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杨然从来没想到自己会从云青口中听到这样的要求, 包厢里的白炽灯冷冷地打在他身上, 他一边觉得啼笑皆非, 一边觉得愤怒。

“你当你是皇帝吗?”杨然额头冒起青筋,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这句话说出口的, “云青, 我是来跟你好好商量的,不是来受你侮辱的!”

云青岑把玩着黑猫的尾巴, 微笑着说:“你觉得这是侮辱?”

杨然下颚紧绷,身体的每一寸肌肉都嘶吼着想要扑过去。

云青岑微微偏头, 目光中全是蔑视:“我告诉你什么是侮辱, 侮辱是所有人都觉得你是垃圾,每天有人在你的门口骂你是贱人, 当你出门的时候, 会发现门口满是死老鼠和死猫,门缝里被塞满了刀片, 你觉得自己委屈,但全世界没有一个人愿意听你的辩解。”

“你必须要变成一个任人侮辱嘲弄的哑巴, 想为自己争取,也不知道该怎么争取。”

云青岑摊开手:“你现在还觉得,我让你跟苏铭跪下道歉, 是侮辱吗?”

他收回了手,托着下巴说:“这明明是我在给你们机会。”

“但机会只有一次。”云青岑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眉头皱了皱,这家的卡布奇诺比他常喝的要苦一些, 下次不来了。

杨然冷笑道:“我是不会答应的,这件事跟我和苏铭有什么关系?中间环节出了差错,那三百万我和苏铭可是一分都没有拿。”

“攻击我的是苏铭的粉丝吧?”云青岑接着说,“苏铭的狗来咬我,难道我还要对着狗咬回去吗?”

“当然是打主人,赔偿也该找主人要。”

云青岑笑眯眯地说:“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杨然:“你之前来我们公司的时候,不是这样……”

云青岑看着他的眼睛:“我跟你们讲道理的时候,你们不听,现在我不跟你们讲道理了,你们又希望我讲道理?”

杨然深吸一口气,重新冷静下来:“两千万,可以,微博道歉可以,但稿子要我们自己写,下跪,不可能!”

“云青,你不要得理不饶人,发生这种事,难道是我们自己想要的吗?我们也是受害者,苏铭更是!”

云青岑:“我要的公道都还没讨回来,我管你们是不是受害者?”

“既然你不愿意,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砸了那么多资源捧苏铭,一夜之间全毁,估计你们也会觉得很有意思吧?”

杨然倏然站起身,他死死地盯着云青岑:“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一夜之间全毁?!”

黑猫仰起头,冲杨然凄厉地叫了一声。

它压低上身,后腿用力,然后凶狠地扑上去,一爪子把杨然破了相。

黑猫也不等杨然反应过来,就跳回了云青岑的腿上,矜持地舔起了自己的爪子。

杨然捂着自己被黑猫抓伤的地方,他怒瞪着眼睛:“云青!你别后悔!”

云青岑站起来,做了个请的姿势:“那就请回吧,让我们看看,最后到底是谁低头。”

他抬起头来,冲杨然露出一个阴森又志在必得的笑容。

杨然的心七上八下,他又不敢走了,可刚刚已经放了狠话,现在不得不走。

“你等着,云青,有你后悔的时候。”杨然指着云青岑的鼻子说。

云青岑抱住自己的胳膊,眼睛微弯,笑着说:“我好害怕。”

杨然狠狠甩手,带着助理离开了包厢。

助理的目光却一直黏在云青岑身上。

云青岑朝她笑了笑,助理的脸一红,连忙低头跟上杨然。

离开了咖啡厅,助理的心脏还一直跳个不停,她的手放在胸口,脸也变得绯红。

她从小到大,就不相信人性本善,就连看影视剧,也更喜欢里面充满魅力的反派,喜欢那种高高在上,又手握一切的人。

云青岑让她倾倒。

她已经为他倾倒了。

他简直是长在她性癖上的男人。

助理叹了口唾沫,她看了眼杨然的背影,嘲讽的笑了笑。

“你脸红什么?!”杨然一转头就看到助理双颊绯红的样子,他气不打一处来,“怎么,你还看上云青了?他之前在公司什么样?现在又是什么样?怎么没人请他去演戏呢?他肯定今天拍,明天拿影帝!”

助理低着头,没有说话,心里却在咒骂杨然,自己没本事,还要怪别人不给面子吗?

郑氏是娱乐公司三大龙头之一,但那是郑氏,不是郑氏里的随便一个人。

太把自己当回事,会跌得很惨。

杨然坐上车,把录音笔拿出来,他播放之后认真听,觉得自己说的话和姿态都占据着道德高地,只要他把这个录音发上网,就不会再有人觉得云青岑可怜了。

想到这里,杨然终于放松的呼出了一口气,挨了一爪子,但也值得。

杨然冲助理吼道:“愣着干什么?!去医院啊!我要去打狂犬预苗。”

助理在杨然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个白眼,发动了车子。

车子发动之后,杨然还在抱怨:“我真没想到云青竟然是这种人,之前他就是演出来的!他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以为有赵鹤轩城他,他就什么都不用怕了?天真!赵鹤轩也只是把他当个玩意而已,还想让我和苏铭给他下跪?他怎么不再把梦做的美一点?!”

助理小声问:“杨哥,那这件事要告诉小郑总和苏铭吗?”

杨然喘了两口气,他扯开了衣领,抿着唇说:“说什么说?!有什么好说的?”

杨然看向窗外,他不能说,不能告诉小郑总,到时候小郑总就会怀疑他的能力,到时候这个岗位能不能保住都不知道。

他必须自己处理好这件事。

杨然揉了揉眼睛。

车外阳光明媚,车里却似乎乌云密布。

杨然深吸一口气,手里死死握着录音笔,这支笔现在就是救命稻草。

他能靠着录音扭转局势,他能给小郑总、给公司、给苏铭一个满意答复。

是云青不识好歹,不能怪他。

他给过云青机会了。

“我给过他机会了。”云青岑对着赶来的赵鹤轩说,“我可是个善良的人。”

赵鹤轩刚刚开完一场会,来的路上给云青岑带了一束花,还带了个蛋糕,他笑道:“他不接受你给的机会?”

云青岑叹了口气:“人啊,太倔强不是好事,膝盖软一软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利益不受损,一切都好说。”

赵鹤轩坐到云青岑身边,那束他在路上买来的黑玫瑰就摆在桌子中间。

云青岑看了眼花,又看了眼赵鹤轩:“怎么是黑玫瑰?不是红的。”

赵鹤轩轻声说:“这花衬你。”

云青岑:“唔,还行。”

云青岑吃蛋糕的时候说:“刚刚杨然来的时候录音了。”

赵鹤轩的眉头皱起来。

云青岑笑道:“他现在肯定很高兴,多好啊,他又有把我踩在脚下的机会了。”

赵鹤轩:“我去把那录音……”

云青岑抬起头:“不用,我既然没有当场拆穿,就有我的办法。”

云青岑舔了舔嘴角的奶油:“他好不容易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觉得这根稻草可以扭转局势,让他重新得到主动权。”

“这样不是更有趣吗?”

“让他从天堂瞬间掉到地狱。”

云青岑的眼梢带笑,满是风情:“我光是想想那一幕,就觉得很有意思。”

“原本我还想早点把这件事结束。”云青岑拉起赵鹤轩的手,打量着对方骨节分明的手指。

以前他就觉得赵鹤轩很适合去弹钢琴,这双手弹钢琴一定很美,可惜赵鹤轩没有天赋,倒是听他的话去学过,弹出来的曲子却并不怎么动人,这叫云青岑有些惋惜。

赵鹤轩在被云青岑拉起手的时候就屏住了呼吸。

他的舌尖抵着牙龈,唾液在不停分泌,灵魂深处在嘶吼着占有。

可他面对云青岑的时候,依旧是面带微笑。

云青岑:“现在我找到了新的乐趣。”

云青岑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好像他此时此刻,是个天真阳光的青年。

“你愿意怎么做都好。”赵鹤轩眼底有黑色的风暴,他含情脉脉,“你想让我做什么?”

云青岑:“你不用做什么,这是我的游戏。”

黑猫在拱云青岑的手臂,云青岑收回了拉着赵鹤轩的手,黑猫这才跳到云青岑的肩膀上,耀武扬威地对赵鹤轩叫了一声。

云青岑看了眼桌上的玫瑰花:“我来制定游戏规则。”

赵鹤轩深吸了几口气。

云青岑站起来,他转头对赵鹤轩说:“我饿了,我今晚要去打猎,你来不来?”

赵鹤轩也跟着站起来,他站在云青岑身后,嗓音沙哑:“当然。”

云青岑迈步走出去,黑猫蹲在他的肩头。

他走出去的时候,咖啡厅里的所有人都看着他。

他永远如此,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让每个被他吸引的人飞蛾扑火般扑向他。

赵鹤轩抱起了桌上的那束黑玫瑰。

他嘴角带笑,看着花。

他不是觉得黑玫瑰衬青岑,而是为这花的花语深深着迷。

——

“你是恶魔,为我所属。”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热门: 后湾村的那些事儿 合笼蛊 穿进万人迷文的我人设崩了 乡野欲潮 调教成神:昊天纪·驭灵师 一不小心嫁入豪门[娱乐圈]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学渣 [综]狗子今天也一心向大义 性福情殇:我的乡村艳史 成为女主的恶毒前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