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上一章:第92章 下一章:第9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尽管走神时间很短,也引来了肖凛的不快。

“说话。”

他轻拍了下她的脸蛋, 命令道。

聂双双回神, 纤长的睫毛抖了抖,从他怀里躲出来,与他拉开距离, “哦……嗯, 肖, 肖先生想吃什么?”

“我问你, 你反问我做什么。”

“我……哦,火, 火锅。”

聂双双低头,老老实实回答。

她火锅是她的最爱之一, 尤其是略带麻辣的那种。

“可以,那就请我火锅好了。”没想到肖凛竟然顺着她的话答应下来。

这下换聂双双有些犹豫, “肖先生……火锅,是不是显得不够正式啊?”

肖凛却没管她的顾虑, 继续说下去,“你自己先看地方,我最近哪天空出时间会让人通知你。还有, ”他没再逼近, 只单手插兜站在青竹边, 补充道,“别带你那些同事老板过来。”

“为什么?老贾他们也必须好好感谢一下你!”聂双双抬头,黑白分明的水眸睁得圆圆, 很快她又反应过来,“肖先生你是不是不想和我老板扯上关系?呃,我老板,他确实挺烦人的……不过原来肖先生你也喜欢火锅啊……”

肖凛扯了扯嘴角算是回答。

他看着她水汽朦胧的眼睛和嫣红的脸颊,忽然问,“你今天喝了多少酒?”

聂双双眨了眨眼,“挺多的吧……”她歪头,掰着手指数起数来,“两斤白的,三瓶红的,还有啤酒……”

“你很能喝?”肖凛挑眉。

“嗯,算是吧……”聂双双忽然有点不好意思,女生能喝酒在很多人眼里似乎不是什么好事。

她红着脸努力给自己挽尊,“所以肖先生你刚刚帮我赶走那个刘经理,我很感激的,不过你也不必太担心我,我,我其实也能够应付的过来的,我清醒着呢,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说着说着,她说话的声音却越来越缥缈。

她揉着耳边发丝,望向不远处池塘里的锦鲤,觉得自己这番话像说给肖凛听,又其实像是在说给小七听。

从前小七护着她不让她喝酒,可是她现在可以自豪的告诉小七,她已经长大,坚强到可以独挡一面,不用他事事操心了……

然而此时此刻,跟前的肖凛却只是轻哼一声,上来敲了下她脑门,“看来刚刚我不该出手帮你。是我多管闲事了。”

聂双双回转过视线,便发现肖凛说话时虽然语气不好,但黑眸里却带着很浅淡的笑意。

他眼尾微眯,碎发落在高挺的眉骨,叠起错落的光影。

一瞬间,她的呼吸像是窒住了。

直到肖凛离开,聂双双的心仍跳得很快。

她见过肖凛的很多笑,冷笑,讽笑,嘲笑,要笑不笑——

却没有一次如刚刚那样,给她一种无比熟悉的,让她心悸的感觉。

就好像小七回来了。

……

临近岁尾,北风的寒号一天比一天喧嚣,这几天气温骤降,聂双双又从小怕冷,每天都把自己裹得圆滚滚的。

工作室恢复正常重新运作,聂双双除了平时去汀山给猫咪Alex喂饭,也重新干回了她的老本行,狗仔。

“八公公娱乐”得罪了肖凛还能全身而退,重获新生,这件事悄悄在同行业内里慢慢流传开,工作室也因此一战成名。

无数追星粉丝和娱乐圈吃瓜路对他们爆料的信任程度直线上升,而那些不久前还对他们避之唯恐不及的人们又全都对他们热络起来。

写通稿收钱编料是聂双双的日常,最近他们还多了个新业务——联合小明星的团队一起摆拍炒作,捆绑营销。

比如说,最新来联系合作的就有吴云汐的公司,要为公司一位新人,吴云溪的后辈捆绑炒作。

老贾得意坏了,没事就抖着腿嘚瑟。

“吴云夕她们公司开价太低,先晾着。还有那个谁,左伟,八关的老马,全都在私底下跟我偷偷打听,问我上哪攀上了这么大一靠山!”

老贾在破办公室里笑得春风满面,“老子只能告诉他们,这攀交情也是要讲缘分的!不过……最近怎么联系不上刘经理了?”

聂双双正在敲着键盘绞尽脑汁编黑料,闻言从电脑屏幕前抬头,看了老贾一眼。

老贾心心念念的刘经理,打着肖凛的名号招摇撞骗被肖凛当场撞破,按照肖凛的性格,很有可能老贾这几年都联系不上刘经理了……

聂双双猜测着,不过她一点都不同情刘经理,那个老骗子老色鬼。

想到肖凛,就想到还要请他吃火锅这么件事。

但聂双双不仅没有感到压力,反而有些不自觉对的期待着,与肖凛吃火锅的那一天

她口味很杂,还喜欢有些微麻辣的食物,从前小七口味和她差不多,所以在吃饭这件事上,两人从没有矛盾。

所以肖凛让她请他吃火锅,应该他本人也是很喜欢的吧。

聂双双心里有些说不出的高兴,肖凛虽然变成了肖凛,性格可恶整天高高在上的,几乎与从前判若两人,可他还是保留着小七的一部分的。

至少吃饭这件事上,他的习惯还和从前一样。

……

一想到小七的部分习惯,也许还尚且保留在肖凛身上,聂双双就感到冬天刮在脸上的冷风都变的温柔起来,她对未来也有些点明亮的企盼。

也许再过不久,也许再过不久的这个不久有很久,但总有一天,肖凛会想起小七,会想起他们所有的过往的吧?

十二月末,聂双双如同往常一样,上午工作室办公室报到,在写字楼楼下的苍蝇馆子里吃过午饭,然后开溜去汀山别墅给Alex喂猫餐。

Alex最近有发福长胖的趋势。

对比从前它那些英俊潇洒美颜盛世的网红照片,它最近似乎往着典型的胖橘猫方向生长了……

聂双双很是愧疚,林姨却莫名欣慰。

“以前Alex很挑食的,这个不吃,那个不吃,要是陌生人给它喂东西,就碰都不会碰,三天两头绝食,宁可去外面垃圾桶里刨垃圾,好几次都把少爷气得差点把它扔了。”

林姨笑着说起趣事。

她还说了许多,说肖凛实则如何疼爱这只猫咪,说他曾经在山顶专门为猫买了栋别墅给它住,Alex对那地方不感兴趣,于是别墅便闲置落灰到现在;

还说肖凛前几年带着Alex从海外回国定居,Alex水土不服生了场病,他直接让它从前的专属兽医越洋飞过来,还为此专门建了所兽医院……

聂双双目瞪口呆的听完,盯着Alex研究了半天,也没发现这只老橘猫和其他土猫比有什么特别的,就是Alex特别喜欢跳到她脖子上,用爪子扒拉她脖子上的那条项链。

聂双双站在后院,看着天上淡黄的太阳晃晃脑袋,心里有点感慨,小七以前还老教育她别随随便便去喂路边的流浪猫,他现在不也养猫养的起劲?

正想着,趴在她脚边晒太阳的猫咪忽然抖了抖耳朵,伸了个懒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它挠挠她的裤腿好像在对她示意着什么,然后转身一跳,跳回屋内。

聂双双有点奇怪,跟着Alex的猫步一起回屋。

走过小客厅,上了两级台阶,穿过一条不长不短的走廊,在向左拐弯。

Alex猫爪一挠,推开了一扇虚掩着的房间门。

此前聂双双从没敢在别墅里随便乱逛,,更从没进过那些个房间。

而且大多数房门都是关着的。

所以聂双双是第一次知道,肖凛家里居然还有这么一个琴房。

房间里做了良好的隔音,正中一架黑色华美的三角钢琴,右手边的陈列柜上摆着写其他乐器,在一个很特别的位置,支架上安放着一把有些陈旧的大提琴。

那位置特别到,让旁人一眼就能知道那把大提琴是与众不同的。

聂双双也感觉到了。

此时,Alex“喵~”了一声,跳到大提琴跟前。

聂双双不知道它要干嘛,跟着一起过去,结果下一秒,这胆大包天的橘猫挥出爪子,啪一下抓向木质的琴面和琴弦。

“哎!Alex!”

聂双双惊呼。

然而木质琴面和尼龙琴弦都脆弱易伤,等聂双双把猫咪抱起来时,古朴的棕红色琴面已经留下了三行木黄的抓痕,大提琴最细的A弦也要断不断。

聂双双不知怎么也跟着心疼起来。见到这把琴的第一眼,她就没由来的十分喜欢,内心不知名的角落仿佛也和这把大提琴一样,沐浴在阳光里,柔软而亲切。

可是现在Alex居然……

聂双双心疼的轻拍猫咪脑袋,准备回身找林姨。

林姨早就因为聂双双的惊呼而赶到。

看到被猫咪抓坏的大提琴,林姨脸都绿了。

聂双双第一次看到林姨脸上出现这种表亲。

林姨此时却非常焦虑。

平常Alex破坏什么花瓶名画都随便,但这把琴却不能随便动。

这把大提琴原本就很有历史,被好几位大提琴名家都使用过,并且也是向家那位大小姐曾经的爱琴。

后来,这位已成为知名大提琴家的向家小姐向晚,把这把琴送给了肖凛。

而向晚,则是肖凛的未婚妻。

男人正信步向她走来,微眯了眼,眸色晦暗不清。

——很危险。

聂双双被那刀锋一样的气势刺得猛地清醒过来,脚底板直冒凉气。

狗仔的职业本能驱使聂双双调头就跑,连习惯性的“大佬饶命”都忘了喊。

空中花园在室外有个安全出口,聂双双捧着摄影装备在玫瑰花香和寒风里拔足狂奔。

身后两个黑衣保镖在快速追赶。当她穿过安全门时,相机和手机已经全被他们抢走,甚至后领已经被人揪住。

只是忽然之间,保镖们好像得到了命令,停止了继续追逐。

男人站在花园的白色玫瑰旁,看着聂双双小小的奔逃身影,做了个手势便让保镖们全都回了来。

但聂双双不敢大意。

她在安全通道狭窄的楼梯间拼命跑了十几层楼,气喘吁吁逃到一楼从酒店后门溜出去,又在附近的炸鸡店躲了大半个小时,才悄悄溜回停车场,开着她的白色破车迅速离开。

回家的一路上聂双双都有些恍惚。

脑子里总来来回回想着刚刚在空中花园见到的那个男人。

五官比聂小七成熟、但和小七长得近乎一模一样的男人。

想着想着眼泪就不自觉掉出来。

她此刻还能记得刚才男人看她的冷漠神情,和她记忆中那个总会被她逗笑的少年全然不同。

红灯前,聂双双踩着刹车,抬手抹了把自己的眼泪。

她不会是过于思念小七,以至于出现幻觉了吧?

到了家换了鞋,聂双双回到自己房间,把背包和羽绒服脱了挂在墙上,然后浑浑噩噩去洗漱。

聂双双租住在一栋旧公寓楼里,与人合租,她的房间原本是一间储藏室,小得不能再小,放入一张单人床一个衣柜,便只剩下条仅能走路的道。

深夜熄灯抱着热水袋缩在被窝,聂双双睁眼直愣愣盯着映在天花板上被北风吹得狂舞的树影,总也睡不着。

窗外偶尔传来飙车飞过道路的引擎轰鸣,她忽然想起了很多快被忘掉的琐事。

聂小七给她捉的小野兔,抱着她时的淡笑,他教她唱的英文歌,他训她时眼角边的无奈……太多太多太多。

她嗅嗅鼻子,在被窝里翻了个身。

当年聂小七失踪的第一个月,聂双双总是担心他是不是在外面惹了什么流氓混混。

他失踪的第一年,她恨他恨得差点给他扎小人。

可越到后来,随着时间流逝,她越是什么都不奢求了。她只希望她所爱的人,平安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好。

——所以,她今晚在空中花园见到的那个男人,又是谁?

……

也亏得聂双双心大,天大的多愁善感睡一觉也就散的七七八八。

第二天是个晴天,冬天的太阳藏在薄雾后,懒洋洋晒着刚刚醒来的城市大道。

出门后聂双双先去买了个599元的新手机,然后补办了手机卡。

搞定这些,聂双双回到停在枯树下的旧车里给手机开机,登陆微信之类的app。

老板“八公公”的催命短信率先跳出来,聂双双懒得搭理,登上她的云端账号,查看昨天偷拍后自动备份的视频。

这份视频如果这次爆出去,她可以分到一大笔钱。

有点手抖地点开那个视频,男女纠缠的画面声音马上被播放出来。

聂双双屏着气把视频从头至尾看了一遍。

然后又看了一遍。看完再看一遍。

来来回回看了七八次,直把男人那张与聂小七一模一样的脸都看麻木了,可内心却纠成一团。

要不要,到底要不要爆料出去?

就在此时,老板的电话杀了过来。

摁开接听,中年男人的暴躁声音在听筒里炸响,

“聂双双你要死啊昨天一直不接老子电话!许梦涵到底拍到了没有,金主爸爸那边还在等咱们好消息啊,你可别告我你搞砸了还想不想赚钱了!……”

聂双双耳膜被炸得嗡嗡嗡直震,皱着眉脱口而出,“拍到了拍到了吵死了。”

“拍到了还不传过来?!算了算了算了,快点给我滚回公司,赶紧的!”

说完电话立马就被无情挂断。

聂双双对着手机翻了个白眼,所有动摇烟消云散。

……

八公公娱乐工作室在中环一栋看起来脏乎乎的写字楼里。

到了地方,还没来得及放包,坐在办公桌后的中年男子就嚎着大嗓门对聂双双指点江山,让她赶紧把偷拍视频弄给他。

这微胖油腻的中年男子就是聂双双的老板,八公公娱乐的创始人“八公公”本公,江湖人称老贾。

推荐热门小说我是大佬前女友,本站提供我是大佬前女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是大佬前女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92章 下一章:第94章
热门: 腹黑老公,别傲娇 老祖又在轮回[快穿] 绝品天医 恋爱回溯[综漫] 将府千金不佛系[穿书] [综]美味的超级英雄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原欲:乡村伊甸园 神级美食主播 彼时雨如霖