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第2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杨然的心情也很复杂,他抬头看到云青的那一瞬间,以为云青岑回来了。

论脸,云青不如苏铭像,但他站在那里的时候,他第一感觉就是云青岑回来了。

原本他应该为苏铭争取更多,可说出口的时候,却把利益让给了云青。

他还记得很久以前,云青岑偶尔会和郑少巍一起来公司,那时候郑少巍就会让人去给一层楼的员工准备奶茶和甜点。

云青岑无聊时也会跟他说话。

当时的自己还是个傻头傻脑的助理。

云青岑经常会逗他,指使他去做这做那,要是他生气了,云青岑就会笑着说他小气。

明明云青岑那么恶劣,可杨然却没法讨厌他。

甚至那段时间,杨然最期望的就是云青岑的到来。

他的生活是一潭死水,每天要照顾艺人,要被骂,重活累活都是他干,半夜一个电话他就得起来。

入职前觉得光鲜亮丽的工作,早就被现实磨成了一片漆黑。

只有云青岑来的时候,他才能看到些许光亮。

哪怕云青岑总是把他耍得团团转,他也觉得快乐。

但杨然从不承认自己喜欢云青岑,他知道郑少巍爱云青岑,也知道傅明睿和赵鹤轩爱云青岑,爱云青岑的人太多了,个个都是人中龙凤,都有一张出众的脸,万里挑一的身世,而他什么都不是,只是个打工仔,如果他说自己爱云青岑,更像是对云青岑的亵渎。

他觉得自己是不配的。

所以云青岑死后,郑少巍可以痛苦到想要放弃自己,而他还要表现如常。

杨然无视了苏铭,对云青岑说:“你觉得这样行不行?”

云青岑想了想,五百万,不多不少,不过正好可以解他的燃眉之急,他期期艾艾道:“可以,我都可以……”

云青岑笑得有些忧郁,很体贴地说:“我知道你们也不容易,你们提出多少我都同意。”

杨然正要继续说,苏铭却突然在旁边出声:“杨哥,之前不是这么说的。”

杨然的目光总算放到了苏铭身上,他无奈道:“这么解决是最好的。”

苏铭笑道:“所以我刚刚发了那样的声明,那么多圈内的朋友力挺我,现在又要说一切都是误会?杨哥,粉丝和黑子都不是傻子,他们会怎么想?我之后该怎么做?你是想眼睁睁看着我身上多一个污点?”

“我跟云先生不一样,云先生不吃这碗饭,但我是要吃的。”

苏铭转身看向云青岑,他认真地说:“云先生,你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吗?”

云青岑摇摇头。

苏铭:“我今年接了一部戏,和你的事出来之后,一直没有进组,剧组现在还在考虑,还有两个商业代言,那边也还在考虑要不要跟我续约。”

苏铭低着头说:“云先生,我知道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音乐,但演戏也是我的生命,我不强迫你,我只希望你能为我想一想。”

苏铭说着说着,声音就哽咽起来:“五百万能给你,只希望你能在网上出声明,说是你记错了。”

云青岑小声说:“可是我……我没记错……”

苏铭猛地抬头,直视着云青岑的眼睛:“云先生,你到底想什么样?”

云青岑不敢看苏铭,他只看着自己的手指,他的内心慌乱,手指纠葛在一起:“我不知道……”

杨然:“苏铭!”

苏铭:“杨然!”

苏铭站起来,他深吸几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你别太过分了!你是我的经纪人,你能不能为我考虑一下?这件事最开始就是你在出主意,我要是出了事,你怎么跟郑哥交代?”

杨然愣了愣。

苏铭:“你还记得你是谁的经纪人吗?”

苏铭觉得自己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他快要窒息了。

苏铭:“算了,你们谈吧。”

苏铭去拉办公室的门:“反正对你们来说,云青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人都比我重要,我什么都不是。”

他第一次对杨然说这样的重话。

然而等他拉开门,发现门外站着的是脸色铁青的郑少巍。

苏铭看到郑少巍的那一刻,心里的委屈到达了顶点,他眼眶红了,声音很轻:“郑哥。”

之前他每次用这个表情叫“郑哥”的时候,郑少巍无论发多大的火都会平静下来安慰他。

但是这一次,郑少巍没有。

郑少巍走进了杨然的办公室。

苏铭站在门口,他想走,又不能走,他就这么傻傻地站在门口,像一尊雕像。

杨然看到郑少巍进来,也连忙站起来冲郑少巍打招呼:“小郑总。”

郑少巍面无表情地坐到苏铭刚刚坐的位子上,眼睛紧盯着云青岑,面无表情地说:“你们在说什么?继续。”

杨然咽了口唾沫,他拿出经纪人的专业态度,对着云青岑说:“现在这个情况,对你对苏铭来说都是坏处大于好处,你是写歌的,应该知道在这一行口碑多重要,无论你多有才华,只要黑料多,就没有人敢用你的歌。”

“只有跟我们……”

郑少巍打断道:“你以前在哪个福利院?”

杨然:“……”

云青岑看了郑少巍一眼,然后恐惧地收回目光,不敢再去看郑少巍,他小声说:“南城三区温暖之家。”

郑少巍又问:“在哪儿读的书?”

云青岑又报了学校的名字。

郑少巍:“把你身份证拿出来给我看看。”

云青岑:“……这是……查户口吗?我没有犯法……”

郑少巍不耐烦了,他想说“你哪儿有那么多废话”,但是看到对方的侧脸,他却说:“你长得很像我的爱人。”

门口的苏铭忽然心脏揪痛,他快要喘不过气了。

当年郑少巍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郑少巍对他说的第一句也是这个。

那时他哭笑不得,以为郑少巍说的是从网上学来的土味情话。

后来才知道,郑少巍说的是真的,他没有一句是假话。

他用了很长时间才让自己接受这个事实,接受他只是一个死人的替身这样的事实。

接受他只是蚊子血,可能永远都替代不了白月光。

但他依旧抱着一丝幻想,幻想随着时间的推移,郑少巍会忘了那个人。

可他现在,真的要撑不下去了。

云青岑沉默不语。

郑少巍又说:“不是苏铭。”

云青岑结结巴巴地说:“再像,我、我也不是,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

郑少巍:“你缺钱?”

云青岑摇摇头:“够生活,不缺。”

郑少巍眉头皱了起来。

“你认识赵鹤轩吗?”

云青岑茫然地看着郑少巍。

郑少巍了然。

他跟赵鹤轩打了好几年,赵鹤轩一直认为是他把青岑逼死的,明明家里是做的烟草生意,偏偏要在娱乐家插一脚,也开了一家公司,跟他打对台,截过郑少巍的胡,郑少巍也给他下过绊子。

如果这个叫云青的人是赵鹤轩培养出来的,那也不足为奇。

赵鹤轩那个可怜虫,郑少巍想起他就觉得可笑。

赵鹤轩永远都在催眠自己云青岑爱他。

可在郑少巍看来,赵鹤轩只是青岑找来解闷的一个玩意,赵鹤轩身有残疾,他双耳失聪,如果不是他父母只有他一个孩子,今天的赵家肯定没有他的一席之地。

他还记得在青岑的葬礼上,只有赵鹤轩说不了话,他的助听器似乎失了灵,也没法再控制自己的喉咙,想要说话也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

赵鹤轩恨他,因为他是青岑生前最亲密的人。

赵鹤轩越恨他,他就越得意,他确实是青岑最亲密的人。

云家破产之前,他们一起长大,在两个人还穿着开裆裤的时候就整天混在一起,他们一起读的小学,读的初中。

后来青岑的父母死了,他找到了青岑,两人又一起读了高中和大学。

他那时候总是想着早点毕业,然后带着青岑去国外,他会在国外求婚,他们会在国外结婚。

青岑要什么,他就给他什么。

所以他拉着青岑和自己一起跳级。

那些是只属于自己和青岑的记忆,不管赵鹤轩他们如何嫉妒,如何憎恨他,都只会让郑少巍更得意。

然而得意过后,却是无尽的痛苦和空洞。

郑少巍脸上露出一个充满侵略性地笑容来:“云青,要不要考虑来我的公司?我会让人好好包装你,让你一个月就能挣到你过去十年都挣不到的钱。”

“我可以把你捧得像苏铭一样红,让你想写什么歌就写什么歌,也不会强迫你上节目,不会强迫去应酬。”

郑少巍的声音充满了磁性,带着略微沙哑:“这个机会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

“只要你能把握住,你可以得到的不止五百万,也不止一千万,我还能在这座城里给你准备一套房子。”

苏铭的脸都白了,他声音颤抖地叫郑少巍的名字:“郑少巍。”

郑少巍转头看了眼苏铭:“有事?”

苏铭失笑道:“那我呢?”

郑少巍:“该给你的资源不是都给你了吗?你还想要什么?”

苏铭深深地看着他。

我想要你的真心。

可你只会把我的真心踩在脚下。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第21章
热门: 乡村俏娇娘 心似耀言 龙域 花都十二钗 穿成杀马特男配之后 水泊俱乐部 乡村留守女人 被偏执神明盯上后[快穿] 金乌每天都在忙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皓衣行原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