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第3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手机那头安静了好一会儿。

赵鹤轩走到云青岑旁边, 他靠向云青岑,对着手机下方说:“傅总。”

傅明睿几乎是用一种咬牙切齿地声音说:“赵总。”

云青岑:“你们还是直呼吧,傅总赵总, 我不习惯。”

傅明睿:“青岑,你怎么会去他那儿?”

他的声音里带着委屈, 含有质问。

云青岑笑了声:“偶然碰到了,鹤轩说他正好有一套空房可以让我住,我也不想一直在你家打扰你。”

傅明睿觉得自己浑身发凉,他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 坐到了沙发上,他捂着自己的额头,声音沙哑地说:“青岑, 我们……”

赵鹤轩声音清冷:“没有你们,现在我跟青岑, 才是我们。”

傅明睿厉声道:“赵鹤轩!”

赵鹤轩微笑道:“你不能替青岑做的,我都可以做,傅明睿, 是你自己没有把握住机会。”

傅明睿冷笑, 他既后悔自己之前的做法, 又怨恨赵鹤轩的趁虚而入,他的脸色黑的能滴出水。

赵鹤轩理了理自己的衣领,又给云青岑披上一件外套,用找打的口吻说:“你可以任由青岑被欺负,我可不行。”

“傅明睿, 是你自己没有把握住机会,现在又撒什么气?”

傅明睿已经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云青岑没有让赵鹤轩再继续说下去,他给了赵鹤轩一个眼神,赵鹤轩就站直了身体,但他依旧文质彬彬,好像刚刚挑衅的人不是他一样。

“明睿,你别生气。”云青岑哄道,“鹤轩一直是这样,你是清楚的。”

傅明睿:“是我错了。”

他几近哀求地说:“青岑,以后都不会了,你能不能……”

云青岑叹了口气,温声细语:“明睿,我真的没有生气,我只是想自己一个人住,以前我也是这样,不是吗?你们都可以来我这儿做客,但我不想跟谁同住,我需要自己的空间,需要喘息的地方。”

“我知道你以为我是生你的气,但我真的没有。”

“我如果生气,我会告诉你。”云青岑,“明睿,你了解我的。”

傅明睿平静了不少,他声音在颤抖:“我今天把你的行李送过去,行不行?”

云青岑:“当然可以,我又不是要和你绝交。”

等云青岑报了地址,挂断了电话,他才转身看了眼赵鹤轩。

赵鹤轩擦拭着眼镜,在察觉到云青岑的目光后,他偏过头。

那瞬间,赵鹤轩很美,有一种衣冠楚楚的禁欲之美。

原本责怪的话被云青岑咽了回去。

云青岑对好看的人,总是会多几分宽容。

就在云青岑准备去换身衣服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把杨然的手机号从黑名单里放了出来,然后回拨了过去。

杨然几乎是秒接。

“杨先生,有事吗?”云青岑的声音客气且疏离。

甚至还带着高高在上的嘲弄。

杨然愣了两秒,他声音干哑地说:“云青,你就直说,你想要多少钱。”

云青岑叹了口气,微笑道:“不是钱的问题。”

杨然急切道:“这就是钱的问题!之前谈好的五百万你为什么……”

云青岑厉声打断他:“杨先生,我没跟你谈好,我当时怎么离开的,为什么离开,你心里有数。”

杨然安静了两秒,妥协道:“一千万,不能更多了。”

云青岑:“杨先生,我说了,不是钱的问题,如果我需要钱,现在有很多媒体都想花大价钱拿到我的独家采访,但我没有接受,是因为我还愿意给你们一次机会。”

杨然苦笑:“机会?什么机会?云青,一千万,真的不少了,多少人一辈子都挣不到这个钱。”

云青岑走到赵鹤轩身后,拍了拍赵鹤轩的腰,赵鹤轩微微弯腰,云青岑把下巴放在赵鹤轩的肩膀上:“我知道很多,可是杨先生,一千万可以买到一个人的尊严吗?我被网暴这么久,被污蔑,被诋毁,我心里的创伤不是一千万可以抹平的。”

杨然:“……一千五百万。”

云青岑笑了笑,赵鹤轩也在笑。

“既然谈不拢,那我挂了。”云青岑不等杨然继续说,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云青岑站直了身体,赵鹤轩问他:“你想拿多少?”

云青岑伸了个懒腰,露出一小截腰,懒懒地说:“不是多少的问题。”

“他们想用钱打发我,我偏不。”云青岑舔了舔嘴角。

他斜瞟了一眼赵鹤轩。

“他们当时用施舍的姿态要给我五百万。”

“现在我要他们跪着,给我送上五千万。”

赵鹤轩眼睛亮得像是在发光,这一刻的云青岑让他几乎难以自持,他的喉结上下滚动,幸好仅剩的意志力让他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他的语气充满了痴迷和缠绵:“郑少巍会很痛苦。”

云青岑看着自己的指尖:“我就是要他痛苦。”

这一场风波越演越烈,出庭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各方媒体早就已经蓄势待发,准备在官司结束的第一时间把结果发上网。

署名权的官司,本身就没有任何悬念。

正是因为没有悬念,杨然才不敢接。

他开始私下找关系,想找云青的朋友,结果发现这个人真的一个朋友都没有,唯一一个走的比较近的周恺,也实话说他很久没有联系上云青岑了。

因为云青同学的微博,现在网上很多人都同情云青。

心理疾病,成绩好,有才华,被校园暴力,又被网络暴力,云青扒不出任何黑点,哪怕杨然叫人去造谣,没有黑点创造黑点,也会被不知道是水军还是真同学真路人打脸。

尤其是云青岑的各种同学都冒出来了,还有他的老师,都给他担保,作证,他是个品德兼优的好学生。

而且云青还做过很多好事,他以前待的福利院在网上发了云青每年的捐款。

结合云青岑之前发的酬劳,等于云青挣了十万,就有八万捐给了福利院,自己只留下一点生活费。

院长还拍了视频,老迈的院长声泪俱下地说:“云青是个好孩子,他从来没做过坏事,也不会说谎,被人欺负都是自己躲起来,他从不跟别人争抢,被人骂也不回嘴,是我做的不好,我不懂什么心理学,我不知道怎么教他,我只是让他当个诚实的好孩子。”

“可我忘了,好孩子才是最容易被欺负的,有些人欺负好孩子的时候最没有负担。”

“因为这个可怜的好孩子,甚至不知道该怎么保护自己。”

云青的同学也聚在一起录了一个视频,小学初中和高中同学都到场了。

他们面对着镜头,用朴实的语气说他们印象中的云青。

“他很少说话,都是一个人默默做事。”

“我那个时候不懂事……骂过他,也抢过他的东西,我很抱歉。”

“男生都孤立他……”

“长大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我小时候那么过分。”

他们真诚的坦白,阐述自己的后悔和遗憾。

“云青绝对不会诬陷任何人。”

“如果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一个好人,那肯定是云青。”

“我不知道有些人为什么能说出云青想蹭热度这种话,他是什么样的人,跟他认识的都很清楚。”

办公室里,助理小声对杨然说:“杨哥,要不然我们就接了这个官司吧,输了也只是赔几万,比私了便宜多了。”

几万和一千多万,这个价格差很可怕,助理又说:“我觉得这件事没什么,就是中间环节的问题,粉丝会理解的。”

杨然冷笑:“粉丝理解有什么用?路人盘全毁了!他是演员!没有路人盘,他就完了!”

助理:“……那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杨然搓了搓自己的脸,他给郑少巍打了电话。

郑少巍果不其然,对着他就是一顿破口大骂,让他尽快把这件事处理好。

“不管你要怎么做,苏铭身上都不能有污点。”郑少巍冷冷的放下这句话就挂断了通话。

杨然看着手机,又看了眼助理。

“走吧,我们亲自去找云青一趟。”

助理:“杨哥,你知道他地址吗?”

杨然:“不知道。”

助理:“……那怎么找?”

杨然:“你就不能动动脑子?!”

助理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不明白动脑子有什么用。

杨然:“看他以前的微博,找找有没有有定位的,然后再拿着照片去附近问。”

助理:“……”

这是什么傻瓜办法?上个世纪才用的法子吧?

助理又问:“那我们见到他以后要说什么?”

杨然:“说什么?当然是满足他的一切条件!”

助理:“那要是他的条件特别苛刻呢?比如让我们官网道歉之类的?”

杨然一脸颓丧、疲态:“哪怕我们给他跪下,都必须让他换一个条件。”

助理傻了:“跪?”

杨然面无表情:“打个比方,总之,只要不触及到苏铭的名声,他有多离谱的要求,我们都要答应。”

杨然看了眼门外,他看到了苏铭的身影。

苏铭应该听见了他的话。

按他对苏铭的了解,苏铭推开门,然后说他会去找郑少巍,说他自己承担后果。

但办公室没有被推开。

那道身影——走远了。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第30章
热门: 我穿成了女性恋爱向游戏中的路人甲 我在江湖做美容 穿成总裁的炮灰配偶[穿书] 虫族之雄子的工作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殿下,你偷了我的心 红男绿女 在逃生游戏中恃美行凶 娱乐圈刑警 我身体里有只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