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第1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虽然傅明睿家做的是珠宝生意,但并不是在娱乐圈毫无人脉。

这座城市有不少有钱人,认识了一个,就能牵出一串,去一次聚会,就能认识各行各业的老总。

更别说每年当地组织的企业家的交流会了。

还有各式慈善晚会。

只要傅明睿想帮,娱乐圈的事距离他并不是那么遥远。

“你以后想进娱乐圈?”傅明睿开着车。

云青岑喝着刚刚在门店里买来的奶茶,摇着头说:“我又不会写歌,那是云青的才华,又不是我的。”

傅明睿肉眼可见地松了口气。

“你不上班也好。”傅明睿轻声说,“我能一直照顾你。”

云青岑嚼着珍珠,咽下去之后才说:“是让我天天在家等你回来吗?我一个人?”

傅明睿没说话。

云青岑:“你有你的事业,没时间陪我。”

“我想开个店。”

傅明睿一愣:“开什么店?”

云青岑:“网店吧,实体店我肯定不想天天去店里。”

云青岑歪着头问:“对了,苏铭那边的事,你会帮我的吧?如果你不方便的话,我直接去找郑……”

傅明睿的手臂用力,手背上青筋暴起,他打断了云青岑的话:“我当然会帮你。”

云青岑轻声说:“明睿,我什么都懂。”

傅明睿的呼吸变得急促了一些。

云青岑托着下巴,看着前方的路,傅明睿的心思在他看来没有一点隐藏,实在是太明显了。

傅明睿想把他变成只能依附傅明睿的菟丝花,没有金钱来源,没有工作,没有朋友和亲人,时间久了,云青岑就会成了他的金丝雀。

最近傅明睿的控制欲也越来越强了。

云青岑喜欢“玩”,但不喜欢自己被别人“玩”。

看来不能继续待在傅明睿身边了,麻烦比乐趣多。

再挑一个?

挑谁呢?

云青岑吃饭的时候看到傅明睿一直在跟人发消息,可能是顾忌他在身边,所以没有打电话。

吃了一口菠萝咕噜肉,云青岑享受地眯起眼睛,像一只被搔到痒处的大猫。

吃过晚饭,云青岑跟傅明睿就回了家,傅明睿是个闷葫芦,云青岑这个时候又懒得逗他,回去之后云青岑就对傅明睿说:“我累了,我去泡个澡睡觉了,你也早点睡,明天还要去上班,明早我起来给你做早饭吧,你知道我的厨艺,只会煮面。”

傅明睿:“好。”

云青岑刚泡完澡回到房间,黑猫就在外面抓门,估计是黑猫的身体里残留着一点原主本身的意识,现在黑雾的举动跟真正的猫已经没什么两样了。

争宠吃醋,抓门还要嘶吼,云青岑躺在床上,懒懒的并不想去给黑猫开门。

黑猫在外面跟骂人一样喊:“喵呜呜呜呜喵喵喵喵!”

云青岑:“……”

自己弄来的猫,算了,明天吃猫肉火锅。

他去把门打开了一个缝,黑猫立马钻了进去,也不管云青岑,直接跳到了床上,然后身体拉长,把自己变成长条,无限妩媚地看着云青岑,恨不能再抛一个媚眼。

“好了,我给你开梦门。”云青岑躺到床上,黑猫蜷缩在云青岑的肩膀处,头放在云青岑的胸膛上。

云青岑摸了摸黑猫,皮毛油亮顺滑,触感好极了。

在帮黑猫开梦门之前,云青岑拿出手机,听了一次昨晚经纪人给他打电话时的录音。

对方显然知道他有录音的可能,虽然全程的语气都很强硬,甚至带着威逼,但从头到尾都直说是“环节”错误,沟通不当,这份录音就算放出去,也最多被说一声以势欺人。

而且说这话的不是苏铭,而是经纪人,算不上铁锤。

到时候苏铭出来说一句经纪人措辞有误,能引起的风波很有限。

不过也不是全然无用,如果在合适的时机,这份录音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云青岑叹了口气,他觉得有些人蠢的时候,对方偶尔也会聪明一下。

觉得有些人聪明的时候,却又常常能蠢给他看。

黑猫等云青岑听完了录音,才舔了舔云青岑的手背,“喵呜”地催促了一声。

云青岑揉着它的耳朵说:“好了,现在就给你开。”

那位公司老总的梦门是一扇非常富贵的门,金灿灿的,在一团灰色雾气中显眼到像是在发光,云青岑把手放在门把手上,他推开门之后,黑猫就立马蹿了进去。

黑猫认路,知道怎么出来,云青岑不必一直在这儿等着它。

云青岑在床上睁开眼睛,黑猫还在梦境中。

他的手机响了,提示音响个不停。

云青岑拿起手机翻了翻短信,最下面的是一些垃圾短信,往上翻就是杨然发来的短信。

“云青,你自己考虑清楚,现在网上的风向已经转了,只要你道歉,我们还能给你一笔辛苦费。”

“明天早上九点,你来我们公司。”

“大家面对面谈谈这件事,你逃避是逃避不了的,这件事是环节出了问题。”

“云青!回消息!”

云青岑面无表情,他冷哼了一声,把手机扔到一边。

但过了一会儿,他又把手机拿起来,回复道:“好的,我明天准时到。”

郑少巍的公司……

云青岑笑起来。

他确实有点想郑少巍了。

那个桀骜不驯的人,现在变成什么样呢?

第二天一早,云青岑七点起床,去厨房煮面。

他一生只会两个菜——清汤面和凉拌黄瓜。

如果煎鸡蛋、煮鸡蛋也能算是菜的话,那他会四种。

黑猫早就醒了,他煮面的时候,黑猫就一直在他的脚边蹭个不停,时不时还伸爪子去抓云青岑的裤腿。

他知道自己煮面的水平,熟的,能吃,有盐味,跟好吃八竿子打不着关系。

加上他不能吃辣,辣椒油都不能放,如果不去买现成的调味料,光他自己调味,那就真的是仅能入口。

但吃过的都说好。

云青岑想起郑少巍和傅明睿他们第一次吃他煮的面时候的表情就想笑。

那种整到人的感觉现在想起来还是很好。

“你起来了?”傅明睿穿着睡衣从卧室里出来,他头发乱糟糟的,领口大开,露出一片精实的胸肌,他靠在门框上看着云青岑,那双忧郁的蓝色眼睛里面像是有一片汪洋大海,里面积满了深情。

从他的视线看过去,云青岑站在开放式的厨房里,身上围着蓝色的围裙,面前一口正在沸腾的锅,他听见了傅明睿的声音,转头朝傅明睿笑了笑。

那一笑,让傅明睿的心都化了。

傅明睿走进厨房,站到了云青岑的身旁,但他的目光没有放在锅上,而是放在云青岑的身上,他的目光扫过云青岑的侧脸、耳廓,然后缓缓向下,停留在云青岑的腰上。

他记得青岑以前腰也是这么细,也说不上细,可能是因为没有赘肉,柔韧瘦削,所以看起来细,他的手动了动,最后还是没能搂上去。

“对了,我待会儿要出门。”云青岑不小心碰到了锅的把手,被烫得连忙去摸自己的耳垂。

傅明睿抓住云青岑的手,低下头,对着云青岑的指尖吹了吹。

云青岑被逗笑了:“就那一秒的事,你这样弄,好像偶像剧,还是二十年前的偶像剧。”

傅明睿还是抓着云青岑的手,他问道:“你今天准备去哪儿?”

云青岑:“去谈跟苏铭的事。”

云青岑收敛了笑容:“反正你不管,我就自己去。”

傅明睿眉头紧皱,焦虑地看着云青岑:“我什么时候说不管了?”

云青岑:“你就是怕事情解决了,我有钱了,就从这儿搬出去对不对?明睿,我又不傻。”

傅明睿没有说话。

云青岑用漏勺把面条捞进碗里:“接一下,有点烫。”

傅明睿伸手接过碗。

云青岑:“要葱花吗?”

傅明睿没说话,云青岑:“案板上有切好的葱花,你自己洒吧。”

傅明睿端着碗,站在原地。

云青岑:“我又没生气。”

傅明睿看着他,云青岑只是笑着说:“明睿,别把我当傻子。”

云青岑眼角微挑,风情无限,却带着些微嘲讽。

云青岑又灿烂地笑起来:“去吃面吧,我待会儿自己过去。”

傅明睿的手都被烫红了,但他恍然未觉。

吃面的时候傅明睿也没说话,云青岑慢条斯理地吃完一小碗面,漱过口之后对傅明睿说:“我先走了。”

傅明睿忽然说:“青岑,我只是担心你离开我。”

云青岑笑道:“我知道。”

然后云青岑关上了门。

关上门以后,云青岑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他坐电梯下楼,打了车,直奔郑少巍和苏铭所在的公司。

云青岑看着车窗外,他已经把傅明睿抛在了脑后,开始回忆起郑少巍十年前的样子。

十年前的郑少巍,浑身都带着痞气,不愿意接他老爸的班,受不了家庭的约束,甚至还想带着云青岑一起去国外。

他总是我行我素,只听得进去云青岑一个人的话。

云青岑托着下巴,他已经快记不得他最后一次活着见郑少巍是什么时候了。

只记得他咽气后,第一个闯进浴室的是郑少巍。

也记得郑少巍哭成了个傻子,记得郑少巍手忙脚乱,直接抱着他下楼,跑去医院以后非要让医生给他治。

当时的郑少巍全身都是水,他难得露出那么脆弱的模样,就连医生都不忍心告诉他自己已经死了。

后来他就被送去了火葬场。

郑少巍拦着,不让工作人员推他去火葬。

他在灵堂里怒骂,却没有损毁灵堂里的一点东西。

云青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郑少巍当时有些可怜。

不过看在苏铭的份上,他决定把这份可怜,变成可恨。

“帅哥,到了,记得给我个五星好评哈。”司机把云青岑载到郑少巍的公司楼下。

云青岑打开车门,跨步离车,他抬起头,看着这栋曾经是这座城市地标建筑的大厦,面上露出一个久违的怀念表情。

他嘴唇微张,轻轻地吐字——

“郑少巍。”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第18章
热门: 抑制剂的错误使用方式 枕上桃花:漂亮女房东 乡村小老师 老攻他以貌取人[快穿] 偷香小农民 自投罗网 我在虫族吃软饭 青麟屑 穿成反派的暴躁男妃 撩弯反派大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