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赵鹤轩站在云青岑面前, 云青岑在微笑,可赵鹤轩却做不出任何表情。

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云青岑也是这么自我介绍的。

当年的赵鹤轩不像现在, 那时候赵鹤轩是个阴沉的青年,刚成年不久, 因为残疾所以格外敏感。

别说像现在一样跟人谈笑风生,叫他给人一个好脸色都难。

他跟云青岑的相识也很有时代特色,他们是通过“漂流瓶”认识的,当时的社交软件都相继开发了“漂流瓶”。

让陌生人可以互相倾诉, 因此世间多了不少关于漂流瓶的爱恨情仇。

赵鹤轩扔的漂流瓶被云青岑捡到了几次,彼时的赵鹤轩憎恨一切,憎恨身边的人, 甚至父母,也憎恨自己。

他并不热爱生活, 对生命也缺少敬畏,在漂流瓶里写了很多阴暗的想法。

云青岑当时觉得很有趣,就开始给赵鹤轩回信。

聊了一年后, 赵鹤轩和云青岑出来见面了。

当时云青岑也是这样笑着跟赵鹤轩介绍自己。

云青岑在赵鹤轩沉默的时候说:“这么久没见, 没什么想跟我说的?”

赵鹤轩看着云青岑的脸。

云青岑笑了笑:“说来话长, 出去坐坐?”

郑豪走出来,他莫名其妙道:“你们二位认识?”

云青岑:“老朋友。”

郑豪挠挠后脑勺,他慢慢地挪到云青岑身后,不敢再进这间办公室,在云青岑的耳边小声问:“大师……这里头的东西怎么办?”

云青岑把肩膀上的黑猫抱下来, 塞到郑豪怀里,无视黑猫控诉般的大叫:“我把它留给你。”

郑豪安心了,把黑猫紧紧抱在怀里:“那、那你什么时候再来?”

云青岑:“等晚上吧。”

郑豪却没有松口气,反而变得更紧张了,他把黑猫当救命稻草般紧紧搂在怀里:“行行行,电话联系哈。”

然后他就抱着黑猫对赵鹤轩说:“鹤轩啊,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你们慢慢聊。”

至于还在办公室里面的几个,郑豪决定就把他们扔在那儿,反正他们待了那么久都没出事,再待会儿应该也没什么事。

郑豪:“先走一步。”

黑猫声嘶力竭地朝云青岑嘶吼,云青岑还给它比了个“拜拜”的手势。

黑猫叫得更惨了。

“怎么?不愿意出去吗?”云青岑偏过头,他的眉头微挑,像是在挑衅,也像是在玩笑。

赵鹤轩转身对办公室里的人说:“我临时有点事,不好意思。”

办公室里的人笑道:“去吧,我们也有点事,明天再来公司算了,回去替我们给你爸问个好。”

赵鹤轩让几个长辈先走,等他们走了以后,他才对云青岑说:“出去说。”

赵鹤轩走在前面,云青岑跟在他身后。

云青岑看着赵鹤轩的背影,发现赵鹤轩平静的表象下,暗藏着汹涌波涛。

赵鹤轩的手在抖,走路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云青岑在他身后说:“慢点吧,走快了不好看。”

赵鹤轩猛然回头,回头的那一刹那,云青岑冲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一个只有赵鹤轩见到过的笑容。

赵鹤轩认识的云青岑,是个“坏”人,一个习惯把一切掌握在自己手里,为此可以不择手段的人,他了解云青岑所有的黑暗面,并且为对方的黑暗面倾倒。

云青岑在和赵鹤轩的相处中,一直占据着主动权,并且从不掩饰自己的本性。

赵鹤轩放慢了脚步,等着云青岑走到他旁边。

云青岑:“我饿了,我们去西餐厅吧。”

赵鹤轩没说话,云青岑:“我没车,坐你的车去。”

赵鹤轩还是没说话。

云青岑转过头看他:“好,还是不好?”

赵鹤轩抿着唇:“好。”

赵鹤轩的声音很好听,清朗,又有些微磁性,如果只听他的声音,会让人觉得他是个如竹似玉般的人物。

云青岑笑起来。

两人坐上车,赵鹤轩调整了一下助听器,云青岑坐在副驾驶座上问:“现在的助听器比以前的好吗?”

赵鹤轩:“好了很多。”

赵鹤轩有很多疑问,但他却没有问出来,直到他把车开到了西餐厅楼下的停车场。

赵鹤轩下车之后还去给云青岑开了车门。

云青岑:“谢谢。”

赵鹤轩眼眸低垂:“不客气。”

两人一起进了西餐厅,让服务员安排了一个隔断式的包间。

云青岑点了一份五分熟的牛排,赵鹤轩点的则是七分熟。

昏暗的灯光,复古的装饰,大厅里传来的钢琴曲,给这次晚餐增添了几分暧昧气息。

“十年没见,你就不想问我点儿什么?”云青岑坐在椅子上,他端起酒杯,却只是看了看,并没有喝。

他不太喜欢红酒的味道,让服务生换了香槟过来。

赵鹤轩却很冷静地问:“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云青岑:“漂流瓶。”

赵鹤轩又问:“我发的第一个漂流瓶内容是什么?”

云青岑耸了耸肩:“不记得了,要么是你说你想杀了身边所有人,要么是你说你想做点什么奇怪的事。”

赵鹤轩呼吸很平缓,像是没有一点触动,他继续问:“我送你的第一样东西是什么?”

云青岑:“项链,不过很丑,我没戴过。”

赵鹤轩的眉头皱了皱:“你以前没跟我说过很丑。”

云青岑:“你的审美一直有问题。”

赵鹤轩不确定道:“真的很丑?”

云青岑点头:“当时你一副我不收你就要哭出来的样子,我能怎么办?”

明明是死而复生这样魔幻的事,但赵鹤轩就这么在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之间相信了。

他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平静模样,好像不是跟云青岑相认,而是跟一个普通的旧友叙旧。

云青岑没有跟赵鹤轩说这个世界就是部小说的事,只跟赵鹤轩说自己死而复生。

赵鹤轩:“你……只找了我?”

云青岑摇摇头:“刚复活的时候我很穷,再加上云青当时出了事,每天都有人来骚扰,不是在门口给我扔死猫就是死老鼠,我就去找了傅明睿。”

赵鹤轩的目光变得暗沉,他忽然说:“我以为你回去找郑少巍。”

云青岑喝了口酒:“找了。”

赵鹤轩额头的青筋暴了出来。

“我都还没生气,你生什么气?”云青岑放下刀叉,不再吃了,本来他就没什么胃口。

赵鹤轩冷笑一声:“郑少巍养了个玩意儿,你知道吧?”

云青岑:“他是有贼心也有贼胆,你呢?”

赵鹤轩笑得温柔极了:“我可不至于。”

他的笑容温柔似水,眼底却有无尽扭曲的情意。

“你现在住在哪儿?”赵鹤轩问。

云青岑:“傅明睿那儿。”

赵鹤轩忽然放下了刀叉,刀叉和瓷盘相触,发出清脆的响声。

“为什么不来找我?”赵鹤轩从齿缝间挤出这一句。

云青岑:“傅明睿以前比你听话。”

赵鹤轩笑得有些狰狞:“他比我听话?青岑,当年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云青岑面无表情地看着赵鹤轩一眼:“当年我让你别去找郑少巍的麻烦,你听我的了?”

赵鹤轩的手紧捏成了拳头:“郑少巍,为什么永远都是郑少巍?我不如他吗?还是就是因为我是个残废?因为我摘了助听器就什么都听不到?”

“当年也是。”赵鹤轩,“你一个招呼都没有打,就再也没见我。”

云青岑:“因为我当时良心发现,不想毁了你。”

赵鹤轩自嘲地笑了笑:“你的借口总比你做的更多。”

云青岑:“这次也不是专程来找你,只是偶然碰到了,缘分。”

他举起了酒杯,邀请赵鹤轩碰杯。

两人酒杯相碰,赵鹤轩冷静下来,又恢复了温文尔雅的表象:“缘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云青岑:“从傅明睿那儿搬出来。”

赵鹤轩微笑着说:“我给你准备一套房子。”

云青岑点点头:“一环内吧,别太小,我还有只猫。”

赵鹤轩:“今晚就能准备好。”

云青岑冲赵鹤轩露出一个笑容:“谢谢。”

赵鹤轩深深地看着他:“你跟我之间,需要说谢谢吗?当年你跟郑少巍相处,你会对他说谢谢?”

云青岑靠在座椅上:“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赵鹤轩:“你问。”

云青岑:“为什么你不嫉妒傅明睿,不嫉妒其他人,却只嫉妒郑少巍?”

赵鹤轩皮笑肉不笑地说:“只有郑少巍在你眼里是特别的。”

云青岑:“是吗?”

赵鹤轩虽然在微笑,但他眼底的嫉恨几乎要化为实质:“郑少巍那时候想去国外,你不是把他劝住了?你知道他一旦去了国外,他那群没有名分的哥哥弟弟就会把他的位子取代,青岑,你这么喜欢新鲜的人,你不想走?”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云青岑回忆了一下,当年他劝郑少巍留下,完全是因为觉得郑少巍那几个私生子兄弟很有趣。

去了国外固然新鲜,但不一定有乐趣。

云青岑笑了笑:“你说得对。”

赵鹤轩紧握的拳头微微颤抖。

云青岑托着下巴,专注地注视着赵鹤轩:“但他有新人了。”

他那双多情的眼眸里,此时只有赵鹤轩一个人。

“鹤轩,能帮我一个忙吗?”

赵鹤轩专注地看着云青岑的眼睛:“你说。”

云青岑舔了舔嘴角:“我不喜欢有人跟我一样,也不喜欢有人抢我的东西,哪怕是我不要的。”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热门: 香野春色 粉黛 个性大概是见一个萌一个[综] 纲吉在横滨 春情难拘 屠队长和她的沈医生 影帝家的碰瓷猫 狐媚惑主 假如chuya没有成为羊之王 手撕系统后,我穿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