轩也没有比他好多少。

云青岑却毫无触动,只觉得烦躁,他面无表情地说:“好了,别吵。”

周旭尧和赵鹤轩似乎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 明明两人此刻像两头发怒的狮子,却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云青岑对赵鹤轩说:“鹤轩,你让一让。”

赵鹤轩紧咬着压根,往旁边退了一步。

云青岑看着周旭尧,他冲周旭尧笑道:“旭尧,过得还好吗?”

周旭尧眼眶更红了,他看着云青岑,委屈的快要说不出话来,他有一肚子疑惑,想问云青岑为什么会死,为什么自杀,他想问的太多太多,可最后只浓缩成了一句话:“我好想你。”

他扑了过去,紧紧地抱住了云青岑。

当年比云青岑还要矮一些的周旭尧,现在已经变得比云青岑高了。

他抱着云青岑,想要说话,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滴落在云青岑的锁骨上,所有的疑问和哀怨都被抛诸脑后,此时此刻,他只有失而复得的喜悦。

云青岑拍着周旭尧的背,哄道:“别哭了,你哭起来就不好看了。”

周旭尧后退了一步,他看着云青岑,扯出一个艰难地笑容来,他问:“我不好看了吗?”

他笑得比哭还难看:“青岑哥,我不好看了吗?”

周旭尧是个孤儿,从小被玄明大师领养,他也知道自己无父无母,加上长了一张随时可能被骚扰的脸,见惯了兄弟阋墙,父子相残,养成了一副近乎冷血的心肠。

只有在云青岑面前的时候,他才像个正常人,但无论在别人面前如何冷漠,也依旧会因为云青岑的一个眼神,一句话,而惴惴不安,思前想后,

他怕云青岑。

因爱生惧。

怕自己让云青岑失望,怕自己让云青岑厌恶,他用尽一切手段,只为了让云青岑的目光能一直停留在他身上,可云青岑还是走了,没有一丝留恋。

这十年间,他过得像行尸走肉。

云青岑声音温柔,眉目间满是暖意:“哭起来就不好看了。”

周旭尧不敢哭了,他紧绷着一张脸,只有眼眶依旧通红,眼睛里布满血丝。

“那个……你们……聊完了吗?”男主人顶着一张懵逼脸,语气也很懵逼,他就站在楼梯口,不上不下,又不敢催促,傻乎乎地问,“我那个、我儿子……对!我儿子情况很紧急!大师你先去看看吧!”

云青岑看了眼好不容易收住泪水的周旭尧,问道:“你先去?”

周旭尧小声说:“青岑哥。”

赵鹤轩实在忍不住,冷嘲热讽道:“周大师,我建议你去看看镜子,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多少岁。”

周旭尧冷笑道:“不如赵先生。”

赵鹤轩继续说:“周大师今年贵庚?”

周旭尧看着云青岑。

云青岑对男主人说:“我跟您进去吧,让他们在这儿聊会儿。”

云青岑冲男主人微笑道:“他们很多年没见面,应该有不少话要说。”

男主人现在云里雾里,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周大师的朋友……应该也是大师吧?以前他觉得大师就该是白胡子老头,但现在觉得,可能有能耐的大师都长得好看?

“我们先进去吧。”云青岑和男主人走进了这家儿子的房间。

只剩下周旭尧和赵鹤轩站在门外。

至于其他人,现在都还留在一楼——他们不知道好不容易请来的大师跟不请自来的两个人有什么关系,但既然对方认识,那他们还是不要上去比较好。

有一个人就足够了。

在云青岑进去之后,周旭尧收敛了表情,又变成了那个“仙风道骨”的大师,他甚至懒得多给赵鹤轩一个眼神。

但他虽然不看赵鹤轩,却还是忍不住问:“你跟青岑哥是什么见面的?”

赵鹤轩冷静自得地说:“有问的必要吗?如果不是偶然遇见,云青根本不会想起你。”

但周旭尧却没有被赵鹤轩带跑思绪,他双目赤红,可表情冷峻,脸上没有一点多余的表情:“赵鹤轩,别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了,青岑哥活着的时候,可不见对你有多好.”

“我记得我当年说想去游乐场,青岑哥就可以推掉和你的饭局来陪我。”周旭尧恶劣地说,“我说想吃中餐,青岑哥就不会去碰法餐。”

周旭尧挑衅一般地说:“我知道你在怕什么。”

赵鹤轩额头青筋暴起:“我怕什么?”

周旭尧:“你怕我的出现,会让青岑哥抛弃你。”

赵鹤轩:“周旭尧,现在是现在,十年前是十年前,青岑不过是看你有张好脸,多给了你一点关注,你也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周旭尧冷笑一声:“自欺欺人的是你才对吧?”

“当年青岑哥都没有对你另眼相待,现在就更不可能了,你能为他做什么?”

赵鹤轩缓缓吐出一口气,平静地说:“你怎么知道现在不可能呢?”

周旭尧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刚刚在云青岑面前崩溃痛哭的人似乎不是他,面对赵鹤轩的时候,他是另外一副面孔:“现在我来了,还有你什么事?”

周旭尧从不知道客气两个字怎么写。

赵鹤轩:“你一个招摇撞骗的神棍,能给青岑什么?”

周旭尧:“不比你能给的少。”

赵鹤轩嗤笑:“青岑想做什么,我都能在他身边陪着他,你呢?”

周旭尧:“我一样能陪他,你能做的,我都能做,你做不了的,我一样可以。”

他们俩在外面针锋相对,阴阳怪气,吵得不可开交。

在赵鹤轩眼中,周旭尧是个阴险的人,无论他的气质和脸多么出尘,也无法掩饰他的本性。

周旭尧是个没有是非观的人,他跟着自己的师傅走遍大江南北,看过或经历过各种辛秘。

夫妻反目,兄弟成仇,他在遇到云青岑之前,甚至可以云淡风轻的接一些不怎么能见光的“工作”。

云青岑对他来说,就是黑暗隧道里唯一一道光。

屋里的云青岑却只是对男主人微笑着说:“他们关系很好,总是喜欢斗嘴。”

不过男主人也没有问什么,毕竟现在最重要的是他的儿子。

男主人小声说:“这是我儿子,李磊。”

云青岑顺着男主人的目光看过去,看见了一个双手双脚都被捆绑在床上的男孩,男孩大约十八九岁,应该是刚刚能拿到驾照的年龄,但他已经瘦脱了相,双颊凹陷,手臂和双腿只剩下一层薄薄的皮紧贴着骨头,穿着的衣服也被肋骨顶了起来,房间里还有一股若有似无的臭味。

李磊还在昏睡当中,像一具干尸。

男主人哽咽了一声,他小声说:“我在家的时候,不敢让他们进这个房间。”

这个他们,指的就是自己的家人。

“小磊已经有两个月没怎么吃东西了,他白天睡觉,晚上就会起来……会发疯。”

“送去医院,医院也只能给他输液,勉强维持他身体需要的营养。”男主人抹了把眼泪,“我们也不想把他送去精神病院。”

男主人用看救命稻草的目光看着云青岑:“你是周大师的朋友,你应该可以……”

云青岑点点头,给了男主人一个安抚性的笑容,他看起来胸有成竹,似乎李磊只是小问题。

这样的态度让男主人一些信心。

男主人小声问:“那我们现在……”

云青岑:“等吧,等到晚上他醒了才行。”

外面的争吵声越来越大,云青岑揉了揉眉心。

男主人:“……他们这是……”

云青岑微笑着说:“我出去跟他们说几句话。”

男主人:“哦哦,好,那我在这儿守着,天快黑了,我得看着他,入夜之后小磊身边不能缺人。”

云青岑点点头,然后打开门走出了房间。

赵鹤轩和周旭尧一起转头,齐齐看向云青岑。

此时此刻,他们的眼神一模一样。

充满了无法言喻的痴迷和渴望。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热门: 青龙图腾 铁掌无敌王小军 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 乡村美人图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当血族穿成炮灰反派 裴公罪 全星际都爱我做的菜 覆手 成为攻略目标后每天都在看大佬演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