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公司已经没什么人了, 除了保安以外,大楼内只有零星几个加班的员工。

郑豪一早等在楼下,他怀里还抱着生无可恋的黑猫, 脸上和手背上全是抓痕,即便他被黑猫折磨得不轻, 但还是紧紧抱着,不愿意松手。

看到云青岑和赵鹤轩一起来的时候,郑豪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下巴差点掉到地上。

“你们这是……”郑豪咽了口唾沫, 把惊讶也咽进了肚子。

云青岑笑眯眯地说:“我说了,我跟鹤轩是老朋友。”

赵鹤轩冲郑豪点头:“郑哥。”

郑豪现在看赵鹤轩也不是那么顺眼了,他默认赵鹤轩跟自己一样迷信, 连忙走过去说:“鹤轩啊,你这下知道了吧?公司出问题, 跟运营方针没关系,纯粹就是有鬼怪作祟,你回去也跟你爸说几句, 别让你爸觉得是我没把公司管好, 我也不容易, 你看我的头发,现在都没剩几根了。”

云青岑忽然说:“听说发质软的人容易秃顶。”

赵鹤轩:“……”

赵鹤轩悄悄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还好,不算软。

他松了口气。

他太了解云青岑了——云青岑不喜欢丑人,对着丑人连多说两句话都嫌浪费时间,他是个很在意皮相的人。

否则也不会给赵鹤轩挑那样“时尚”的眼镜了。

郑豪跟在云青岑身后, 自己不敢走在前面,马上要进门的时候,他胆战心惊地说:“云、云先生,要不你们上去?我就在这儿给你望风。”

云青岑:“……你望什么风?我们又不是进去做贼。”

郑豪咽了口唾沫:“我、我害怕。”

云青岑笑了笑:“实话实说就好,那我们上去了。”

郑豪拼命点头。

黑猫拼死挣扎,郑豪的脸又被抓了三道血痕,他吃痛放手,黑猫就落在地上,然后后腿用力,想要跳到云青岑的肩上。

云青岑却在它跳到空中的时候抓住了它的后脖颈,云青岑:“乖乖,你落了地,爪子脏了,自己在地上走吧。”

黑猫又是一长串猫言猫语炮轰,控诉云青岑的残忍。

云青岑没理它,直接走进了大门。

黑猫虽然抱怨,但还是优雅地跟上了云青岑的脚步。

“这只猫是你的?”赵鹤轩看了眼那只抬着头,不可一世,又十分诡异的黑猫。

云青岑:“是我的。”

赵鹤轩:“我以为你不喜欢小动物。”

云青岑没有转头,他走进电梯以后才对赵鹤轩说:“我确实不喜欢,不过它是例外。”

黑猫靠着云青岑的腿,亲密地“喵喵”叫。

全程都没有给赵鹤轩一个眼神。

赵鹤轩对这只猫也不感兴趣。

上楼之后,云青岑走在空荡的办公楼里,他的脚步声在静谧的黑暗中响起,赵鹤轩跟在他身边。

有夜风从没关严实的窗户灌进来,云青岑的头发被吹得偏向一边,他伸出手,在黑暗中打了个响指,这阵风忽然消失。

赵鹤轩停下了脚步:“青岑,郑豪说的是真的?这里有鬼怪作祟?”

云青岑轻声说:“你以为我在骗他?为了那点钱,不至于,待会儿你别出声,别把它吓跑了。”

赵鹤轩:“……”

云青岑懒得跟赵鹤轩仔细解释:“你看了以后就知道了。”

黑猫在云青岑脚边缠绵地叫了一声。

赵鹤轩叹了口气:“好。”

云青岑慢慢走着,那只恶鬼已经不在白天的办公室里了,它用它那“聪明”的脑子想出了这个好策略——不离开这层楼。

大概它是觉得,云青岑晚上会来,而云青岑会觉得自己既然被发现了,肯定会找地方躲藏。

那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云青岑站在厕所门口,表情有些扭曲:“你们公司的厕所干净吗?”

赵鹤轩:“保洁每天都会打扫两次。”

云青岑小声抱怨:“怎么总爱躲厕所,厕所更香吗?”

云青岑站在男厕门外,不愿意进去,他催促黑猫:“你进去把它赶出来。”

黑猫:“……喵?”

云青岑微笑:“嗯?”

黑猫一步三回头,小心翼翼地走进了男厕。

云青岑往后走了几步。

赵鹤轩:“你什么时候有洁癖了?”

云青岑:“我没有洁癖,只是有几段不太美好的回忆。”

里面没有任何动静,过了不到一分钟,黑猫从里面出来了,它的嘴里发出几近嘶吼的猫叫声。

赵鹤轩看着那只黑猫,刚刚还一脸嫌弃,妄图撒娇耍痴的黑猫,现在脸上是一副被戏耍的愤怒,他甚至能从黑猫的眼里看出怨气。

黑猫张开嘴,它的胡须在不停颤动,前爪狠狠地抓着地面。

黑色的雾气从黑猫的脚边腾起,它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整只猫已经不像猫了,更像是一种马上就要暴走的怪物。

赵鹤轩又看向云青岑。

云青岑面无表情,他低着头,捏了捏自己的手腕。

赵鹤轩:“你有没有看见你的猫脚下有……”

云青岑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他声音清冷:“那是戾气。”

赵鹤轩下意识地抓住了云青岑的胳膊:“我们出去。”

云青岑甩开了赵鹤轩的手,他抬起头,脸上表情阴狠,眼底是浓烈的仿佛在翻腾的怒火。

“我要慢慢地吃了它。”云青岑的舌头滑过牙齿,“一点点咬碎它的魂魄。”

黑猫附和般地叫了起来。

云青岑迈开步伐,他已经把赵鹤轩抛之脑后了。

“敢耍我?”云青岑看向远处天花板的角落。

云青岑大步走过去,黑猫腾空而起,它嘴里发出一声尖啸,像一道黑色的闪电般蹿向那个角落。

赵鹤轩看见黑猫蹿过去的时候,角落的空间似乎有一瞬间的扭曲,似乎有人在那儿放了一面镜子,镜子被折叠,光线和被反射的物体随着镜子的挪动发生了变化。

就在赵鹤轩准备拦住云青岑的时候,云青岑却抛给了赵鹤轩一个小瓷瓶:“本来是给郑豪准备的,免得他赖账,不过既然你在就给你用吧,把里面的露水抹在眼皮上。”

赵鹤轩拔开塞住瓷瓶口的软塞,把里面的清水抹在眼皮上,等他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在角落里的不是一面扭曲的镜子,而是一个庞然大物。

恶鬼有一具庞大的身体,它身体肿胀,没有脸,准确地说是它脸上没有完整的五官,只有无数张嘴,每一张嘴都在张合,露出里面成排锯齿状的牙齿。

它的身体就像是被注满了水,气球一样膨胀着,似乎给它一针,它就能立刻爆开。

黑猫踩在恶鬼的肚子上,黑猫狰狞地张大嘴,明明是猫,但它的嘴却能像蛇一样,张大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恶鬼浮尸一样肿胀的手捏向黑猫的脖子。

它虽然肿胀,但动作却很快,黑猫被狠狠地摔向地板。

恶鬼看了眼云青岑,它知道自己已经逃不掉了。

“我不是坏人。”它脸上的无数张嘴一起发出声音。

“我们是一样的。”

云青岑低头看了眼瘫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黑猫,这才抬起头看着恶鬼:“我们可不一样。”

“一样。”恶鬼,“我们都曾经是人。”

云青岑:“不一样,你长得这么丑,也配跟我相提并论?”

恶鬼看准机会,从上俯冲而下,脸上的数张嘴融合成一张,血盆大口冲云青岑张开,能把云青岑整个儿吞下去。

赵鹤轩肝胆俱裂,他快步跑过去,想把云青岑护在身后。

就在这个时候,云青岑举起了一只手,赵鹤轩眼睁睁看着云青岑的这只手断裂,脱落,掉在地上。

但是断臂处却没有流出一滴鲜血,反而有浓稠的、黑色的液体从云青岑的断臂处大量涌出。

赵鹤轩站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

这些黑色的液体就像磁石,迅速汇集在一起,能变得跟钢铁一样坚硬,也能变得像水一样无孔不入。

恶鬼臃肿的身体在空中一转,想要向上逃窜。

却被铺天盖地的黑色液体从不同角度袭击,它发出一声惨叫。

“放了我!”

“求你了!我的孩子还活着,我还要去看他们!”

“求求你!”

云青岑咽了口唾沫,又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我很饿。”

“你不太走运。”云青岑的声音像是从地狱中传来。

黑色的牢笼禁锢着恶鬼,云青岑就如他自己所说的一样,一点一点地蚕食着这只鬼。

灵魂被损坏的痛楚让恶鬼拼命挣扎尖叫。

云青岑当然不会那么粗鲁地进餐,黑色液体慢慢将恶鬼消融,然后一点点顺着触须,从断臂处送进云青岑的身体。

恶鬼的惨叫声萦绕在赵鹤轩的耳边。

赵鹤轩下意识地看向云青岑。

云青岑却没有在意他。

云青岑微微仰头,他眼睛眯着,窗外的光影打在他的脸上,让他的脸一半处于黑暗,一半现于光明。

他的嘴角上勾,脸上的贪婪和享受一览无余。

赵鹤轩看着云青岑。

他移不开目光。

正是这样的云青岑,才让他念念不忘,爱其入骨。

哪怕云青岑是世上最可怕的鬼魅,他也甘愿成为对方的祭品。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热门: 限制级特工 宇宙级团宠在娱乐圈 邪医特种兵 成为顶流后我和影帝在一起了 审神者栽培手记[综] 小村韵事 官仙 山野暧昧情 秦皇 身份号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