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上一章:第11章 下一章:第1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云青岑打着哈哈拒绝了周恺的邀约。

周恺对他来说连盘小菜都算不上,更何况周恺不符合他的审美。

能被他看在眼里的人,无一不是脸蛋身材双绝,云青岑从不委屈自己的眼睛。

他打了哈欠,靠在椅背上,继续刷着微博,他一刷新,果然他的微博置顶变了。

周恺编辑的稿子果然质量很高,第一段是总结,第二段几句话交代了前因,第三段给出了证据,前三段都很公事公办,第四段则全是煽情,把云青岑塑造成了一个受尽磨练却不忘初心的可怜人,云青岑看到最后,觉得自己都快要被感动了。

微博里还配了一张律师函。

十分正式而且强硬,但度把握得很好。

否则这强硬就成了咄咄逼人,给人的观感会很差。

看客们一方面常常嘴里说着“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然而事情只要没有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们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要求受害者一定要完美,要可怜兮兮,不能有坏脾气,不能有黑历史。

就好像要求尸体上不能有一只苍蝇一样可笑。

云青岑摸着下巴,脸上带着微笑。

这条微博被转发得很快,原主这个微博就算原来默默无闻,也没几条内容,现在也是风暴中心了,本来这段时间网友就没什么瓜吃,营销号和八卦娱乐号都盯着他,一有动静,所有人蜂拥而至。

评论很快又被苏铭的粉丝占领了高地,又是一条评论几百条回复,点了几千个赞。

他们组织得很快,控评迅速而熟练,不是有水军,就是有大粉在群里指挥。

但营销号和娱乐号就不会这么站队了——有时候挑队站要靠赌,赌错了一般没什么,但如果赌对了,那就能受益无穷。

更何况苏铭也不是那么被人喜欢,总有看不惯他的人,他的对头,他的职黑,也都一个个摩拳擦掌,看看能不能靠这次的事把他拉下去。

“云青出来说话了,大家怎么看?我觉得还算有理有据,也能拿出证据。”

“毕竟云青拿出了证据,等等看苏铭那边怎么回应吧。”

“都是录屏,不存在ps的问题,不过源文件里的时间有没有被修改就不一定了,还是等专业人士看过之后再说吧。”

“我一直都跟你们说,苏铭以前又不是没写过歌,全是小学生生水平,说‘晚宴’是他写的,只有他的粉丝会信,难道真有路人会信?不会吧不会吧?”

“被郑氏砸钱砸资源捧起来的,本来立身就不稳,只有一张脸,又没什么作品,云青的作品摆在那儿,看作品说话。”

“本来只想吃瓜的,不过看到云青的录屏还是说一声,他写的歌挺多的,算是业内出名的质量高收费低的作词作曲,而且哪怕是demo都很完整,每一段用什么乐器都会标出来,不像现在有些作曲人,demo就只有一段主旋律,收费比云青高得多,高十几甚至几十倍,写的歌还没云青的有传唱度。”

“听业内说过,云青好像有很严重的心理疾病,不出门,合同都是给他邮寄过去,他还会因为害怕不敢出门寄回去,合作方只能安排人上门去取,我求证了几个业内,都赌咒发誓说是真的,但云青的工作态度很好,从来不拖,说什么时候给demo就什么时候给,经常半夜发demo,我很欣赏他,也很佩服他。”

“我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之前一个帮云青说话的人都没有,郑氏就那么可怕吗?他家一手遮天了吗?我现在就是要说——云青!了不起!苏铭!鸠占鹊巢的废物!”

不到两个小时,网上风起云涌,不少之前没站队的人看到云青这条证据确凿的微博,都出来力挺了。

尤其是私底下跟苏铭有利益冲突的人。

一位曾经唱过云青作词作曲歌的老前辈忽然也出来发声:

“原本是不想参与年轻人的事了,但刚刚才知道卷进这次风波的其中一个年轻人是云青,我年纪大了,网络也玩不转,但还是要来说一声,云青是我见过的年轻作词作曲里最有才华的年轻人,音乐好像是刻在他骨子里的东西,我建议你们去看我那首《世间不容》的歌词,里面有一句歌词:‘世界睁开眼睛,我无处逃亡可依’。”

“他是个敏感的、有才华的孩子,我现在最在意的是他的心理状态,没有靠得住的经纪公司,又有严重的心理疾病,希望有人能开导他,告诉他他的价值和才华。”

“还有,奉劝某些人,不要把人逼到无路可退,收手吧。”

云青岑看到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眼角忽然落下一滴眼泪。

他愣了愣,他是从不哭泣的,哪怕是哭,也是把哭泣当武器,而不是情感的宣泄。

但这一滴泪,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滑落。

很快云青岑就明白了。

这不是他自己的泪,而是原主的泪。

原主没有得到公道,也没有得到一个公正的评价,他人生最重要的东西被无情地否定。

或许他选择自杀前,要是能看到这条微博,他还能坚持一段时间。

这个公道,来得太迟了。

云青岑摸了摸下巴,幸好下辈子原主不用再受这样的苦。

晚上回去还是请马哥上来,他再问问吧。

要是原主还没投胎,就顺便请上来一起喝喝酒。

只是比起云青岑的轻松,公司里的苏铭就没有这么轻松了。

苏铭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缩着脖子,跟鹌鹑一样,在这里,他不是万众瞩目,无数粉丝狂热喜爱的明星,而是一朵心惊胆战的菟丝花。

他的经纪人站在他旁边,也是大气都不敢出,额头脖子冒出一层又一层冷汗。

郑少巍正在打电话。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危机公关就是这么公关的?!事情闹大了,收不住了,就给我上请罪书?!每年花那么多钱养你们,你们只会吃白饭?!”

“不管是下热搜,还是删关联词超话,都去联系!”

郑少巍拿着挂断了电话,他拿着手机,转头看了苏铭和经纪人一样,抬手就砸了手机。

手机被砸了个四分五裂,分裂的零件打着旋滑到另一边。

经纪人咽了口唾沫,在心里祈祷待会儿苏铭一定要给他求情。

公司里的人都知道,自从郑少巍从国外回来之后,性格大变,外人都说郑少巍变成熟变稳重,甚至变得严肃了,但只有他们知道,以前郑少巍虽然脾气不好,但还在顽劣的范围内,他会生气,会恶作剧,但有时候也会体贴人,尤其是云青岑跟他关系最好的那两年,郑少巍每每来公司,还会记得给他们带甜点和咖啡。

自从云青岑死后,郑少巍就跟疯了一样,很长时间没有郑少巍的消息。

等郑少巍再次出现,慢慢接手公司,其他人才发现,当年顽劣的郑少巍,变成了一只真正的疯狗、恶犬。

郑少巍走向经纪人,经纪人吓得一哆嗦。

郑少巍有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他的眉毛黑而浓,眼睛也很大,但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英俊,可能是脸型的原因,让他看起来像个不羁的“坏小子”,有一种粗犷的野性,哪怕现在他穿着西装,全身上下捂得严严实实,也无法遮挡他的荷尔蒙,他像一只黑色的猎豹,让人赞叹之余,又想尽量离他远一点。

他的气质是带有侵略性的。

温文尔雅、风度翩翩这些词跟他八竿子打不着关系。

“这些事不都是你在安排吗?”郑少巍看着经纪人。

经纪人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他咽了口唾沫,想伸手去擦额头的汗,但又不敢,只能战战兢兢地说:“我也是听说云青的业务能力好,但当时我让人去联系,说好了买断全版权,我还报了三百万的高价。”

毕竟苏铭第一首正式宣发的歌,不能糊弄了事。

苏铭这时候连忙说:“郑哥,我作证,杨哥当时确实是说的三百万……”

“你闭嘴!!”郑少巍吼道。

郑少巍额角青筋毕现,他指着经纪人的鼻子对苏铭说:“他配让你帮他说话吗?!这种人?青岑要是活着,他别说帮人说话,他只会让我现在就把这种经纪人开除赶出去。”

苏铭:“……”

苏铭深吸一口气:“我不能!我做不到!”

苏铭眼睛通红:“我不是云青岑!我不是他!我也学不会!”

“我叫苏铭!你知道吗?我叫苏铭!”

郑少巍的脸色忽然冷下来,他脸上露出一个近乎狰狞的笑容:“好啊,你不愿意做青岑,那就滚出去。”

“不过记得那两千万,也记得这段时间我为你花了多少钱。”

苏铭绝望地笑道:“郑少巍,我要是云青岑,你会跟我提钱?云青岑要是在你面前,你能跪着让他用你的钱!”

郑少巍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跟青岑比,你也配?”

“我不是来跟你玩感情游戏的,我不是来追求你的。”

“苏铭,你搞清楚这一点,搞明白自己要做什么。”

上一章:第11章 下一章:第13章
热门: 文娱新贵 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 寒剑栖桃花 解除婚约后,渣攻对白天鹅真香了 重生后前夫篡位了 反派影帝顺毛计划 人生得意无尽欢 偷艳乡村 自然大玩家 极品艳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