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上一章:第95章 下一章:第9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聂双双皱眉, “什么?”

女室友转身,“装什么装, 赶紧趁早从这里搬出去!”

聂双双莫名其妙。

她对女室友背地里对她的嘲讽一无所知, 只奇怪地看着室友妖妖娆娆走远的背影。

没了室友的打扰,聂双双吃完剩饭, 洗过碗, 手上湿漉漉的。

手机上微信的消息一条条跳出来,她习惯性一边走回房间, 一边用还未擦干的手指戳着屏幕回复信息。

结果回复着回复着, 又和老贾在工作室的群里吵了起来。

工作室因为偷拍的事而被封杀, 价值至少百万的大V账号和公众号全数被销毁,业内也对聂双双他们避之唯恐不及。

老贾坚持一切都是聂双双惹出来的祸, 偷拍谁不好去偷拍肖总;

聂双双却委屈的觉得错的明明是老贾, 是老贾见钱眼开,执意要把偷拍内容公布出来才得罪了人。

车轱辘吵了会, 两人也累了,气氛又慢慢消沉下来。

可以说,八公公娱乐工作室因为上次的偷拍事件, 已经处在了濒临解散的边缘, 所有人这阵子心里其实都很焦虑不安。

老贾在那之后打点了无数关系, 费了大堆人情, 仍旧一事无成——没人敢对得罪肖凛的人出手相帮。

可老贾再有能耐,也只是一个小破作坊的黑心小老板而已,他连肖凛身边的助理都说不上话。

再过不久, 也许工作室就要彻底关门。

聂双双看着不再跳出新消息的手机屏幕,心一重重地郁结起来。

她如今在肖凛家工作,倒是有接近肖凛和他说上话的机会。她可以想办法求他松口放过他们工作室……

可是她不敢。

聂双双把脸埋在枕头,趴在床上懊恼地揪了两把头发。

老贾和他老婆曾经在她落魄时帮过她,她也不想看着工作室就这么解散……

……

第二天聂双双还是厚着脸皮主动向林姨问了肖凛的联系方式。

林姨头一次用一种很意外的眼神看向聂双双,最终看着她泛红的脸颊和湿润纯净的眼睛,还是取来肖凛的名片,给了聂双双。

拿到名片,聂双双连声感谢,然后才很仔细地看过去。

厚重的纸张上,只白底黑字地刻印着“肖凛”和一串手机号码,除此之外纸上再无其它,一看便是私人名片,简洁低调得过分。

她的指尖无意识抚过名片上男人同样简洁的名字。

肖凛。

聂双双其实是第一次知道他的全名和名字写法。

实际上,不仅是他的名字,聂双双对肖凛的其他情况也了解的微乎其微。

她只知道他在家里排行第二,上面有个哥哥或者姐姐,家里大概挺有钱挺厉害的。

而关于具体他是做什么的,肖家厉害到什么程度,就一概不知了。

也抗拒去了解。

回到家,一直等到晚上,聂双双估摸着肖凛已经不在忙工作了,才鼓起勇气,对着名片上的号码拨出电话。

空冷的“嘟”声在听筒中一遍遍传递,过了片刻,电话被接起。

“谁?”男人清冷的声线传来,透过电话,显得比平时更为低沉。

聂双双深呼口气,压下心跳开口,“喂,是肖先生吗。我,是我,聂双双。”

她怕肖凛不知道她是谁,赶紧又加了句,“就是在照顾Alex的,你很讨厌的那个狗仔……”

电话那端的男人静默了一会,聂双双听到车门开关的声音,城市夜色里的喧嚣车声,然后才传来肖凛的嗓音。

“谁给你的号码。”

“哦,这个,林姨给我的。你千万不要怪林姨,是我想要找你所以死皮赖脸求了她半天她才肯告诉我的!林姨她人很好,我在照顾猫咪的时候她一直关照了我很多东西,然后——”

聂双双一通絮絮叨叨没有重点,肖凛也没什么耐心,“土狗小姐,你的废话向来都这么多?”

聂双双紧张得手心都在冒汗,“不是不是,对不起……”

肖凛这次没有回答她。他那边好像在和旁人说话。

过了会,她听到他和身旁人应了声,接着冷淡对她说了句“挂了”,就结束了这通电话,匆忙的都让人来不及反应。

“……”

聂双双一口大气卡在嗓子眼差点喘不上来。

她盯着手机界面,蹙着眉头发了好一会愣,最后才倒在床上长叹了口气。

第二天,聂双双依旧挑了晚上去给肖凛电话。

这次号码拨了很久,一直无人接听。

第三天,聂双双仍没放弃。这次是周末,所以她挑了下午的时间打电话。

好在这次肖凛接电话了,听起来也不像在外边应酬。

她小心而迅速地开口,“肖先生,其实我就是一直想跟你商量一件小事来着——”

“现在在在汀山么?”肖凛问。

“哦,嗯,我在。刚料理好Alex,正准备走呢。”聂双双不明白肖凛问这个干嘛。

“升源路青榕汇十一楼,把侧厅柜子上的文件送来。”

肖凛已经吩咐开了,“三点前送到,我可以给你五分钟时间听你说说你那件小事。”

懒懒交待完事情,肖凛就毫无留恋挂了电话。

聂双双一看手机上的时间显示,已经两点一刻了!

要在三点前赶到那里,时间很紧迫。

她急匆匆地往屋里赶,找了一会,才在别墅侧厅的烟灰色沙发旁的矮柜上,找到了一只装有文件的密封文件夹。

拿到文件夹,聂双双又马不停蹄往外走。

青榕汇她知道,是一家很高级的会所,曾经她想混去那里蹲八卦都没成功。

而青榕汇所在的商圈则距离汀山这边有小半个小时的车程。

所以聂双双很着急,早早用打车软件寻找载客车辆。下了山,又等了近十分钟,才等来空闲的出租车。

好在一路车况良好,聂双双赶在三点差一点点的时候来到了青榕汇的大门前。

许是得到过肖凛的知会,门口的黑衣安保没有为难聂双双,问清楚后就放她进了去。

她穿过漂亮的大厅,乘着电梯直达十一楼。

到了才发现整层楼居然是个私人游泳馆,肖凛的助理正抿着杯咖啡坐在休息间用平板办公。

聂双双把文件夹交给助理,然后被带领去了室内泳池。

空阔安静的场馆内传来水声,肖凛正在游泳。

聂双双远远望去,觉得水中的男人像一尾游鱼,身姿矫捷流畅,身躯颀长而充满力量。

室内灯光与外边阳光一起照入澄蓝的池水,衬着水里的男人,是个很赏心悦目的画面。

可聂双双本就有点怕水,经过上次的事,她对泳池更有了不小的阴影。

于是她站在场馆最边上,隔着好几米的距离对他喊,“肖先生。”

肖凛根本就没听见。

她只能小心踩着光洁的地砖走近几步,又叫一遍,“肖先生!我已经把文件送过来了!”

肖凛终于游出水面,湿着赤裸的上半身站在池水里,沾了水的漆黑眸子望过来,“我让你几点送来的。”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又冷又沉,聂双双稳住心神,回答道,“三点前。”

“现在几点了?”

“三点,十分……”她看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

话音未落,男人便又进入了水中,开始游动。

聂双双急了,顾不得太多又靠近泳池边几步,“肖先生,你答应过可以让我和你商量事情的!我是三点整到的也不算迟到……”

然而泳池里的肖凛依旧故我地来回游着,30米的泳道,从这一头一直游到另一头,动作迅捷。

聂双双为了能与他说话,下意识也跟着他来来回回滑稽地跑着,“肖先生,之前我不是拍过您的一些视频和照片吗?那次真的很对不起……”

只是聂双双体力很差,跑了一会就累的不行,说话声音也有些喘,“我……我的娱乐工作室因为那件事,被封杀了……到,到现在还……”

“……所以虽然拿这个小事麻烦您很不好意思,但是只要您肯——”

正说着,鞋底踩在湿滑的地面,脚一滑,人便失去了重心。

“哎——!”

随着一声惊呼,她重重摔倒在了地面。

手肘脑门磕到冷硬的地面,骨头传来钻心疼痛,冰凉的水温和地砖贴着面颊皮肤,冷得她神经发颤。

“好疼……”

她努力撑起身,疼痛让她都没空注意其他事。

泳池里传来响亮的水声,几秒后,男人温暖有力的手掌抓住她的手腕,一把将她从地上带了起来。

聂双双脚步不稳,脸颊一下就撞在他坚实有力的胸膛。

肖凛低沉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带着湿漉漉的水汽,“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来和我谈这件事?”

他说话时胸腔微微震动,那感觉几乎紧贴着聂双双的皮肤,传入了她的神经末梢。

“上次的教训还没让你足够清醒?”他说。

可一想到肖凛那天看她的眼神,想到他骂她“土狗”,她就觉得万分别捏。

好在见到聂双双把衣服还回来,林姨倒没多说什么。

聂双双安下心,以为这事了结了。

她一如往常监督Alex吃完专门调配的猫餐,陪它玩了会,然后不敢闲着,又去Alex的专属房间整理了下它的软垫,检查了室内的温度湿度,最后回到前庭,和林姨一起给翠绿云杉下的Alex拍视频。

然而这天之后的又一天,傍晚聂双双结束工作离开时,却在前院垃圾桶里见到了那只被她还给林姨的购物袋。

前院车库旁,被枝叶遮挡的分类垃圾桶的盖子半开着,装着崭新衣服的购物袋正好露出着一角。

那件三万多块的黑色外套,竟然就被这么扔掉了……

聂双双停下离开的步伐,皱着鼻子歪头看了半秒,最后走过去,把那件衣服从垃圾桶里捡出来,重新回到别墅。

厨房里,林姨正在往烤箱里放烤盘。

她从烤箱前转头,见聂双双去而复返,一开始还有些疑惑,但一看到她手里拎着的购物袋就什么都明白了。

“林姨,我看到这件衣服在垃圾桶里就自作主张捡出来了。还是新的呢,是不是你不小心扔错了啊?”聂双双百思不得其解。

林姨看着聂双双手里的袋子,面上有些无奈,“怎么被你捡回来了?这个衣服是昨天少爷见到后,让我把它扔了的。他……”说到这里,林姨斟酌了下说辞,“他不太喜欢别的女孩子的东西留在家里。”

“肖先生让扔掉的?”聂双双稍稍睁大眼。

“嗯。”林姨点头。

事实上,这么多年,她只见过一位小姐的东西被留在了肖凛身边。

此时聂双双听林姨这么说,只得皱皱眉,“但说扔就扔也太那个什么了,再怎么有钱也不能这么折腾,留着送给林姨你或者其他人也可以啊……”

林姨摇头,有些好笑,“这事我没法决定,衣服是特意选给你的。”

她没把话说完整,但意思却已经十分明确。

聂双双想了想,最后又厚着脸皮把衣服收下。

……

离开时天空已经暮色沉沉,青紫的夜色显露在天际,远方海面镀着橘。

聂双双原本今天就已经走得迟了,经过刚刚还衣服那一出,一来一去,时间又消耗去不少。

与相熟的保安打过招呼,铁门在面前打开,聂双双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快步走出往公交站赶去。

汀山这带属于富人住宅区,人少车少,附近没有地铁站,只有步行二十分钟的山脚有唯一一班定点公交车。

自从刮了肖凛的车,聂双双便放弃开车,一直搭公交来这边。

她沿着道旁的阔叶绿树下山,偶尔会有一辆两辆豪车经过身边,带起一阵风。

只不过还没走几分钟,迎面就驶来一辆藏蓝色的豪华轿跑,“吱——”的一下,在她身旁刹住。

副驾的车窗落下,一个年轻女人摘了墨镜直直看过来,满脸惊讶,“聂双双,你怎么在这里?!”

聂双双定睛看过去。

女人肤白貌美鹅蛋脸,面上妆容精致,耳边的钻石耳坠晃啊晃。

可在见到女人的样子后,聂双双整个胃里都开始反酸。

这年轻女人名叫吴云汐,现在是个当红流量花,演过电影拿过奖,主过大热电视剧,还是无数少女粉丝心中的人生赢家,励志偶像。

——然而吴云汐也是当年聂双双当狗仔时,偷拍的第一个八卦绯闻的主角。

当年聂双双在S城中的某二流大学上学,是个要什么没什么放假还得去超市打零工的穷学生;

隔着一条街的对面就是著名的电影学院,俊男美女如云,校门口豪车常年络绎不绝,作为表演系的学生,吴云汐那时已经开始接戏,在娱乐圈崭露头角了。

吴云汐人生中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绯闻,就是聂双双爆料出来的,那个绯闻在当时给尚处新人阶段的吴云汐带来了不少麻烦。

所以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对聂双双都十分记恨,甚至还一度杠到聂双双学校找她麻烦。

然而如今,吴云汐早已靠着她的富豪男友一路平步青云,在娱乐圈站稳了脚跟。

她早就看不上聂双双这依旧落魄的狗仔。

因此此刻,见到聂双双这么号人竟然出现在汀山,吴云汐不免大为惊讶。

聂双双也不喜欢吴云汐。

她瞟一眼车里的吴云汐,翻了个白眼,“我在这里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不可能能够进到这种地方……”吴云汐一脸狐疑地盯着一身简陋的聂双双。

推荐热门小说我是大佬前女友,本站提供我是大佬前女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是大佬前女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95章 下一章:第97章
热门: 所有深爱的,都是秘密 炮灰渣攻洗白手册[快穿] 四幕戏·结 捡来的男人登基了 万人嫌小师弟今天也在崩人设[穿书] 军门之废少逆袭 三生三世枕上书 公子倾城 意外标记(穿书) 后宫:甄嬛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