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上一章:第1章 下一章:第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周恺走后,云青岑径直去了浴室,浴室狭小简陋,好在该有的都有,他打开灯,脱了衣服,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

浴室的镜子里映出一个年轻男人的上身,云青岑的手指滑过自己的脸颊和下巴,最终落在自己的左肩上。

他的左肩有一道宛如刺青的印记,青黑色的蛇蜿蜒而过,爬过他的肩头,在他的小臂处才高昂起头,那蛇头高昂,两颗毒牙狰狞凶恶。

那青黑色的蛇,在他冷白的皮肤上,触目惊心。

云青岑“啧”了一声,这蛇是戾气和阴气郁结而成的产物,他当鬼的时候也不比当人逊色,恶鬼以小鬼和人心的贪欲为食,他还以为这印记不会带到这具身体上来。

“出来吧。”云青岑面朝着镜子,语气阴沉而冷淡。

室内除他以外没有第二个人,月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洒落在地面,冷光荡漾。

云青岑笑了笑:“跟我玩捉迷藏吗?”

还是没人应答,云青岑收敛了笑容,他的眼角上挑,笑的时候妖异多情,不笑的时候阴沉冷漠。

变脸是一瞬间的事。

他没穿拖鞋,光着脚走出浴室。

静谧无声。

唯有楼下的夜市吵闹非常。

云青岑经过客厅,径直朝卧室走去。

主卧并不大,东西也简单,入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掉了皮的衣柜,旁边紧挨着的就是张木床,没有席梦思,应该只有一层薄薄的棕垫,这个房间没有窗户,四四方方,像个棺材,床的正对面有一张桌子,上面摆着电脑和主机。

云青岑光着脚,没有脚步声。

他拉开了衣柜——

衣柜里的衣服款式一模一样,除了颜色的区别以外,简直就是复制出来的。

云青岑拉开衣服,终于在衣柜的角落找到了他要找的“人”。

那“人”蜷缩在衣柜的角落,身体在云青岑的眼中是半透明的,他的脸色铁青,没有瞳孔,随着云青岑的接近,他止不住颤抖,他身上还穿着云青岑从这具身体中苏醒的时候穿的衣服,一条泛白的牛仔裤和一件白色的短袖,身材干瘦,空荡。

云青岑蹲下去,直视着对方只有眼白的眼睛。

对方忽然张开嘴,仰起头,嘴像蛇一样打开,下颌如同脱落一般,从嘴里发出活人听不见的尖啸声。

云青岑伸手揉了揉耳朵,还打了个哈欠,挑了挑眉,然后他伸出手,中指抵在拇指上,在对方的眉心轻轻一弹。

那尖啸声霎时停止。

“我叫云青岑。”云青岑微笑着看对方,“这具身体虽然是你不要的,不过看在我用了的份上,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尽量满足。”

刚刚恢复神智的原身微微张嘴,恍惚着问:“我、我死了?”

云青岑点点头:“死得不能再死了,恭喜。”

“你、你是……”原身能看到云青岑周身冒出来的黑气,黑色的雾气将云青岑紧紧缠绕,左肩处的黑气最终,浓郁得像是无数幽怨之气的凝结。

毕竟刚刚当鬼,原身吓得发抖,他指着云青岑的左肩:“我、我的身体没有……没有这个……”

云青岑摸了摸脖子,眼睛微眯:“我自我介绍一下,我跟你的名字就差一个字,死得比你早,十年前就死了。”

“不过当鬼的时候我也挺上进,我都忘了我吞了多少小鬼,算是鬼界小有名气的恶鬼,跟地府关系也还行。”

“我可以送你去投胎。”云青岑,“给你开个后门,下辈子让你投去有钱人家,当个无忧无虑的小少爷,怎么样?”

原身嘴唇半张,他傻傻地看着云青岑,不敢置信:“真、真的?”

云青岑:“我骗你干嘛?不然我把你吃了,你还能在我肚子里找人伸冤吗?”

原身连连作揖:“我、我不要什么有钱人家,我……我只求有爸有妈。”

云青岑“啧”了一声:“要求真低,行吧。”

云青岑站起来,室内的气温忽然断崖式的下跌,房间没有关门,但突然失去了所有光亮,像是有一双手关上了房门,又堵住了所有漏光的缝隙。

黑色的漩涡以云青岑为中心,一丝黑色雾气从漩涡中脱身而出,在云清岑的手指上盘旋缠绕,亲密又缠绵。

“去。”云清岑的手指轻轻挥动,那丝黑色雾气像是能听懂他的话一样,拖着一条烟雾尾巴遁入了地下。

如果不是气氛太过诡异,这黑雾还能称得上可爱。

原身抱着腿,可能是因为成了鬼,胆子也没活着的时候那么小,虽然没从衣柜出来,但敢跟云青岑搭话了,他哆哆嗦嗦地问:“你以后就是我了?”

云青岑点点头:“怎么?后悔了?”

原身连忙摇头,反而热心地说:“我有、有两张银行卡,加起来还有点钱,密码是三三六三四二,你拿去用。”

云青岑:“你怎么不让我帮你去报复那些逼你的人?”

他眉眼带着笑,像是在问对方中午吃的什么,但眼底带着一丝浓重的戾气。

原身小心翼翼地说:“我死都死了……”

他一生都躲在自己的世界里,即便别人害得他走投无路,他都不想报复回去。

云青岑遇到过不少这样的人,尤其是当鬼的时候,有些人天生就弱势,他们能忍常人所不能忍,承受底线低得吓人,他们没有恶意不是因为真的就不恨害自己的人,而是不敢恨,时间久了,就真的以为自己能忍受一切痛苦和不公平。

很快,那一缕黑雾再次出现了,黑雾亲昵地绕着云青岑转了几圈,最后停在云青岑的肩头,与黑雾一同出现的是一团庞大得多的黑雾,更加浓郁且扭曲。

云青岑朝黑雾作揖。

笑着喊道:“马哥。”

黑雾逐渐散去,穿着黑衣的男人出现在了云青岑的面前,男人一身黑袍,手里拿着长戟,眼睛斜长,脸色苍白,嘴唇没有一丝血色,他问:“你不在你平时待的地方?还有这具身体……”

“马哥”眸光闪烁:“你既然占了,也是天意,这具身体的主人呢?”

云青岑微微侧身,让原身出现在“马哥”眼前,笑道:“他刚恢复神智,我毕竟占了他的身体,还请马哥带他下去插个队,下辈子给他个好去处,父母双全,家庭美满最好。”

马哥轻轻挥手,不停跪拜的原身就化作一阵灰烟,被他收进了自己的袖子里。

“向来都是无常牵魂,我跟你牛哥只管押送。”马哥抱怨道,“下回你再叫我,多准备些香烛纸钱,还有,你既然当了人,就少吃点小鬼。”

云青岑龇牙说:“我原本吃的也都是罪大恶极的鬼,不是一身黑气,我都懒得吃。”

马哥叹了口气:“实在是地府太挤了。”

地府阴魂越来越多,十八层地狱鬼满为患,公职人员人手不足,像云青岑这样的“恶鬼”,跟地府的关系都不错,毕竟他们吞吃的小鬼越多,地府的压力就越小。

而且这些被吞噬的小鬼,本身就是几世恶人,再也入不了轮回,留在地府也是浪费资源。

因为是恶鬼动手,地府不沾因果,公职人员压力也小,他们偶尔也会给恶鬼行个方便,算是互利互惠的合作。

马哥:“下回叫我多准备点香烛纸钱,别忘了啊,走了。”

云青岑:“马哥走好,下回再来,我请你喝酒。”

马哥再次化作一团黑雾,遁入地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云青岑送走了原身,就开始查原身留给他的资产。

两张银行卡里的余额加起来一万六,身上的现金五百,固定资产只有这套房子,房价不低,但有价无市,毕竟是老破小,虽说房价涨了,但没人买,住户只能等着拆迁,做做靠拆迁变成百万富翁的美梦。

大写的穷字。

写歌是原主的才华,云青岑可没有。

要么他另找赚钱的办法,要么去找旧相识。

那缕飘在云青岑肩头的黑雾并没有消失,它一会儿绕过云青岑的肩头,一会儿缠在云青岑的腕间,一会儿贴着云青岑的脸颊,云青岑放下手机,看着这缕黑雾。

这条黑雾算是他的“小弟”,云青岑自己留着心眼,他吞食了无数小鬼,但却留了一丝戾气,也可以叫邪气,为他所用。

时间久了,这丝黑雾也活泼多了。

它贴着云青岑的脸颊,又沿着云青岑的背,缠绕着他的脚腕。

云青岑放下手机,他勾了勾手指,黑雾就重新缠绕住了他的手指。

云青岑:“你说,我去哪儿弄钱?”

黑雾不会说话,只能晃来晃去。

云青岑摸摸下巴:“先从苏铭那讹一笔。”

黑雾亲昵地去碰云青岑的下巴。

云青岑笑道:“那个周恺,应该会有用吧?不然也太浪费我昨天的表现了。”

黑雾卷起了一股细小的旋风,云青岑:“试试看,这个不好用,就换一个用。”

当年就是因为郑少巍不够听话,他才又找了傅明睿。

只是时间久了,他们就都有了自己的心思,用起来没那么方便。

不然也就没有后面的赵鹤轩他们了。

黑雾钻进了云青岑的衣服,在他的胸膛上闹出了动静,云青岑痒得直笑:“哎、别、痒!你最有用,你最有用。”

黑雾满意了,从云青岑的领口钻出来,得意地靠着云青岑的脸颊。

云青岑嘴角还维持着笑容:“不知道周恺明早几点来,我都有点想他了。”

他的笑容甜蜜,眼底蕴藏着寒霜。

正熬夜骚扰朋友们的周恺忽然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以为自己只是感冒了。

“周恺?怎么咳嗽了?要不要去附近的诊所看看?”

周恺连忙说:“不用不用,就是被口水呛住了,你再跟我仔细说说这份合同,还有没有能操作的空间。”

朋友:“我说周恺,你中毒了吧?云青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

周恺不耐烦道:“你不懂,云青跟你想的不一样,他人挺好的,而且也很单纯,对人真诚,又善良,很容易被人害,我不帮他,还有谁能帮他?”

朋友:“……你确定你是在形容一个成年男人?”

周恺:“你到底帮不帮我?不帮我我换个人问。”

朋友:“周恺你神经病了?!”

周恺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觉得朋友聒噪。

云青是什么样的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也比任何人都了解。

云青把他当英雄,他就不能辜负云青。

周恺抿着唇,继续给其他朋友打电话。

上一章:第1章 下一章:第3章
热门: 重生之昏君 我主沉浮 重生后庶子对我大逆不道 小渔民猎艳水乡妇女:桃花源 忏悔的手,微微颤抖 直A癌的正确治疗方案 冰美人帝师手册 我真的是炮灰[快穿] 师尊有恙[重生] 天地战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