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云青岑坐在休息室里,苏铭去卫生间之后,他的助理也跟着一起去,现在休息室只剩下云青岑一个人。

云青岑靠在椅子上,既然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他也就不必装成苦兮兮的样子,他趴在桌上,心里想着他之后要开的网店。

开网店并不是他想卖东西,而是正好借着这个网店让愿者上钩,他总不能一直自己去找恶鬼给黑猫吃吧?他自己都馋,一人一猫抢鬼吃,很不像话。

就在云青岑想着怎么让愿者上钩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脚步声。

云青岑伸了个懒腰,坐直了身体。

那是郑少巍的脚步声。

郑少巍走路的时候总是这样,哪怕没什么急事,他都能走出一副很急的样子。

当云青岑以为休息室的门要被打开的时候,苏铭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郑哥!我在这儿!”

郑少巍在外面说话:“你怎么没在休息室?杨然说你的经纪人把那个写歌的叫到了你的休息室?”

苏铭:“郑哥,这毕竟跟我有关,我自己能处理好。”

郑少巍嗤笑:“你能处理好?你能处理好什么?”

苏铭急了:“我是个成年人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郑少巍:“好,你跟我说说你准备怎么解决。”

苏铭似乎松了口气,他的声音缓和下来:“我还是希望用更好的方法跟他达成合作,两边都不会有名誉上的污点。”

郑少巍没说话,外面安静了一会儿。

云青岑想到苏铭刚刚的表现,眼里满是兴味,自己这个时候出去,一定很有戏剧性吧?

他站起来,走到门口,直接拉开了门。

站在门口的苏铭如遭雷击。

云青岑站在门口,他像一朵风中摇曳的小白花,可怜巴巴地站在那儿,低着头小声说:“苏先生,你今天要是有事,我明天再过来吧,我、我先走了。”

说完,他就想低着头往外冲。

好像站在门口的这些人不是人,而是洪水猛兽。

郑少巍从云青岑拉开门开始就愣住了,他站在原地,瞪大了眼睛,以至于云青岑往外走的时候他没有反应过来,等云青岑走出了一段距离,他才如梦初醒般大步跑过去,一把抓住了云青岑的手腕。

云青岑惊呼一声:“疼。”

可郑少巍没有放手。

云青岑抬起头,跟郑少巍目光交汇。

原来郑少巍现在是这个样子。

十年前的郑少巍身上带着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骄纵之气,他的桀骜不驯是有度的。

但现在郑少巍脸变得成熟了一些,气质却和十年前大不一样。

郑少巍变得可怕了一些。

他现在双目微红,眼睛里全是血丝,紧抿的嘴唇在微微颤抖。

“你叫什么名字?”郑少巍近乎咬牙切齿地问。

云青岑缩着脖子,大气都不敢出:“这位先生、你把我弄疼了,我、我得走了。”

郑少巍的笑容也很可怕,像一匹快要发疯的狼:“我问你叫什么名字,我不让你走,你就离不开这栋楼。”

云青岑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你怎么这样啊……”

苏铭此时才小跑过来,他去抓郑少巍的胳膊,表情慌乱地劝道:“郑哥,你放开他,你把他吓到了。”

郑少巍反而转过头问苏铭:“他叫什么名字?”

苏铭紧咬着下唇,回答道:“他就是云青。”

“云青……”郑少巍似乎在咀嚼这个名字,他扯了扯云青岑的手臂,低头命令道:“看着我!”

云青岑吓得发抖,偏过头不敢去看。

郑少巍:“说,谁让你的来的,谁让你去整的容?!”

苏铭愣住了,云青岑也愣住了。

苏铭一边觉得可笑,一边又有些庆幸。

庆幸郑少巍以为云青是别人刻意安排,专门送去整的容。

也为郑少巍这持续多年的疯狂感到可笑。

他觉得自己也很可笑。

云青岑:“我没有整容!没有!”

郑少巍另一只手掐住了云青岑的下巴,他的嗓音低沉,带着浓重的痛苦和憎恶:“别动。”

云青岑不敢动,他站在原地,任由郑少巍检查一般用手捏自己的脸,任由郑少巍检验他脸的真假。

郑少巍收回手的那一刻,自己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恍惚。

“你为什么叫云青?”郑少巍问他。

云青岑又把脖子锁了回去,像只小鹌鹑:“福利院的阿姨给我取的,我们福利院的孩子都姓云。”

这倒是真的,云青岑是他爸姓云,名则取了“青岑可浪,碧海可尘”。

青岑的本意是青翠的高峰,算是父母对他美好的祝愿,就是他的父母不怎么美好。

云青则是因为福利院的院长姓云,取的是“赤橙黄绿青蓝紫”。

那家福利院刚开起来,云青是第五个被送过去的孩子,就是云青。

名字取得很随意,但对比云赤云黄什么的,实在是好太多了。

苏铭焦虑地说:“郑哥,云青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你这是干什么?要是被人看到了,要是被人拍下来……”

郑少巍冲苏铭吼道:“闭嘴!”

苏铭难得这么有勇气,他挡住云青岑,看着郑少巍的眼睛,声音颤抖:“郑哥,有我还不够吗?”

这话难听了,也太诛心了,但诛的是苏铭自己的心。

旁边的助理觉得自己都快听不下去了。

郑少巍松开了云青的手,他紧紧抿着唇,手握成了拳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的身体在抖,似乎下一秒就会发疯。

趁着郑少巍还没发疯,苏铭连忙拉住云青岑,拉着云青岑往外走。

“我送你去杨哥那儿去。”苏铭的脸色也不太好。

郑少巍进了休息室,下一秒,砸破东西的声音就从休息室里传来。

听得苏铭全身一震。

云青岑小心翼翼地问:“他、他是不是有病啊?”

大概是发现自己的形容有歧义,云青岑连忙补充道:“是不是有狂躁症?我听说狂躁症的病人都这样。”

苏铭奇怪地看了眼云青岑:“你不是自闭症吗?能说这么多话?”

云青岑:“我、我不是,我只是不想跟人接触,不是自闭症,我更喜欢一个人创作。”

关于他自闭症这一点,也只是曾经的合作对象传出来的,本人从来没有证实过。

到底有没有,都是云青岑说了算,原主确实有倾向,但并不算真正的自闭症,只是心理比较封闭,不愿意出门,不愿意接触陌生人。

但云青岑不想一直在身上贴着自闭症的标签。

苏铭:“郑哥他最近事情比较多,压力大,情绪可能有些不稳定,你别放在心上。”

苏铭还朝云青岑温和地笑了笑。

云青岑:“好、好的。”

苏铭把云青岑带去了杨然的办公室。

杨然还在看剧本。

他现在给苏铭挑的都是大IP,现在苏铭今非昔比,无数投资商拿着钱想砸苏铭,都要看杨然愿不愿意让他们砸。

苏铭是被郑少巍用无数钱和资源捧起来的,现在也是大流量。

杨然只需要带苏铭这一个,就比其他带十个人的经纪人挣得多。

“杨哥。”苏铭敲开了办公室的门,进去之后他对杨然说,“我把云青带来了。”

杨然把剧本放到一边,抬起头看站在苏铭旁边的云青岑。

那一瞬间,杨然像是见到了另一个人,他原本就在嘴边的责问被他咽回了肚子里。

太像了。

比苏铭还像。

杨然:“……云青?”

云青岑冲杨然露出一个怯怯的微笑:“是我。”

杨然站起来,亲自去给云青岑搬了椅子:“坐吧。”

苏铭就这么被杨然忽略了。

苏铭:“……”

苏铭记起,杨然曾经也是和云青岑打过交道的人,连杨然都这个样子。

他脸上变幻莫测。

云青岑坐到椅子上,他小心翼翼地看着桌面,不敢说话,也不敢动。

杨然去给云青岑倒了杯水,电话里的他咄咄逼人,但看到云青岑真人以后,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你喝点水吧。”杨然看着云青岑的脸。

云青岑双手捧着水杯,忐忑地看着杨然。

苏铭还站在那儿。

苏铭觉得眼前的一幕有些可笑,好像他变成了客人,云青岑变成了这里的主人,两人的身份被对调了。

就因为云青也长得像云青岑?

苏铭偏过头,他的眼眶都有些红。

他这么久的努力,比不上一张比他更像云青岑的脸。

杨然这才注意到了苏铭,他咳嗽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苏铭等等,我去给你搬张椅子。”

苏铭站着没动,他对自己说“我已经忍了这么久了,难道这会儿我就忍不了了吗?”

等杨然搬完椅子,苏铭就坐了下去。

杨然咽了口唾沫,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云青岑脸上,他轻声说:“既然你来了,我们就好好谈谈接下来该怎么办,我是希望我们两边能合作共赢,把这当成一次虐粉营销,不要真正发展成敌对关系,我们这边愿意给你拿五百万的补偿,只要你在微博上说是环节出了问题。”

苏铭的手在桌上捏成了拳头:“杨哥,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

之前杨然的意思明明是让云青把所有的过错都揽过去,把苏铭摘出去。

黑锅云青一个人背。

但是现在?

苏铭咬着牙。

他之前觉得云青可怜,现在却觉得被欺负的人变成了自己。

云青不过是来露个脸,就能让杨然转换立场。

苏铭转过头看了眼云青。

这个人是真的可怜,还是把这当成接近郑少巍的手段?

他是真的被欺负了吗?

还是这一切都是他在自导自演?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热门: 重生之昏君 最强小农民 怀崽后我被渣攻他哥宠上了天 一个年轻保姆的私密日记 完美离婚[娱乐圈] 继承遗产后我嫁入了豪门[穿书] 和老虎先生闪婚的日子 我开创了一个神系 愤怒值爆表[快穿] 野戏:躁动的村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