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上一章:第12章 下一章:第1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白炽光冷冷地打在苏铭的脸上,照在他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郑少巍摔门而出,经纪人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掏出纸巾擦自己的冷汗,他略带同情地转头看了眼苏铭,想到苏铭刚刚为自己说了话,祸水东引,就安慰道:“小郑总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待会儿肯定就好了,他对你怎么样大家心里都有数。”

苏铭白着一张脸,嘴唇几次张合,还是问道:“杨哥,你以前见过云青岑吗?”

经纪人想打哈哈:“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苏铭看着他。

经纪人叹了口气:“见过。”

苏铭抬头看了眼空调,明明是二十七度,为什么他却觉得这么冷呢?

“云青岑是个什么样的人?”

经纪人踌躇了一会儿,好半晌才说:“他是个……很难形容的人,他跟小郑总在一起的时候,小郑总只听他的,他的喜恶也很分明,就像小郑总刚刚说的,如果这事发生在云青岑身上,他只会让小郑总把我赶走。”

苏铭轻声问:“那你讨厌他吗?”

经纪人叹了口气,抓了抓头发:“这事怎么说?他不惹人厌,也很会做人,我知道他是什么人,但依旧不会讨厌他。”

苏铭紧咬着下唇:“杨哥,我想走。”

经纪人:“走哪儿去?你要是违约,违约金是四千万,你拿得出来?”

苏铭没有说话,他只是有些绝望。

他被前经纪公司坑了,那时候他身无分文,只能啃馒头吃榨菜,妈妈还躺在医院里,爸爸为了照顾母亲只能辞职,一家人只能靠他的工资过活,他在这个大城市里举目无亲,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每个月发工资的时候常常会漏发他的,而他要把姿态放到最低去祈求,才能得到原本属于他的那一份工资。

所以郑少巍出现的时候,对他来说无异于天神下凡。

郑少巍把他从泥坑拉出来,给了他一套房子,让他能把父母接过来,给他资源,让他能拍戏唱歌。

让他能够有尊严地这个冷漠的城市有立足之地。

对郑少巍,他恨不得顶礼膜拜,把对方捧上神坛。

可是很快他就发现,郑少巍并不是欣赏他,甚至不爱他,对郑少巍而言,他更像是一个木偶。

一个用来看和缅怀过去的木偶。

他也不知道自己自己对郑少巍是什么样的感情,但是郑少巍是他的救命稻草。

可能是因为郑少巍出现的时候是他最绝望的时候,也可能是他从来没有可依靠的人,所以郑少巍就显得弥足珍贵。

他努力去学云青岑,郑少巍说云青岑喜欢吃法餐,他就吃法餐。

云青岑喜欢看歌剧,他就看歌剧。

云青岑喜欢翡翠,他也学着去分辨翡翠的好坏。

为了“报答”郑少巍,他把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可依旧走不进郑少巍的心,依旧会因为一点失误,一点不像云青岑的样子,被郑少巍冷眼相对。

苏铭坐到经纪人旁边,他捂住脸,闷声闷气地问:“杨哥,他还要多久才能忘记云青岑?”

经纪人叹气:“那谁知道?等吧,反正云青岑死都死了,活人也不可能缅怀他一辈子。”

“反正你别真爱上小郑总就行,你们各取所需,朝他要资源要钱的时候别不好意思,你应得的。”

苏铭点了点头。

同一座城市,有人忧心就有人欢喜。

“这猫多大了?”云青岑蹲在地上,身后去逗箱子里的黑猫。

这只黑猫一看就是被精心饲养的,父母估计也很漂亮,毛皮油光水毛,很顺,像是能反光,有一双异瞳,一只眼睛蓝色,一只眼睛绿色。

傅明睿看云青岑喜欢,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来:“五个月,它长得快,爸爸是黑猫,妈妈是临清狮子猫,都是本土猫。”

血统纯正,云青岑很满意,他嘴里“啧啧”地逗着,黑猫高冷地偏过头,舔了舔自己的爪子,然后趴下去,喉咙里发出威胁声,但是并没有咬过去。

除了猫以外,还要添置很多东西,猫粮和猫砂盆,还有各种营养膏和玩具,钙粉这些也没缺。

这些猫粮还是傅明睿找人定做的,保质期短,但没有一点添加剂,成分表里几乎全是肉。

傅明睿还自己叫人来弄了壁挂式的猫窝和顶天立地的猫爬架。

虽然他本人并不喜欢猫。

现在云青岑一点也不急,他心情也不错,网上的舆论已经慢慢朝他这边倒了,墙倒众人推,更何况是一堵高墙呢?人们总是更喜欢看身处高位的人倒霉。

云青岑逗着猫,嘴角微勾,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来。

黑猫忽然叫了一声,忽然向后跳了一下,然后压低上身,朝云青岑“嘶嘶”地叫,身上的毛也全都炸了起来。

云青岑记起来自己以前也不被小动物喜欢,以前郑少巍养过一只狗,那只狗很亲人,见人就亲,不分男女老少,只是不亲云青岑。

见到云青岑就叫,还会夹紧尾巴,如果云青岑离它更近点,它还能吓得尿出来。

云青岑不怎么喜欢小动物,但也不讨厌,那只狗后来被郑少巍养到了其它地方,没有再带到云青岑面前来过。

看来这只黑猫也一样,怕他。

“你今天不去公司吗?”云青岑逗完猫之后站起来,走到傅明睿面前。

傅明睿这个曾经从不会说甜言蜜语的闷葫芦,难得地憋出了一句:“我想陪着你。”

云青岑伸出手,手指扫过傅明睿的肩膀,他眼睛微弯,笑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不会走丢的,你现在是公司的老总,对公司和员工是有责任的,你去公司吧,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

傅明睿的呼吸急促了些,他看着云青岑的脸,声音很轻,似乎这是一场幻梦,但凡他声音大点,动作重点,幻梦就会如同泡沫球一样破碎。

“晚上想吃什么?”

云青岑取过一边挂着的领带,给傅明睿系上,傅明睿不用云青岑示意就低下头,让云青岑的手绕过他的脑后。

“吃粤菜吧。”云青岑,“我想吃菠萝咕噜肉,好不好?”

傅明睿低着头:“好。”

临走的时候,傅明睿站在玄关,转头看着又蹲下去逗猫的云青岑,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

他甚至觉得自己和云青岑就像一对夫妻,妻子送丈夫去上班,充满了生活的烟火气,没有什么大起大落,但却充满了平淡处的温馨。

为此,他要想尽千方百计,把云青岑留在自己身边。

关门声响起。

云青岑的手捏住了黑猫的后颈,被抓住命运后脖颈的黑猫僵住,一动不动。

活生生的一只猫就这么成了木偶。

云青岑的另一只手在黑猫身上轻轻一抓,一团灰色的黑猫魂魄就被这么轻而易举地抓了出来。

“说吧,小宝贝,想做人还是做猫?做猫就把你塞回去,想做人就送你去投胎。”云青岑觉得自己还是很善良的。

黑猫的魂魄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它在云青岑的手掌中喵喵叫个不停,黑雾从云青岑的肩膀处冒出来,绕着黑猫魂魄飘了两圈。

云青岑慢慢等着。

然后他看见黑猫的魂魄抱住了他的手腕。

云青岑笑了笑:“那就这么说定了。”

云青岑看了眼黑雾:“去吧。”

黑雾再次钻进地底。

马哥这次出来的时候没穿公服,也没拿长戟,他脸上惨白,眼下泛青,身上穿着一件中山装,手里还拿着一束红色的石蒜。

云青岑被马哥这身打扮吓了一跳,开玩笑道:“怎么了马哥,忽然发现我是你真爱了?”

马哥唉声叹气:“我是要去相亲,正好你找我。”

马哥左右看看:“有酒吗?”

云青岑走到厨房,打开了冰箱:“有,喝什么酒?”

马哥咽了口唾沫:“黄酒白酒我都不挑。”

云青岑转过身,朝马哥耸了耸肩:“那没有,只有伏特加和红酒。”

马哥矜持道:“洋酒也勉强吧。”

等云青岑把酒倒好,摆在桌上,马哥才把石蒜放到桌面,端起碗闻了一下酒香,叹了一声:“现在好黄酒已经喝不到了……”

云青岑:“我喝着都是一股酒味,没什么好坏之分,要不要点下酒菜?”

马哥咳了声:“有就最好,没有就算了,我有公职,不好拿……”

云青岑翻了个白眼:“吃你的吧。”

一人一鬼对坐着,马哥喝了几碗酒,就开始诉苦,说自己干了几千年的活,结果至今还是个小差,当年犯了点错,结果至今都没翻篇。

现在黑白无常可比他们牛头马面混得好多了。

云青岑又给马哥倒了碗酒,安慰道:“想开点吧,你还能混个公职,我们都是恶鬼,你运气比我好多了。”

马哥这么一想觉得也是,都是一死就成了恶鬼,自己能跳离三界,免受轮回之苦,加上职位虽然不高,但比真正的鬼卒好得多,手里也还有点权力,但云青岑就比较惨了,在人间飘荡了十年,现在虽然有具身体,但谁知道这具身体能用几年?到时候又是一通折腾。

“你说人你管就算了,怎么现在连猫都管了?”马哥看了眼黑猫的魂魄,不是很能理解云青岑的没事找事。

云青岑心念一动,黑雾飘到了桌面上。

马哥:“这小东西你还养着?”

云青岑托着下巴,嘴角挂起一抹笑,他的手指轻轻碰触黑雾。

“你怎么能说它是小东西?”

黑雾在云青岑的手指上蹭个不停。

云青岑温柔极了:“它是完全属于我的,是我的乖乖。”

上一章:第12章 下一章:第14章
热门: 东莞猎情:混在浪都的日子 重生之昏君 沉迷学习,无心恋爱 重回80当大佬 时光旅行者 隐身侍卫 山野村色 排行榜第二的异能! 我就是妖怪 乡村小酒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