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上一章:第10章 下一章:第1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被傅明睿拉走后,两人只能换了家餐厅吃饭,傅明睿表情难看,但是云青岑视而不见,等傅明睿自己平复结束后,他才问云青岑:“你为什么告诉蒋钦你是云青?你不想跟他相认吗?”

云青岑吃着饭,等咀嚼完毕,放下了刀叉后他才说:“相认?为什么要相认?”

傅明睿看着他。

云青岑冲他微笑,含情脉脉,眼中似乎有潋潋水光:“明睿,我说过的,我只相信你。”

傅明睿身上的气息忽然就变了,嘴角终于有了笑容,他拿起刀叉,终于开始用餐。

看着傅明睿用餐,云青岑才低下头,他不喜欢无聊。

他喜欢有趣的人生。

他也不喜欢当配角。

哪怕这是出悲剧,他也要当主角。

如果故事一开始,所有事尘埃落定,那这个故事还有什么看头?

必赢的棋局又怎么好玩呢?

云青岑微笑着,把一块切好的牛排送进嘴里,红酒芬香馥郁,云青岑微微偏头,外面阳光普照,驱散一切阴霾。

可他就是阴霾本身,但谁能说,阴霾永远取代不了阳光呢?

吃过饭后,云青岑被傅明睿载去了商场,奢侈品店迎来了一个大客户,云青岑挑选的速度很快,合眼缘的就买,不合眼缘的不会多看一眼。

傅明睿自己很少来商场,他不爱购物,觉得浪费时间,衣服多数都是交给设计师定做,但只要跟在云青岑身边,逛商场也并不是酷刑,反而是弥足珍贵的经历。

因为量大,买的东西都会送货上门,云青岑和傅明睿不必亲自提回去。

云青岑路过一家奢侈香水店的时候,在门口驻足。

傅明睿看云青岑停下脚步,也在云青岑身边停下,顺着云青岑的脚步看过去。

这家店内有一张代言人的背景墙。

代言人身体微微倾斜,一手拿着香水,下巴微抬,眼睛微眯,香水喷洒出来的水雾似乎要将他全身笼罩,有一种超脱了性别的美。

云青岑看着背景墙上的人,轻声问:“明睿,他和我真的长得那么像吗?”

傅明睿抿着唇:“不,他不像你。”

云青岑喃喃道:“是吗?那为什么你们都能对他大开方便之门呢?如果我没有找你的话,你会帮他吗?”

傅明睿没有说话。

云青岑笑了笑,自嘲道:“我一直把你们当好朋友,我以为我是不可代替的,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另一个我。”

“更何况,这样对他也不公平,谁愿意一直当其他人的替身?”

傅明睿:“……我没有。”

云青岑冲傅明睿笑了笑:“我知道,我只是忽然有点感慨,有点想不通,这不是你的错,我不该冲你发脾气。”

“要怪,也是怪我十年前没想通,怪我走了十年,怪我……”

明明云青岑没有哭,脸上甚至没有一点悲戚的表情。

但傅明睿却无法说出一个字。

他只觉得愧疚,愧疚如洪水猛兽,将他吞噬殆尽。

云青岑似乎也没等着傅明睿说话:“走了,回去了,我回去还有事,你家里有多的笔记本吗?你没有用过的,里面没有你公司文件的笔记本。”

傅明睿:“现在去买一台吧。”

傅明睿不会对云青岑吝啬一台电脑,他只是不愿意让云青岑用别人用过的东西,哪怕这个别人是他自己。

回去之前,云青岑买了一台超薄的办公用笔记本,是这个品牌的最新型号,只有几个一线城市的专卖店有。

云青岑挑电脑的时候差点挑花了眼,十年前的笔记本电脑虽然已经有不少,但这么薄的实在少见,多数都是又厚又重,散热还不好。

他顺便还挑了一支同品牌的全屏手机。

十年后的世界,处处都让云青岑觉得惊喜,让云青岑感到新鲜。

而不像十年前,云青岑每天都觉得厌烦。

傅明睿没有给云青岑现金,也没有给卡,但云青岑似乎毫不在意。

这让傅明睿安心了不少,只要云青岑不想找其他人相认,也没有主动找他要钱要卡,是不是证明云青岑之后不会再离开他?

他迫切地希望云青岑能一直留在他身边,为此他愿意向云青岑提供所有,让对方在金钱上感情上都依赖他,永远离不开他。

傅明睿的目光深邃,里面的情绪暗潮涌动,像是深不见底的幽潭,恶意和执念翻滚往复,快要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

只可惜云青岑没有看见,也可能是视而不见。

坐上车之后,云青岑就把手机卡换进了新手机,然后下载了app,登上微博。

他也不担心自己被控评打击,活到这么大,他还没被谁打击到过。

点击热搜,他果然迅速地找到了自己和苏铭的名字。

发热门微博的人他也不知道是那群人中的哪一个,不过就这遣词造句和排版,云青岑觉得自己小学的时候都能比他写得更好。

一长串文字只分了两段,没有重点,乱七八糟,幸好第一句话比较抓人眼球,否则只能打个零分。

云青岑挑剔完了之后,才忍着眼花认真看起来。

这一大段作文,讲的是博主被朋友央求一起去找云青岑麻烦,大闹酒店,最终被领去了警察局。

博主在里面深刻地反思了自己。

“我不该偏听偏信,我听了云青标注了时间的demo,苏铭的歌二月十四日发出来,云青demo的时间却是去年十月。”

“只希望大家不要学我们,在不了解实情全貌的情况下对任何人进行攻击,没有人该承受这样的无妄之灾。”

博主还配了几张照片,照片里的云青岑站在不远处,低着头,一副手足无措,任打任骂的样子。

而其他人都面目狰狞地朝他张着嘴,哪怕是静态照片,都能看出这些人是在朝云青岑叫骂。

好像云青岑被千夫所指,全世界都与他为敌。

云青岑保存了这张照片——完美地捕捉了他当时的神色,这样的演技,都足够放进演技教科书里了。

然后他才点进了评论区。

前面全是控评。

“博主你收了云青多少钱?有钱一起拿啊。”

“一想到博主删括号然后发出来的场面,我竟然想笑。”

“可怕,现在连云青这种人都有洗白的了,是不是觉得大众瞎啊?洗白没有证据,只有张嘴和几张随便都能作假的照片?”

“你也说了未知全貌不予评价,你的全貌呢?除了这几张照片和你的自说自话,还有什么?”

“云青可怜?他哪儿可怜?装可怜一绝吧?苏铭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沾上这种人就甩不掉。”

“我就想知道云青什么时候能自己出来,当了这么久缩头乌龟,装了这么长时间的‘受害人’,现在还没想好怎么说话吗?”

“路人表示不信,有本事像苏铭的公司那样直接发声明,发律师函,有证据怕什么?欲盖弥彰,更假了。”

……

前面控评的评论下面都是几百几千条的回复。

拉到后面,才能看到真路人的评价。

“我觉得云青长得真的挺好的,而且看了科普,他之前写了不少歌,本人是真的没什么存在感,可才华确实有啊,没必要diss他没才华。”

“他之前写的歌我就很喜欢,这次才知道歌是他写的,曲也有他的功劳,我其实有点相信他的话,毕竟之前他合作过的歌手也有几个火的,要蹭热度也是那时候蹭。”

“悄悄地说,比起苏铭,我更吃云青这种,少年气更明显的。”

“而且苏铭的粉丝说云青照着苏铭整容……我觉得这个说法太过了,苏铭才火多久啊,云青要是照着他整容,然后再恢复成现在这样,那得从苏铭还在low比公司的时候就开始整了吧?”

……

云青岑看了些下面比较理智的人发的评论,觉得这些人还算聪明,眼睛没瞎。

他就喜欢这些聪明人。

然后他又去看了眼自己的私信——和之前倒是没区别,全都是辱骂。

云青岑还把骂得最没下限,最难听的私信截了图,将来好点名算账,他又没出道,都是素人,谁怕谁?

就在云青岑准备关掉手机的时候,周恺又打来了一个电话,云青岑按下车窗,头靠在窗边问:“周哥?怎么了?”

周恺:“我这边编好了稿子,马上登你的微博发上去,律师函也弄好了,给你打声招呼。”

云青岑小声问:“律师函发了,是不是一定会上法庭啊?”

周恺在那边笑,但这笑容是善意的,好像云青岑是不知世事的小朋友。

“律师函拿钱就能买,不过大部分公众不知道,贴出来只是给他们看看,到底要不要告,这是另外一码事,苏铭那边不也贴了律师函吗?没见法院传唤你,放心吧,主要是摆个态度,我们只要点明自己有证据就行。”

“到时候苏铭那边应该会跟你联系,你也不用去公司套话了,酒店的事闹得足够大,本来你去套话的录音只能左右一下舆论,上了法院会不会被采纳还不一定,能免除一点麻烦是好事,发好了,你刷新一下手机就能看到。”

周恺:“你看吧,我先挂了,对了。”

然后周恺声音压低,语气中带着隐秘的暗示:“今晚出来一起吃饭?”

“或者我去你家找你?”

上一章:第10章 下一章:第12章
热门: 穿成暴君的御宠 反派师尊貌美如花[穿书] 亲爱的丧先生[末世] 我真的不想靠脸吃饭 我在虫族做直播 超级宠兽系统 鬼谷邪医 猎香神诀 大商圈资本巨鳄 那山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