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上一章:第17章 下一章:第1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郑氏的办公大楼地址跟十年前一样,但应该重新修过,建筑风格变了,不像十年前那么老气沉沉,变得有设计感了不少。

当年郑氏买下这栋楼,连带着地皮花了上亿,现在翻了不知道几番,这也是郑氏最值钱的固定资产之一。

云青岑拿出手机,给杨然发了个短信,然后坐到了大楼一层的藤编椅上,大公司就是这点好,一楼装修得跟酒店一样,有专门用来待客的桌椅,旁边还有免费的咖啡和果汁,除了不像咖啡厅有服务生招待以外,其它也不差什么。

云青岑去拿纸杯接了杯咖啡,然后坐到藤编椅上玩手机。

他不爱喝咖啡,总觉得喝起来苦,但出门在外别人问他爱喝什么,那必然是咖啡。

如果面对的是老一辈,那他最爱喝的就变成茶,每年产量越低,价格越高的茶就是他的最爱。

他的喜好总是因人而异,搞得云青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最爱喝什么。

给杨然发的短信显示已读,但没回,杨然也没来接他,云青岑“啧”了一声,杨然是觉得他愿意过来就是认怂,准备先给他一个下马威。

可能他得等到中午,说不定要等到下午。

云青岑从一旁的书架上拿了几本杂志,慢慢翻起来。

杂志里不是娱乐八卦就是各式穿搭,云青岑对比了一下十年前流行的穿搭,发现有些内容跟十年前没什么区别,时尚是个圈,转着转着又转回去了。

倒是有些珠宝云青岑还挺喜欢的,翡翠吊坠的项链一直是云青岑的心头好。

看来是时候回一趟之前的房间,把里面的首饰搬出来了,那里头的翡翠吊坠都是云青岑精心挑选,花了大价钱买的,帝王绿玻璃种,放到现在依旧美得让人窒息,价格也依旧不菲。

————

“急什么?让他继续等。”杨然一边看剧本,一边让助理别急。

助理是苏铭的生活助理,她小声说:“他要是等太久走了怎么办?”

杨然不耐烦道:“他敢吗?”

助理没说话,她进这行的时间不久,但她也觉得杨然这么干不好,本来就是欺负人,现在还要吊着苦主,欺负人欺负到家了。

虽然她也知道,圈里都是这样,踩低捧高,咖位高的就有道理,但作为一个普通人,三观还是接受不了。

杨然挥挥手:“行了,你去看看苏铭吧,让他安心。”

助理应了一声,退出办公室以后和另一个同为助理的同事打了照面。

同事手里端着水杯,小声问她:“云青还在下面等?”

助理无奈地点点头:“杨哥……哎……”

同事把水杯放到一边,拍了拍她的肩膀:“想开点,至少苏铭人还不错。”

助理:“苏铭是挺好的。”

两人又说了两句话,加起来时间没超过三分钟,助理就去了苏铭的休息室,杨然在给苏铭挑剧本,现在苏铭的咖位跟以前不能相提并论,演戏只演一番,电视剧只演大男主,就连电影都有一番资源,不过杨然给苏铭画好了路子,苏铭这两年主要是固粉,提高知名度,每年至少两部电视剧一部电影,得像个陀螺一样忙得团团转。

助理进了休息室,一进去她就看到苏铭坐在沙发上看手机。

苏铭眉头紧锁,脸色有些发白,明明是个二十出头的男人,但还是容易引发别人的怜惜。

助理去给苏铭接了杯咖啡。

苏铭无奈地冲她笑了笑:“谢谢。”

助理:“不用跟我这么客气,应该的啦。”

苏铭端着咖啡,也不喝,踌躇了几秒后问道:“云青来了吗?”

助理愣了愣:“来了。”

苏铭抿着唇:“……我想去见见他,这件事不管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毕竟都是因我而起,我想当面给他道个歉。”

助理连忙说:“还是让杨哥去处理吧,这件事你出面也没有用。”

苏铭看着咖啡,声音闷闷的:“我看网上说,云青有自闭症,从我发了那条微博开始,我心里就不舒服,感觉我是在欺负一个病人。”

助理安慰道:“那是杨哥让你发的,你只是个艺人,不关你的事。”

苏铭:“我想去见他,又不敢去见他,我觉得自己很卑劣……”

助理继续安慰:“娱乐圈就是这样的,这不是你的错,只要云青能接受赔偿,配合我们接下来的打算,不仅你会没事,他也不会有事,你还能吸一波粉,双赢,杨哥当了这么多年经纪人,我们要相信他。”

苏铭沉默了一会儿,最终站起来说:“你帮我把云青请上来吧,把他带到我这儿来,我跟他面对面谈谈。”

助理:“杨哥那边……”

苏铭第一次这么斩钉截铁地说:“后果我承担!杨哥问起来你就让他来找我。”

助理思前想后:“那我下去带他上来。”

助理也不傻,知道苏铭现在是小郑总心尖上的,但凡苏铭说什么,要什么,小郑总就没有不答应的。

混在这一行,没点眼力见儿可不行,到时候杨哥真找自己麻烦,苏铭帮着说一句,什么事都没有,自己还能给苏铭卖个好,何乐而不为呢?

更何况她的未来,在现阶段也是跟苏铭紧紧绑在一起的。

助理坐电梯下楼,直奔云青岑坐的地方,她之前在网上看到有人说云青岑跟苏铭长得很像,真正见到真人的时候,才发现网上说得没错。

只是两人的气质截然不同。

苏铭是“弱”的,他的气质温温柔柔,没有一点攻击性和侵略性。

而云青岑只是坐在那儿,都能让人感觉到他是“强”的,他的气质带着侵略性,他坐在那儿,任何人都不能忽视他。

明明脸很相似,但助理觉得,如果云青岑和苏铭站在一起,没人会注意到苏铭。

这样一个人,怎么会有自闭症呢?

助理自己都没察觉她放轻了脚步,等她走到距离云青岑三米远的地方,才声音温柔地说:“云青?铭哥让我请你上去。”

云青岑合上了杂志,他转过头,眼睛里带着怯懦和茫然,还有一丝恐惧。

就好像刚刚在云青岑身上感受到的那股攻击性是助理的幻觉,助理在这样的目光下心都软了,她的声音更加温柔:“跟我上去吧。”

云青岑站起来,他低着头,不敢看对方,他小心翼翼地说:“我、我我跟你走。”

助理领着云青岑上了楼,进了电梯之后,云青岑就走到角落里,跟助理保持着一个非常安全的距离。

助理没话找话:“铭哥人很好的,你们肯定聊得来。”

云青岑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

助理:“你别紧张,好好谈,你肯定能拿到一笔不少的钱。”

云青岑低着头:“谢谢你。”

助理叹了口气。

她现在都有些讨厌杨然了。

为什么要欺负这样一个人呢?

云青岑被领进了苏铭的休息室,助理还去给云青岑倒了一杯温水。

安静的休息室里,苏铭看着云青岑,云青岑也用余光打量着苏铭。

就在云青岑抬头的那一刹那,苏铭如遭雷击,他的手一抖,打翻了咖啡杯,深色的咖啡顺着桌沿流下去,打湿了地毯,咖啡苦涩的味道弥漫在室内,苏铭的手臂止不住地颤抖,看着云青岑的目光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云青岑似乎被吓了一跳,他无措地看着苏铭,嘴唇几次张合,都没有说出一个字。

还是苏铭强行压下自己的慌乱,声音颤抖地问:“云青?”

云青岑点点头,声音更小:“是、是我。”

苏铭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我去趟卫生间,你自便。”

然后他就逃似的冲去了卫生间。

苏铭站在洗手池的前,他用冷水洗了把脸,然后抬起头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他的脸上还挂着水珠,顺着他的脸颊滑到下巴,然后滴落在水池里。

他的手还在抖,心里还在慌。

云青抬头的那一刻,他像是看到了郑少巍手机里照片上的那个人。

那个眉眼都是风情,已经死了十年的人。

那个人死了十年,但一直纠缠到了现在,苏铭颤抖着捂住了自己的脸。

那个人无数次出现在他的噩梦里,指责苏铭偷了他的人生,偷了他的郑少巍。

苏铭在梦里无数次地祈求,祈求对方放过自己。

他跟了郑少巍多久,就被那个人纠缠多久。

为什么,为什么已经死了十年的人,还活在郑少巍的心里?

云青的出现,似乎把苏铭的噩梦带到了现实中来。

苏铭的嘴唇没有一丝血色,他站在水池边,明明知道自己不该把云青一个人丢在那儿,但他就是迈不动步子。

助理在外面敲门:“铭哥,小郑总来了,他去你休息室了……”

苏铭这下不仅嘴唇没有血色,脸上的血色也一并褪光了,他一手拉开门,甚至没来得及跟助理打个招呼,就直奔休息室。

他不能让郑少巍见到云青。

不能!

他除了郑少巍,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他抛弃自己的尊严,把自己强行变成另一个人,一举一动都在模仿云青岑,怎么能让郑少巍见到另一个比自己更像云青岑的人呢?

那他之前所做的种种,不就都变成笑话了?!

上一章:第17章 下一章:第19章
热门: 红杏墙外 纨绔疯子 借我咬一口 一把手 护花妙手 余音绕梁[重生] 他在灵异游戏里安胎 带着道侣一块穿[快穿] 末段爱情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