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上一章:第94章 下一章:第9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T大, 全国最厉害的大学!他们大湖村几十年来出的第一位大学生就能上这种学校, 以后肯定要发大财的!

乡民们看聂小七的眼神都跟看神仙似的,年纪大的后悔没早点和他攀关系, 年纪轻的女孩子暗戳戳瞅着他脸红。

人群中心的少年反应却十分冷淡。

拿到录取通知书,他只漫不经心扫了两眼,面上既没有惊喜, 也没有激动, 仿佛于他而言, 被T大录取是极为理所当然的事。

他大约十七八岁,身材劲瘦修长,即使穿着洗得褪色的老旧黑T, 耳朵上扎着一排廉价耳钉,也挡不住身上那种说不出的感觉。

——那种明显区别于山里粗糙村民们的、很难一下子说明白的冷冽气质。

大概围观人群有些挤到他了, 他眉宇间显出些淡淡的不耐, 收起通知书, 然后抬头目光在人群寻视,似乎在找着谁。

很快找到了那个刚从门口挤进来的纤细身影。

他不自觉弯了下唇角,于是漠然的脸上终于有了丝笑意, 变得生动鲜活起来。

“双双。”

聂小七穿过人群走向他家姑娘,食指中指夹着装有通知书的信封,轻拍了下她脑袋。

少女唇红齿白,头发细软,她睁着晶亮的眼接过信封,忍住喜悦小声说话, “哎,我就说你一定能考上!前些天我还特意跑了八里地专门去给你拜菩萨……”

她絮絮叨叨,聂小七忍不住揉了下她头发,然后在人们各异的目光中,与她一同走出灰土土的传达室。

到了外边,少女高举通知书眯眼看上面的字,嘴里继续开心地唠叨琐事。一会说起以后要和聂小七考到同一个城市,一会说今天要让她来做饭,一会又聊起家里老母鸡刚下的蛋。

聒噪了半晌,她忽然想起什么,转过脑袋看向少年。

“对了小七,你知道嘛,村口老王可坏了,昨天又和人唠叨说你不正经,整天干坏事……”

她认真盯着他的脸,清澈水灵的杏眼里带着些不满,“明明你那么聪明那么好,怎么可能干坏事?切,老王肯定是眼红,谁让他儿子偷人被打瘸腿失踪了……”

聂小七此时正在点烟,闻言便挑眉斜她一眼。

盛夏的太阳还是烈,阳光照在少女白皙的脸颊,让她细嫩的皮肤沁出小小的汗珠,亮闪闪的,特别动人。

他喉结动了动,移开视线,淡淡吸了口烟,“这次上面估计会发下来挺多奖金。”

一开口却是钱的事。

“?……这时候就先别提钱了行不。”

“不提钱提什么?继续谈老王那点破事?傻不傻。”他重新瞥向她,伸手敲敲她脑门,“这么笨,以后除了我谁愿意娶你。”

“笨什么笨,我也是年级的第一名……”少女撇嘴躲着他的手,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又笑开来,“诶,村口老王还老说你歪心思多,以后肯定看不上我,劝我嫁给别人呢。”

聂小七嗤笑,“嫁给别人?想都别想。”

青空白云,日头悠长,大山里的日子和从前任何一天没太大区分。漫山遍野都是葱茏林木,牛羊懒洋洋哞叫,然后夏天的熏风拂过少年少女的衣摆。

两人走过蜿蜒崎岖的山路,回到了半山腰的家——

一处用木头石砖造起来的房子,房顶破烂的青瓦上罩了层塑料布,用来遮挡漏雨的地方。

聂小七在这种青山绿水却又极度贫穷的地方已经生活了七年。

七年前的一个雨夜,他被聂家那个智力有缺陷的傻子爸从附近荒林里捡回了家。

从此,聂家除了奶奶,傻子爸,聂家的小女儿双双,又多了个失去从前记忆,被起名为小七的男孩。

聂家穷得揭不开锅,全部收入都靠傻子老爸种玉米,但遗憾的是,聂家老爸在捡到小七的半年后就去世了,奶奶也在两年后病逝。

聂双双和聂小七成了孤儿,没吃没穿没有钱,上不起学,用不起电,一丁点红薯能吃大半个月。

后来,靠着善心老师的接济,聂小七的奖学金以及他不知哪弄来的钱,生活才好转了些。

两人就那么相互依赖,相互扶持着,一路走过了许多年。

……

聂小七考上T大的事惊动了全村全镇,每天都有一茬一茬的人来聂家的破房子里看稀奇,甚至县里头的领导还专程赶来慰问请吃饭。

土屋里摆着农家宴席,桌上菜肴粗糙不堪,聂小七对这些菜兴致缺缺,聂双双却吃得欢快,她生平第一次吃到这么多好吃的。

聂小七看着聂双双专注吃饭的小脸,仔细挑了块红烧肉夹在她碗里,然后一边懒散敷衍领导长辈的问话,一边摩挲着自己裤兜里的物件。

兜里装着一对银色素戒,他准备找个时间把戒指给他家姑娘套上。

这两年聂小七渐渐能想起少许他来聂家前的记忆,支离破碎的一些画面。

他本就不属于大山,终有一天要回到城市。但他对从前那个家没多大向往,宁愿永远继续现在这种波澜不惊的人生。

一直等到村长家的酒席散席,回家时夜空已繁星满缀。

到了家,聂双双收了玉米,然后去外面山坡树下把溜达的小羊赶回羊圈。

转身时脚下没注意,被块石头绊了跤,倒是没有跌倒在地上,只是结结实实撞进了个熟悉的胸膛。

“出息,走路都能摔。”

聂小七揽着她胳膊,把她抱了个满怀。

聂双双抓着他衣襟站稳,笑嘻嘻的有恃无恐,“反正有你在,有什么好怕。”

“乖一点。”他习惯性捏了把她的脸蛋,跟着淡笑,“不然就你这不省心的德行,迟早要让我把你绑在身边带出去。”

“我本事大着呢,现在别人都不敢欺负我……”

聂双双小声说着,就见聂小七不知从哪变出两枚银亮的金属戒指。

“你先戴着这个,等过两年我给你买个钻石的。”他将其中小巧的一枚套进她左手的无名指。

聂双双惊喜地摸着自己手指上的戒指,“才不要!我要把这个戴到老。”

她觉得现在这个就挺好的。

接着她有样学样,把男戒套到聂小七修长的无名指上。

于是大手小手上正好一对样式简单的指环,看得聂双双满心满眼都是轻盈甜蜜。

她忍不住就踮了脚,往聂小七唇角边飞快印了个轻柔的吻。

双唇正要离开时,后颈忽然被按住,接着聂小七的吻带着少年的躁动与专注亲下来。

两人的呼吸很快交缠到一起。

聂双双被抱得紧紧,像是快要被嵌进少年的身体。滚烫的体温透过单薄的夏衫传来,她有些热和痒,可是又不舍推开这份肌肤相贴的亲密。

火热的手探进衣摆,灼热的坚硬隔着布料表达着血气方刚的冲动。

小七呼的吸有些粗重,过后却再没了其他动作。

聂小七总是这样的。

可聂双双忽然觉得他们还可以更进一步。

“小七,小七,我问你件事。”她红着脸贴着他动了动,大胆暗示,“隔壁村的小丽和我一样年纪,马上都快生娃啦,我们……”

聂小七正低头吮着她耳垂,闻言低笑起来。

“你才多大?一早当妈有什么好。”他贴着她耳朵嘲笑她,“反正我们一直都会在一起,以后不有的是时间。”

他的声线介于少年的清冷与成年男人的低沉,低笑时带出温热的气息,挠得聂双双皮肤发痒。

“但……”

聂双双抬眼,还想再说些什么,可一见到他笑着的模样就说不出话了。

那本就是极英俊的一张脸,一笑起来便越发撩人。

心里一下子就软了。

对啊,她急什么?反正他们一辈子都会在一起的。

……

然而“一辈子”这种太过长远的念想总是容易被现实击碎。

那天早上,聂双双被押着刷题,聂小七则在干完活后照常骑着破自行车出门,赶十几里山路去镇上。

小七出门时,聂双双顺嘴提了一句,让他回来时把躲在镇外河边的那只小流浪猫带回来。

她先前喂过那只孤零零的小猫,后来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得把那个小可怜带回家养着。

小七和往常一样笑着捏了把她的脸,答应得好好的,聂双双也就和往常一样等着他回家。

她一直等,一直等,直等到太阳落了山,星星挂上了夜幕,小羊羔都开始犯困,聂小七也没回来。

第二天,第三天……

依旧如此。

不见聂小七慵懒地推车回家,也没有单车老旧吱哑的铃声。

第六天的时候,乱七八糟的消息在村里流传开。

有人嚼舌根,说聂小七想起了从前的记忆,回大城市享受去了,有人幸灾乐祸,说他抛弃聂双双,不要她了。

聂双双一点都不信。

她固执地抱着聂小七留下来的大学通知书,每天守在村口等他。

从日出等到日落,从七月中等到八月尾。

八月过去,开学了。

聂双双擦擦眼泪,回到了只有她一个人的家里。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繁华大都市S城,某私立医院的高级病房内,肖家失踪了七年的二少爷,肖凛,在长久的昏迷后,睁开了眼。

……

十年后,仲冬。

S城,八公公娱乐工作室。

聂双双添油加醋地赶完一篇抹黑某当红流量鲜肉的稿子,匆匆上传。

然后也没来得及看后台的点赞留言,便关了电脑火急火燎带着自己的装备往外赶。

她急着赶去花都酒店,因为她得在晚宴上蹲点最近红到发紫的流量小花许梦涵的八卦大料。

晚高峰将至,被堵在路上可不是闹着玩的。

——没错,聂双双现在的职业,对外宣称是媒体工作者,说通俗点就是狗仔,特缺德的那种。

此时已近傍晚,天色微暗,所幸一路上还算通畅。

作者有话要说:这文应该会在这个礼拜完结~

推荐热门小说我是大佬前女友,本站提供我是大佬前女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是大佬前女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94章 下一章:第96章
热门: 他怀了少将的小鱼崽[星际] 青龙图腾 上仙难逑,奈何情深 今天你告白了吗? 花神录 老马的艳遇记 王爷他有病 走村 媳妇好美 拥抱谎言拥抱你 队内不能谈恋爱[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