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上一章:第8章 下一章:第1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云青岑眼角带笑,他看着蒋钦,依旧能在蒋钦身上找到过去的痕迹,当年的蒋钦刚刚大学毕业,学的导演专业,又是个浪漫主义的艺术家,他长了一张精致的脸,脾气不好,性格糟糕,外表好看,实际又毒舌又自私,云青岑曾经笑他不该学导演,应该去当个批评家,靠批评人就能挣钱。

但蒋钦并不全是缺点,他会画画,会弹琴,会五国语言,书香门第出身,父母都是大学教授,有时候他会自嘲是个怪胎。

云青岑曾经很喜欢逗他,因为他急起来,脸就会迅速变红,甚至于云青岑抛个飞吻,他的脸和耳朵,甚至脖子都会变红。

按蒋钦的话说,郑少巍是条疯狗,傅明睿是个闷葫芦,其他人也有一大堆缺点,只有他自己,虽然是个怪胎,但是和云青岑最相配。

蒋钦目不转睛地看着云青岑,直到傅明睿忍无可忍,冷着脸问:“蒋导约了人吃饭?那还是不要让别人久等。”

蒋钦这才回过神来,他冷笑了一声,嘲讽道:“傅总,我以为你能比郑少巍那条疯狗强点,没想到你们如出一辙。”

傅明睿的手握成拳,他平静冷漠,又带着一点难以让人察觉的怒意说:“蒋导,我做什么不需要你来指指点点吧?不如你把时间和精力多放在你马上要拍的电影上,年年提名,年年没奖,滋味不好受吧?”

蒋钦:“不劳傅总操心,青岑走了这些年,傅总吃好喝好,我还以为你早就把青岑忘了,没想到你不仅没忘,还像郑少巍一样,在身边摆了个赝品。”

“赝品再像,天天看着,不觉得恶心吗?”

云青岑忽然指着自己问:“蒋导说的赝品,是指我吗?”

蒋钦一怔,刚刚云青岑没有动作,在他眼里只是跟青岑脸长得相似,但是对方一动起来,就像木偶被注入了灵魂,举手投足之间,仿佛是青岑听见了愿望,听见了他数年如一日的祷告,回来这个世界,再跟他相见。

刚刚还咄咄逼人的蒋钦忽然沉默了。

但傅明睿却突然站起来,他挡在了云青岑面前,隔绝了蒋钦的目光。

蒋钦皮笑肉不笑地问:“怎么?傅总现在连看都不让看了?当年对青岑都还没到这个地步。”

傅明睿看着蒋钦的眼睛:“蒋钦!”

蒋钦:“傅明睿!”

好在现在餐厅里没几个人,云青岑看他们为他吵架,不仅没有觉得得意,还觉得厌烦,丢脸。

服务生不知道该不该过去,这两位都是餐厅的VIP客户,老板在的时候,都是老板亲自招待,要是把人得罪了,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向老板交代。

云青岑看他们剑拔弩张,好像下一秒就要挥拳打起来,他忽然开口:“蒋先生,没别的事的话,不如跟我们一起用餐?”

蒋钦挑挑眉,得意地朝傅明睿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然后衣冠楚楚,人模狗样地坐到了云青岑旁边。

傅明睿:“……”

他跟云青岑是对着坐的。

跟蒋钦一起来的侄女在不远处的位子上,悄悄给叔叔发了个短信:“小叔,你随便浪,记得给我结账,我没那么多钱。”

结果蒋钦从头到尾都没把手机拿出来。

侄女忧愁得不停叹气,要是打电话让亲爹来付账,亲爹肯定又要说她浪费,要把她抵押在餐厅给人家刷盘子。

云青岑喝了口酒,问道:“蒋先生是导演?”

蒋钦虽然嘴里说着是赝品,身体却很诚实,他坐在那儿的时候,身体不自觉地偏向云青岑的方向。

“对。”蒋钦不嘲讽人的时候很矜贵,很适合去演民国电影里的少爷,饱读诗书,又风华绝代。

可惜他的脾气秉性,让他成不了那样的人。

蒋钦忽然恶劣地说:“你知不知道你长得像一个人?”

云青岑点点头:“都这么说。”

蒋钦:“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云青岑笑了笑:“知道。”

蒋钦有些惊讶,他看了眼傅明睿,傅明睿紧抿着唇,一直在竭力忍耐,忍耐着不把蒋钦打一顿,或是不把蒋钦丢出去。

自从云青岑去世之后,他们这些人除了送葬那天外,再没有其它接触。

他们对彼此的恨意这么多年经久不衰,都认为是其他人逼死了青岑。

不然为什么好好的,青岑会选择……

傅明睿还记得,停棺的时候,青岑在玻璃棺椁里,像是睡着了一样。

那一刻的景象印在了他的灵魂深处,成了他挥之不去的梦魇。

蒋钦:“你知道你跟他哪里最像吗?”

云青岑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脸?”

蒋钦摇了摇头:“说脸,苏铭比你更像。”

云青岑忽然收敛了笑容,他斜看着蒋钦,语气不怎么好,甚至带着薄怒:“别在我耳边提起苏铭。”

在傅明睿面前咄咄逼人的蒋钦,竟然真的没有再提苏铭的名字,反而说:“郑少巍给他房子和车,还给他资源,亲手把他捧红,傅总给了你什么?傅总应该不会比郑少巍小气吧?”

云青岑太了解蒋钦,蒋钦是个很“单纯”的人,他的喜恶分明,他喜欢的就恨不得含在嘴里,捧在手心,时时刻刻看着盯着。

他讨厌的,他能讨厌的一辈子,历久弥新,不同时期有不同的恨法。

跟蒋钦相处的时候,云青岑从不装可怜。

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相处细则,但云青岑那时候并不觉得累,他乐于给自己找事,并因此得到些许乐趣。

蒋钦说完话之后也察觉到了不对,他有些呆滞,竟然一时半会儿没能反应过来。

他目光有些复杂地转头看向云青岑。

在蒋钦的记忆中,只有青岑会这么跟他说话,他是天之骄子,生于书香世家,父母虽然是教授,但当年局势动荡时祖宗出了国,搬走了当时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到他爷爷那一辈才搬回来,价值不菲的都捐给了博物馆,剩下的东西也足够他们过奢靡的生活。

加上蒋钦从小就聪明,跳级就像喝水,别人要拼尽全力才能得到的东西,他轻易就能得到。

等他读完大学,拍的第一部 电影就拿了内地的奖,周围的人都对他阿谀奉承,无论在哪个圈子,他都是众星拱月般的存在。

只有云青岑,从来不把他当回事,两人初次见面的时候,云青岑连给他一个眼神都欠奉。

但云青岑只对他这样,他亲眼见过云青岑对着郑少巍软言细语,也亲眼见过云青岑对傅明睿体贴入微,只有对他,云青岑从来不屑一顾。

时间久了,蒋钦甚至从中品尝到了一丝甜蜜——云青岑只对他如此,是不是从某种角度证明,他也是另一个意义上的独一无二呢?

“你叫什么名字?”蒋钦问云青岑。

云青岑笑了笑:“蒋先生说我是个代替品,代替品是不需要名字的。”

蒋钦的脸色黑了下来,傅明睿插话道:“蒋导没有夺人所爱的喜好吧?”

蒋钦看着傅明睿冷笑:“夺人所爱?傅总的爱可真多,心也够大。”

傅明睿脸不红气不喘:“青岑已经走了这么多年,我只是在向前看。”

蒋钦的脸黑得能滴出水来,他的眼底满是恨意,怒极反笑:“好得很,傅总果然有境界,一个你,一个郑少巍,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傅明睿:“蒋导不也准备给苏铭开方便之门吗?”

蒋钦的脸更黑了。

傅明睿难得有这样尖锐的时候:“因为一张脸,就准备让苏铭这个非科班出身,没有演戏经验的人当主角,蒋导有什么立场来指责我?至少我可以坦荡地承认我现在另有所爱,你呢?”

云青岑托着下巴,眼里全是趣味。

他觉得很有趣,以前活着的时候可看不到这样的场面。

蒋钦像是被傅明睿戳中了弱点,他的脸色最后几经变化,终于站了起来。

就在他要说话的时候,云青岑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

云青岑摆摆手,动作随意,语气也很随意地说:“你们继续,我接个电话。”

傅明睿:“……”

蒋钦:“……”

云青岑接起电话,来点显示是周恺:“喂?”

周恺的声音有点急,像是刚刚做过剧烈运动,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平复了好一会儿才说:“你看热搜!”

“你怎么会去酒店?!”

云青岑骤然被吼,表情有些不可思议。

周恺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语气不对,接着说:“没事,你别急,是好事,有人为你说话。”

云青岑轻声问:“会不会打乱你的计划啊?我不是很懂,我只是想换个环境,换一下心情,我也没想到会遇到他们,我没有……”

周恺:“是好事,你别急,是有人在给你说话,转发量挺大的,不过你别去看评论,前排都被控评了,但不少营销八卦号都转了,风向有点变化,你先别急,稿子我还要再给你修一下,正好能借助这件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要再给我说一遍,给那边补充一下细节。”

云青岑诚惶诚恐:“谢谢你,谢谢你!”

然后他就小声地把在酒店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在他的嘴里,自己简直是全世界最纯洁无瑕的小白花,善良得能任人欺负,别人打了他的左脸,他还会把右脸也伸过去,唯恐对方打得不开心。

等他跟周恺聊完,抬头一看,傅明睿和蒋钦都用一种复杂的眼光看着他。

云青岑矜持地笑了笑:“呵呵。”

上一章:第8章 下一章:第10章
热门: 驻京办主任 怀崽后我被渣攻他哥宠上了天 乡村小电工 乡村教师的艳情 反派师兄不想洗白[穿书] 性福情殇:我的乡村艳史 谎言:妻子的背叛 超级男神系统 山村野情 我的大小魔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