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第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所有人都被傅明睿的发言镇住了。

连警察的表情都变得微妙起来,去警察局的路上,不少人还频频转头看傅明睿,偏偏傅明睿毫无触动,他的目光从头到尾都只集中在云青岑的身上。

那目光如有实质,就好像一双手,把云青岑全身上下摸了个遍。

看得人直起鸡皮疙瘩。

警车坐不下这么多人,幸好警察局也不远,走几步也就到了,云青岑走在傅明睿的身边,觉得时移世易,连内向的傅明睿都变了。

傅明睿悄悄的,缓慢的伸出手,碰了碰云青岑的手背。

他张嘴几次,才说出一句话:“青岑……”

云青岑微微转头,眉头轻挑,他冲傅明睿笑了笑:“怎么了?”

傅明睿的嘴唇在发抖,哪怕云青岑换了一个身体,他也能一眼认出对方,傅明睿眼里满是狂喜,连呼吸都急促的过分。

进了警察局,警察向他们了解情况,云青岑一直站在一边,不发一言。

狂热粉滔滔不绝:“就是他在网上造谣污蔑,他说苏铭原创歌曲的作词和作曲是他,根本拿不出证据,就靠一张嘴叭叭乱说,不仅给苏铭造成了困扰和伤害,让很多路人以为苏铭真的是个骗子小人,还让苏铭的粉丝也遭受了无妄之灾,被黑子黑,他是个吸血虫!”

警察不追星,被说的云里雾里,表情一度都是“我是谁?我在哪儿?”

狂热粉还激动地拿出手机,给警察看苏铭的照片:“您看!这是苏铭的照片!您再看看他!他是不是跟苏铭长得很像?他就是照着苏铭整容!这能证明他就是想蹭热度!”

警察看向云青岑,云青岑站在那,比起带着一群人来的狂热粉,云青岑身边只有一个人。

云青岑感受到了警察的目光,他怯怯的,颤巍巍的,带着三分软弱,七分卑微,他小声说:“不。不是的,我没有。”

狂热粉转过头,张牙舞爪的朝云青岑喊:“你闭嘴!闭嘴!”

云青岑紧紧抓着傅明睿的胳膊,用眼神阻止傅明睿说话——弱势的受害者,不需要强势的队友。

傅明睿忍得额头青筋暴起,脸色可怕极了,他身上沉静忧郁的气质荡然无存,像是盛怒的狮子。

但是看在警察眼里,就是狂热粉撒泼,连话都不许云青岑说,云青岑处处忍让。

警察:“你别说了,我听他说!”

狂热粉好歹知道现在是在警局,不情不愿的朝云青岑翻了个白眼。

云青岑抿着嘴说:“是网上的矛盾,我从头到尾,没有想诬陷,陷害任何人。”

他深吸一口气,眼眶有些红,但格外坚定地说:“如果我诬陷了,我愿意负法律责任,只要苏铭告我,我随时都能跟他上法庭,我合法享受我的著作权,署名权。”

云青岑看着警察,嘴唇微微颤抖:“但是因为我,给酒店造成了这么大的麻烦,我愿意负责,不会推脱。”

警察看着云青岑,觉得这里头总算是有个正常人了。

他不怎么赞同地看着狂热粉:“网上的事,你们网上解决就行了!闹到现实里干什么?!”

狂热粉能对着云青岑怒骂,但对着警察,她就不敢说话了。

事情解决的也很快,领头闹事的那几个赔偿酒店的损失,经过监控摄像和酒店经理证实,云青岑从头到尾都没有过激言论和过激行为,属于无责,闹事的那几个除了赔偿以外,每人罚款五百,拘留五天,因为在公共场合闹事,加上损毁了酒店财物,被定了个寻衅滋事罪。

惩罚倒是不算严厉,罚款也不多,但对于学生来说,有这样的“案底”,学业会不会受影响都难说。

可能因为傅明睿石破天惊的那两个字,从头到尾,都没警察找他问话。

之后警察对云青岑的态度倒是很好。

都觉得他是个大写的可怜人,有涵养,不推卸责任,还愿意承担他本不该承担的后果,这样的人被欺负,实在是太惨了。

而且无论是酒店经理,还是酒店的监控,都证明从头到尾云青岑都是无辜的,他是被找事的那个,并且没有跟对方发生肢体或言语冲突,这是单方面的找茬。

完事之后,云青岑还一脸真诚地问警察:“我主动谅解他们的话,他们能不能不被拘留?这件事是误会,但是也有我的责任,我是愿意负担责任的。”

他甚至咬着牙说:“我、我还有点钱,他们的罚款我替他们掏吧。”

警察局的人都惊了,包括闹事的人。

他们看云青岑的表情像是在看绝世圣父,觉得这种人很值得晒成人干之后挂在墙上裱起来。

“你们的矛盾有没有误会我们不管。”警察正色道,“我们只看过程和结果。”

云青岑看了眼从确定要被拘留开始,就一直垂着头不说话的狂热粉。

二十左右的狂热粉,正是最富正义感的时候,尤其当她粉上一个明星,在某个圈子或是团队里的时候,她会更需要认同感,需要找到自己在群体中的位子,时间久了,她就会觉得自己对偶像是有责任的,她得保护他,守护他,当偶像的利益被触碰的时候,她就有责任站出来,让一切牛鬼蛇神远离偶像,甚至可以牺牲自己的学业和生活。

至于会不会伤害到别人,会不会殃及无辜,这都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云青岑走到狂热粉面前,他微微弯腰,平视对方,跟对方的目光触及。

狂热粉眼眶通红,不知道是气得还是在为了自己被处罚而难过。

云青岑小声说:“我知道,你们都觉得是我在污蔑苏铭,是我想夺取苏铭的荣誉。”

他拿出自己的手机,找出原主第一次弹唱这首歌时录的demo,上面还有标注时间,他翻开之后递到狂热粉面前,咬着下唇说:“你看看吧,我虽然穷,但不至于那么没骨气,要抢别人的东西,但是我的就是我的,不能因为他出名,有钱,我就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狂热粉一把抢过了他的手机,双手捧着手机,大拇指颤抖着摁下了播放键。

音乐的旋律响起,美妙又熟悉,这首歌从出来开始,她每天都在循环播放,无论是曲调还是歌词,她都觉得是这么多年来她听过的最好最优秀的歌。

为了这首歌,为了苏铭,她不顾学业,日夜打榜做数据,每天只睡四个小时,半个多月了,她没睡一个好觉,钱也都拿出去买专辑做数据。

现在这首歌的真正作曲人作词人站在她面前,向她讨一份公道。

狂热粉听完了整首歌,早就已经泪流满面。

最后她只能恶狠狠地把手机朝着云青岑扔过去。

三年前的老款手机被扔在云青岑的胸膛上,云青岑往后退了一步,像是被砸痛了。

狂热粉还朝他喊道:“要不是苏铭,谁知道这首破歌!”

云青岑低着头,狂热粉继续骂:“要不是他,这首歌根本没人听!”

云青岑站在原地,他低着头没有说话,让人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直到一声哽咽响起:“我知道了。”

一只手忽然从云青岑身后伸出手,傅明睿把云青岑拉到了自己的身后,他看着狂热粉和她旁边的几个人,冷着脸说:“苏铭是个什么东西?他也配?”

眼看着又要吵起来,警察连忙赶人出去:“除了领头的几个,都走吧,以后别一有矛盾就找一堆人闹事,有矛盾好好解决不行吗?非要闹到警察局来,你们一群人欺负人家一个,还有道理了?”

就连狂热粉自己带来的人都看不过去了——除了领头的几个是苏铭的粉丝以外,其他都是同学朋友,专门来看热闹,或是拒绝不了同学朋友的请求。

刚刚的歌他们听了,录歌时间也看了,再怎么昧良心,也说不出是云青岑错了的这种话。

铁证如山,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为了个不粉的苏铭没了脑子。

“你别说了。”狂热粉的朋友小声说,“不好看。”

狂热粉控制不住情绪,她不能承认自己粉错了人,不能承认自己之前所耗费的时间和精力都是个笑话,就只能把所有的错误和污水泼到云青岑身上:“我凭什么不说!要不是苏铭,谁知道他云青是谁?!这就是他的阴谋!他就是想趴在苏铭身上吸血!他这种人就是残渣,是垃圾!”

狂热粉冲云青岑叫骂:“你得意了是不是?!是不是?!这都是你精心算计的!你装什么可怜!啊!你装什么装!”

然后朋友们就跟云青岑他们一起离开了警察局。

云青岑全程低着头,一言不发,像是被伤透了心。

傅明睿出门之后朝里头看了眼,他记下了这几个人的身份号和名字,等他们出来,才刚开始面对后果。

“你没事吧?”有个良心不安的递了一包纸过去。

云青岑接手纸,抬头冲对方笑了笑,但脸色很差,苍白没有血色,反而有种惊心动魄的病态美。

“我没事。”云青岑苦涩地说:“我没想到会闹到警察局,我也不是想让谁难过,也不是针对苏铭,只是我除了写歌以外什么都不会,要是我连歌都不能写了,我不知道我还能干什么。”

云青岑状似无意地说:“我是个孤儿,没有父母家人,只能靠写歌挣钱养活自己,这是我唯一的谋生手段……”

“怎么这样啊……”给他递纸的年轻女孩不敢置信,“他们就这么欺负你?我看苏铭也不怎么样!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真心实意的粉他?”

旁边的人也搭话道:“你要不然找媒体吧,你有证据。”

云青岑摇摇头,咬着唇:“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经常有人在我家门口骂我,往我的门口扔动物尸体,从门缝里塞刀片。”

人们围着他,安慰他,让他不要难过。

“你才是受害者!你不能怂!”

“就是,那些人就爱搞受害者有罪论!刀没砍在自己身上,什么风凉话都说得出口!”

“他粉丝多又怎么了?粉丝多就可以不管对错吗?!”

“气死我了!你放心,我肯定跟我身边的人说,不是所有人都是瞎子!”

“云青,我们支持你。”

“我现在就去发帖!”

云青岑忽然停下脚步,众人也都停了下来,然后看着云青岑双手放在腿边,缓慢而郑重的给他们鞠了一躬。

街边的行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有人驻足看热闹。

云青岑鞠完躬,抬起头来,朝他们露出了一个充满无限感恩的笑容:“谢谢你们,从事情最开始到现在,都没有人愿意听我说话。”

一群人看着云青岑,此时此刻,云青岑是所有人目光的中心。

他低着头,身材瘦弱,明明没有哭泣,没有流泪,却能让所有人感觉他的悲伤,不甘和绝望,不被人理解的痛楚。

“云青,你别这样,打起精神来。”

“对啊,你要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苏铭只是粉丝多而已,但更多人不是他的粉丝,只要真相曝光,苏铭的粉丝就不敢跳了。”

“我们回去肯定帮你澄清。”

“云青,你要坚强!不能先被那些垃圾打败!”

……

他们为了云青岑安慰了好一会儿,直到云青岑说自己要走了,他们才没有继续说。

离开的时候,这些人还和云青岑互关了微博,拍着胸脯保证自己一定会为云青岑澄清。

等人走之后,云青岑才把注意力都放在傅明睿身上。

傅明睿从头到尾都没说几句话,他只是饥渴的看着云青岑,云青岑冲他笑一笑,他就甘愿付出一切。

“我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云青岑坐上傅明睿的车,现在车上只有他们两个人。

云青岑继续说:“你就一点都不怀疑我不是云青岑吗?”

傅明睿紧抿着唇,溺水的人好不容易抓到救命稻草,哪怕再玄幻,再奇怪,他都有一百种方式说服自己。

更何况此刻的他无比笃定对方就是云青岑,他永远不会认错自己爱到骨子里的人。

他的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心跳,都在呼唤对方的名字。

傅明睿看着云青岑的眼睛说:“我认错谁,都不会认错你。”

云青岑抿着唇笑了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科学怎么解释,但是我忽然变成了云青,还有了他的记忆,刚刚我说的都是假话,云青是被媒体和苏铭的粉丝逼死的,他到死都没有找到一个能给他主持公道的人。”

傅明睿伸出手,把云青岑的一缕头发挽到耳后,声音温柔缠绵至极:“我知道,你从来都是这样,更为别人考虑。”

他握住了云青岑的手:“以后有我在。”

云青岑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他用那双多情的眼眸看着傅明睿,轻声说:“我原本还担心你要是不认我,我该怎么办。”

他小声撒娇道:“明睿,我只有你了。”

傅明睿的心脏如同被一只手紧紧捏住。

如果这是一场梦,他愿意死在这场梦里。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第8章
热门: 在星际直播养龙 暗夜王者 花都猎人 九阳踏天 江湖那么大 与影后闪婚后 雪白的嫂子 同桌令我无心学习 主角对我因爱生恨后我穿回来了(快穿) 中国式秘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