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上一章:第15章 下一章:第1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挂断电话,云青岑就拿出手机看了眼微博。

现在舆论已经一边倒了,毕竟云青岑没有敌人,也没有有利益冲突的人,踩云青岑没必要,更何况现在这个时候,哪怕是和苏铭关系好的人也不会站出来惹一身骚。

除了那些跟苏铭同公司,想抱苏铭大腿的人。

云青岑点开苏铭的微博,苏铭今天中午发了一条微博: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上课,没有看网上的事,朋友提醒之后我才知道。

但我有责任出来说话,这首歌确实是我本人作词作曲,但邀请了云青先生帮忙润色,所以云青先生才会有完整的demo。

现在我公司正在和云青先生接洽,商谈这件事该怎么解决,才能把对所有人的伤害降到最低。

对不起,我没有第一时间知道这件事,我也希望我的粉丝不要去攻击任何人,是非对错,总有真相大白的那天。”

“这人除了脸像我,脸皮倒是跟我一样厚。”云青岑靠在沙发上,嘴角挂着饶有兴味的笑容。

苏铭的微博必然是他经纪人示意他发的,内容简短,中心思想很明确——“我之前不出来是因为我不知道,我当然没错,云青害我,粉丝别攻击别人,精准点艹云青。”

苏铭的经纪人估计以为他这种没有后台,又有心理疾病的人会受不了这样的压力低头。

威逼利诱嘛,谁都会用的手段,但这个手段要看怎么用。

至少苏铭的经纪人用得就不怎么样。

云青岑摸着下巴,苏铭的经纪人姓杨?

郑少巍公司里姓杨的经纪人不多,云青岑恰好知道一个。

十年前认识的人,云青岑到现在还记得对方的脸,十年前的杨然还是个愣头青,在当艺人助理,总是被艺人骂。

明明长得五大三粗,受了委屈就会躲到角落里去哭,当年的他在郑少巍面前从来我行我素,奚落过杨然不知道多少次。

但杨然一点都不记仇,每次见到他还会乐呵呵地打招呼。

杨然还很会做梦:“青岑啊,你说,你以后当艺人,我给你当经纪人怎么样?我肯定拿命捧你。”

云青岑当时笑他:“就你?你当经纪人我怕今天出道,明天我就糊了。”

说起来,云青岑倒是不讨厌他,有时候甚至觉得他很有趣。

但那是看丑角的有趣。

苏铭的微博也很快被转疯了,不少跟苏铭关系好的艺人纷纷出来力挺。

“苏铭的人品我是绝对相信的,他人好,讲义气,是个很善良的人,他不可能做出抢别人作品的事。”

“小苏说了我就信,我跟小苏合作过几次,这孩子我清楚,跟人大声说话都不敢,更别说欺负人了,希望有些人不要再继续欺负人了。”

“现在抑郁症自闭症就像免死金牌一样,难道生病的人犯了错就不叫犯错吗?反正我力挺苏铭,苏铭是什么样的人我清楚。”

“希望世界少点恶意,苏铭一步一个脚印走到现在,某些人善良点吧。”

有圈内人力挺,这些圈内人的粉丝为了证明自己蒸煮是对的,哪怕不关他们的事也要站出来,帮着一起攻击云青岑。

人都是帮亲不帮理,感情才占大头。

云青岑打了个哈欠,他觉得这场闹剧延续的时间有些长,已经不是很有趣了。

是时候结束了。

傅明睿回来得比他自己设想更晚一点,这段时间他一直跟在云青岑身边,公司的文件堆积在那里,董事会也一直在问他品牌重新定位的事,忙得他焦头烂额。

蒋钦这两天也一直在打他的电话,今天竟然还找到公司去了。

他表面镇定,其实内心比任何人都要慌张。

在意云青岑的人太多了,他只是其中之一,只要他有一点疏漏,青岑就可能离开他。

傅明睿打开家门,他刚走进玄关,发现客厅的灯正亮着。

他下意识地放轻了脚步,慢慢地走到客厅。

他看到了蜷缩在沙发上的云青岑,这让傅明睿的表情缓和不少,他的目光温柔而专注地紧盯着云青岑。

云青岑只穿着一件白色长T和一条宽松的运动裤,他睡觉的时候动作总是规矩的,他的嘴唇微张,让人能看到一点粉红色的舌尖,他的皮肤很白,原身从不出门,多年未见阳光,皮肤是一种病态的苍白,但这苍白并不叫人觉得可怕,配上他精致又多情的五官,会叫人觉得有一种妖异的美。

傅明睿慢慢坐到一边的单人沙发上,他就这么安静地看着云青岑。

曾经他也爱这么看着云青岑,那时的他不爱跟人交际,甚至还有些自卑,尤其是在面对云青岑的时候。

他不如郑少巍跟云青岑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

也不像郑少巍一样可以在云青岑面前百无禁忌,郑少巍那时候会阻止云青岑见他,会当着他的面说他不配跟云青岑当朋友。

当年的郑少巍已经像现在一样恶劣了。

那时候的云青岑没有家,没有父母亲人,还有一群随时准备趴在他身上吸血的亲戚。

他对云青岑的感情很复杂,他有时候觉得云青岑是在利用他,有时候又觉得云青岑对他是有感情的。

到了后来,他已经不纠结这些问题了。

哪怕云青岑是在利用他,他也不在意。

人活在这个世上,何必对所有事都去追根究底呢?有时候知道得越少越幸福。

有些人的伴侣出轨,别人告诉他,他会感谢这个人吗?

他只会憎恨,他明明已经闭上眼睛,捂住耳朵,为什么还有人要他直面真相呢?

傅明睿站起来,走到云青岑的旁边,慢慢蹲了下去,他的目光描摹着云青岑的脸,对方的眉弓、眼角、鼻梁和嘴唇。

他看得出了神。

他伸出手,指尖轻触到了云青岑的唇瓣。

跟他想象的一样软。

像软糖,如果他能吻上去,那一定是甜的。

傅明睿微微俯身,他屏住了呼吸,心跳声大得他只能听见“怦怦”声,傅明睿虔诚地低下头。

“嗷!”

黑猫忽然蹿上了沙发,挡在了傅明睿和云青岑中间。

它个头小,阵势却不小,它发出代表警告的哈气声,又长又尖的指甲紧紧抓着沙发,狰狞地咧开了嘴。

傅明睿:“……”

一人一猫对视着。

黑猫寸步不让,胡子和脸上的肌肉都在颤动。

傅明睿想把猫抱走,就在他伸手的时候,云青岑忽然动了。

云青岑懒懒地伸长胳膊,然后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打了个哈欠,闭着眼睛说:“明睿,你回来了?”

傅明睿的心一下就软极了。

他无数次地肖想过这一刻。

他跟云青岑住在一起,他回来的时候,云青岑会说一句“你回来了”。

仅仅有这四个字就足够了。

可现在,他却觉得这四个字不够,他还想要更多。

他变得更加贪心。

“我回来了。”傅明睿无视了黑猫。

黑猫用那双异瞳看着他,然后窝到了云青岑的肩窝处,头放在云青岑的脖子上,还舔了舔云青岑的下巴。

傅明睿面无表情。

他觉得这只畜生在挑衅他,在朝他炫耀。

云青岑一手把黑猫挥开,黑猫叫了一声,轻巧地跳到沙发的扶手上。

傅明睿舒服了。

“我饿了。”云青岑摸摸自己的肚子,抬头对着傅明睿说,“说好了晚上吃粤菜的。”

傅明睿自责起来:“我回来晚了,公司事情太多,我向你保证,以后肯定不会。”

云青岑笑了笑:“在你眼里我这么不讲道理?公司的事很重要,只是晚点儿吃而已,你才是,白天要去上班那么辛苦,晚上回来还要管我。”

傅明睿抿了抿唇:“不辛苦。”

我甘之如饴。

云青岑坐起来,穿上拖鞋以后揉了揉自己的头,他的头发原本就是自然卷,被这么一揉就跟鸡窝一样,但一点都不邋遢,反而显得可爱。

“我去刷牙。”云青岑道,“你换身衣服吧。”

傅明睿是个很自律的人,他去上班总是西装革履,按理说都当老总了,上班穿便服也正常,云青岑他爸以前还在开公司的时候,想穿什么就穿什么,从来不会考虑形象。

“对了,家里牙膏要用完了。”云青岑从浴室探出半个脑袋,朝傅明睿笑,“回来的时候我们得记得买牙膏。”

傅明睿想说可以让公寓管家去买。

但他没有说出口。

只是轻声说:“好。”

等云青岑刷完牙,傅明睿换好衣服,两人就在玄关换鞋出门。

黑猫一直绕在云青岑脚边,娇声娇气地叫着。

傅明睿:“它很喜欢你。”

云青岑大言不惭地说:“谁都喜欢我。”

傅明睿愣了愣,然后点点头:“对,谁都喜欢你。”

云青岑换好鞋站起来:“不过也有人不喜欢我。”

傅明睿看着他,云青岑不太高兴地说:“苏铭发微博了,现在网上又全是骂我的人。”

云青岑看着傅明睿:“明睿,你不是说你会帮我吗?那你为什么到现在为止什么都没做?”

他眼里满是悲伤:“还是你也像郑少巍一样,不舍得做让苏铭伤心的事?”

云青岑偏过头:“其实我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重要,对不对?”

“对你来说,我也只是十年前的故人。”

“明睿,我很难过。”

上一章:第15章 下一章:第17章
热门: 香夏:小镇情欲多 大宝鉴 宿敌他偏要宠我[穿书] 神棍下山记 愤怒值爆表[快穿] 你们谁看见我的龙了 男友是非人类BOSS 极品老板娘 圣狱 穿成星际文里的炮灰渣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