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 楼层高的好处是早晨不会被楼下的嘈杂声音吵醒,窗帘被风吹得摇晃,地板上的光斑也随着晃荡。

云青岑从睡梦中醒来, 他的手臂露在被子外面,指尖轻轻动了动, 睫毛颤动,他睁开了眼睛。

云青岑翻了个身,平躺在床上,从床头柜上摸出手机, 看了眼微博。

赵鹤轩的名字还高挂在热搜上,最近没什么八卦,网友就靠这个瓜续命了。

手机显示有六十多通未接来电, 大部分都是杨然的来电。

除了杨然之外,还有几个陌生号码和周恺的电话。

云青岑坐起来, 背对着窗伸了个懒腰,然后去洗漱,把手机丢到沙发上, 去阳台上的泳池游泳。

赵鹤轩来的时候, 手里提着打包的早餐, 他一进门就看到阳台的落地窗开着,把早餐放到餐桌上之后,他去浴室拿了条干净的新浴巾,然后走到阳台,坐在泳池边的躺椅上。

平静的水面因为云青岑的动作而溅起水花, 云青岑知道赵鹤轩已经到了,但他并没有停止游泳。

在水下,云青岑像是一条鱼,他甚至不用抬起头换气。

赵鹤轩也没有打扰他,只是坐在一边静静地看着。

直到云青岑游到泳池旁边,他一站起来,赵鹤轩就抖开浴巾把他包住。

云青岑抬起头,他湿漉漉的头发贴着脸颊,在阳光下白得没有血色,像上好的羊脂玉,他抬头的那一瞬间,眼尾风情无限。

赵鹤轩却目不斜视,只是轻声说:“我去给你拿浴袍。”

云青岑抹了一把额头,把头发用手抹到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

“不用了,先吃饭吧,吃完我去冲个澡。”云青岑把浴巾扔到一边,径直走向餐桌。

赵鹤轩跟着走过去:“我让阿姨熬了一晚上的骨头汤。”

云青岑打开保温盒,里面是热腾腾的米线,闻起来香味浓厚,他朝赵鹤轩笑了笑。

等赵鹤轩也坐下,云青岑吃了几口以后才说问:“你昨晚发微博之前怎么没问我?”

赵鹤轩:“我只是看不得你被人攻击。”

云青岑抬起头,温柔地说:“没有下次。”

赵鹤轩轻声说:“好,没有下次。”

云青岑继续低头吃早餐,赵鹤轩本来就不饿,他的精神极度亢奋,昨晚一夜都没能睡着,然而到现在为止他依旧不困,正相反,他神采奕奕,好像重回了青春期,那时候云青岑一个电话,他哪怕在国外,不远万里也要去到云青岑身边。

“我昨晚给傅明睿打了电话。”云青岑喝完最后一口汤。

就在赵鹤轩等着听下文的时候,云青岑忽然说:“你家的阿姨做的米线很好吃,让她到我这里来吧?你给她开多少工资?”

赵鹤轩想了想:“不知道,她的工资算在开销里,管家每个月从开销里给她支付。”

云青岑撒娇道:“让她来我这里好不好?我给她开双倍工资,我可不想天天吃外卖或者出去吃。”

赵鹤轩几乎没有停顿,马上投降:“好,我让她明天来。”

吃饭的时候,云青岑的手机又响了几次。

他看了眼来电显示,还是杨然的电话。

赵鹤轩也看到了:“不接吗?”

云青岑把手机反扣过去:“现在是他着急,晾晾吧,我不急。”

赵鹤轩:“你接下来想怎么做?”

云青岑轻笑道:“我挨了那么久的骂,我要他们承受更多。”

“一点都不能少。”

郑豪倒是遵守承诺,五百万今天就已经到账了。

还发了短信,千恩万谢,顺便跟云青岑加了微信好友。

“郑豪人不错。”云青岑看着银行卡余额,满意地对赵鹤轩说。

赵鹤轩脸上笑容有些不稳:“我可以给你……”

云青岑抬起头:“更多吗?”

赵鹤轩看着他,云青岑靠在座椅上,披着的浴巾从他身上滑落,他似笑非笑地说:“放心,我需要的时候不会不好意思跟你开口。”

“你要苏铭他们承受的比你更多,那郑少巍呢?”赵鹤轩抿着唇问。

他害怕从云青岑口中听到任何一句为郑少巍开脱的话。

云青岑:“他?”

云青岑冷笑一声。

赵鹤轩懂了,他提着的心落了回去。

云青岑是个很独的人。

郑少巍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云青岑会复活,想不到云青岑就是云青,想不到他不过给“爱宠”开了个路,枪口对准的就是青岑。

赵鹤轩看着云青岑去冲澡,脸上的表情满足而阴沉。

以前他多嫉妒郑少巍啊,没人不嫉妒郑少巍,他拥有他们不曾拥有的过去。

但那又怎么样?

一步错,步步错,现在的郑少巍还沉浸在美梦里。

而现在,云青岑在他身边。

桌上,云青岑的手机又响了。

赵鹤轩听着铃声,嘴角啜着笑。

——

一大早,网友们要么赶地铁上班,要么洗脸刷牙准备吃早餐,有些已经早早到了公司,正坐在工位上吃早餐。

“快看热搜!”上班族们互相提醒,“卧槽,真的是年度大戏!云青到底是何方神圣啊,这么牛的珠宝品牌都来给他站队了?”

“什么什么?什么珠宝品牌?”

“你自己看。”

“……傅明睿?我靠,我梦中情人啊,有钱多金还是混血,但他们家跟娱乐圈没关系啊,怎么也参与进来了?”

“还艾特了郑氏的官博。”

“哈哈哈哈,就差直说人品这么烂的艺人就不要给我推了,不要再骚扰我了。”

“上赶着不是买卖,好倒贴!”

“没想到苏铭现在这个咖位,他们的公司竟然还要去求着拿代言。”

“苏铭啥咖位啊,电视咖,之前几部电影都是男三男四,戏份还不多,粉丝多是多,有票房号召力吗?”

“对啊,电影跟电视剧不一样,电视剧做数据多容易,电影那可是真得花钱,看的还是路人盘,粉丝就算一人买一百张电影票,票房也不可能真的跟优质电影比。”

“我早就说苏铭德不配位啊,看吧,还是我看得准。”

“赵鹤轩跟云青有私交,傅明睿跟云青有私交,我觉得传说不太靠谱啊,不是说云青有自闭症吗?”

“说不定傅明睿是看在赵鹤轩的面子上呢?大佬们都是互相认识的嘛。”

“这也有可能。”

“话说苏铭现在的名声有这么臭吗?我昨天看的时候,还觉得全网都在力挺他。”

“快看!!云青的高中同学发微博了。”

陆霖坐在电脑前,他拿起手机,给对面发了一条消息:“已经发了。”

对面:“OK,我直接给你转账。”

陆霖松了口气。

他是云青的高中同学,算是冷眼旁观那一波的,当年他也嫉妒云青,觉得云青除了成绩好长得好,没有其它优点,女生看上他都是因为女生眼瞎,看男人只会看脸,肤浅。但他也没有去跟着欺负云青,他只是看着,看云青被捉弄,被欺负,他就能找到平衡。

大学毕业之后,他没能找到好工作,考的大学不好,专业也不好,毕业之后连连碰壁,现在在做房产销售。

但又因为不够会看眼色,不够能言善辩,业绩一直不好,一年有大半年只能拿最低工资。

所以当有人联系他,让他原原本本描述高中时期的云青,并给他一笔堪称巨款的润笔费的时候,他几乎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甚至他写完长微博,对方也只是看了一眼,甚至没让他改,就让他可以发上去了。

这种长微博不需要面面俱到,滴水不漏,越是口语化,越是有错别字或者语病,才越显得真实。

一个发表自身感想的高中同学,怎么可能逐字逐句去检查,力图完美呢?

陆霖在长微博里回忆曾经的云青。

一个不善言辞,不跟人接触,永远是全班第一,但从来都被孤立和欺负的人。

陆霖写得很真情实感,写的时候,他甚至对云青升起了愧疚感。

或许当年……他其实是可以拉云青一把的。

但是他没有选择那么做,反而因为云青被欺负而感到高兴。

所以这条长微博在末尾的时候,充满了陆霖的自省。

这条微博很快被送上了热搜,陆霖自己也分不清微博底下有多少水军,不清楚他这个热搜是对方给他买的还是真的被吃瓜群众送上去的。

排名越来越靠前,转发和评论也越来越多,甚至比很多流量明星微博的转发更多。

配合着云青岑自己发的酬劳和demo时间,外加赵鹤轩的力挺,傅明睿的“阴阳怪气”,以及昔日同学对原主的人品保证,好不容易被郑氏拉回来的舆论风口迅速反扑。

苏铭的粉丝可以因为苏铭一条语焉不详的微博对云青岑进行长达半个多月的辱骂网暴。

吃瓜群众也可以因为后期的反转,把苏铭骂上天。

“苏铭的ncf出来走两步啊?走两步,看看有没有顺拐,笑死我了,抢人家的劳动成果,不给署名权还不给钱,怎么想得这么美呢?”

“怪不得苏铭的粉说苏铭优秀,果然优秀,偷东西最优秀。”

“哈哈哈哈,还想拿珠宝代言,看到了吧?人家大牌珠宝看得上你吗?”

“宁家钥匙够不够,宁配几把?”

“怎么了?人家拿出证据你们就哑了?继续骂啊,保护你们全世界最好的铭宝,快啊,快保护。”

“保护到沟里去了,嘻嘻,今年大戏,我想看苏铭那边还想怎么作妖。”

“还说云青照着苏铭整容,真是脸都不要了,云青明显比苏铭好看得多好吧?苏铭一看就是白莲。”

“这么久了都不说话,ncf粉的果然是宝宝,到现在还没学会说话。”

云青岑把杨然的手机号拖进黑名单,然后给傅明睿打了个电话。

傅明睿在那边声音温柔又沙哑:“青岑,都照你说的办好了。”

云青岑称赞道:“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

傅明睿:“你现在的住址是哪儿?我把你的东西给你送过去,我还去你之前的家里,把翡翠都收拾好了。”

云青岑抬眸。

赵鹤轩就站在他旁边看着他。

云青岑冲赵鹤轩笑了笑,然后轻声对傅明睿说:“我在光华大厦。”

他说:“鹤轩就在我旁边。”

赵鹤轩的眼睛亮了。

傅明睿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热门: 乡野美色:与风流少妇香艳情事 五个男主非要当我好兄弟 嫁给豪门残疾大佬[穿书] 四面墙 怼妮日常 我的钢铁战衣 不装傻就要被迫嫁入豪门[穿书] 除我以外全员非人 十维公约[无限] 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