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恶鬼被完全吸收之后, 云青岑那只断掉的手臂被他伤口处的黑色液体抬了起来,迅速又完美地接了回去。

他的脸上满是餍足的表情,眼睛微微眯起, 像是在回味。

倒在地上的黑猫虚弱地“喵”了一声。

云青岑摊开手掌,轻轻一挥, 掌心中残留的那点戾气被送到了黑猫面前,黑猫连忙张大嘴一口吞了下去。

它吃得胡须都在抖,眼睛眯成一条线。

“你还是太弱了。”云青岑叹了口气,“乖乖, 别让我失望。”

黑猫连忙哀声叫个不停。

云青岑看它把戾气吃完。

黑猫吃完之后恢复了力气,它站起来,身体开始拉长。

明明是只五个月的猫, 现在看起来却像是已经成年的大猫。

“青岑。”赵鹤轩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云青岑转过头,冲他笑了笑:“吓到你了吗?”

赵鹤轩却笑了, 他的眼底有清晰可见的狂热:“不。”

“回去休息吧。”赵鹤轩轻声说。

云青岑点点头,他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我也困了。”

回去的路上, 赵鹤轩问云青岑:“你要一直吃恶鬼吗?”

云青岑喝着在街边超市买来的可乐:“不是非吃不可, 但我馋, 也饿。”

云青岑:“更何况恶鬼无法投胎,就算被地府的无常抓走,也是永生永世在十八层地狱受苦。”

赵鹤轩轻声问:“地府不会找你麻烦?”

他倒是对云青岑身上发生的事接受良好。

云青岑咧嘴笑:“为什么要找我麻烦?我把恶鬼吃了,他们就不必花人手来抓,因果还在我头上, 互利互惠。”

赵鹤轩眉头皱起来:“因果?”

云青岑:“有得有失。”

赵鹤轩把车停在路边,声音微微颤抖:“什么意思?”

云青岑:“没什么意思,大概就是我入不了轮回,没有来世,等我活够了,就会消弭于天地之间。”

云青岑看着赵鹤轩的眼睛,他轻笑道:“我可不觉得投胎转世有什么好的,下辈子的我还是我吗?你觉得是什么构成了我?”

赵鹤轩没有说话。

云青岑:“回去吧,我想睡了。”

赵鹤轩重新发动了车子。

把云青岑送到公寓楼下,赵鹤轩却没有上楼,他在大门口对云青岑说:“我明早来找你,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带过来。”

云青岑想了想:“我想吃米线。”

赵鹤轩脸上露出怀念的神情:“我记得你以前就爱吃这个。”

云青岑慵懒地说:“我是个念旧的人,我上去了。”

目送云青岑上楼,赵鹤轩却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动作。

他低着头,没人能看到他的表情。

良久之后,赵鹤轩才抬起头。

青岑从来都不是一个念旧的人。

而自己不会成为下一个郑少巍或是傅明睿。

谁也不能妄想控制云青岑。

赵鹤轩离开之前抬头看了眼楼上,他背光,脸上露出一个优雅矜贵的笑容。

他伸手碰了碰自己的助听器,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厌恶。

他永远也摆脱不了这个助听器,这个认知让赵鹤轩难受得深呼吸了几口气。

云青岑回到“新家”之后,先去泡了澡,然后去客厅坐着,黑猫已经自己去找毛巾擦干净了爪子,然后舔干净了身上的毛,才跳上沙发,蜷缩在云青岑的腿上,云青岑伸手顺了几下黑猫身上的毛。

黑猫在进食过后,皮毛变得更光滑,也更黑了。

云青岑的手放在黑猫的背上,黑白分明。

他现在吃饱了,泡完澡之后又不想睡了,就拿出手机开始刷微博。

现在他的粉丝又变多了,不过私信骂他的还是没少,自从圈内人给苏铭“站街”之后,粉丝们就像拿到了免死金牌。

还有很多其他明星的粉丝,因为自家蒸煮,也站到了苏铭粉丝那边,要对云青岑同仇敌忾。

不过看他们辱骂和私信,云青岑内心毫无波动。

甚至还觉得有些可笑。

力挺他的人也有,有些是唱过原身写的歌的歌手粉丝,有些是跟原身合作过的歌手。

但最大的咖就是那位曾经火过的老前辈,其他的都是些小歌手,小歌手的微博和超话基本都被爆破了,有些迫于压力已经删了博。

这个世界从没有真正的公平,帮理不帮亲固然是美德,可美德之所以是美德,就是因为它稀少。

就在云青岑点进热搜的时候,发现第十二位竟然有赵鹤轩的名字。

“赵鹤轩力挺云青”。

后来还有——

“赵鹤轩好友”。

“赵鹤轩云青”。

云青岑点进排名最高的话题。

热门微博第一条就是赵鹤轩发的微博。

“我跟云青是老相识了,他是什么人我很清楚,不屑抢别人的东西,他想要什么只要跟我说一声,我都会给他,没必要蹭苏铭的热度,我敢替云青担保,也会帮云青找律师,证据在谁的手里谁才有道理,不知道郑氏手里握有什么证据,法庭见。”

评论疯了:

“我眼睛花了?我以为这件事都过去了,没想到又上了热搜。”

“没过去啊,论坛骂战还在进行中,营销号依旧在带节奏,不过我没想到的是连圈外人都下场了。”

“为啥我觉得看这微博,第一句的‘老相识’可以毫无违和感地换成‘老相好’?”

“卧槽,我就说哪里怪怪的,朋友们,细品那句‘他想要什么只要跟我说一声,我都会给他’,这是什么绝美兄弟情?”

“……这都能嗑吗?我傻了。”

“赵鹤轩又不靠娱乐圈吃饭,替朋友说话无所谓吧。”

“有人给我科普一下赵鹤轩是谁吗?看了微博认证,但还是有点懵。”

“知道飞鹤集团吗?他家的。知道品化吗?他家的子公司。这么说吧,要是地上掉了五十万,他都不会弯腰去捡,因为捡钱浪费的钱更多。”

“他老爸是传奇人物,真的很牛皮的。”

“而且他本人也很帅,你去查一下他的照片,以前有杂志采访过,真的是长在我性癖上的男人。”

“那种衣冠楚楚,斯文败类的感觉,绝了。”

“把斯文败类收回去,我们轩轩明明是温文尔雅。”

“话说回来,他还没结婚,也没有什么绯闻,是不是代表着……”

“卧槽,你们真的是什么都能嗑,能不能专注这件事?然后去别处嗑OK?”

“专注啥啊,都要上法庭了,我想看看郑氏那边怎么回应。”

“最后一句真的刚,证明云青手里有证据,但他为什么一开始不放出来?”

“怕得罪人?”

云青岑转发那条质疑他明明有证据为什么不放出来的微博。

“我只会写歌,如果业内没人再找我合作,这条路就断了。”

这条微博一发,评论区瞬间沦陷。

反驳他的人说:“抱上大腿就敢说话了?”

“之前怎么一直装死?不是抑郁症吗?”

“人家不是抑郁症啦,人家是自闭症,我头一次知道自闭症还会抱大腿。”

“求求你不要给抑郁症和自闭症的病人抹黑了,就是因为你这种人多了,才会有那么多人反感。”

也有帮云青岑说话的:

“人家有证据,OK?苏铭除了会甩锅还会什么?”

“我真的服了,苏铭的粉丝是没有脑子吗?人家之前不说话明显是收集证据了,而且人家也没有说过自己有自闭症,之前替云青说话的也都只说云青有心理疾病。”

“难道有病就要被嘲?云青被你们骂了这么多天,你们是不是欺负人欺负得太过了?”

“我支持云青维权,也支持云青把造谣的一起告了。”

支持告造谣的回复被赵鹤轩转发了。

“已告平台,等着拿真人信息。”

微博必须要通过平台才能拿到实名注册用户的真实信息,因此要先告平台,平台才能提供信息。

“卧槽!这是什么?你回复我评论,我回你你回复我评论的评论,这是什么套娃?”

“老无限套娃了,我好激动,这是今年最大的一场戏了吧?!没想到这瓜能吃这么久,还这么香,不像其它瓜,时间久了都臭了。”

“这种事对我们这些谁都不粉的路人最爽了,请继续闹大,我要看后续。”

“没想到这瓜还有售后。”

原身没有删短信的习惯,云青岑整理了一下,把最近两年收到的酬劳做成表格,直接发到了微博上。

“这是我两年来收到的所有酬劳,我拿的每一分钱都是辛苦钱,下面是我录制的demo。”

下面的几首demo都标注了时间,并且每个时间点用什么乐器,还给出了好几种乐器配合的方案。

与其说是demo,不如说是成曲。

歌词也是云青写的。

“……我也是半个圈内人吧,这个收费我是真的没看错吗?”

“这样的成品,三万?”

“朋友,还有更便宜的,一万二,我以为我看错了。”

“???我迷茫了,这个价格??”

“我相信云青有心理疾病了,这个价格不是有病真的不会卖。”

“他自己签的合同,再便宜都是他自己答应的,跟别人有什么关系?这样洗白?可不可笑?”

“放屁!这明显就是恶意压价欺负人!你没写过歌作过曲,你知道光是主旋律就要想多久吗?更别提变奏、和声、乐器搭配,你用这个价格去找任何一个成熟的作曲人,人家都能喷你一脸唾沫。”

云青岑放下手机,继续摸着黑猫的毛,黑猫叫着去舔他的指尖。

人们总需要受害人完美无缺。

那他就给他们一个完美受害人。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热门: 原来我是心机小炮灰 [综]付丧神育儿宝典 小满 审神者暗堕计划[综] 破云2吞海 快穿之神 网游之王牌战士 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穿书] 少妇出轨日记 当死对头怀了我的崽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