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上一章:第13章 下一章:第1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马哥走的时候带走了黑猫的魂魄,但只能保证下辈子投个人胎,至于家境和寿命,那他不保证。

黑猫没意见,动物都想当人,但从来都是人投进畜生道的多,动物变成人的少,而一旦有一次投了人胎,做人的时候不犯大错,之后基本都能投人胎。

一本万利。

云青岑亲眼看着黑雾钻进猫的身体里。

黑雾是他每次吞噬小鬼时留下的一丝戾气,然后慢慢凝结,花了十年时间,才有了一点神智。

但现在还像个孩子,全凭本能和喜乐做事。

黑雾把身体扭成一缕细小的黑色丝线,从黑猫的耳朵钻进去。

云青岑轻轻抚摸着黑猫的背,猫的身体还是热的,温软,触手顺滑。

黑雾是他创造的,是他从无到有,让黑雾来到这个世界。

黑猫慢慢睁开了眼睛。

云青岑就等在旁边。

“喵!”黑猫躺在地上,撒娇一般地叫着。

云青岑轻轻揉了揉黑猫的爪子:“乖,慢慢来,慢慢习惯这个身体。”

黑猫又叫了一声,它的肉垫贴在地板上,四肢用力想要站起来,但很快又软趴趴地跌了回去。

云青岑的手指捏着黑猫的耳朵,虽然黑雾还不能控制自己的四肢,但耳朵却动了动。

云青岑觉得有些可爱,他笑道:“我给你取个名字吧。”

黑猫转头,舔了舔云青岑的指尖。

云青岑:“就叫小可爱怎么样?或者叫小乖乖?”

黑猫“喵”了一声。

云青岑摸了摸它的脑袋:“喜欢就好。”

花了一个小时,黑猫才能协调四肢,只有尾巴,无论如何都控制不好,不是翘到天上,就是拖在地上,云青岑也没有不耐烦,反而一直坐在旁边看。

云青岑从来没有属于他自己的东西,他的父母并不爱他,似乎永远学不会怎么做父母,他小的时候,父亲意气风发,那时候云父的事业正处于上升期,他觉得自己深谙商场规则,是千年难得一见的人才,从云青岑懂事起,就只会对云青岑说:“你不要跟那些小孩一起玩,你多跟郑少巍接触。”

“青岑,你是我的儿子,你以后要继承公司,别把眼光放在那些不如你的人身上,你只需要跟比你强的孩子玩。”

“这世上的资源归其根本就是一个人字,人的关系走通了,什么关系都能走通。”

“花钱让别人为你办事,那不叫本事,不花钱才叫本事。”

“你可不能当个废物,你爸我辛辛苦苦,家业不能没人继承。”

这就是云父的育儿经,云青岑小时候听得最多的就是这些话,他有些时候都觉得厌烦——那个破烂公司的老总位子,总能被他爸说得像皇位一样。

至于他妈,一直都在研究怎么再生一个,她没空理会自己的儿子,要花更多的时间做美容,学习怎么抓住丈夫的心。

但有时候她也会教云青岑一些做人的道理。

“宝贝,你要学会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千万别为别人考虑,你为别人考虑,谁来为你考虑?”

“书上的鬼话你都别听,你妈我要不是当年抓住了你爸,现在还说不定在哪儿呢。”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是自己开心,要是连别人开不开心都管,那纯粹是吃饱了撑了。”

后来公司破产,他们一家搬离了原来的小区,他那个自傲了大半辈子的老爸,花了两年时间想要东山再起,结果这两年又把家里仅剩的积蓄亏了进去,他选择在最热闹的地方,最高的大厦,面向最多人的地方跳楼。

至于他妈,在失去了富太太的生活和地位后,也干脆利落地抛下他吞了药。

他的父母,都是把面子看得大于生命的人,他们也足够任性,人生中没有父母孩子,只有自己。

当时十六岁的云青岑无处可去,他这个年纪,福利院不愿意收,亲戚倒是很热情,但只是图他家剩下的那套房子。

云青岑有时候回忆,他在十六岁以前一直都像是个旁观者,他冷眼看着世界,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

然后他再次遇到了郑少巍。

可能是他天性自私,也可能是后天被父母培养,他能毫无负担地去利用任何人。

只为了得到一点乐趣,好像那样才能证明他活着。

等他再也感觉不到乐趣,无法从生活中得到一丝新鲜感,他就能毫无留恋舍弃所有人。

——就和他的父母一样。

黑猫的尾巴缠绕着云青岑的手指,云青岑把黑猫抱进自己的怀里,抚摸着黑猫的背,轻声说:“或许我就是他们说的,活成了自己最讨厌样子的人。”

他挠了挠黑猫的下巴,黑猫仰起头,眼睛眯起来,一脸享受。

云青岑笑道:“也没什么不好的,我去给你弄点猫粮,你要是不爱吃,咱们就改吃肉。”

云青岑把黑猫放到沙发上,去拿猫碗和猫粮。

黑猫迈着不协调的四条腿,走得晃晃悠悠,却偏偏还要紧跟着云青岑,跳下沙发的时候还摔了个狗吃屎。

“你急什么?”云青岑无奈道,“我又不会少你吃的。”

黑猫撒娇:“喵~”

云青岑去给黑猫倒了猫粮,但黑猫一点都不碰,它身体紧贴着云青岑的脚腕和小腿,想把尾巴缠上云青岑的脚腕,但尝试了几次都不行。

“不吃?”云青岑蹲下去,他提起黑猫的后脖颈,另一只手放在黑面的胸前。

云青岑的眸光微动。

还是不一样。

他虽然跟黑猫一样,用的是无主的身体,但是作为人的魂魄,他有三魂六魄,所以用人身毫无阻碍。

但又有不同的地方,黑雾不是魂魄,只是戾气而已,哪怕有了点神智,但也跟真正的生命不同。

即便有了黑猫的身体,它也不能进食普通的食物。

不是真实生命的黑雾,外加一具黑猫的“尸体”,它现在是真正的阴物。

云青岑把黑猫放下,手掌拍了拍黑猫的头:“出去走走,我抓一只恶鬼给你吃,看看能不能吃进去。”

黑猫趴在云青岑的脚背上,伸出舌头舔了舔云青岑的皮肤。

云青岑给傅明睿发了条消息:“明睿,我出去走走,不要担心我。”

傅明睿几乎是秒回消息:“你去哪里?你在家等我,我开车回来。”

云青岑面无表情地发短信:“真的不用啦,我一个人可以的,我只是想去逛逛超市,再看看附近的环境,我想一个人走走,好不好?我保证我六点之前会回来的。”

傅明睿:“好吧,我每半个小时给你打一次电话,你一定要接。”

云青岑:“OK:)”

把手机收好之后,云青岑就去玄关换鞋,他换鞋的时候黑猫直接跳到了他的肩膀上,正是他有纹身的肩头,云青岑身上还有些零钱,把原身的银行卡也装进了包里。

他不接傅明睿的钱,可不是觉得那有多不好,而是他不愿意被傅明睿用钱来控制。

别人送他的东西,他从来不会接得不好意思——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套房子和车了,可他的钱必须是他的钱。

他不想活得像自己的母亲。

他母亲从不忌讳谈过去的事,她是个美丽的女人,可惜出身不好,初中就辍学进了工厂当厂妹,按她的说法,整个厂子里的男人都是她的追求者,想尽办法凑到她身边帮她做事,可她一个都没答应。

她很早就知道自己要什么,她要嫁给一个有钱男人,要很多很多钱。

至于爱情,她一点都不在意,她不要爱,只要钱。

她也确实做到了,一个没学历没背景的女人,全靠着手腕抓住了她能遇到的身价最高的男人。

从厂妹变成了阔太太。

但云青岑从小就看着她在人前风光,回到家要伏小做低。

男人婚前是一个样,结完婚又是一个样,结婚前他图人,钱都是身外之物,结了婚,人在身边了,那钱就是最重要的东西。

他爸总会用居高临下、施舍的姿态,给他妈一点钱。

他妈在家里一点话语权都没有。

有时候他爸在外面跟小蜜开房,他妈能站在酒店楼下等,等他爸出来,夫妻俩还能一起回家。

为了讨好丈夫,他妈甚至还会给小蜜送礼物,约着一起出去做美容,看电影。

小蜜们会觉得她是个不一样的正房,甚至愿意让他妈继续当正房太太,自己做小。

云青岑跟他母亲不一样,他比她还要更贪心一点,他要钱,也要地位。

他要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而不是他被人掌控。

“走了。”云青岑打开大门。

黑猫蹲在云青岑的肩膀上,舔了舔云青岑的耳朵。

云青岑:“正好去找点钱,傅明睿太烦了。”

黑猫赞同地“喵喵”叫。

云青岑抬了抬眉毛:“这么多年,他的毛病还是没有改。”

傅明睿看似是个闷葫芦,实则是个控制狂。

不然云青岑当年也不会去找赵鹤轩了。

关上门以后,黑猫转过头,朝着这扇门发出一声嘶哑的低吼。

它露出自己的尖牙,异色的眼底闪着狠厉的光。

上一章:第13章 下一章:第15章
热门: 超级仙尊在都市 六爻 躺红[娱乐圈] 我有一座随身监狱 影帝今天本王了么 我的第三帝国 魅魔的庄园 建交异界 UAAG空难调查组 总有人前赴后继地爱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