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上一章:第4章 下一章:第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照片上的青年有一张酷似云青岑的脸,但也只有一张脸相似,如果说云青岑是狐狸,那苏铭就是兔子,那双怯生生的眼睛看着镜头,很能引发人的施暴欲。

但云青岑不是,云青岑永远高高在上,哪怕是他示弱撒娇的时候,眼底都有不可一世的睥睨,他见到云青岑的时候,只想奉献一切,让对方展颜。

傅明睿想起云青岑曾经在他耳边说话,曾经拉着他的手,曾经情意绵绵的看着他,他的身体就慢慢火热了起来。

只是身体热了,心却是凉的。

傅明睿把平板放下。

就在秘书以为傅明睿会让她回绝郑氏的合作时,傅明睿忽然说:“让郑少巍过来和我谈。”

秘书深吸了一口气。

这个苏铭有这么大魅力?!

她脑子里忽然冒出傅明睿的手机屏幕,以前她最多匆匆看一眼,没有细看过,但现在忽然就把两张照片上的人对上了。

秘书以后自己发现了什么秘密,脸都白了点。

有时候知道的事情太多不一定是好事。

跟人聊天的时候如果忽然没过脑子,一时说顺口了,说不定连工作都要搞丢。

“好的。”秘书强自镇定,然后目送傅明睿离开了公司。

傅明睿开车回了家,他在业界是出名的工作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无休,这几年傅家珠宝发展的越来越好,年年都要带作品去国外参展,原本的中端珠宝,也被傅明睿硬提了一条高端线,如今国内外的市场都不错。

但傅明睿并不觉得有什么值得高兴。

回到家的傅明睿洗过澡之后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

照片里的云青岑是那样鲜活,画面定格在云青岑最美好的时候。

傅明睿还记得拍照的那天,云青岑搬了新家,房子是他和青岑一起挑的,那天只有他和青岑,装修好的房子明亮且有设计美感,云青岑坐在落地窗边的咖啡桌旁,手里还捧着一杯黑咖啡,仰头朝他笑。

鬼使神差一般,他拿出相机对着云青岑拍了一张。

想起那一幕,傅明睿的心口是甜的,就像舌尖含着蜜糖。

他拉开床头柜,从药瓶里倒出两粒安眠药,没有喝水,直接这么干咽了下去。

这十年来,他每天夜里都盼望着云青岑能入他的梦,可对方入梦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他的睡眠时间越来越短,失眠也更加严重,医生给他开了安眠药,有了药,他才能尽早入眠。

傅明睿躺下去,他偏头看着窗外,因为没有拉窗帘,外面的光线照射进来,在地板上映出一片冷色的“湖泊”。

很快,药效发作,傅明睿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一缕黑色的雾气从窗外飞进来,一头扎进了傅明睿的脑子里。

另一边的云青岑也睡着了。

不过他的睡着和傅明睿的睡着是两码事。

梦境里,云青岑站在庞大的黑色烟雾中,被这团黑雾紧密的包裹、推着往前走,直到眼前出现了一扇门。

这是人的“梦门”,通往这个人的梦境,傅明睿的梦门是单扇木门,木门老旧,把手上还有铁锈,云青岑也是第一次入人的梦,觉得这样的门有些新奇,按理说傅明睿那样的人,梦门怎么也应该奢华一点,结果简朴的过了头,还显得破旧。

云青岑推开了门,推门的一瞬间,白光袭来,云青岑被拖进了另一个世界。

他伸手挡住眼睛,过了一会儿之后,他才拿开手,睁眼看着眼前的环境。

云青岑发现自己站在一套房子的玄关处,脚下是竹地板,头顶上还有一盏灯,室内弥漫着饭菜的香味,云青岑觉得这里有些眼熟,等他走到客厅,才记起来这是他曾经的“家”。

他有好几套房子,郑少巍送了一套跟他同小区的别墅,傅明睿送了一套市中心高级公寓的跃层,其他人也有送房的,但送车的比较多,有好几个车库,都堆不下那些车了。

这是傅明睿送他的跃层。

装修请的是专业的设计师,北欧风软装,明亮简单,室内的靠枕椅子用的亮色。

云青岑坐到了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一张照片,是他跟傅明睿的合照。

傅明睿冲着镜头笑,但笑容很僵硬,可眼神透露出了他的真实情绪,他的眼睛在发亮。

就在云青岑继续打量的时候,厨房的门忽然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男人穿着一件白色衬衣,头发梳向脑后,露出饱满的额头,锐利的眉和忧郁的湛蓝色眼睛,他看起来并不算壮,但即便穿着衬衣,都能让云青岑看到他的紧实的胸肌和肱二头肌。

衬衣解开了上面的两颗纽扣,露出从脖子延续下去的肌肉线条。

云青岑靠在沙发上,他眼睛微眯,忽然笑起来,然后冲傅明睿伸出手,嘴里喊道:“明睿。”

刚刚还表情如常的傅明睿像是如梦初醒,他大步朝着云青岑走去,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弯腰抱住了云青岑,他的手放在云青岑脑后,身体微微抖动,他在嘴唇凑在云青岑的耳边,声音沙哑地说:“青岑,我做了个噩梦。”

云青岑拍了拍他的背,徐徐地问:“什么梦?”

傅明睿几乎是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句话:“我、我梦见你……你走了。”

云青岑轻声说:“是吗?你想我吗?”

傅明睿本能般的回答:“我没有一刻不在想你。”

无时无刻,每时每刻。

云青岑温柔的抚摸着傅明睿的侧脸,他的眼底是满溢的趣味和邪气,他捏着傅明睿的耳垂,下巴抵在对方的肩膀上,轻声说:“我现在过的也不好。”

傅明睿愣了愣,像是忽然被人从头浇了一盆冷水,他茫然跟云青岑拉开距离,看着云青岑的脸。

然后如同被蛊惑般伸出手,掌心触碰着云青岑的脸颊。

云青岑伸手,盖住了傅明睿放在他脸上的那只手,他眨眨眼睛,说道:“我现在好穷,只能住酒店最便宜的房间,还被骂长得像苏铭,没人爱我,也没人保护我,没人记挂我。”

傅明睿见不得云青岑露出这样的表情,他紧抿着嘴唇,重新把云青岑搂进怀里:“郑……”

他不想提起郑少巍,郑少巍是他心里的一根刺,他恨不得把郑少巍扒皮拆骨,一想到郑少巍跟云青岑从小一起长大,他就嫉妒的快要疯了:“没人配和你比,苏铭是什么东西?”

云青岑在傅明睿看不到的地方勾了勾唇角:“你会不会来找我?”

傅明睿轻轻闭上眼睛,声音带着痴迷:“无论你在哪儿,我都会去。”

云青岑也不客气,他在就傅明睿的耳边,把自己现在住的地方仔细了说了一遍。

哪个区,哪条街,哪家酒店,几号房,说的一清二楚。

最后他还加了句:“我现在叫云青,少了个字,别忘了。”

傅明睿没有回话,只是紧紧抱着云青岑,这一刻他的怀抱是满的,心也是满的,更没有意识到这是自己的梦境。

“那我走了,你好好睡。”云青岑轻声说,“明天记得来找我。”

傅明睿还没有回话,上一秒还在他怀抱里的人就忽然消失了,他紧收的手臂没了着力点,抱了个空。

“青岑?”傅明睿的声音在发抖。

他慌乱地站起来:“青岑!”

他现在已经无法思考了,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屋内乱窜,每一个房间的门都被他打开,连衣柜门都没有放过,他脚步不停,直到他意识到云青岑真的消失了,就这么消失在了他的怀抱里。

傅明睿忽然有些喘不上气,他单手揪住自己胸口的衣服,难受的蹲下去。

天昏地暗。

“青岑!”躺在床上的傅明睿突然坐起来!

他的一只手还放在自己的胸口。

傅明睿心跳距离,好像他的心脏要从喉咙跳出来。

他坐起来,花了好一会儿才平息下来,傅明睿去厨房倒了一杯水,等他一口气喝光之后才理智回笼,电光火石之间,他表情变化,拿出手机给秘书打去了电话。

“傅总?”秘书的声音很清醒,让人分不清是没睡还是刚醒。

傅明睿的嗓音一如既往的沙哑,但秘书总能敏锐察觉到傅明睿的紧张:“帮我确认一下,华凌区的假日酒店4205住的人是不是叫云青。”

秘书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脑子一团浆糊,声音依旧清醒:“是现在确认还是我明天去公司……”

傅明睿第一次打断了她的话:“现在。”

秘书抬起一只手,揉了揉太阳穴:“好的,我确认之后给您打过去。”

傅明睿挂断了电话。

跟一夜再未能成眠的傅明睿不同,云青岑离开傅明睿的梦境之后也没有醒,他给自己编织了几个美梦,甚至给自己安上了一对翅膀,在梦境里乱飞,第二天早早醒了,洗脸刷牙之后就去自助餐厅吃早餐,顺便让酒店的保洁进去打扫一下。

反正他也没什么贵重物品,不怕人偷。

云青岑刚走进餐厅,就发现昨天在电梯口碰见的那群人正分开坐在餐桌上。

他视而不见,正要去拿餐盘,就听见后面有人喊道——

“云青!你要不要脸?!”

上一章:第4章 下一章:第6章
热门: 借种:玉米地里的女人 我成了一条锦鲤 山村:男科女神医 综艺娱乐之王 东莞猎情:混在浪都的日子 婚久必合 如何反撩觊觎我的挚友[重生] 星际机甲传奇 两界真武 道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